竊用正統佛教名相的密教廣論(一)

第64集
由 正祺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歡迎您收看正覺教團的電視弘法節目,目前正在演述的是三乘菩提之「常見外道法──廣論」單元。

在這一集,我們來探討宗喀巴《廣論》中竊用佛教名相的可怕事實。宗喀巴在《廣論》卷7中說明十二因緣法的時候說:【識者,經說六識身,然此中主要,如許阿賴耶者,則為阿賴耶;如不許者,則為意識。】(《菩提道次第廣論》卷7)宗喀巴又說:【此復父母貪愛俱極,最後決定各出一滴濃厚精血,二滴和合住母胎中,猶如熟乳凝結之時,與此同時中有俱滅,與滅同時,即由阿賴耶識力故,有餘微細諸根大種和合而生,及餘有根同分精血和合摶生。爾時識住,即名結生。諸有不許阿賴耶者,許為意識結生相續。】(《菩提道次第廣論》卷6)宗喀巴等密宗中觀應成派的基本主張,就是眾生只有六個識,他們並不承認大乘佛法所提出的八識心王,而是認為眾生的心識全部就只有六個;然而,佛法主要就是談心識,所以主張「三界唯心、萬法唯識」。《廣論》所說的心識與如來所說的心識,在功能、分類與內涵上若是完全不同,那麼應該誰說的才對?或者應該問說《廣論》到底算不算是佛法?

首先,我們來探討宗喀巴的意識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從《廣論》上述的論述可以知道,宗喀巴認為意識可以結生相續,譬如可以執藏各種業種,可以往來三世等等;也就是宗喀巴認為意識就是生命的真實相貌。對於意識可以結生相續,我們也可以參考同樣是中觀應成派的達賴喇嘛的說法,在眾生出版社出版的《揭開心智的奧秘》一書中,敘述達賴喇嘛曾經與幾個電腦科學、神經科學、化學、心理學的大學教授以及醫生討論大腦移植的問題,這個議題也是最近許多醫學人士討論的議題。達賴喇嘛主張說:「如果你將乙的腦植入甲的身體,那麼那腦現在就屬於甲。雖然這腦以前不屬於他,移植以後,我們應該說它屬於甲──接受移植的人。」(《揭開心智的奧秘》,眾生文化,頁271)也就是達賴喇嘛認為將某乙的腦袋移植到某甲的身體上,這個完成移植手術的身體如果能夠存活,他所表現出來的人格特質,會是某甲這個人。

達賴喇嘛這種說法有重大的問題,在座談會當場有學者向達賴喇嘛提出質疑認為:「自我的連續有賴記憶,而記憶應該是大腦現象。我們現在把大腦換了,所以沒有記憶了,這人怎麼還能是同一個人?」這位學者不懂佛法,不知道佛法中有三世因果,這其中自我的連續,是由第七識末那識與第八識阿賴耶識完成;但是就現象界所見,人類如果只有一世的壽命,他這麼問是沒有錯的。因為,我們現前可以看見周遭許多的案例,譬如有人遭遇重大的車禍,他的大腦受傷後,他會在某些記憶產生空白,他會不記得自己的親戚朋友等等,甚至忘了自己是誰;或是我們年紀增長、大腦退化,或是得了阿茲海默症,大腦發生病變時,我們會喪失記憶。有一部電影名稱是〈我想念我自己〉,正是在敘述一位大學教授得了早發性阿茲海默症,一步一步失去記憶的過程;在喪失記憶的過程後期,連自己是誰都不清楚了,所以我們的意識絕對跟大腦有所關聯,不可能換個腦袋,思想行為卻是不變的。

達賴喇嘛對他的主張,舉了一個現量的例子,他說:「在受孕的時候,連習慣上認為是形成我的物質──卵子與精子,也是屬於別人──父母的,但也可以說那同時也屬於那個我。身體是由別人而來,不過一旦意識進入之後,它就成為一個新人的身體,胚胎,胎兒……。我在這裡找到相似的例證,雖然形成胚胎的物質是得自兩個不同的人──父母親,但是一旦意識進入這結合的細胞之後,那細胞就屬於意識所有。」(《揭開心智的奧秘》,眾生文化,頁271-272)達賴喇嘛認為是由意識進入父母所形成的受精卵中,才能發展成為人類。同樣地,他認為大腦移植以後,因為意識可以從身體外面進入這個身體,所以他認為意識不會因為大腦的移植而改變;這種說法不僅違反了人類的基本常識,更是違背了佛法的基本道理。

