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宅三車的度眾方便(二)

第095集
由 正墩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歡迎收看由佛教正覺同修會為各位準備的弘法節目,「三乘菩提之法華經講義」系列佛法講座。本系列單元是以 平實導師的著作法寶《法華經講義》為根據,在此為諸位菩薩講解《法華經》當中所記載有關 釋迦如來當時在說法四十九年,經歷三轉法輪,到了最後的時期,也就是 釋迦如來在人間示現入滅之前,為佛弟子宣說的大乘佛法無上勝妙的圓教法義。

在《法華經》〈譬喻品〉中,如來說明眾生之父的 如來要如何救護眾生離開三界火宅,雖然佛菩薩的智慧與悲心使然,心裡面總想的是要把佛法之中所有的各種法樂,全部教給這些如同親生子一樣的眾生,可是眾生一時之間實在無法信受、也無法理解。父母親總是想要給孩子最好的,但問題是孩子們有沒有信心?他在理解事物的價值有沒有具備判斷的能力?他的身心條件、學習能力是不是符合承受的資格?才剛學會走路的孩童,你對他說:「你好好學開車,我明年送你一輛超級跑車。」一方面,超級跑車對這麼小的孩童而言,絲毫沒有概念,無法領會,更不用說有能力駕駛車。因為對他而言,這樣的事距離實在太遙遠了。

同樣的道理,眾生距離佛地境界太遙遠,無從理解,如果一開始就為眾生講解難知難解的佛法,甚至成佛之後的任何境界,他們沒有辦法信受,也沒有辦法進而實修成佛之道的一大乘佛法;因此得要施設方便,把目前他們的認知中最迫切、最實際的問題先解決。就像一個三歲小孩子,他肚子正餓,你對他說:「過年的時候,會有很多好吃的,這個也好吃、那個也好吃。」你形容了一大堆,對他而言卻像是畫餅充飢一般。他現在肚子正餓,結果你說的是好久以後的事,緩不濟急。對他而言,這些都沒有用,他也無法理解。他現在最需要的,就是解決目前這個飢腸轆轆的苦,只要一個麵包就夠了,不必滿桌佳餚,所以要先來解決眼下的問題。

因此,如來會這麼想:「我如果只以神力和智慧力,直接為眾生演繹講解如來的所知所見、十力、四無所畏,眾生聽不下去。」一方面眾生的程度相差太遠,根本聽不懂 如來說的這些智慧功德;另一方面也沒有辦法相信,因為如來的境界真的不可思議,眾生才剛要開始學法,怎麼可能會相信呢?就連佛菩提所要親證最簡單的法——七住菩薩般若開悟明心「如來非知非不知」的無分別智,阿羅漢也是不懂的。因為阿羅漢不曾證得如來藏,怎麼會知道法身如來非知非不知的境界呢?他沒有辦法想像,是因為阿羅漢所知道的知或不知,都是識陰的境界:而識陰在時就有知,識陰不在時就不知,沒有一個什麼東西是可以非知又非不知的。

七住菩薩明心時這個不落兩邊的中道智慧,阿羅漢們就已經無法想像了,如果把阿羅漢所不知的諸佛境界來講給凡夫們聽,凡夫如何能夠理解?不懂,當然會更不相信,那就無法攝受他們了。所以一定要用各種方便來讚歎如來的所知所見,不可以「捨於方便為諸眾生讚如來知見、力無所畏」因此,一定要有方便施設,眾生才可以由淺入深而能得度。所以最後說:【是諸眾生,未免生老病死憂悲苦惱,而為三界火宅所燒,……。】(《妙法蓮華經》卷2)這是眼下最重要的事,得要先解決,才能談到「佛的智慧」。

正處於危難困苦脅迫的人,不先解決他眼前迫切的問題,反而和他說明天才會發生的事,他根本無心思聽得下去。所以,當他們「未免生老病死、憂悲苦惱」的時候,首先要作的就是要用聲聞菩提來為他們解決「生老病死、憂悲苦惱」,這才是他現前最需要的。這也像是布施中「又諸菩薩應時而施,不以非時」的道理。當 如來解決了他們的「生老病死、憂悲苦惱」,而這是別人沒有能力做的,他就會進一步相信:「如來一定是有能力來幫助我成佛,因為我眼下的問題,如來有能力解決;而別人以前說有能力幫我解決,結果都是假的,所以如來所說的一定可信。」他這樣就能真的相信了,這時候才有辦法漸次引入佛菩提中。攝受眾生必須「先以欲鉤牽,後令入佛道」(《維摩詰所說經》卷2)先對眾生以「隨其所利,而令具足」的利行,然後「常以大乘勸誨眾」的同利方式。

所以,弘揚佛法一開始就講大乘法,那會曲高和寡、高處不勝寒,沒有人會要相信。因為大多數的人,過去並沒有任何解脫實證的基礎,也沒有止觀的功夫,所以聽不懂聞所未聞的法;只覺得法很勝妙,但一點都聽不懂。過去很長的時間,大多數人對佛法修證的認知都因為被六識論的邪見所誤導,以為就只有解脫道的果證,菩薩道和解脫道相同,所以都是初果到四果,所證的智慧,是要斷我見、斷我執,誤以為並沒有佛菩提的智慧所證果位。正覺的所悟講的是第八識如來藏,講的證果是菩薩五十二個階位。大多數的人講的卻是把覺知心清淨了,離開煩惱好自在;正覺講的卻是真如心第八識,又說第八識離見聞覺知;這兩者之間根本沒有交集,要如何有對話呢?

