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對神秘現象的看法?(上)

第117集
由正禮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

阿彌陀佛!

這一集我們要來探討一下「佛教對於神祕現象的看法」。事實上在這個世界裡面有很多的神祕現象,那是因為我們對於法界的種種的運作,其實我們是不瞭解的,所以說在經典裡面也經常地告訴我們:我們人是有四種魔境經常困惑著我們,有所謂的五陰魔,也有所謂的煩惱魔,也有所謂的天魔、還有死魔。那什麼是五陰魔呢?五陰魔是說我們對於我們的色身,乃至我們的內心,我們是不瞭解,所以我們對於境界經常迷惑的。譬如說我們眼所見、耳所聽,其實這個是內相分;那是因為有光線進入我們的眼睛,然後再進入到我們的大腦之中,然後在腦海中我們自己去顯現一種影像,而這個影像相似於外境。只是這樣的事實在古代乃至現代都是少有人知,除非他是修學正法,能夠有善知識的教導之下,他才能夠了知這樣的境界啊!如果能夠了知這樣子的事實,其實他可以破除少分的五陰魔,乃至破除煩惱魔。

眾生就是因為對於這樣子的事實不容易瞭解。事實上我們看到東西,其實在我們腦海之中,是沒有那個空間的,可是我們就覺得有一個空間存在,所以說這是一種幻覺。我們經常被這些幻覺所迷惑了,譬如說我們可能很喜歡看看一些變魔術的:有的魔術師穿得西裝筆挺,然後一直變出非常多的東西出來,一下撲克牌啦,一下又抓出兔子,一下又抓出彩帶啊!非常多的東西一直拿出來、拿出來、拿出來;乃至有些女的魔術師她穿著很少,讓你看到就是雙手空空的,也許是穿著很少的衣服,可是她一樣可以變出非常多的彩帶、撲克牌乃至貓、兔子或是鳥,不斷地變出來。這個就是一個境界,它可以欺騙我們的眼睛,因為他們有他們巧妙之處。我們在佛法修行裡面,其實也有這樣子的事情發生,這些事情都是因為我們對於法界的不了知,所以有些人就被境界所迷惑,乃至被一些邪見所欺騙了。譬如說以前曾經在台灣的桃園地區就有所謂的活佛,他認為說,他可以去祈求上天能夠降下甘露,來讓信眾能夠吃到甘露,然後這樣大肆吹噓,也引起很多的信眾崇拜。這個事情,當然後來因為法義辨正的問題,有人來請示平實導師有關於一些法的問題,導師如實而說,結果這個事情對他們產生了影響,而曾經登報來評論導師、來攻擊導師、誹謗平實導師。可是那些境界,其實是在佛法修證裡面它是無關的,就像說天人吃甘露,他即使把天上的甘露送給我們吃,那也不過是我們吃到天上的食物而已啊!如果一個人他有那樣的能力,把天上的飲食拿下來,那他的能力就只有這樣子,可是這樣子無關於解脫,無關於生死輪迴的解脫。其實我們要吃天上的甘露很簡單,只要我們多行布施,求生天就好了。可是多行布施而求生天,生天吃了甘露之後,最後還是死掉,並不能解決生死流轉的痛苦;所以吃天上的甘露,其實跟佛法修證是完全無關的。

