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相的意涵

第39集
由 正仁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歡迎您收看三乘菩提之「常見外道法--廣論」。在上一次的節目當中,我們說明了宗喀巴對於昏沉和睡眠的誤解,今天我們要接著繼續來說明他對於禪定修學上的錯誤認知。在《廣論》第367頁中宗喀巴說:【諸大經論皆說除遣沉沒,思佛像等諸可欣境及修光明相策擧其心,故心闇境晦及心力低劣皆應滅除。雙具所緣明顯與策擧之力,唯境明顯及唯心澄清非為完足。掉擧易了,唯沉沒相諸大經論多未明說故難了知,然極重要,以易於彼誤為無過三摩地故,應如修次所說從修驗上細心觀察而求認識。】(~《菩提道次第廣論》卷15)以上宗喀巴這一段話中:思佛像等諸可欣境及修光明相策擧其心,可除遣沉沒;宗喀巴並沒有說明諸大經論所指為何?以及這說法的出處在哪裡?不過 聖彌勒菩薩在根本論《瑜伽師地論》之〈本地分〉中,則有提到光明相,有相關的解釋,但是卻從來沒有提到思佛像等諸可欣境,可除遣沉沒,這應該是宗喀巴自己所編造的說法,他的目的是為了鋪陳後面《密宗道次第廣論》中所強調,密宗行人得要觀想雙身佛像,成就此觀想之後,才可以修行各種用男女雙身法來灌頂的內容。

《瑜伽師地論》之〈本地分〉中,只提到光明相,但即使這是光明相,就其文句內容來說,宗喀巴仍然是錯解了 聖彌勒菩薩的文意,若就宗喀巴此段文中所說:【掉擧易了,唯沉沒相諸大經論多未明說故難了知,然極重要,以易於彼誤為無過三摩地故,應如修次所說從修驗上細心觀察而求認識。】其隱晦而不為外人所知的真正意思是:在修雙身法長時間樂空雙運的時候若有貪求淫樂的掉舉心,心行產生時是容易了知的,然而在樂空雙運的時間久了以後容易落入沉沒相的事實,諸大經論中多未明說故很難了知;然而這件事非常重要,因為這個時候的沉沒境界,很容易被樂空雙運者誤認為是沒有過失的禪定三昧境界,應該如同修行次第所說的,從修證體驗上面細心觀察而尋求對其中昏沉境界的認知。讀者瞭解宗喀巴《菩提道次第廣論》中隱晦而說的止觀密意以後,便容易瞭解他所說止觀、掉散、睡眠等解釋,為何會錯得這麼離譜的原因了。因為他所解釋的止觀、掉散、睡眠等法義都不是正統佛教中所說的真正法義;而是在修雙身法時,樂空雙運時間維持很久以後應該如何防止昏沉而睡著了,也應該如何防止貪求淫樂而忍不住射出,進而導致無法繼續保持在樂空雙運的境界,讓正在修練的雙身法掉散了。

然而真正佛法,止觀中說的防止昏沉與掉散,意涵與宗喀巴所說的截然不同,例如《瑜伽師地論》卷11〈本地分〉就說:【問:惛沉睡眠蓋以何為食?答:有黑暗相,及於彼相不正思惟多所修習,以之為食。問:此蓋誰為非食?答:有光明相,及於彼相如理作意多所修習,以為非食。明有三種:一、治暗光明, 二、法光明,三、依身光明。治暗光明復有三種:一、在夜分,謂星月等;二、在晝分,謂日光明;三、在俱分,謂火、珠等。法光明者:謂如有一隨其所受、所思、所觸,觀察諸法;或復修習隨念佛等。依身光明者:謂諸有情自然身光。當知初明,治三種暗:一者夜暗,二者雲暗,三者障暗,謂窟宅等。法明能治三種黑暗:由不如實知諸法故,於去來今多生疑惑;於佛法等亦復如是,此中無明及疑俱名黑暗;又證觀察,能治惛沉睡眠黑暗,以能顯了諸法性故。】

