釋迦佛的大悲願與攝眾方便

第124集
由 正德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三乘菩提之法華經講義」,今天要為大家解說的單元是「釋迦佛的大悲願與攝眾方便」。

《法華經》要宣講之前,佛陀告訴舍利弗、大迦葉等大阿羅漢說:「諸佛智慧甚深無量,其智慧門難解難入,一切聲聞、辟支佛所不能知。」(《妙法蓮華經》卷1)但是大阿羅漢們的心裡卻想著:佛所說的一相一種解脫義理,我們也都同樣經由修學得到這個解脫法而到達涅槃,如今 佛陀為何說,佛所得法甚深難解,一切聲聞、辟支佛所不能知呢?所以 佛陀就接著說:諸佛世尊唯以一大事因緣而出現於世間。為了想要讓眾生擴展增長佛的知見,想要顯示給眾生佛的知見,想要讓眾生證悟佛的知見,想要讓眾生入於佛的知見道中,所以出現於世間。而 佛陀為眾生演說諸法,那些法都是一佛乘所含攝的。由一佛乘的緣故,諸佛以無數的因緣、譬喻方便為眾生演說諸法,都是為了教化菩薩能悟入佛的知見道。

佛陀告訴舍利弗:往昔曾經在兩萬億佛的座下,為了無上佛菩提道的緣故,經常教化引導舍利弗,以這樣的方便,所以現在舍利弗生在 釋迦佛的佛法中。佛陀對舍利弗的這一段開示,我們有必要深入來瞭解 釋迦佛在因地所發的大悲願,以及所行不可思議的菩薩行,才能體悟到 佛陀對娑婆世界人壽百歲眾生的大慈大悲;也才能體悟到已經在 佛陀座下成就俱解脫的大阿羅漢們,已經跟隨著 佛陀聽聞了完整的大乘法,為何聽聞到 佛陀說都是為了教化菩薩,所以施設了三乘法的方便,而實質上只有一佛乘,大阿羅漢們卻不敢相信自己也是佛子菩薩,也能成佛,那樣驚喜的心境。

釋迦佛在因地當菩薩的時候,希望自己能成就無上正等正覺時,未度的眾生令皆得度,未得信解的眾生令皆得信解,諸老病死憂悲苦惱眾生令得解脫,未涅槃者令得涅槃。所以當他歷經諸佛時,勸請、教化、引導無量無數眾生安住於三福地中——也就是布施、持戒與修學趣向解脫的善法,並且發無上正等正覺菩提心。

釋迦佛在因地的時候,曾是 寶藏如來的父親,也就是轉輪聖王離諍王的國師海濟婆羅門。當所有男女大小要供養海濟婆羅門的時候,海濟都接受,但是都一律先勸請布施者接受三歸,安住於無上菩提心以後才接受供養。離諍王以及所有王子對 寶藏如來進行大供養,海濟婆羅門也對 寶藏如來進行大供養,之後海濟婆羅門勸請離諍王、所有王子與無量無數弟子,在 寶藏如來前發起攝取國土、攝取眾生的無上佛菩提大願。當大家都發起攝取清淨佛土、攝取淨意眾生的成佛大願以後,海濟婆羅門發了大悲願,說他要處在生死行菩提行,能夠不以願力取度眾生,要行六波羅蜜而取化度。

以願力取度眾生與行六波羅蜜取度眾生的差別在哪裡呢?例如離諍王在 寶藏如來前所發的四十八大願,攝取清淨佛土以及清淨意的眾生,成就極樂世界,佛號為 阿彌陀佛;只要眾生聽聞 阿彌陀佛的名號,信心喜悅,所作善根都迴向願生極樂國,命終之後必得往生,惟除造作五逆、誹謗正法者。或者眾生發菩提心願生極樂國,善根迴向,臨命終時,阿彌陀佛與無數眾圍遶而現其前,彼等眾生見 阿彌陀佛以後,令於 阿彌陀佛處所得大歡喜,除掉種種障礙,命終以後得生極樂國。而離諍王在行菩薩行時,修習無量功德以莊嚴其國,歷經無量無數百千萬億劫,親近諸佛、植眾德本,以成就所願。這是 阿彌陀佛以願力取度眾生的情況。

