竊用正統佛教名相的密教廣論(三)

第66集
由 正祺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歡迎您收看正覺教團的電視弘法節目,目前正在演述的是三乘菩提之「常見外道法──廣論」單元。在這一集,我們繼續來探討宗喀巴的《廣論》如何竊用正統佛教的名相。

我們先回顧一下宗喀巴中觀思想的脈絡,在西元五、六世紀期間,印度佛護論師學習龍樹菩薩的中觀,並廣泛地註釋《中論》;到了西元七世紀的時候,有月稱論師大力發揚佛護的思想,月稱論師著有《入中論》,認為是悟入《中論》的階梯;佛護與月稱的思想轉入西藏以後,經過一段很長的時間,在西元十五世紀左右,有宗喀巴大力弘傳,並對藏傳佛教的發展產生很大的影響;宗喀巴依據月稱論師的《入中論》著作《入中論釋》,並以《入中論》的思想為主軸,剪貼大乘經論的內容,成為《菩提道次第廣論》。佛護與月稱的中觀思想明確地否定唯識,否定有阿賴耶識等真實法的存在,主張勝義諦、世俗諦一切皆空,以一法不立的立場專門破斥其他宗派;這一個自認為中觀的思想脈絡,就稱為中觀應成派。佛護、月稱、宗喀巴乃至各代達賴喇嘛等人,都是中觀應成派的代表。

宗喀巴在《廣論》卷20上士道毘缽舍那道中說:【自己無所立宗唯破他宗,雖有所欲亦無所宗。又自無宗,是就觀察勝義之時,謂不立宗無自性等,非說一切全無所許。故于觀察勝義之時,若許無性為所成立,而于自宗成立無性是自續派,若自無許唯破他欲是應成派。】(~《菩提道次第廣論》卷20)宗喀巴的意思是說:只要破他宗,自己不必建立宗旨,雖然想要建立宗旨也沒有什麼宗旨可建立。所謂不立自宗的宗旨,就是在觀察殊勝義理的時候,了知勝義法是無自性所成立的;既然無自性,也就沒有什麼宗旨可立了。但也不是說不立宗旨,就什麼法都不承認了,因此在觀察殊勝義理的時候,立無自性為宗旨的是自續派,不立無自性為宗旨,而認為勝義是無自性專門破他宗的,就是應成派。

這種不立自宗的見解,我們在前面曾經提過舍利弗的舅舅長爪梵志就是這種主張:【一切論可破,一切語可壞,一切執可轉故,無有實法可信可恭敬者。】」(~《大智度論》卷1)可是 如來一句話問他說:「你一切法不受,這個見解你接不接受?」長爪梵志聽到 如來這句話,馬上知道自己已經落入兩頭皆輸的狀況。以現代的話語來說,長爪梵志的主張是一種悖論,也就是一種自相矛盾的主張。長爪梵志知道如果回答說接受這個見解,這將輸得太明顯,很多人會知道他輸了;如果回答說不接受這個見解,這樣輸得比較不明顯,大部分的人不知道他輸了。因此,長爪梵志回答 如來說:「一切法不受,這個見解我也不接受。」如來告訴長爪梵志說:「你不接受一切法,連這個見解也不接受,就與一般大眾沒什麼差異,你有什麼地方值得高傲而生憍慢?」就這樣,長爪梵志知道自己的錯誤,因此歸依 如來座下,最後也成為阿羅漢。

中觀應成派也是一樣主張一法不立,認為一切法都是無自性空,只是宗喀巴的根器還是不如長爪梵志,因此最後還必須自打嘴巴安立宗旨。在《廣論》卷17中說:【若謂無性之空,是就中觀自宗安立。】(~《菩提道次第廣論》卷17)是說無自性的空性,是中觀應成派所安立的最究竟、最殊勝的見解,是由完全依賴他者的緣起來安立一切法。這就是宗喀巴所註解的《入中論善顯密意疏》所說:【若善了知以上諸義,則能善解一切諸法皆是依緣安立,依緣假設,依緣而生。皆無自性,皆無不由他名增上安立之自在體。隨立何法,皆是不尋彼假義而安立者。】(~《入中論善顯密意疏》卷4)所以,中觀應成派所謂的中觀,就是無自性空,一切法依緣假設、依緣而生,皆無自性。中觀應成派一切法空的主張,其實回過頭來否定了自己的論述,因為一切法空的主張,就是一種邏輯悖論。既然中觀應成派主張一切法空,就是依緣假設、依緣而生,皆無自性,那麼我們套用 如來的說法:「這與一般大眾的見解沒什麼差異,有什麼地方值得認為是最究竟、最殊勝的見解呢?」