因此要攝受這些人,要先把四阿含諸經中所說的道理宣說出來,這樣大眾才比較容易接受。因為已經先幫他們把我見斷了,縱使他們讀了以後不肯斷我見,至少也能夠承認自己的意識覺知心是假有的,這樣就能願意接受聲聞解脫了;既然願意接受了,知道意識是虛妄的,也就會知道五陰也都是假的,十八界、六入全都是假的,無一是真;又看見從阿含聖教舉出「阿羅漢入無餘涅槃時,是滅盡五陰十八界,永遠不受後有」,就會進一步碰觸一個既直接切實又很核心的問題,那就是世間所有的法都滅了,修證解脫道的標的無餘涅槃是不是空無一物,那不是變成斷滅了嗎?這樣怕因為修行解脫道求證涅槃,到頭來卻落入斷滅空中,只好承認要有一個實相法才行。而蘊處界中沒有一法不是生滅無常的,不可能是實相法;只有那個無覆無記,從來不出生,而又是無始以來都是常住,盡未來際乃至成佛、入無餘涅槃都不曾間斷壞滅,而且是永遠常存的第八識如來藏,這個實相法便是無餘涅槃的本際,這樣聲聞解脫道就不會落入斷見外道的邪見中了。

平實導師剛出來弘法時,在度眾上沒有特別施用什麼方便善巧。因為 平實導師依據他自己證悟的經驗,認為自己就是這樣走過來,大家也應當跟 平實導師一樣走得很平順才是。他常謙遜地說自己沒有比別人聰明,加上一心想要無私助人證道,所以 平實導師自認既然自己行,大家應當跟 平實導師一樣行。沒有想到的是,在佛法上的修證,平實導師行,眾生們卻大多不行。所以 平實導師只好改變策略:度眾生時,一定先要把三縛結砍了;三縛結砍斷了,再開始進行禪三過程,這樣問題就減少了一些。從那時以後,正覺同修會的弘法就依照這樣的次第來作,一定要先在禪淨班裡教導大家具足瞭解五陰十八界,也觀行五陰十八界全部虛妄,打禪三前再一次把大家的我見先殺掉,然後證悟了如來藏就比較不會退轉了。

否則這個諸佛所知所見的無分別法如來藏,還真的很難使人相信;若是一開始就幫大家找到真如心如來藏,那大家會想:「那我找到這個心,對佛法的修行有什麼作用呢?我以後是要幹什麼呢?」若是開悟明心後還有這樣的疑問,那就是足以顯示是所悟沒有辦法起用,悟後智慧仍然還無法生起,平實導師說這都是因為早年把菩薩大法送得太輕易了。這就是說,一定要先施設方便把我見殺掉之後,再來證悟這個本心如來藏,並且一定要有一段正知正見聞熏的過程,先把三乘菩提和這個如來藏之間的關係弄清楚,然後悟了就立刻知道該如何繼續努力修行。所以佛菩提不是那麼容易理解的,正覺同修會弘法也三十年,平實導師的書也出了這麼多,因為法講得又深又廣,而且內容又多。然而講了這麼多,佛教界就能夠理解佛菩提的內涵了嗎?也不盡然!因為所說的妙法,能接觸的人還是太少,所以整個佛教界的水平無法全面的提升,要他們如實理解佛菩提就難上加難。

或許大家會以為,現在佛教徒很多、佛法團體很多,佛教似乎很興盛;但這只是表相,並不具有實質。就像一棵本來很健壯的大樹,上面開滿了許多美麗的花朵,但那是因為樹幹的養分支持出來的結果;而大眾都只看到表相,事實上潛在的埋藏泥土裡面的根卻已經遭到破壞了,開始腐爛了。那個導致開始爛根的毒素就是密宗四大教派;因為邪見的毒素讓佛法大樹的根逐漸爛壞,但還沒有影響到樹幹,所以在樹幹的養分支持之下,花仍然繼續在盛開;但這個花只要一謝了,樹幹也就中空了,最後就是倒下了。現在的佛教界的現況就是如此,所以對於佛法的教育還是要向下紮根,要再普及教育整個佛教界的基礎信眾,要把他們的知見水平全面提升起來;這樣的話,邪知邪見不再能立足於佛教界之中,泥土裡面的樹根以及地面上的樹盤就整個穩定了。基礎信眾想要證果或者是開悟,那是未來世的事情,而且是未來很多世以後的事情。未來龍華三會時,彌勒菩薩座下就會有數不清的阿羅漢;因為龍華三會的每一會都是九十幾億人證阿羅漢,而其中將會有很多人,在第二轉法輪的時候迴心向大,算算看,那時的菩薩能有多少?到那時,娑婆世界就有很多很多證悟的菩薩,一世又一世不入涅槃,繼續在十方世界的天界、人間弘法利樂眾生。那個證法的因,我們現在就要把它種下去。