離諍王的國師海濟婆羅門所發的大悲願,所要攝受度化的眾生是:缺乏七聖財、造作無間業、謗正法毀賢聖,盡皆在邪見中而修集不善根、被邪道所困的眾生;因此必須以極勇猛之力,行波羅蜜進行攝受度化。由於悲念眾生的緣故,攝度眾生的方便,要用極度的歡喜心,布施給一切眾生所求所需的衣服、飲食、臥具、珍寶,乃至在眾生求極難捨的宮殿王位、妻妾手足跟眼耳鼻舌、血肉、骨髓、身命乃至求頭,都不會有所猶豫,仍然以極度歡喜的心布施給予。因為悲念眾生的緣故,不求果報;為攝度眾生、安置眾生善根種的緣故,如是行布施波羅蜜。為了要幫助被棄置於無佛土中的一一眾生安置善根種,受於生死種種苦切,以極勇猛力修諸難行。

海濟婆羅門發願在娑婆世界賢劫中,人壽一百二十歲的時劫,眾生惡業重的緣故,娑婆佛剎當極為弊惡,在諸多有福德者、要種善根者的眼中,見了就會棄捨的;在那時從兜率天下到人間,為了度眾生成熟善根,於娑婆成佛,以集一切福德三昧如是說法,教令大眾勤求三乘、住於三乘而得度。成佛以後,於一切佛土有造無間業者,乃至被邪道所困墜在生死曠野中無所依怙者;能令這些眾生在命終以後生於娑婆之中。這些眾生破戒臭穢,多病短命,缺乏眾多供養資具,壽命短促,在當時為了這些眾生的緣故,當於娑婆一切四天下,從兜率天降神母胎,示現出生等八相成道,攝度眾生成熟善根;也就是在娑婆世界人壽百歲、五濁惡世的時劫,都會重新再來示現八相成道,度化因緣成熟的弟子,並且讓佛法得以在人間重現。

發這個大悲願的海濟婆羅門,他所成就的佛果,名號就是 釋迦牟尼佛。釋迦佛在因地所發的悲願,要以行六波羅蜜取度眾生、安置眾生善根種。猶如 佛陀在《法華經》中告訴舍利弗,往昔曾經在兩萬億佛的座下,為了無上佛菩提道的緣故,經常教化引導舍利弗;佛陀也曾在往昔多劫中,以布施波羅蜜度化憍陳如而安置其善根種,以這樣的方便,所以憍陳如生於 釋迦佛的佛法中,在初轉法輪時最先悟解,得盡苦際成阿羅漢。

佛陀在因地以布施波羅蜜度化憍陳如,有以下幾個 佛陀在經中說出來的經歷:無量劫前,釋迦佛因地曾在閻浮提當慈力王,慈力王他以十善法誘導、扶持眾臣以及百姓,大家都遵守承辦、並且嚴謹的受持不違逆,所以國土安泰、上下互相慶賀。有諸多疫鬼以及五夜叉,平常的飲食他就是飲用氣血觸惱於人;但是由於慈力王帶領著國土中所有人民修十善之行,清淨身語意的緣故,眾多的災殃都消失滅沒了。同時有著諸天善神常為守護,就算有邪魅的凶惡鬼神窺伺著,懷著損害的意圖也不能得便。

五夜叉就來到慈力王的處所,向慈力王訴苦說到:【我等徒屬仰人血氣得全軀命,由王教導一切人民皆修十善,我輩從此不得所食,飢渴頓乏求活無路。大王慈德救諸苦惱,獨於我曹不施恩惠。】(《菩薩本生鬘論》卷3)五夜叉沒有辦法得到飲食,快要活不下去了,看到慈力王都慈悲的布施,救護國土中的百姓,於是向慈力王抱怨,唯獨他們沒有得到慈力王的布施恩惠。當慈力王聽到五夜叉的訴苦與抱怨時,心中極為悲傷而憐愍他們,想著夜叉們若要飽食,唯一就是飲用人血一條路,於是用刀器在身上刺了五個處所,血馬上流了出來,五夜叉各個拿著器皿接著流出來的血飲用,飽食而歡喜。

