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宅三車的度眾方便(三)

第096集
由 正墩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歡迎收看由佛教正覺同修會為各位準備的弘法節目,「三乘菩提之法華經講義」系列佛法講座。本系列單元是以 平實導師的著作法寶《法華經講義》為根據,在此為諸位菩薩講解《法華經》當中所記載有關 釋迦如來當時在說法四十九年,經歷三轉法輪,到了最後時期,也就是 釋迦如來在人間示現入滅之前,為佛弟子宣說的大乘佛法無上勝妙的圓教法義。

《法華經》〈譬喻品〉中 如來說:【「舍利弗!如彼長者,雖復身手有力而不用之,但以殷勤方便勉濟諸子火宅之難,然後各與珍寶大車。如來亦復如是,雖有力、無所畏而不用之,但以智慧方便,於三界火宅拔濟眾生,為說三乘:聲聞、辟支佛、佛乘,而作是言:『汝等莫得樂住三界火宅,勿貪粗弊色聲香味觸也;若貪著生愛,則為所燒。汝速出三界,當得三乘:聲聞、辟支佛、佛乘。我今為汝保任此事,終不虛也,汝等但當勤修精進。』如來以是方便誘進眾生,復作是言:『汝等當知此三乘法,皆是聖所稱歎,自在無繫,無所依求。乘是三乘,以無漏根、力、覺、道、禪定、解脫、三昧等而自娛樂,便得無量安隱快樂。』」】(《妙法蓮華經》卷2)

如來接著對舍利弗開示說:「舍利弗!就如同那一位大富長者一樣,雖然自己身手很有力氣,但是卻不用它,只是用殷勤的心施設方便法,來勸勉救濟所有孩子們的三界火宅災難,然後卻給每一個孩子同樣是鑲了珍寶的大白牛車。如來也就像是這樣子,雖然很有力量也全無所畏,可是卻不使用這一些神通大力和無所畏的威德,而只是以智慧加上各種方便善巧,在三界火宅之中救拔濟度眾生,而為眾生宣說有三乘菩提:所謂聲聞乘的聲聞菩提、辟支佛乘的緣覺菩提,以及菩薩乘的佛菩提,而對大眾這樣子開示說:『你們不應當再想要快樂地住在三界火宅之中,不要去貪求三界中各種粗糙而且弊陋的色聲香味觸;如果對這些有貪著而生起了愛戀之心,就會被三界中的大火所焚燒。你們應當要趕快地出離三界,就會得到三乘菩提,就是聲聞菩提、緣覺菩提、諸佛的菩提。我如今為你們大家保證,並且幫助你們可以獲得這樣殊勝的事情,終究不是虛妄之說;可是你們也得要努力而且很精勤地修行,要精進努力才可以獲得。』如來就是以這樣的方便來誘導勸進眾生,然後又這樣子為大家說明:『你們應當知道這三乘菩提的勝妙法,都是聖者所稱揚讚歎的,可以使你們大家心得自在而不會被繫縛,並且是無所依、無所求的境界。搭乘這個三乘菩提的寶車,可以用無漏性的五根、五力、七覺支、八正道,以及各種禪定、解脫和三昧,而自己自在地娛樂,就可以獲得無量的安隱、無邊的快樂。』」

這裡是說,如來就像是這位大富長者,雖然也可以自己把那些孩子們一個一個從火宅裡面拉出來;但是拉出去的孩子,又還會自己繼續跑進火宅之中。這是因為當這些眾生仍然還很喜歡三界中的境界,你若強拉他們離開,他們仍然沒有辦法安處。所以用拉的是沒有用的,得要讓他們有智慧而自己願意離開火宅才行。如來雖然有威神之力,可以把眾生置於無餘涅槃,那也沒有用,眾生第八識中的生死種子立刻又流注出來,我執、我所執立即現行,於是又回到三界之中。但如果用智慧告訴他們:「這三界真的是有種種大火,都已經在燒了。」幫助他們都懂了,當這些孩子們終於都驚醒過來,知道火宅的恐怖,就願意自動出離三界火宅。等到他們有能力而親證無餘涅槃的時候,接著你就給他們大白牛車,附送羊車與鹿車,他們要怎麼玩都行,由著他們自己去玩,也就是所有孩子們都有三車可玩了。