可是有些人就是以這樣子的神祕境界、神祕現象來蠱惑人心,來說一些稀奇而且少見的這些事情,來作為佛法的證量,來蠱惑人心。因為這樣子就讓很多的邪見藏在神祕現象裡面來蠱惑人心,而且也因為要瞭解這些事情,要破除這些邪見是需要一切種智的;也就是對於佛法要能夠瞭解,而且要有很高的證量,然後能夠產生對於第八識如來藏的一切種的智慧,才能夠去破除它。可是如果沒有那麼高證量的善知識出現於世間,對於這樣的邪見是極難破斥,因為它的現象非常蠱惑人心,這個就是所謂的神祕現象;所以神祕現象有所謂的五陰魔還有煩惱魔。因為他能夠看到我們內心裡面對於某些獨特現象的崇拜,所以他就假借這些事情來大作文章,來作為一種修證的證量的一種證明或者證據。可是其實這樣的內容跟佛法的實證是完全無關的,可是一般眾生對於這些事情並不瞭解,就容易被人家蠱惑而產生迷戀,然後就喪失了一些理性的判斷。所以說五陰魔跟煩惱魔是我們眾生比較難以脫離的,可是也不是只有這兩個魔難以脫離,還有所謂的死魔跟天魔。這個死魔跟天魔其實也跟鬼神是有相當多的關係,所謂的天魔其實也是鬼神魔,這個鬼神境界其實在我們人間有相當多的境界會跟我們相關,因為我們所處的地方就叫欲界:欲界裡面就有所謂的餓鬼的境界;畜生在我們眼前,牠比較沒有能力干擾我們;地獄眾生他忙著受苦,他也沒辦法干擾我們;可是鬼神境界他就經常有可能來干擾我們。為什麼呢?因為他們在鬼神境界裡面,有時候有他們的苦啊!譬如他們不容易獲得飲食,所以有些鬼神就常常要來人間,作種種的一些奇特境界來蠱惑人心,來獲得世間的飲食;所以我們可以看到很多的原始宗教,在原始宗教裡面對於他們的鬼神的祭祀經常是要宰殺一些羊、或是鹿、或是牛等等這些,然後要把裡面的這些脂肪、肉來獻祭。特別他們也很強調脂肪。為什麼?因為以前食物非常匱乏,所以說他們需要這些脂肪;而且他們也會重視很多東西,譬如說子孫是不是很綿延?子孫是不是很多?乃至領土有多大?因為他們也重視這個,因為這些鬼神其實跟人的境界相比起來,他們還是更差的境界,所以我們人所想要的子孫、飲食、男女、土地,其實對他們來說他們也都要。所以他們有些經典裡面,對於這個部分也統統都很重視的,乃至還鼓動眾生去獲得這些東西。那我們就可以從這個地方可以知道說,如果有這些鬼神,他在鼓動人去獲得這一些飲食、子孫、財富、女人,乃至土地領土,我們就可以知道,其實他的境界是不如人的。為什麼呢?因為他鼓動人去獲得這個,他是想要讓人,是因為跟人的貪欲相合,覺得他說的有道理,然後人如果有時候剛好成功了,就以為是這個鬼神的功勞,然後就可以獻祭給他們,他們就可以獲得飲食。如果說他們可以賜福給人,譬如有些外道的經典裡面說:「神創造了世間,他可以賜福給人。」如果說神可以賜福給人,為什麼他還需要人來獻供品給他呢?如果說他可以創造人、創造萬事萬物,那他直接就創造這些萬事萬物來讓自己受用,不就結束了嗎?為什麼要創造了人之後,要讓人滿足種種的欲求之後,才要人再把他所創造出來的這些牲畜宰殺之後來獻祭給他?這樣子實在是不符合邏輯嘛!所以說即使他所說的境界再怎麼樣的神奇,我們都可以知道那是錯誤的,那是不實的。

除了這些前面所說的,其實在佛法裡面也有這樣子的情況,譬如我們可以看到有一種修行法,他們認為說他們可以修得所謂的虹光身來作為他們修行的一個圓滿,然後來證明這個人的證量。譬如說有人認為他們有修一種大圓滿法門,修持了這個大圓滿法門之後,就可以獲得依著由明光所構成的一種身體,獲得這個明光體之後,就可以把我們的肉身轉換成這樣子的光蘊體,這樣就稱為虹光身;然後認為這樣的虹光身,就可以跟所謂的我們的法身能夠結合在一起。可是我們要知道,其實我們所謂的法身,這個法身祂是獨存的,祂不需要依靠任何一個法就能夠獨存,不需要有什麼虹光或是有什麼樣的肉身,或是什麼樣光蘊體跟祂結合,因為其實祂是獨存的,因為那是永恆之法。既然是永恆之法,表示祂是不需要依靠其他任何的色法或是心法而就能夠獨自存在的。所以我們所謂的回歸法身其實是一種錯誤的見解,這個稱為邪見。因為這樣子的法身是本來就存在的,我們所謂的證得涅槃到達彼岸,是因為我們的覺知心能夠去實證祂,知道祂的處所、知道祂的存在,而說我們到達彼岸;可是這個彼岸是本來就已經存在的,並不是我們在無明之下祂就不存在。其實不然,祂是本來存在,所以不需要有什麼樣的光體來跟祂結合;因為光體還要跟祂結合,表示那個法身是無用的,是需要所謂的光蘊體才有用,這樣的話那個法身又有什麼用呢?所以顯然這樣是不合邏輯的,就有所謂這種修行的大圓滿法,認為可以修成虹光身,而我們來看看,就有這樣的一種說法。

