從阿含論大乘是佛說(二)

第113集
由 正昌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電視機前的菩薩們:阿彌陀佛!

歡迎收看正覺教團的電視弘法節目,在此先問候大家:少病少惱否?色身康泰否?道業精進否?

目前正在演述的單元是「三乘菩提之阿含正義──兼論唯識學的最早根據」,接下來將繼續為大家解說,從阿含經文中的記載,我們來論大乘佛法是佛說。

阿含部的《新歲經》卷1中記載:【爾時世尊見歲時到,愍念諸會,在比丘前三自令竟;所立畢訖,五比丘從座起,建立新歲。適立新歲,一萬比丘得成道跡,八千比丘得阿羅漢,虛空諸天八萬四千,咸見開化,皆發無上正真道意。講說經法不可計數,眾生之類,建立三乘。】從這部《阿含經》的經文中,提到建立三乘,以及上集所列舉出的種種阿含部經中,在在都可以顯示出:大乘法是在佛世時就已經開始弘揚的。因為四阿含是 佛在示現入滅後就立即展開集結的;由這些阿含部中的經文記載中,我們就可以證明諸阿羅漢是常常參與大乘法會、聽聞大乘經典的。

然而從阿含諸經中只有大乘法的名相,卻沒有大乘法義的實質,這個《阿含經》中所顯示出來的事實,就可以證明:親證大乘法的諸菩薩們聽完阿羅漢們所集結的阿含諸經後,發覺其中並沒有大乘法的實質,只有大乘法的名相,所以只好另外再集結阿羅漢們所不懂的大乘經典,以免大乘經義失傳於人間,因此菩薩們於七葉窟外集結的大乘經典;當然是佛世時就已經弘傳的大乘法。所以大乘經典不應該被質疑,並妄謗為說——不是 佛陀在世時就存在的,否則阿含部的經文就不該有這麼多大乘法的名相出現。

這個大乘法在佛世就已經弘傳的事實,不但《增壹阿含》、《雜阿含》部的經典中如此,在最先宣講的《長阿含》中,早就已經曾說過有三乘法了。譬如《長阿含經》卷3有如是記載:【佛告阿難:「天下有四種人,應得起塔;香花、繒蓋、伎樂供養。何等為四?一者如來應得起塔,二者辟支佛,三者聲聞人,四者轉輪王。阿難!此四種人應得起塔,香華、繒蓋、伎樂供養。」】這經中明文記載著應被起塔供養的,有如來、聲聞、緣覺的三乘聖人之名。而這三乘聖人之名,在《長阿含經》卷3中也有如下的記載:【此有為法,流遷不常住,今於雙樹間,滅我無漏身。佛、辟支、聲聞,一切皆歸滅;無常無撰擇,如火焚山林。】這是最早集結出來的初轉法輪經典,其中都說明有三乘聖人的,所以佛世就有修學大乘佛菩提道的菩薩眾存在,並不是只有修學解脫道的二乘人,所以在阿羅漢們所領導、最早集結出的《長阿含經》中才會看到三乘聖人之名。

又如過往諸佛,以及我們的 本師釋迦牟尼佛,從來都是由菩薩來降神成佛,不曾由聲聞、緣覺來降神成佛的,這也是有阿含部的經文為證的,《長阿含經》卷1:【毗婆尸菩薩從兜率天降神母胎,從右脅入,正念不亂。當於爾時地為震動,放大光明普照世界,日月所不及處皆蒙大明,幽冥眾生各相睹見,知其所趣。時此光明復照魔宮、諸天,釋、梵、沙門、婆羅門及餘眾生普蒙大明,諸天光明自然不現。】過去無量諸佛,都是由最後身菩薩來人間成佛,現在是由最後身菩薩的 釋迦菩薩來人間示現成佛,當來下生成佛者是彌勒菩薩,這些都不是聲聞羅漢。所以從來沒有聽聞 佛陀說過,有聲聞人可以成佛者,由此可見,佛陀確實曾經宣演大乘法,不是由後來的聲聞弟子自行發展就能夠演變出大乘法的。