慈力王告訴五夜叉:【我以身血救汝之命,若充足者吾無所希,唯修十善則為報恩,願未來世我成佛時,最初說法先度汝等,以甘露味除汝三毒,諸欲飢渴令得清淨。】慈力王說:「我現在以身血救你們的性命,如果足夠飽食而存活,我沒有其他的希求,你們唯有修學十善就是報恩了;願未來世我成佛時,最初說法先度你們五個,以解脫的甘露法味斷除你們的三毒,所有貪欲等煩惱也能得到清淨。」五夜叉就是後來 釋迦佛依宿昔本願力在娑婆成佛,於鹿野苑初轉法輪時所度的憍陳如等五比丘。往世當慈力王時,以身血布施給五夜叉免除飢餓而死,同時對五夜叉教化應修十善作為報恩,如是安置五夜叉長養善根種子。而在五夜叉接受慈力王的勸進修十善以後得生為人,仍然繼續接受 釋迦佛在因地菩薩行時所作的布施波羅蜜而長養善根種。

在無量無數阿僧祇劫以前,這個閻浮提有大國王叫作設頭羅健寧,國王非常慈悲,憐愍愛念一切眾生,人民百姓都蒙受到國王的恩澤。當時遇到旱災的星象顯示,要持續有十二年沒有雨水,經過算計庫存的穀糧以後發現到,一切人民每日僅能得一升而還不足以飽食,穀糧用盡以後,人民飢餓將導致死亡者眾多。國王自己想著有什麼辦法,可以救濟人民不會飢餓而得以存活?國王等待大眾都睡著以後,向四方禮拜,因而立下誓言就說到了:【今此國人,飢羸無食,我捨此身,願為大魚,以我身肉,充濟一切。】(《賢愚經》卷7)也就是當國人飢餓羸弱沒有飲食的時候,要捨現在的人身,願生為大魚,以大魚的身肉充足地救濟一切飢餓的百姓。

當國王發下這樣的誓願以後,就爬到大樹上往下跳而身亡;因於大悲願的緣故,在大河中成為化生魚,身長有五百由旬那麼大。當時國內有木工五個人,各個拿著斧頭到河邊計劃要砍材木,大魚見到他們,就以人的語言告訴五個木工:「你們如果飢餓需要飲食的話,就來取我的身肉去吃,吃飽了可以帶一些回去;你們今天最先吃我的肉而得以充分飽足,往後我成佛時,將會以法食救濟解脫你們五位。你們可以告訴國人大大小小,有需要飲食的,都可以來取用。」那五個木工就非常的歡喜,就各各割取大魚身肉,吃飽以後還帶一些回去。

五個木工回去以後,就將所遭遇的事情告訴國人,於是人民輾轉相告,傳遍整個閻浮提,都來大魚的處所割取大魚的身肉食用。一邊的肉被割完了,就自己翻身讓大家割取另一邊,大魚的身肉都被吃完的處所,就會再生出新的肉;就這樣翻覆不斷地,大魚以牠的身肉救濟了一切閻浮提的人民長達十二年。這些食用大魚的身肉得以飽食的眾生,都因為這樣而生起慈悲心,命終以後得生天上。當時的設頭羅健寧王就是 釋迦佛的前身;五位木工先食用大魚身肉的,就是憍陳如等五比丘;之後所有人民食用大魚身肉的,其中有八萬諸天以及諸得度的弟子。釋迦佛當時先以身肉讓五位木工飽食得以救濟活命,因此在初轉法輪時先度憍陳如五人,以法食救濟彼等五人得解脫。

另外,無量無邊不可思議阿僧祇劫前,在閻浮提有一個波羅㮈國,有一位國王叫作迦梨。當時波羅㮈國中有一位仙人叫作羼提波梨,羼提波梨與五百位弟子在山林中修忍辱;國王與一大群臣子以及夫人、婇女等進入山中遊玩觀賞。國王在某一個處所停下來躺著休息了,所有的夫人、婇女等都離開國王去觀賞山中的花草樹林,她們看到羼提波梨端坐思惟,內心裡生起了恭敬心,就以眾花散在仙人的身上,並且坐在仙人的面前聽他說法。當國王醒來看不到帶出來的女眾,就與四位大臣一起去尋找。結果看到所有女眾坐在仙人面前,就問仙人說:「你得四空定了嗎?得四無量心了嗎?得四禪了嗎?」仙人都說還沒有。國王就非常生氣,指責仙人沒有任何功德:你單獨與所有女眾在一起;不能信任他。又問仙人:「你到底在這裡做什麼?」仙人說:「在修行忍辱。」國王就拔劍割仙人的兩手兩腳,每次都問:「這樣你能忍嗎?」仙人都回答說:「忍辱。」國王又割他的耳朵、鼻子,仙人臉色沒有變,仍然說:「忍辱。」五百位弟子飛在虛空中問他們的老師:「這樣被割截的痛苦,忍辱的心還在嗎?」仙人回答:「忍辱的心都沒有變易。」