「總之,密宗成就者圓寂時大致有下列四類不共同徵相:一、肉身直接飛往清淨剎土;二、以智慧火完全焚燒了異熟肉身,或僅剩下頭髮、指甲;三、以智慧火焚燒異熟身後,身體縮小,未完全消失;四、出現其餘虹光、彩雲等等瑞相。密續中就把生前所證到的透明光蘊體及圓寂時的這四種成就稱為「虹身」或「光身」。……可見在歷史上,在印度的密宗的成就者如夜空的繁星那麼多。」(索達吉堪布撰《密宗虹身成就略記》)這個是說在印度的密宗,也就是祕密大乘,有很多人成就了虹光身,舉了非常多的例子,有所謂的一些祕密大乘的修行者,乃至他的明妃、空行母,非常多人證得,都是數百人的;然後說證得這個光身跟虹身其實猶如繁星那麼多。如果佛法的修證是這麼簡易,只要看看捨壽時候的屍體是如何,就可以證明他的證量的話,其實那也是一種神祕現象的誤會。

我們首先來看看第一種情況:所謂以肉身就直接飛往清淨的剎土。我們要知道西方極樂世界是蓮花化身,那顯然他不是以肉體,不是以我們現在在這個娑婆世界之肉體去成就的嘛!那顯然我們的色身、這個色蘊,就要依於這個世界的物質的定律來成就的。所以會有這樣子的主張,其實那是因為他對於色陰的不了知,以為可以把這個肉身直接就飛往一個清淨的佛土去,然後就可以把這個肉身把它轉換成透明的光蘊體,就可以飛到那裡去了;其實這樣子是無稽之談。因為如果說,一個人他有能力這樣子去轉換他的肉身,那顯然他是不需要世間的飲食,因為世間的飲食,既然他可以把肉身轉換成光蘊體,他也可以在空無之處把它轉換變現出肉身;在佛法中那是八地以上的菩薩,因為他於相於土自在。如果說他有八地以上菩薩的證量的話,那他在世間的時候,其實他已經不需要依靠世間的飲食,因為他隨時可以變現,只要他想要獲得,他以他的禪定力他可以變現定果色。可是其實真正的八地菩薩,他不需要在人間示現,因為他已經離開分段生死,他可以住於非生非死的境界裡面,他根本不需要來人間了,他就可以廣度一切眾生了。所以那樣子說一個人修證,從肉身能夠轉換成光蘊體,其實那是一種虛妄想啊!因為一個菩薩即使進入八地,他要完成八地的證量,也要極長的時劫,也要有極為多生的證量;七地要轉換到八地也是一樣,所以在一世裡面要從肉身,要能夠成就於相於土自在,那是極為困難的;因為那要從第七住位,三賢位的第七住位明心開始,然後經過一大阿僧祇劫,再第二大阿僧祇劫,才有可能進入八地。所以要經過三大無量數劫裡面的兩大無量數劫,他才有可能進入八地,能夠有這樣子,於相於土自在的解脫境界。可是如果一個人連第八識如來藏之所在都不能了知,那他對於說他能夠成就於相於土自在的解脫,能夠讓肉身轉換成光蘊體,那是不可能的事情;那是對於色法的一種迷思。因為對於色法,他不是非常的了知,所以第一種的虹身是一種妄想。

好!我們就因為時間關係,先介紹到這邊,謝謝各位收看!

阿彌陀佛!


點擊數:8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