達賴喇嘛的錯誤,在於對意識心的錯誤認知。佛法中的意識是如何生起的,在《雜阿含經》卷9中 如來說:【諸所有意識,彼一切皆意法因緣生故。】如來說:「所有的各種意識心,或是祂的各種變相,都是意根、法塵為緣所生。」也就是意識心是因緣所生的法,而且意識心是依於良好的身根才能生起,所以在《中阿含經》卷7中聖教記載:【諸賢!若內耳、鼻、舌、身、意處壞者,外法便不為光明所照,則無有念,意識不得生。諸賢!若內意處不壞者,外法便為光明所照而便有念,意識得生。】意識是依於良好的色身才能產生,這是常識。如在醫院急診中,醫生第一次接觸急症病患時,常常會問「意識還在不在」,作為判斷病情的一個依據;因為,意識是會斷滅的,意識是依於良好的身根才能產生的。

再來,意識心有什麼功能?《顯揚聖教論》說「意識以了別為性」。意識是意根接觸法塵所生起的了別作用,所以意識生起時,會有五別境心所法伴隨著,所以會有欲、勝解、念、定、慧的功能顯現;也就是意識心會有想要了別的欲心所,會有能夠理解的勝解心所,會有憶持不忘的念心所,會有能夠專注一境的定心所,會有簡擇判斷的慧心所。意識心存在的時候,就是有這五個別境心所法出現,或者一個、兩個,乃至全部心所法顯現。在《成唯識論》卷7中玄奘菩薩說:【意識常現起,除生無想天,及無心二定,睡眠與悶絕。】這是說意識的「五位無心」,也就是意識有不現起的五種狀況。五位包括生無想天中間的五百大劫是沒有意識的,在無想定以及滅盡定中,眠熟以及悶絕;其中死亡是屬於最極悶絕,在這五位中都是沒有意識現起的。人死亡以後意識就斷滅了,中陰身現起時,有了中陰身的意識;中陰身投胎時,中陰身的意識又斷滅了;因此,意識是無法像達賴喇嘛所說,可以進入受精卵中形成胚胎與胎兒的。聖教所說的意識與我們現觀所得到的結果是互相吻合的,因為最簡單的觀察是:我們睡著時,意識心就不見了,五別境心所法都沒有在作用了。而且我們根本不記得前輩子的事情,甚至入胎、住胎、出胎的事情也都沒有記憶,這就是佛法中所說的意識。

那麼,宗喀巴及達賴喇嘛的意識心到底是什麼?達賴喇嘛解釋說:【最好的解釋是用無上瑜伽密續的觀點。在此我們將意識分為三層次:粗、細與最細意識。……心智越粗糙的層次,對身體的依賴越多,越微細的依賴越少,而最細的層次則是獨立於身體之外的。我們的這種最細意識叫做明光、明光心。因為具有這最細意識作為根源,經由與大腦、神經元、感覺器官的交互作用,才產生心智的較粗層次。……意識中的倉庫,上面留有所有印跡的最細意識──明光心。它保留所有儲藏的記憶。】(《揭開心智的奧秘》,眾生文化,頁273)達賴喇嘛依密宗無上瑜伽將意識作了個說明,原來有個最細意識叫作明光心,這個明光心獨立於身體之外,而且是粗意識運作的根源,是儲藏記憶的所在。因此達賴喇嘛才會主張:將某乙的大腦移植給某甲的身體,接受移植的身體將擁有新的大腦,出現的人格特質將仍會是某甲。

可是,如果如達賴喇嘛所主張,記憶是由獨立於身體之外的明光心最細意識所完成,那麼每一個人不應該因為大腦的受傷、退化或是病變,而在記憶上有所喪失;而且每一個人都應該記得過去世姓啥、名啥,黃金珠寶埋藏在哪裡;因為,這個明光心最細意識,既然獨立於身體之外,自然不受身體、大腦等的變化所影響,就像是電腦的雲端記憶體一般,可以長久保存記憶。達賴喇嘛沒想過,為什麼我們無法記得過去世的種種事情?既然這個明光心最細意識獨立於身體之外,那麼應該是不會因為身體的死亡或是大腦的病變而有所影響;而且這個明光心最細意識,到底在宇宙的哪裡?是誰幫我們保存?眾生的明光心最細意識會不會重疊?會不會合併?會不會交互影響?或者如果移植各半的身體時,應該會由哪個明光心進入身體呢?當達賴喇嘛提出密宗無上瑜伽明光心最細意識時,他似乎沒有考慮到後續衍生出許許多多無法解釋的問題。