這國王非常驚訝錯愕,問仙人:「你所說的忍辱有什麼可以證明呢?」仙人對國王說,他倘若是真實的忍辱,至誠不虛,所流的血將成為乳,被割掉的身會回復原狀。當仙人說完以後,果然流出的血成為乳,身根就恢復完整如初了。國王見到以後,心中懷著極大的恐怖,對著仙人懺悔。仙人告訴國王:【汝以女色,刀截我形,吾忍如地;我後成佛,先以慧刀,斷汝三毒。】(《賢愚經》卷2)國王不能忍於所有的女眷對仙人的恭敬,拿刀割截破壞仙人的身體形狀,仙人修忍辱的心猶如大地一般都沒有變易;仙人說將來成佛時,會先以智慧刀來除斷國王的貪瞋癡三毒。當時迦梨國王懺悔之後,就常常恭請仙人到宮內供養。這位迦梨王及四位大臣,就是憍陳如等五比丘;羼提波梨就是 釋迦佛的前身,以忍辱波羅蜜為方便安置迦梨王等人的善根種;也緣於當時所發的誓願,所以憍陳如五人在 釋迦佛成就佛道時最先得度,解脫生死苦。

從以上的例子可以得知,釋迦佛在因地的前身,海濟婆羅門時所發的大悲願:要在五濁惡世人壽一百二十歲的時候到娑婆世界成佛,在成佛之前所行的菩薩行,都是在諸佛住世的時候,針對當時心意燋枯的眾生,修集不善根、沉沒在邪見道中造作種種無間業者,以布施波羅蜜或者忍辱波羅蜜攝度而為他們說法,安置他們的善根種乃至成熟善根種。所以,在五濁惡世無有善根、缺乏善知識的惡心眾生充滿娑婆世界的時候,有大聲聞眾一千兩百五十比丘生於 釋迦佛的佛法中,都是 釋迦佛於無量劫中行六度波羅蜜所攝受度化的,就像憍陳如五比丘所經歷的例子,並非巧合或者無任何因緣所能成就的。

因為娑婆世界人壽百歲時期諸眾生,是處於無佛出世的剎土中,世間沒有導師的情況下,沒有布施、持戒、修定等善業的修集,被老病所困在冥盲之中,因於邪見而誹謗賢聖、非毀正法,修集不善根造作種種不善之法;這樣的情況下,釋迦佛在短短的四十五年中,漸漸地具作佛事,其艱難的程度是多麼不可思議啊!所以,釋迦佛在因地歷經無數劫,以六度波羅蜜攝取度化娑婆百歲人壽時期的眾生,安置眾生對三寶的這些善根種乃至成熟善根種,絕對不會僅僅說為了讓眾生解脫生死之苦,入無餘涅槃這樣;因為成就佛果,才是佛法中善根種子成熟究竟圓滿的呈現。所以針對娑婆人壽百歲、五濁惡世時劫這些眾生,以一佛乘而施設三乘為方便,分別演說佛法的這種修證次第內容;這是連舍利弗、大迦葉等大阿羅漢都難知難解的,更何況一切愚癡無明善根不具、墮於邪見中的凡夫眾生呢?

因此,釋迦佛為了教化菩薩能悟入佛的知見道的一切所作,正信的佛弟子們不能僅看這一世,也不能僅看兩千五百多年前 釋迦佛在天竺所示現的八相成道,應當深深地相信,無數劫來我們已經受到 釋迦佛的攝受與培植善根的教化,如同憍陳如五比丘、舍利弗等;只是由於個人善根成熟的因緣差別,有的還在信位,有的還在三賢位,有的已經入地;甚至於僅是一心求取解脫道者,也不能脫離 釋迦佛一佛乘所含攝的方便道範圍。這是佛弟子閱讀《法華經》時,所應當深深領受到的 釋迦佛世尊以大悲願攝受娑婆眾生不可思議的大恩澤所在。

好,那我們今天就到這裡了。

阿彌陀佛!


點擊數: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