我們知道大乘佛法並不主張緣起性空。那麼真正的大乘佛法中,什麼是中觀?中觀顧名思義是中道的現觀;那麼什麼是中道?現觀中道有什麼意義?這是修學佛法應該要瞭解的事情。常常有人跟我們說:「中道就是我們覺知心不要落在常邊,也不要落在斷邊;既不要討厭別人,也不要喜歡別人,這就是中道。」或者有人說:「我們的心維持在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狀況,不執著假有,也不執著真空;既不昏沉,也沒有妄想,這就是中道實相。」可是這些中道為什麼隨著覺知心有時有,有時沒有?也就是為什麼有時候生,有時候滅?中道不是應該遠離生滅、斷常等等的兩邊嗎?顯然緣起性空或是意識心遠離兩邊,都不能夠稱為中道。那麼中道的現觀到底是什麼?在本緣部的《眾許摩訶帝經》卷7中聖教記載:【於正見、正思惟、正語、正業、正命、正勤、正念、正定,於此八正而廣修習,獲於神通,證於涅槃,得名中道,當趣無上正等正覺。】(~《佛說眾許摩訶帝經》卷7)如來說修學八正道可以證得涅槃,所以稱為中道,最後可以成就佛道。

那麼涅槃又是什麼?在《楞伽阿跋多羅寶經》卷2中 如來開示說:【我說如來藏,不同外道所說之我。大慧!有時說空、無相、無願、如、實際、法性、法身、涅槃、離自性、不生不滅、本來寂靜、自性涅槃。】在《楞伽經》中 如來告訴大慧菩薩說:「我所說的如來藏,不同於外道所說的意識心我。這個如來藏,我有時說為空、無相、無願的三三昧;有時說是如、實際、法性等一切法的本源;有時說是法身、涅槃、離自性等;有時說是不生不滅、本來寂靜、自性涅槃等等的中道體性。」說如來藏是不生不滅,因為祂永遠都存在,不是從別的法產生,永遠也不會壞滅;因為永遠不會壞滅的緣故,所以從來不生。因此,不生不滅就是指如來藏,世出世間一切法當中,能夠稱為不生不滅的,就是指每一個眾生唯我獨尊的如來藏。本來寂靜,是說我們這個如來藏從無始以來,就一直離開見聞覺知,離開表義名言與顯境名言,沒有任何的妄想,因此說本來寂靜。自性涅槃是指如來藏的體性是無生滅,而且是永遠安住在寂滅的境界中,離開見聞覺知,因此祂的自性就是涅槃。從《楞伽經》中 如來的開示可以確定,如來藏就是涅槃,唯有這個能夠出生一切眾生界的如來藏,才是中道;那麼依於祂來現觀,才能夠稱為真正的中觀。

在前面曾經說過證得如來藏所發起的智慧,就是般若智慧;同樣地,證得如來藏以後,依於如來藏的現觀,就是般若中觀。這般若中觀包含總相智、別相智與種智。總相智是大乘別教真見道七住菩薩明心的智慧;別相智是證悟以後,依善知識或自己有能力依《般若經》熏習,於一切境界當中體悟如來藏的中道體性,這是從三賢位一直到初地入地心的通達位的般若中觀智慧;般若種智是入地以後的菩薩所修學的道種智,一直到究竟佛位圓滿種智,才成為究竟般若中觀。般若中觀的總相智、別相智、種智,都是依於如來藏各各不同的修證智慧而建立的,因此不可能離開如來藏、否定如來藏而有般若中觀可以實證。

前面我們已經說明依於般若才有中觀。在《般若波羅蜜多心經》中說:【色不異空,空不異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識,亦復如是。……是諸法空相,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心經》中說有一個空性心,這個心與色蘊不相異,色蘊就是這個空性心;受想行識等其他四蘊也是如此。《心經》是在說有一個空性心如來藏與五蘊非一非異的關係,五蘊諸法雖然是空相,是因緣所生法,但是攝歸如來藏的時候,因為如來藏本身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所以五蘊因此也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

這在《優婆塞戒經》卷1中 如來也是這麼說的。經中 如來說:【求大智慧故名菩薩;欲知一切法真實故,大莊嚴故,心堅固故,多度眾生故,不惜身命故,是名菩薩修行大乘。】如來說追求大智慧的緣故,所以稱為菩薩;其中菩薩修行大乘法門,必須要知道一切法真實,這一切法真實就是大乘佛法的大智慧。如來說菩薩要知道一切法真實,而不是說一切法空,也不是說一切法因緣所生、無有真實,如來說這樣子才是菩薩修行大乘。看來中觀應成派所主張的一切諸法皆是依緣安立無有自性,與 如來所說是南轅北轍了。這樣子中觀應成派,如何能夠說是中觀呢?