以上這一段文章中,聖彌勒菩薩說:能滋養增長昏沉、睡眠蓋的法就是昏沉、睡眠蓋的食物;修學熏習那些法,因為能夠增長昏沉、睡眠,就稱為是昏沉、睡眠蓋的食物,反之則為非食。要使昏沉、睡眠蓋不增長,則要有光明相,以及對於光明相如理作意瞭解之後,再多作修習;譬如修學禪定的人處於黑暗之中,在修止觀的時候會容易引起昏沉、睡眠的境界,而要除去這昏沉、睡眠,則必須以光明相來對治。什麼是光明相呢?以實際的現象界來說,有夜間的星星、月亮,白天的太陽,乃至於火及明珠等,在現代則有電燈,能照亮夜間、白晝及窟宅等黑暗的地方,這是肉眼就可以看得到的光明,比較容易懂。

另外還有不是肉眼所能看見的法光明,以菩薩法來說,法光明是指如來藏所顯現之光明,以及諸菩薩們實證如來藏後所產生出來的般若智慧,地上菩薩無生法忍智慧,乃至佛地一切種妙智等等智慧;這些並不是一般凡夫所能知、能見的。《瑜伽師地論》說「法光明」能對治三種黑暗,已證得法界實相之菩薩能如實知道世間的五蘊十八界諸法,以及世出世間法如來藏,這是菩薩之法光明能對治出世間智慧上無明的黑暗;又證悟菩薩如實知道前際、中際、後際,也就是菩薩之法光明能對治多世以來,因為隔陰之迷所產生疑惑的黑暗;又菩薩如實知道瞭解佛法之解脫道與佛菩提道的修證行門,依照這些行門而修行便能夠成就解脫果乃至成佛。以上這些種種都是菩薩的法光明。

此外《瑜伽師地論》又說:什麼是眾生的法光明呢?就是說有情眾生的所觸、所受、所思,是屬於心所法之遍行,能與八識心王相應;有情眾生能夠以這樣的方式來觀察諸法,便是每一位眾生的法光明。《瑜伽師地論》又說:眾生能夠修習隨念佛等也是法光明,隨念佛等就是隨念三寶及施、戒、天等的功德,也就是六念法,或稱為六念處。心隨於念佛等功德,數數思惟憶念也能對治昏沉、睡眠之黑暗;或是隨念法、僧的功德,或是隨念施、戒、天的功德,都可以專注在這些法上面,進而對治昏沉、睡眠蓋。

最後《瑜伽師地論》說的依身光明,是說從諸有情的身體自然發出的光明,這需要具有天眼功德的有情才能看得到,譬如證悟菩薩身上顯現出金光,那是智慧之光明;證得禪定者身上顯現的是白光,則是禪定光明等等。又眾生各具有世俗慧,或悟道者具有般若慧,雖然都是智慧光明,然而卻各不相同,這也都是依身光明,也就是依照各個有情身體的條件而產生的光明。

又〈本地分〉中所說隨念佛等,是隨念佛、法、僧、施、戒、天等諸功德而有的法光明,不是像宗喀巴所說的:思佛像等諸可欣境及修光明相,策舉其心,故心闇境晦及心力低劣皆應滅除。宗喀巴認為思惟有形相的佛像等,令人欣樂的美好境界就可以對治昏沉黑暗,這是宗喀巴的虛妄想。思惟有形相的佛像,或畫、或鑄、或是雕等等,或回憶過去曾經發生的可欣樂境界,乃至思惟密宗的雙身佛像等,這些都是與貪相應的妄念,都是境界貪的虛妄想,反而更容易生起昏沉和掉舉;這一點由《密宗道次第廣論》所說的,在第四喜大樂境界中仍然不離沉掉,而必須廣設方便來對治這些沉掉,便可以證實。關於光明相,假藏傳佛教密宗黃教的祖師宗喀巴還有另外的解釋,例如他在《密宗道次第廣論》卷3中就說:【此當如勝菩提論師所說,從月及咒放種種光,光芒皆有所修天像,遍虛空界,化為大供養雲供養一切諸佛。又從所化大雲降甘露雨,息滅地獄火焰令彼安樂天。像光明次皆收回入,於自心月輪。修成爾時本尊,而起與自不異之慢,是為色天。滅地獄苦是例,亦可息滅餘有情苦。】以上這一段文章,宗喀巴說從觀想出來的月輪以及持咒進而觀想的方法,都各自能夠放光;再繼續觀想從這些光中,有觀想出來的天身形像廣大,遍滿虛空界;接著由這天身形像變化出大供養雲,來供養雙身像的諸佛,再從觀想出來的大供養雲中降下甘露雨,這些甘露雨可息滅地獄火,地獄火息滅後成為安樂天,從天身像中將光回收到自己心中的月輪,自己轉變成為本尊;再從自己這本尊中生起佛慢,當慢生起的時候便能成就色界天的禪定境界。然而這是宗喀巴自己一廂情願的說法,事實上:諸佛已經斷盡一切無明煩惱,因此不可能有佛慢,只有凡夫假冒的西藏密宗活佛,才會主張有所謂的佛慢。

