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無安,猶如火宅」的生命真相(五)

第093集
由 正雯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觀眾菩薩大家好:阿彌陀佛!

歡迎收看「三乘菩提之法華經講義」。今天這一集是以 平實導師《法華經講義》第四輯296頁到314頁的內容為主,因為內容非常的多,但時間又非常有限,只能作重點式說明;所以請有興趣的觀眾菩薩,自行閱讀 平實導師的《法華經講義》,才不會有遺珠之憾。

我們繼續來說,為什麼如來永遠是「大慈大悲常無懈惓」呢?正因為看見諸眾生被「生老病死、憂悲苦惱」所燒所煮。我們常常會看見左鄰右舍,有時候甚至是自己家裡:「哎呀!又添了個金孫,又添了個千金了。」哇!好高興啊!可是沒有一個人想到說:「他不曉得是十個月前在哪裡死掉?那時是否死得很苦呀?」對吧?那時候你還會歡喜踴躍嗎?不會啦!

這就是說,眾生在生老病死當中不斷有各種憂悲苦惱;可是這一些痛苦,眾生自己並不知道,所以在生老病死當中常常被燒煮。也許某個大戶人家生了個兒子,那個兒子上一輩子是被人家殺了煮了吃掉的啊!只因為業報盡了,所以因剩下的福報來生到他家;但這孩子生到他家來是要幹什麼的呢?來收債,因為那孩子往世欠了人家的大筆債得要先還,還完了以後,這一對父母曾經欠了這孩子,那麼就生來他家收債。他的父母不知道他上一輩子被人家殺了、燒了、煮了,現在因為他的出生又去買了一些眾生來殺了、燒了、煮了,就這樣子互相殺來殺去、煮來煮去、吃來吃去的啊!還記得嗎?寒山大士看見人家娶親時,不是說過嗎:「六道輪迴苦,孫兒娶祖母;牛羊席上坐,六親鍋裡煮。」前世的父母呢?如今竟然是「鍋裡煮」。《楞嚴經》也這麼講啊:「羊死為人,人死為羊。」就這樣子互相吃來吃去啊!所以吃人家一斤肉,未來世也得要還人家一斤,很公平啊!因果就是這樣子啊!

至於討論要不要廢除死刑?其實與因果律不符。請問:在因果律裡面,殺了人未來世要怎麼樣啊?要償命啊!你看,安世高就是為了還命,他想要提前還,這樣修道比較容易:他來受生的目的就是為了還命,所以故意跑去往世被他誤殺的那個人後面走著,那人挑著擔子,繩子突然斷了,扁擔往後一耙打過來,打壞他的腦袋,當場死了。這就是償還往昔宿業而顯示出因果律。不同層次的眾生,都各有往世不同的業因。譬如 佛講的無量劫以前,有一世當小孩子的時候,人家撈了魚,那魚網裡有一條大魚活蹦亂跳,他就去拿了棍子在大魚頭上敲了三下,結果 世尊成佛以後,顯示出來的因果就是頭痛三天,這就是因果律。如果被害的對方一樣是人類,某甲殺了人,未來就要還對方人身一命,這就是因果律。

這就是說,眾生都逃不過因果,都在三界中生老病死而且被憂悲苦惱所燒所煮。正憂傷的時候、正苦惱的時候,那不就像是被三界火所燒煮嗎?也許有人不相信說:「我賺錢賺得很快樂啊!沒有被憂悲苦惱燒煮啊!」賺得很快樂,真的嗎?譬如說,假使他的薪水很高,一個月二十萬元好了,但他是不是得要朝九晚五,下大雨、大太陽、寒流乃至下雪了,他都得要出門,這不辛苦嗎?所以也別太高興啦!這就是說,為了追求財利的時候,就已經在受種種苦了。所以眾生不曉得因果,都在財利的追求上面領受種種痛苦,可是自己不知道苦之所在。

那麼如果為了追求五欲呢?不擇手段、詐欺擄掠,然後晚上去酒店花光,明天又開始幹惡事,人間就是有這種人。但是當他在幹惡事的時候,不也是受苦嗎?正在騙人家的時候,心裡面也是心驚膽顫啊!晚上睡覺的時候都不安穩,都要時時提防警察是不是查到他家來,這已經是現世就受痛苦了。僥倖沒有被抓到、判刑,捨報以後還要受地獄、畜生、餓鬼之苦,可是那些人信不信?不信。不信的人才會墮落三惡道,信的人就會設法自我控制,不幹惡事,就不會墮落三惡道。可是墮落三惡道以後,他有真的覺得痛苦嗎?譬如你遇見了一隻貓、一條狗,你問牠說:「你痛苦不痛苦啊?」牠也聽不懂,更不知道什麼叫作生存之苦,因為苦這個意涵,牠心中是不存在的,牠只有在感官上直接受痛的時候——肚子餓或者被主人打——遇到苦苦時,牠才知道苦。牠們只知道境界受的苦,沒有思想層面所知道的苦;畜生道大約是如此,而人類只是五十步與一百步之別,差不了多少。

如果生在天上,生在天上就會有愛別離,也有怨憎會,也是有苦啊!所以欲界天人五衰相現的時候,那對他真是苦欸!譬如說,生到天界去當天子好了,五百天女奉侍他,每一個天女各有七個婢女,夠他享受了,但是後面的苦已在等著他:當他的福報享盡,壽命終了的時候,五衰相現,沒有一個天女願意靠近他,大家都離得遠遠的。真無情喔!但不能怪她們無情,因為接受不了,真的太臭、太髒了!