因為「諸佛雖有自在之力,但能度於有緣眾生,不度無緣」,有緣的眾生,都是如來成佛之前在因地菩薩修行過程當中,一路以四攝法、六度波羅蜜所攝受的一切眾生。所以 如來要以無量無邊的智慧方便,宣說三乘菩提來拔濟三界火宅眾生,眾生都是因為無明煩惱,不知道唯有三乘菩提的修行,才能夠讓眾生真實解脫於三界生死的繫縛。這就像說,如果不把聲聞菩提的法宣講清楚,讓更多眾生明白解脫的真實道理,而只有以威神力把眾生放入無餘涅槃境界中,他們一定不能夠安住,馬上又會回三界中。主張說在死的時候,以離念靈知、一念不生住於無餘涅槃;認為涅槃之中是一念不生的心住在裡面,就好像那些不懂事的孩子認為火宅的屋裡是安全無虞一般。

這就是說,他們都想要繼續保持有五陰的這個生滅我,至少他們是想要保住識陰六識的這個自我繼續存在。但真相是:「入無餘涅槃的時候,是要殺掉自己,永盡無餘,十八界全部滅盡。」被六識論邪見誤導的佛教界,到現在仍然沒有公開接受這個正理。單單是正確的聲聞菩提,都無法接受了,如果我們有力量把他們拉到無餘涅槃裡面去,他們的第八識「我執」的種子會再運作,促使意根、意識繼續現行而再跑進三界境界中;但是他卻會跟你爭執說,他不是在三界境界,是出三界的涅槃境界。這是因為連三界境界是什麼意涵,都無法正確地理解,自然再多的用功修行,都還有「我見」仍是死不透。

如來就好像長者那樣,身手雖有力而不用之,為什麼呢?因為強拉的真的沒有作用。但是,你如果為他講清楚學佛的目的:「此世不學佛,未來世終有一世也要學;因為只有學佛是究竟的路,遲早都必定要走上這一條路,晚走不如早走。」理講清楚了,來學以後就不會再走人了。所以不用用力氣去強拉,而要以方便善巧告訴他們這些道理。大富長者就是這樣子作的,把一切孩子們都勸諭離開了火宅之後,就給他們羊車、鹿車、大白牛車,三車具足給予。如來也是這樣,如來雖有十力、四無所畏,但不用這個威德來強拉眾生出離火宅,只是用智慧方便而在三界火宅中拔濟眾生。既然是以智慧方便來拔濟眾生,當然不可以純說佛菩提道,因為佛菩提很難證、很難解、很難懂。

想要了知佛菩提是很困難的,但是即使淺如聲聞菩提,大多數人的認知也都是不正確的。有位著作等身,被佛教界尊奉為思想導師的一位知名法師,他以誤解的聲聞菩提來取代佛菩提,因為他認為聲聞菩提所證的就是佛菩提道所證的智慧,所以他認為阿羅漢就是已經成佛,所以主張凡夫位的「人菩薩行」修行久了以後就可以成佛。聲聞菩提已經是這麼難理解了,何況三明六通大阿羅漢們所不知道的佛菩提呢!所以若是一開始就講佛菩提,正法很難以弘傳。

因為大家聽不懂;大家聽不懂,會跟隨你的人就會永遠是極少數,要怎麼樣廣大弘傳下去呢?所以,如果你一開始先弘傳聲聞菩提,讓大家可以實證,說:「原來斷三縛結、證初果是可能的,因為我現在已經親斷三縛結、親證初果了;如果接著再繼續努力,薄貪瞋癡得二果,應當不是難事。」因為這是可見的;然後再去瞭解五下分結、五上分結等等,如法次第修行,知道原來確實都是可以證的,他有了信心。所以,得要施設三乘菩提的次第:先說聲聞乘,等大家都證了聲聞乘以後,當然阿羅漢們也會好奇:「辟支佛到底證的是什麼智慧?」於是 如來又為大家講演緣覺菩提。這樣子,阿羅漢們對於解脫道的內涵理解就會更深入而且更廣大了,最後才來講解大乘成佛之道。

六識論應成派的中觀師們,公開主張說:大乘非佛說。他們認為「阿含諸經不承認有本住法如來藏」,卻去認同日本人的邪說而變成六識論者;事實卻和四阿含諸經中所說的聖教顛倒,可見聲聞菩提不容易理解。直到 平實導師《阿含正義》證明四阿含諸經講的還是八識論的正理,他們依舊沒有想要改正自己錯誤的想法。阿含諸經中有講到本住法,不但有,而且《阿含經》中也講三乘。