在《揭開心智的奧秘》書中,達賴喇嘛又說:【在經(Sutras)中是指空性──心的究竟本質。在無上密續(Uttaratantra)中,明光一詞是用來描述所有心智的知覺活動之光明本質;而在密續之修習中,它的意義是最細意識。】(《揭開心智的奧秘》,眾生文化,頁275)達賴喇嘛將這個最細意識稱為空性,只是他這個空性與大乘佛法的空性意義不同。當學者問達賴喇嘛空性的認知如何證實時,達賴喇嘛回答說:【當你有空性的經驗,應成派的觀點認為:並非意識覺察到空性的真正存在,而是覺察到根本沒有本具的、自性的存在。證悟空性要由否定本具的存在契入,直接證悟空性的智慧不是瞭解空性的存在。】(《揭開心智的奧秘》,眾生文化,頁357)所以,達賴喇嘛的空性是意識「覺察到根本沒有本具的、自性的存在」,也就是一切法空。

達賴喇嘛又說:【應成派的另一觀點是:現象是以相互依存的事件而存在,這與現象之空性或無自性存在二者之間關係密切。】(《揭開心智的奧秘》,眾生文化,頁358)所以,密宗無上瑜伽明光最細意識的空性心,就是意識覺察到一切法都是依於相互依存的關係而存在,是沒有大乘佛法所主張:有一個本來自性清淨涅槃的真實如來藏存在。達賴喇嘛所謂「證悟空性要由否定本具的存在契入」,他的空性是依於否定一切事物的真實存在而契入,顯然是必須先有一切法的現象出現,然後觀察一切法是以互相依存的關係而存在,本身沒有本具的自性存在;經過否定一切法有本具的自性後,然後得到空性。所以,這空性不是生命的真實相貌,它只是一切法生、住、異、滅所顯現的過程而已;是依於一切法而存在,也是意識心所認知的境界相之一,怎麼可以說是心的究竟本質呢?它又怎麼能夠獨立於身體之外呢?這個空性就是《廣論》意識心的本質。

在《楞伽阿跋多羅寶經》中,如來說達賴喇嘛這種空性心是外道兔無角法。經中 如來告訴大慧菩薩說:【有一種外道,作無所有妄想計著。覺知因盡,兔無角想。如兔無角,一切法亦復如是。】(《楞伽阿跋多羅寶經》卷1)經文的意思是:「如來說有一種外道修行人,作一切法都是無常、終歸壞滅,最後皆無所有的虛妄想像;然後錯誤地認為他的想法是正確的,堅固執著這個見解不放棄。他們是因為發現到一切法,都是因為能生起的因緣已經消失了,因此隨著因的消失而消滅,所以產生了兔無角的想法;就像兔無角,一切萬法也是這樣。」密宗無上瑜伽空性剛好就是 如來在《楞伽經》中所說的兔無角法。

意識是藉意根、法塵為緣所產生,祂主要的功能就是了知,藉由五別境心所法產生作用,祂在無想定、滅盡定以外的禪定之中或是短暫的生理現象,處於沒有語言文字的狀態,是許多外道誤認為涅槃境界而錯誤的追求。如達賴喇嘛在《西藏佛教的修行道》中說:【印度大師佛智所撰《文殊聖語》提到,吾人的身體結構和四大,即使是在凡夫的層次,在睡覺、打哈欠、昏厥和性高潮的時候,也會自然地經驗到明光的微細層次。】(《西藏佛教的修行道》,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頁36)達賴喇嘛所說,即使是凡夫也可以在上述四種狀態下,自然地經驗到明光心的微細層次,因為睡覺與昏厥的時候沒有覺知心存在,而又不可能將一直的打哈欠當作是修行;因此,密宗無上瑜伽密續的圓滿修行過程,就必須尋找一位異性的同修,假借雙身修法的合修過程作為證道的衝力,去體驗明光心,追求意識心安住於單一境界,不再有語言文字妄想的狀態。可是,這畢竟還是意識的境界,而且是最為粗糙淺薄的意識境界。

意識本身虛妄,是識陰所含攝,證初果斷三縛結就是要否定祂的真實性。可是《廣論》以及達賴喇嘛等密宗修行人,卻是以極細意識為空性明光心,還以祂作為心的究竟本質;這樣錯誤認知意識心的內涵,這種教法從基本上違背了 釋迦世尊的開示,竊用了佛教的名相,所說的法卻是外道法,因此說《廣論》是常見外道法,不是佛法。

因為時間的關係,這個單元就為您說到這裡,非常謝謝您的收看!

祝福您:色身康泰、學法無礙、早證菩提!

阿彌陀佛!


點擊數: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