所以天人五衰相現時,自己是苦,眷屬都遠離了,對他來講,心裡更是苦啊!也許有人說:「他還沒有到五衰相現之前呢?不就都是沒有苦嗎?」那也不盡然啊!好啊!阿修羅王派了一大堆兵士來侵犯,戰爭的時候缺了胳膊、斷了腿的天人多的是,也是苦啊!得要過一段時間才能逐漸復原過來。然後也有在世的時候,討厭的人因為行善也生到天上來,他又不得不常常遇見他,還是怨憎會的苦啊!好啦!最大的苦叫作愛別離:「我好好一個天身,現在就要捨離了,要下墮去了,我喜歡的天身不得不別離。」這就是愛別離。那麼,想想看,天界尚且如此,這就是天堂的真相啊!天堂裡有這些苦,一神教的上帝卻是不明瞭的。

那麼人間呢?當然更免不了,而且人間還要加上貧窮困苦。貧窮困苦,表示他的福德不夠,這一世想要進入正覺就很難了。因為三餐不繼,為了五斗米得要折腰,每天四處奔忙,你說這是不是苦?貧窮困苦真的苦啊!所以才說貧窮夫妻百事哀;家徒四壁,要什麼沒什麼。像這樣的苦,在三界中是很多的。

而在色界天、無色界天呢?也都是愚癡之苦。愚癡的苦是最難了知的,可是愚癡人表現在外看來都很聰明,這是司空見慣的事。不說世間人,說學佛人好了。有的人覺得自己很聰明、不愚癡:「佛法?佛法我都知道啦!」等到看了正覺的三乘菩提幾集以後,卻想:「怎麼這些我都不懂?」終於不敢再說他都懂了。這就表示說,現在才知道自己愚癡;現在才知道自己愚癡,卻是開始增長智慧的時候。

所以,眾生對自己的狀況其實不瞭解,有苦不知苦,有瞋不知瞋,愚癡也不知道自己愚癡。像這樣種種的苦,大致歸類就這八種,再歸類成為三種:三苦。那三苦再進一步歸類,其實就是五陰熾盛苦。可是這些苦細分下來就無量無邊了,種類難以計數,但是眾生都不知道,都沉沒在其中歡喜遊戲。所以你可以看得見,眾生們有一件事情很高興,他們說:「我家要娶媳婦了,我這兒子長成了。」然後為了娶媳婦,他可就累癱了,可是他心中很快樂。他其實累到一塌糊塗,半夜終於躺上床睡覺時,他心裡還在高興,可是他對於苦都沒有感覺到。你說眾生哪有智慧呢?

世俗人如此,學佛人難道不也如此嗎?你看那些大法師們白天忙,晚上也忙,忙到後來有大名聲了,大山頭也建立了,徒眾好崇拜。好了,他想:「現在功成名就了,山頭也都蓋好了,我該幹什麼呢?啊!對了,我這道業還沒弄好,可是我怎麼樣都悟不了,聽說密宗有法——喔!無上瑜伽多棒!既可以出家受人供養,又可以享受在家人的五欲娛樂,多好!」出家受供養、受恭敬禮拜了,又可以同時擁有在家法,所以每天晚上他都要「歡喜遊戲」——修歡喜佛,太棒了!但那又變成內火所燒了。

可是他有覺知那是苦嗎?他知道那是苦嗎?他對那個後果有驚怖嗎?有恐懼嗎?完全沒有!一直到後來正覺同修會寫了《狂密與真密》等等,可是表面上還是覺得很安詳,什麼事都沒有;等到每天晚上睡覺的時候,心中十五個吊桶七上八下的。喔!終於知道有那麼一點點的驚怖了,希望可以讓他們及早懸崖勒馬。如果不這樣作,你要他對人間五欲生厭還真的難啦!可是如今他們不求解脫,為什麼呢?因為後面有很重、很粗大的名聞、利養、徒眾;他把這些拉著不放,想要往解脫的方向跨進一步都沒辦法。連斷我見都很困難,更不要說佛菩提的無上正等正覺。就算他們想要拉下老臉公開承認自己悟錯了,也作不來,因為徒弟們會一起抗議:「師父!你要否定自己以前的開悟,我們將來怎麼辦?」徒弟們考量到將來他們道場能不能生存,所以真的只好不求解脫了。在這個情況下,當然這一世捨報了,要跑到哪裡去?三惡道啦!