所以三乘菩提之法,不是只有在大乘經中才說,而是《阿含經》中已經說的。《阿含經》中有提到大乘、佛乘、三乘;更多的地方也都講過菩薩、菩薩摩訶薩,不只是有聲聞人;也講過摩訶衍,摩訶衍就是大乘。如在《增壹阿含》中就有說到:【如來聖眾可敬、可貴,是世間無上福田。今此眾中有四向、四得及聲聞乘、辟支佛乘、佛乘。其有善男子、善女人欲得三乘之道者,當從眾中求之。】(《增壹阿含經》卷45)在同一段經文當中有三乘之道:聲聞乘、辟支佛乘、佛乘,表示在聲聞結集的《阿含經》當中就有大乘法。既然有大乘法別於二乘法,怎麼可以說大乘非佛說呢?不但北傳《阿含經》如此說,南傳《阿含經》——《尼柯耶》裡,也有一樣講摩訶衍,也有講大乘啊!那裡面說的摩訶薩不是阿羅漢。所以三乘菩提本來就是存在的,是 佛陀時代就有三乘菩提的。而這些證據並不是只有大乘經中才有,在小乘經的四阿含之中,就有很清楚記載三乘菩提、菩薩摩訶薩。所以,當然不能夠說大乘非佛說;三乘菩提是確實存在,而三乘菩提都是 佛陀親口所說的。

世尊為眾生說:「你們這一些人不要再繼續貪愛而樂著於三界火宅的境界,因為三界是不安全的、不究竟的、不安隱的。」即使說三界中真的有樂,也是苦多樂少。在人間雖然苦樂參半,生老病死以後,到了下一世又重新生老病死;生命輪迴的過程,就是不斷地生老病死。這樣不斷地生老病死,到底為了什麼?總一定有個什麼目的。生老病死的一生過程當中,一定不斷地要有所提升。

那如果要提升,於是有人主張說:「提升心靈,或者提升身心靈。」但是提升心靈以後,仍然在人間生老病死,並沒有脫離生老病死,並沒有究竟,所以一定要設法探究出一個最究竟的。因為不能夠究竟,所以才會不能夠解脫,繼續生老病死,這一定有很多的原因。或說「為了要生生世世當轉輪聖王」,或說「為了要生天堂」、「為了要到色界天去」、「為了要出三界」等等,但其中哪一項才是最究竟的呢?結果發現:那一些選項都是世間法。而 佛陀說還有一個聲聞乘,是可以出離世間的妙理,遠比所有世間法都究竟,跟所有其他世間的境界全然不同。可是等到獲得了這個聲聞乘以後,如來卻說還有比這個更好的緣覺乘;緣覺乘學完了以後,如來又說還有比這個更好的大白牛車,就是佛菩提乘。

可是眾生很難救度,所以先從最簡單、最基礎的部分開始講起,要眾生不要貪著粗弊的人間色聲香味觸;若貪著生愛,則為所燒。既然三界中都是火宅,所以接著勸說要速出三界。眾生當然會問:「離開三界,有什麼好處?」於是父親大富長者就允諾要給羊車、鹿車。出來火宅之外,然後給孩子們大白牛車,因為大白牛車裡面也有鹿車與羊車;他們如果大白牛車玩膩了,把鹿車、羊車搬下地來也可以玩,這就是佛菩提。

如果只教眾生佛菩提,眾生會畏懼法太深太廣,只想要淺小一點的法比較容易;那就給他們二乘菩提。玩到後來膩了說:「這個沒什麼好玩,就只有這樣子而已。」於是就會回到大白牛車上來玩,這時就把鹿車、羊車都搬上大白牛車裡放著,開始玩大白牛車;這就是遊戲於佛菩提道中。所以 世尊告訴眾生說:「你們要趕快出離三界,你們只要出離了三界,就有三乘菩提給你們玩:聲聞菩提、辟支佛菩提以及諸佛的菩提。」其實呢,先要得聲聞菩提,然後才有三乘的具足。若不這樣講,眾生沒有辦法接受,因此就這樣講:「你們只要趕快出來,就有三個東西給你。」所以大乘法中就有聲聞乘、辟支佛乘以及佛乘,全部具足。