上述假藏傳佛教密宗的觀想過程,全都是荒誕無比的虛妄想;如果這樣的妄想便能成就色界天禪定的境界,則所有修行人不必每天都靜坐,辛苦勤練止觀,也不必辛苦修除五蓋障,特別是修除男女間的貪欲蓋,更不必談修除掉舉與昏沉;因為根據西藏密宗的說法,只要藉由觀想,一切法便都可以實際成就。而如此荒誕不經的假藏傳佛教--密宗四大派之幻想密法,在正法已經明白廣破這些邪法的今天,竟然還有人信受不疑、執迷不悟,可見此類人真是愚癡至極,已經無可救藥,因為這些密法都是自己妄想,自以為真,而聽了就信受,不作分析判斷、不作思惟簡擇;還努力去觀想修習的人則更是加倍的愚癡,他們對於這些邪法中毒已深,實在難以救拔,只能稱之為可憐愍之人。

再說假藏傳佛教,密宗四大派的修行人觀想出來--其實應該稱為幻想才對--心中的甘露雨,如果真能息滅地獄火,則地獄中必定早已經清空,完全沒有受苦的眾生了。那麼地藏王菩薩如今還繼續待在地獄作什麼?地獄已空,大願地藏王菩薩的願已成就,那他早該去成佛了。再說觀想之法若能滅除餘有情苦,則在西藏雪域之地,從古至今,自有達賴五世王朝以來爭戰不斷,百姓生離死別暫且不說,光是人民生活貧苦在苛政重稅之下,所有財物都由歷代達賴喇嘛們搜刮一空,辛苦一輩子還不足以溫飽,過著痛苦而沒有未來的日子。奇怪的是假藏傳佛教的西藏密宗,既然教導大家觀想出來的任何境界,當觀想成就的時候就會變成是真實的,那麼歷代的達賴喇嘛們--只要用觀想的--自己觀想出無量的金銀財寶就真的會擁有,又何必想方設法在百姓身上極盡搜刮之能呢?這要如何自圓其說呢?如果藉由假藏傳佛教密宗的觀想就能成就種種事,那請問:密宗信徒對於上師的供養,為什麼不用觀想的呢?而必須以實體的財物來供養上師,等到這些信徒實體供養的財物足夠之後,密宗上師才會教導這些信徒用虛幻的觀想來成就實體的修行果位。換一句話說,假藏傳佛教密宗的觀想法門有兩種標準:信徒要給上師的供養必須是實體的,不能用想像的;而上師回報給信徒的東西則是用觀想、想像的,不須是實體的東西。上師說觀想法門修行到極致,所觀想的內容就會成為真實;但是這方法不可以用在對上師自己的供養上。這種金光黨式的欺騙手法,在如今資訊這麼發達的時代還會有人相信它,實在是非常奇怪的現象。

今天因為時間的關係,我們就說明到這裡為止,非常謝謝大家的收看。

敬祝各位菩薩:身心安泰、道業精進、福慧增長、早證菩提。阿彌陀佛!


點擊數: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