如果僥倖,一生出家都安分守己,不聚斂錢財,也不去搞雙身法,一生老老實實安分守己唸佛,捨報以後生到極樂世界去,這算是好的。可是去極樂世界,在那七寶池裡面要待多久?那不曉得是人間幾年,真的沒有辦法算。那問題來了,等他在七寶池中,就算上品中生好吧!一個晚上終於蓮華開了,等於娑婆世界半個大劫。半個大劫,留在這裡的人,彌勒菩薩來成佛的時候大家都成為阿羅漢了。如果這一世有明心的,那時候成為大阿羅漢,不久再二轉法輪、三轉法輪,又有許多人入地了。可是他才剛剛花開見佛,那你想,這差多遠啊!

如果是一般人,就不一樣了,得要「東西馳走」,這一世因為某一個業在這裡死了,也許生到另外一個星球;那邊死了,也許又生到另外一個地方去;總之就是沒有一個定準,十方世界來來去去受生啦!就說這一世好了,在人間就已經是「東西馳走」。現代更具體了,有錢人可以五大洲就這樣來來去去當空中飛人,卻正好是「東西馳走」。

看到眾生這麼愚癡,就這樣「東西馳走」,遭逢種種大苦難時卻是「不以為患」。身為菩薩,應該說:「我為了正法去作事情而被刺殺了,都遠勝過在世間流浪。」如果你下定決心說:「我為了正法久住,即使被人家殺害了也划得來。」為什麼呢?因為那福德大呀!這表示說,你為正法奮鬥的那個時劫是極惡劣的時劫,在越惡劣的時劫為正法奮鬥的功德就越大,福德也跟著更大。

這就是說,你要怎麼樣懂得在佛法中,以更長遠的過去世和未來世,來看待你應該修的道業;但是這卻是最困難的事情,因為這必須要深信因果。然而,深信因果有很多個不同的層次,親眼看見自己的過去世、別人的過去世,跟來聽受而相信的情形相比,那又大不一樣了。信心具足、具有菩薩性而深信因果,跟一般人因恐懼而信因果,那也是不一樣。

那這樣看,如來為了度化眾生,紆尊降貴而來人間受生,真是慈悲啊!人間是很臭的地方,也許又有人要抗議了:「哪有?鳥語花香,多麼好!」鳥語花香很好,但鳥語花香的背後就是花掉下來爛掉,鳥會叫就表示牠會排糞。可是眾生都是用鋸箭法,都只看一半,有智慧的人卻不是這樣看;有善報也就一定會有惡報,有惡報也就一定有善報。想想看,欲界天中沒有那一些爛臭的東西,但欲界天人看見人間在享受美食,譬如牛排、魚排等都覺得臭,他們不吃這東西,他們吃甘露,但不是密宗那個甘露。密宗那個甘露是最髒的東西去製造的,用上師的糞尿去製造的,哪能叫甘露?他們都亂講。

所以,佛陀來人間降生,當然是為了給眾生利樂,不是來求人間的不淨之樂;所以天人不願忍受的,祂都能夠忍受,都是因為大慈大悲。且不說佛,單說普通的菩薩摩訶薩就好了,他們可以生在色界天中,都不必來人間受生的,他來人間只是為了使大家有解脫與智慧,可是眾生卻在罵:「這菩薩來人間跟我搶名聞利養,還打壓我,說我的法不對等等。」菩薩是跟他爭什麼呢?都沒有啊!菩薩早就可以不必來人間的,因為菩薩根本也不貪人間的法,早就可以在色界天中繼續修他的道;那他為什麼要來人間受苦?無非就是因為悲願。可是凡夫會知道這一點嗎?凡夫不知道啊!

同樣的道理,諸佛視眾生如子,何曾跟眾生計較過?因為諸佛很清楚知道:眾生不離「生老病死、憂悲苦惱」,也一直都住於無明闇障漫漫長夜之中,所以諸佛始終不曾與眾生計較。如果有人說:「你們在謗佛,佛會處罰你喔!你們對佛不恭敬,我就生起佛慢來降伏你!」你聽了就知道,那叫作凡夫或者外道,他們根本不懂佛法。因為他們連菩薩的境界都不懂,連阿羅漢乃至連初果人的智慧都沒有;這樣的人正是住在「三界朽故火宅」之中歡喜罵人的愚癡人,正是經中說的「眾生沒在其中歡喜遊戲,不覺不知不驚不怖」(《妙法蓮華經》卷2),這就是眾生。

不幸的是,這一種眾生已經在現代佛門中很普遍存在,甚至往上蔓延,已經傳染到佛教界的高層人士了。所以現在我們如果不繼續努力,海峽兩岸的大乘佛教道場就被密宗的外道法統一了。當密宗四大派把佛教統一完成的時候,就是天竺佛教滅於密宗的故事又在中國重演了一遍;所以《法華經》這一段講的內涵,真的很需要把它傳揚出去,讓佛教界都能瞭解。當佛教界瞭解這些事情,才會懂得反省,佛教才有未來,眾生才有真正向上提升的力量可言。所以,我們要設法把這一些正知正見,往佛教界的底層散播出去。我們希望密宗那些邪知邪見可以離開佛教之外,佛門弊絕風清,濁水開始淨化,這就是我們要達成的目的,這正是我們大家所要做的事情。

時間關係,我們就講到這裡。感謝您的收看!

敬祝:色身康泰、福慧增長、早成佛道!

阿彌陀佛!


點擊數:2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