眾生剛開始是無法完全相信的,所以 世尊還得為眾生保證:「我今為汝保任此事。」就是 如來保證:「只要出了三界,一定要給眾生這三個菩提。」並且還說:「我說話不虛妄,真的可以給你;只要你肯出離三界,我就給你。」因為有 世尊的保證,眾生因此心裡終於相信。如來便勸大眾:「你們要勤修精進。」如果不信,講勤修精進有什麼用呢?正要完全信受了,然後才叫他「勤修精進」,這就是 如來為眾生方便說的話。

如來就是這樣一步一步地以方便利誘眾生、勸進眾生,然後還要為大眾讚歎三乘法有什麼樣的內容,引起大家的興趣。進一步詳細說明,讓大家堅定相信所依仗的三乘菩提的殊勝性:「你們應當要知道,這三乘法都是聖眾所稱揚讚歎的,獲得這三乘法的時候,你就可以獲得自在而不被繫縛,可以於三界火宅隨意來去,不會被煩惱大火所燒。」大家想一想:「我如果有時候喜歡回來玩,就回來玩一玩;不喜歡的時候,可隨時離開,都不會被煩惱大火燒到。」世尊當然要為大家說明:具備這個能力,就不必依於任何人,也不必求任何人,你自己可以自在於生死,這才是最重要的,而且是殊勝的。

所以,一定要先讓眾生瞭解,離了火宅之後有什麼東西可得;所以你給眾生聲聞菩提,要告訴他:「你可以得初果。」可是等到他得了初果,才知道得了初果之後,原本蘊處界種種法可以貪愛、可愛的想法,全部都要捨去。可是要出三界,就是什麼都捨,眾生會說:「我什麼都沒有了,那為什麼要出三界?」你就告訴他:「你可以得到阿羅漢果。」然而,阿羅漢果只是個名稱而已,原來是把自己滅掉了成為阿羅漢。一切都捨盡之後,卻有智慧可以為眾生說法,顯示阿羅漢果得了不少法。可是「得」不少法,背後就是要一切盡捨。對眾生而言,有阿羅漢果可得,一想到有果可得,就願意試著去學;一面學一面理解正法,學到後來終於也接受如果不出離三界,終究不離生老病死,而出離三界的結果是要什麼都捨。

就是要這樣去利誘勸勉,否則眾生沒有辦法一開始就接受,所以讓他們瞭解說:「出離三界以後,也可以不必一定要出離開三界,有能力出離三界就行。」等到證得阿羅漢果以後,有能力出離三界了,就告訴他說:「你就繼續住在三界裡利樂眾生,哪一天你想要出離時再出離吧!」這樣就接受了。所以,一定要先讓眾生「自在無繫,無所依求」:不必求別人,自己可以出離三界;不必依止於別人,自己可以出離三界。當他這樣自在的時候,就表示他們自己對三界境界已無所畏懼了。有了這樣的能力,如來接著要教導他們:「不是只有出離三界的功德而已,在出三界的這個法上面,還有許多法,你們乘坐這三乘菩提出離生死之車,還有許多法可以自己娛樂。」因此 如來就講俱解脫、慧解脫的差別,然後又講三明六通大解脫。不但如此,所有眾生在三界之中四種識住、七種識住,還有八解脫等等,就全部為大家說明,使大家具足解脫生死的功德。

有些阿羅漢,只是自己努力去修行就能夠出離三界,可是出離三界的種種差異狀況並不完全瞭解,於是 佛就詳細解說聲聞菩提的全部內容。阿羅漢既可以出離三界,又有這麼多解脫道的智慧,可以為眾生說明。這就是羊車,這就是聲聞菩提的法樂,阿羅漢自己可以用聲聞菩提娛樂自己。有了這個能力,也有這個智慧了,再送給他鹿車。鹿車就是緣覺菩提,就是因緣法。最後 世尊宣講大乘菩提,諸佛如來無漏性的五根、五力、七覺支、八正道、四禪八定、各種增上定、種種解脫、種種三昧;所以阿羅漢跟著 佛陀一生學不完,大家都以這一些深妙法「而自娛樂」,來獲得無量快樂、無量安隱。

由於時間的關係,這一集的解說到此。

阿彌陀佛!


點擊數:2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