佛法中所說的真實法是指如來藏,如來藏就像是一顆摩尼寶珠隨緣影現世間一切諸法。世間一切法隨著緣有生滅變異,就像摩尼寶珠所影現的影像有來來去去;可是將這些影像攝歸摩尼寶珠時,這些影像是屬於摩尼寶珠所生,是摩尼寶珠的體性,摩尼寶珠本身不生不滅,影像也是不生不滅;摩尼寶珠真實,影像本身也是真實。所以,在有真實法如來藏的前提下,如來藏不生不滅,一切法也是不生不滅。菩薩就應該這樣修學般若中觀,從總相智、別相智一直到成就一切種智。

般若諸經所講的如來藏,從無始以來就是中道。由於證得第八識如來藏以後,知道祂就是心真如,接著就能親自體驗、領受第八識永遠離開兩邊,卻又不曾離開兩邊的非即非離,而又不墮於兩邊的中道性;因此,如實瞭解中道的真實義,才能真的住於中道之中,開啓真正的般若中道的智慧,不會再落入意識思惟想像的錯誤中道了。般若中觀所現觀的不生不滅、不斷不常、不垢不淨、非有非無、不一不異、非善非惡、不生不死、無來無去、非涅槃非生死等等,無量的不墮二邊,又同時函蓋二邊,都是心真如阿賴耶識本來就「如」而顯現於外,可以被利根菩薩親證而現觀的實相,都叫作中道。

世間法中,有清淨法,有染汙法。譬如,瞋恚是染汙法,無瞋是清淨法,然而有瞋、無瞋都是如來藏藉緣所顯現,如來藏就像是一顆摩尼寶珠,有清淨的緣來時,祂就現出清淨的影像;有染汙的緣來時,祂就現出染汙的影像,可是這顆摩尼寶珠卻是本來自性清淨,就像如來藏的真實境界中是看不到瞋與無瞋,可是祂又能藉緣出生染汙的法,所以說祂不垢不淨。世間一切的事物都是由祂所出生,所以祂能夠遠離世間一切的對立,譬如生滅、來去、增減、黑白等等,所以只有如來藏才能夠稱為中道。這如來藏本身具有中道性,因為如來藏是諸法實相,也就是諸法的真實相貌;一切法從如來藏生,一切法有生住異滅等等相貌,這些相貌也是如來藏藉由諸緣所顯現,因此如來藏必定能夠禁得起以不生不滅等四句偈來檢驗。

宗喀巴在《廣論》卷17上士道毘缽舍那中說:【現自許為釋中觀義者,多作是言,就真實義,觀察生等有無之理,從色乃至一切種智一切諸法,皆能破除。隨許何法,若以正理而觀察,皆無塵許能忍觀察。由破一切有無四邊,非有一法此不攝故。】(~《菩提道次第廣論》卷17)也就是中觀應成派他們認為真實的道理,就是觀察生死、有無等道理,從色法乃至一切種智等等諸法都是可以破除的。他們認為不管什麼法,若是以正理來觀察,是無法找得到像微塵少許的法真實存在,世間的一切法無法經過中道四句偈的檢驗;也就是世間一切法一定無法符合有、無、非有非無、亦有亦無的檢驗,因此一定會被中觀應成派所破。《廣論》所說「由破一切有無四邊,非有一法此不攝故」,只是針對世間一切法作檢驗,世間一切法當然不具有中道性,因為唯有真實如來藏具有中道性。因為他們不相信 如來所說的法,從一開始就否定有真實法的存在,當然就無法實證如來藏;沒有實證如來藏,卻是講中道的現觀,這個中觀就會錯得離譜。

因為,緣起性空是依於一切諸法皆是依緣安立、依緣假設、依緣而生,皆無自性。也就是緣起性空是因為世間一切法依緣而生、顯示的空相;依於不真實的一切法所顯示的空相,怎麼可能是中道?應成派中觀雖然標榜中觀,卻是打著中觀反中觀,也就是打著佛法的旗幟反佛法,如此應成派中觀怎麼能夠說是佛法呢?

因為時間的關係,這個單元就為您說到這裡,非常謝謝您的收看!

祝福您:色身康泰、學法無礙、早證菩提!

阿彌陀佛!


點擊數:5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