大法師們講的佛法內容是些什麼呢?例如存好心、說好話、作好事!不然就是說「放下煩惱」!可是他們一直認為這樣就是佛法,對於什麼叫作我見,什麼叫作我所執,什麼叫作初果的內涵,什麼叫作三縛結,從來沒有講過或者沒有聽過,所以對他們而言,正覺講述的較淺的法,對一般人而言卻變成很深了。幾十年來,佛教界不知道三乘菩提之間真正的差異性,不相信《法華經》中的內容,認為《法華經》內容講得未免太誇張了,這根本就是後代人寫來貶抑阿羅漢的。可是事實上,淺如聲聞菩提,對他們而言就很難理解了,佛菩提更是無法想像。所以 世尊說的這一段話,沒有一點點的誇大,完全是如實語。當眾生還沒有辦法免除「生老病死、憂悲苦惱」的時候,你為他講解佛菩提、佛地的境界,他們如何能聽得進去呢?他們又如何相信?因為佛菩提道的完成,並不是這一世就可以現前驗證的,而是要寄託身心於三大阿僧祇劫以後,所以眾生無法信受。但如果讓他們這一世當前就解決了「生老病死、憂悲苦惱」,他會這麼想:「以前我跟著我的師父修學解脫道,以為證得了阿羅漢果。直到遇到了釋迦牟尼佛,結果我們的阿羅漢果都被證明是錯證了,然後釋迦牟尼佛教導我們如何證阿羅漢果,卻都是真的。顯然釋迦牟尼佛說的是絕對可信的,因為我師父達不到,我也達不到,我們都弄錯了,但釋迦牟尼佛都幫我們證得了。」於是就對大乘三寶有信心。所以說法度眾所施設的方便,必須要先施設羊車,也就是聲聞菩提,讓眾生可以實證;因為這一世現前就能夠驗證的,當然是可以親自作證來為大家作證明。

大家不要以為說:「佛來人間說法,大家會完全信受。」但事實上卻不是如此,必須要有那些大阿羅漢信受了,然後證明阿羅漢果確實可證,出三界不是難事,然後眾生才會信。佛陀要度化眾生,要給他們 佛的所知所見,也就是 佛的智慧,可是眾生難以信受:「因為你說的是三大阿僧祇劫以後的事,我這一世根本不可能驗證,至少總要有這一世可以證驗的解脫生死法吧?」那就是聲聞菩提、緣覺菩提,也就是羊車、鹿車,所以才告訴大眾說:「你們只要能逃出火宅,我就給你羊車。」結果孩子們爭先恐後跑出來要羊車,可是統統給了羊車、鹿車以後,又再給了大白牛車,孩子們當然是喜出望外。本來心裡面希望的只是一輛小小的羊車,並沒有期待可以得到鹿車與大白牛車。所以諸佛不會只給羊車,可是若是一下子就給大白牛車,他們無法信受,因此得要先給羊車、鹿車——也就是先講聲聞法、緣覺法;可是畢竟有幾個孩子是心量大、智慧也能夠理解,所以後來便告訴他們說還有大白牛車,他們也願意接受。

在《賢愚經》有記載 釋迦如來剛成佛時,想到眾生的情況:【初始得佛,念諸眾生,迷網邪倒,難可教化。「若我住世,於事無益,不如遷逝無餘涅槃。」】(《賢愚經》卷1)如來心裡想:「佛菩提這麼深、這麼妙、這麼廣大,而顛倒愚昧的眾生如何能信受呢?又如何能夠教化他們呢?弘法真的很困難。如果是住世,也是沒有幫助的,算了!乾脆入涅槃。」可是大梵天等了好久才等到 佛,怎麼可能讓 佛陀就入涅槃去了?當然要來請轉法輪。所以,如來應允之後才施設了羊車、鹿車與大白牛車,宣演三乘菩提。因此,一定要有方便善巧來弘法,若沒有方便善巧,弘法就很辛苦;大家無法理解佛菩提是這麼深妙的法,因為不能廣被大眾信受,愚癡的眾生卻最容易被光怪陸離的邪見、邪行所眩惑。

平實導師剛開始宣揚大乘佛法時,是完全沒有作用的;後來為了要證明「為何正覺這個法是正確的」,平實導師隨後不得不講唯識,把唯識經典中的聖教量拿出來,證明這個第八識真如才是真正的佛法,離念靈知等等都是識陰所攝的生滅法,可是效果也不很大。所以,後來還是得要講阿含諸經中的解脫正理,才寫了《阿含正義》;因為這個跟眾生的道業有切身利害的關係,也是大乘佛法的基礎,只要大家讀了以後,如理作意去觀行的結果,發現自己真的可以證初果、真的可以斷三縛結,他們對佛菩提道的第八識真如才會有信心,否則很困難的,大家都不敢相信真如是可以實證的。

由於時間的關係,這一集的解說到此。

阿彌陀佛!


點擊數: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