只有修學大乘佛菩提道的菩薩才能夠成佛,並不是修學二乘解脫道就能夠成佛,譬如《長阿含經》卷2中的記載:【復次,阿難!若菩薩始從兜率天降神母胎,專念不亂,地為大動,是為三也。復次,阿難!菩薩始出母胎,從右脅生,專念不亂,則普地動,是為四也。復次,阿難!菩薩初成無上正覺,當於此時地大震動,是為五也。】上述《長阿含經》中的記載說:菩薩才能夠成就無上正等正覺的佛,不是聲聞羅漢或是緣覺辟支佛能夠成佛;從這些阿羅漢們所集結而成的《長阿含》經典中就可以證明,真正親證二乘解脫道的阿羅漢們,其實他們都很清楚地知道一切佛都是由菩薩來修成的,不是由阿羅漢們來修成的。所以成佛當然是要依佛菩提道來修,才能夠成就的,從來都不是依聲聞菩提、緣覺菩提來修行成佛的;而且聲聞菩提與緣覺菩提修證成功時,都只是能證得有餘、無餘涅槃,而不能發起般若智慧以及一切種智,並且是捨壽之後都會入於無餘涅槃的,都不可能長遠地住世而成佛;除非已經迴小向大而成為菩薩了,轉修佛菩提時,才不會入無餘涅槃。所以二乘聖人迴小向大以後,仍然是菩薩,仍然是要依佛菩提的修證才有可能成佛;所以說從來都是由菩薩來人間成佛的。既然是由菩薩來成佛,不是由聲聞、緣覺來成佛,當然會有菩薩追隨諸佛來護持以及弘揚佛菩提的成佛之道;怎麼能夠說諸佛住世時,會没有菩薩在弘揚佛菩提,而只有聲聞人在弘揚解脫道呢?假使有人堅持說:修學二乘解脫道的無學聖人,只要能夠發起大悲心,願意生生世世利樂眾生而永遠不入無餘涅槃,就可以成佛。那麼上述由阿羅漢們所集結而成的《長阿含》經典中的記載,是不是應該改成:阿羅漢、辟支佛、菩薩初成無上正覺,當於此時地大震動,是為五也?但是實證二乘解脫道的阿羅漢都不這樣說,只有連我見都斷不了的凡夫,他才會主張說:修學二乘解脫道,只要不入無餘涅槃,願意生生世世利樂眾生,就是成佛了。所以假使不修學佛菩提道,縱使是二乘的無學聖人,他能夠發起大悲心,歷經了三大阿僧祇劫,斷除煩惱習氣種子以後,仍然只是二乘聖人,仍然不是佛;因為他們連大乘佛菩提道的三賢位中,七住位以上應有的般若實相的智慧都沒有,也沒有諸地菩薩的一切種智的證量,更不用說佛地四智中連一智都没有發起,所以絶對不可能成佛。

所以一切如來在往昔無量世中,都是當菩薩的,都是修學大乘佛菩提道;從來不是當聲聞羅漢,也從來不是以二乘解脫道作為唯一的修證,這當然也是有阿含部的經文為證的,如《長阿含經》卷5中的記載:【童子告曰:「汝樂聞者,諦聽!諦受!當為汝說。」告諸天曰:「如來往昔為菩薩時,在所生處,聰明多智。諸賢當知……。」】這段經文中明文記載「如來往昔為菩薩時……」,所以能夠成佛的前提,就是過去無量世都是行菩薩道的菩薩,而不是專修二乘解脫道的阿羅漢、緣覺。所以 世尊終究不曾說過「如來往昔為羅漢時」、或者「如來往昔為辟支佛時」,都是說「如來往昔為菩薩時」,既然是往昔修學大乘佛菩提道的菩薩才能夠究竟成佛,這就顯示出大乘佛菩提道一定有不同、並且超勝於二乘解脫道之處,那麼成佛以後怎麼可能只有宣說只能證得涅槃的二乘解脫道,卻不為求成佛的菩薩們宣說可以讓人究竟成佛的大乘佛菩提道的道理呢?所以大乘的佛菩提道,一定在佛世就會宣講的,也是會由菩薩們來弘揚的。所以大乘佛菩提道,不可能等到數百年以後,再由只懂聲聞法的聲聞部派的僧人們發展、演變、弘揚出來。因為二乘解脫道的極果,就是阿羅漢、辟支佛,但是連證得阿羅漢的二乘聖人,在集結《阿含經》時都只能記錄大乘法的名相,卻無法集結大乘法義的實質內容,還是要靠菩薩們另外集結出大乘經典,這就顯示出二乘聖人是不懂大乘法的,這就證明了大乘佛菩提道不是從二乘解脫道發展、演變出來的。如果大乘佛菩提道可以從二乘解脫道發展演變而來,那麼阿羅漢集結《阿含經》時應該說「如來往昔為羅漢時」如何如何……最後成就了佛果,但是阿羅漢們都不作此說,所以說只有連聲聞解脫果都無法實證的凡夫們,依著自己對於二乘解脫道的錯誤的思惟想像,才會說大乘佛菩提道可以由只懂聲聞法的聲聞部派的僧人們來發展、演變、弘揚出來。由此也可以證實:大乘佛菩提道不可能等到數百年後,再由聲聞部派的僧人們來發展、弘揚出來。這其實是很容易理解的事實真相,但是某位法師等這些人承襲了假藏傳佛教的應成派中觀等邪見,一概否定、不信受,心態上確實是很奇怪的。

只有修學大乘佛菩提的菩薩才能夠成佛,不是實證二乘菩提就可以成佛,如阿含部的《佛開解梵志阿拔經》卷1中記載:【佛言:「吾求道已來,歷世久遠,不可稱紀;常奉諸佛,行菩薩道;所事師友,無復央數。」】經中記載 釋迦世尊成佛以前奉事諸佛時,都是行菩薩道的,而且時節非常的久遠乃至無法計算,這就證明諸佛住世時一定會教導菩薩們修學大乘佛菩提道,所以才會有菩薩在佛世時親近事奉諸佛。因此阿含部的經典中,釋迦世尊說自己往世以菩薩的身分,親近、供養、奉事於無量諸佛的記載就可以證明:釋迦世尊在世49年的弘法期間,一定會如同往昔所奉事的諸佛一樣,傳授大乘佛菩提道給菩薩們,菩薩們也會在佛世時弘揚弘傳大乘法。由於這是佛世時的阿羅漢們所親見的,所以在集結阿含部經典時也一定會把這些事實顯示出來,讓未來世的眾生知道佛世就已經有大乘法的弘傳,並不是只有二乘菩提。這也證明了:釋迦世尊久遠世以來都是修菩薩道的,從來不是修聲聞法的解脫道、也不是修緣覺法的二乘解脫。所以集結《阿含經》的二乘阿羅漢們都知道,世尊的成佛,是修學大乘佛菩提的菩薩道才成就的,並不是修學二乘解脫道就可以成佛的。所以《阿含經》中才會記載說:釋迦世尊過去「常奉諸佛,行菩薩道」,而不會說「常奉諸佛,行羅漢、緣覺道」。所以說,一些不懂二乘解脫道的凡夫,以自己對於二乘解脫道的錯誤的思惟想像,妄想二乘解脫道可以由後來的聲聞部派僧人們,經過發展而最後演變成大乘法,再由這些聲聞部派的僧人們來弘揚大乘法。卻不知道,已經實證聲聞解脫道極果的阿羅漢們,在《阿含經》中所記載的 釋迦世尊過去「常奉諸佛,行菩薩道」——背後的道理就是說,單修二乘解脫道並不能使人成佛,只有修學大乘佛菩提道的菩薩才能夠成佛;而二乘解脫道的修行人就算已經成就了阿羅漢果、緣覺果,都還不是佛,這是實證二乘菩提的阿羅漢、緣覺聖人們都知道的「菩薩成佛」正知見。所以說,只有不懂二乘解脫道的凡夫們,自己以自己誤會後的解脫道,才會生起只要修學二乘解脫道就可以成佛的邪見。

諸佛都是以三大阿僧祇劫修行菩薩道的身分來成佛的,從來不是以聲聞身分來成佛的,如《增壹阿含經》卷14記載:【是時彼鬼白世尊曰:「我今極飢,何故奪我食?此小兒是我所食,沙門!可歸我此小兒。」世尊告曰:「昔我未成道時曾為菩薩,有鴿投我,我尚不惜身命,救彼鴿厄。況我今日已成如來,能捨此小兒令汝食噉?汝今惡鬼盡其神力,吾終不與汝此小兒。云何惡鬼,汝曾迦葉佛時,曾作沙門、修持梵行;後復犯戒,生此惡鬼。」爾時惡鬼承佛威神,便憶曩昔所造諸行。】上述《阿含經》中記載 世尊開示說,祂未成佛之前的身分是菩薩,所以在行菩薩道的過程中,曾經為了救護一隻鴿子的性命,不惜身命而割肉餵鷹,所以如今成佛了,怎麼可能任由惡鬼來吃小孩的身肉,卻不加以慈悲的救護呢?由此可知,佛既然說祂成佛前的身分是菩薩,那就一定是修菩薩行、證菩薩法的,所以當修學菩薩道的過程中,所應證的法、所應行的一切慈悲救護眾生的菩薩行,都已經具足圓滿以後才可能最後成就究竟的佛果。所以成佛之後,當然不可能不宣講菩薩法道,而只宣說聲聞緣覺之道。如果只要修學二乘聲聞緣覺的二乘解脫道就可以成佛,那麼阿羅漢們集結《阿含經》時就應該改成:「昔我未成道時曾為阿羅漢,有鴿投我,我尚不惜身命,救彼鴿厄。」但是不論在佛世時,或是佛滅後集結《阿含經》的時候,乃至於像法、末法的時期,都不曾看見有任何一個真正實證聲聞菩提的阿羅漢,他跳出來抗議說《阿含經》中所記載的 佛說「昔我未成道時曾為菩薩」,如何如何行菩薩道,這樣的說法是錯誤的,應該修改。所以說只有誤會了解脫道,生起了阿羅漢就是佛的這些邪見凡夫們,他們連我見都不曾斷,更沒有絲毫解脫道上的實證;他們才敢跳出來否定佛世時有大乘法、並且有菩薩在弘傳大乘法這樣的事實。可是他們所不知道的真相卻是:凡是一切實證二乘菩提的阿羅漢、緣覺們,都不可能否定大乘法的存在。所以 佛示現滅度以後,集結《阿含經》的阿羅漢們才會如實地記錄下 佛所開示的「昔我未成道時曾為菩薩」這樣的聖教開示內容,顯示出說在佛世時,佛確實有說過大乘法,也有菩薩在弘傳大乘法的事實。由此也可以證明:雖然集結《阿含經》的阿羅漢們,他們只證得二乘菩提的解脫道,對於大乘佛菩提並沒有實際上的親證,所以在《阿含經》中只能夠留下有關於大乘法的名相,卻無法留下大乘法的修學的實際內容,使得菩薩們會另外再集結大乘經典而流傳於後世;但是由於《阿含經》中記載了這些阿羅漢們,他們所不懂的大乘法的名相,從這裡也可以證明集結了《阿含經》的阿羅漢們,他們一定曾經參與 佛說大乘法的法會,所以這些大乘法的名相,才會被記載於阿含部的諸經當中,而能夠流傳於後世的今時。因此從《阿含經》中的文字記載就已經有大乘法名相的存在,這就可以證明在佛世時,佛確實有說過大乘法,所以這些大乘法的名相才會被不懂這些大乘法內涵的二乘阿羅漢們,記載在《阿含經》中。由此可證:大乘經典確實是 佛所說,而不是如那些邪見凡夫們所說:大乘經典非佛說。

今天因為時間的關係,就先說到這裡。

阿彌陀佛!


點擊數: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