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佛乘

第088集
由 正祺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歡迎您繼續收看「三乘菩提之法華經講義」單元。今天這個單元要來說明 佛以一個譬喻來解釋「唯一佛乘」的道理。

在《法華經》中 佛告訴舍利弗說:【我先不言「諸佛世尊以種種因緣、譬喻言辭方便說法,皆為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耶」?是諸所說,皆為化菩薩故。然舍利弗!今當復以譬喻更明此義,諸有智者以譬喻得解。舍利弗!若國邑聚落有大長者,其年衰邁;財富無量,多有田宅及諸僮僕。其家廣大,唯有一門;多諸人眾,一百、二百乃至五百人止住其中。堂閣朽故,牆壁隤落,柱根腐敗,梁棟傾危;周匝俱時歘然火起,焚燒舍宅;長者諸子若十、二十或至三十,在此宅中。長者見是大火從四面起,即大驚怖而作是念:「我雖能於此所燒之門安隱得出,而諸子等於火宅內樂著嬉戲,不覺不知、不驚不怖火來逼身苦痛切己,心不厭患,無求出意。」】(《妙法蓮華經》卷2)

經中 佛陀告訴舍利弗說:「我先前不是已經講過『諸佛世尊是以種種因緣和譬喻,以及言辭的方便來演說佛菩提道』的嗎?我先前不是講過說『我所說的這一些法,全部都是無上正等正覺』嗎?而我所說的種種法,都是為了度化菩薩的緣故。然而舍利弗!如今應當進一步以譬喻讓大家更深入明白這裡面的道理,一切有智慧的人都可以藉著譬喻而能理解我所說的道理。舍利弗啊!有一個國家城市中,或是一個大聚落之中,假使住著一位非常富有的長者,他的年紀已經老大,色身衰老朽邁了;但是他的財富無量,擁有非常多的田地以及住宅,並且宅院中還有非常多的僮僕。他的家宅很廣大,但是只有一個門可以出入;這個宅院裡面有非常多的眷屬和傭人,總共有一、二百人乃至最多有五百人住於這個大宅院中。但因為這個大宅院已經興建很久,廳堂樓閣已經腐朽,牆壁也有一些頹廢敗落,甚至房屋支柱的根部也已經腐朽敗壞了,屋頂的梁與棟也開始傾斜而有些危險了;不幸的是,這個時候這宅院周圍突然間同時有大火燒了起來,這一片廣大的宅院開始著火;而這大富長者有許多的孩子,住在這個宅院之中。這位大富長者已經看見了大火從四個方向燒了起來,快要燒到屋子裡了,因此大富長者心中大大地驚慌恐怖,心裡想說:『我雖然能夠在這一個著火的大門之中安隱地逃離出來,可是我這一些孩子們在這火宅裡面,竟然因為火還沒有燒到內裡去,所以還在裡面耽樂執著各種的嬉戲,不曾感覺也不知道、更不懂得驚慌和恐怖即將會有大火的逼迫會燒到自己的身體,若是被火燒到的時候所產生的苦痛,那是非常切身而不可愛樂的;這些孩子們因為不知道大火已經燒了起來,所以心中對於屋內的享樂都不厭患,根本沒有想要去尋求出離這個舍宅的意思。』」

在《法華》之前 佛講的是《無量義經》,《無量義經》之前是第二轉法輪講般若以及唯識種智之學;這些全部都是無上正等正覺之法,並不是二乘小法。所以 世尊當然有祂的用意,所以就先提示說:「我先前不是說了嗎?諸佛世尊在各種不同狀況的因緣之中、種種的言辭隨著眾生不同的根性而運用許多的方便來說法,而我所說的無分別法其實都是在演說無上正等正覺。」這就是說,世尊宣講二乘菩提的本意不在宣講二乘菩提,本意就是將來要宣講佛菩提,二乘菩提只是佛菩提中的一小部分;然而佛菩提難思、難議、難解、難證,必須要先攝受眾生斷除了我見乃至我執之後,繼續修學久了而能實證,才容易理解佛菩提。如果我見具足存在而想要證悟佛菩提,那根本就沒機會;所以必須要先幫眾生斷除我見,假使能夠再進斷一分、二分我執,那當然更好。

所以 世尊來人間宣講二乘菩提的目的,不是為了二乘菩提,而是為了傳授佛菩提;只因為佛菩提難知難解並且難證,甚至於因緣不具足的人證了以後,還是不會相信,所以真的是難信,那當然只好先要求大眾斷我見、斷我執。如果我見與我執斷了以後,他就得乖乖的承認有一個本識如來藏;因為我見、我執斷了以後,就表示已經現前觀察蘊處界的虛妄。然後,證得這個如來藏以後發覺:「我的蘊處界不是父母生,是我的如來藏所生的。是父母提供我這個因緣,讓我的如來藏可以出生這個五陰身心;然後父母為我乳撫長大,所以我應該感恩。」由這樣的實證、這樣的現觀,以後就會知道生從如來藏來,死也往如來藏去,生生世世不離開如來藏。

不斷我見與我執就不知道自己是虛假,不知道自己虛假的時候,即使找到了第八識,也不敢承認祂是本來面目。所以確實觀察到自己一切都虛假,而找到那個如來藏,任何人都無法毀壞祂,並且現前觀察入胎之後全新的五蘊正是被祂所生——「我」是被如來藏所生的,當然如來藏就是最究竟的法。這個時候確定如來藏是最究竟的法,除了如來藏以外,沒有一法可以認為是自己的本地風光。這時候就確定覺知心是假的,作主的心也是假的。確定以後願意承認如來藏,就不退轉了,這就是不退轉住的菩薩,滿足第七住位了。

所以,在同修會禪淨班上課的時候,親教師們都會要求學員們,一定要對五陰十八界作觀行,要現前觀察自己的每一陰、每一界都是虛妄法。因為當觀察到蘊處界的自己全部虛妄,可是如來藏呢,是無法滅掉祂的;自己出生之前就是祂,自己死後也還是留下祂。總而言之就是祂,除了祂,沒有別的法,那就只好死心塌地承認祂。死心塌地的承認了祂以後,就不會退轉了,然後實相般若就開始不斷源源流注出來,這個時候就是實義菩薩,不再是假名菩薩了。

實證以後就會相信《法華經》中 世尊所說:「我先不言『諸佛世尊以種種因緣、譬喻言辭方便說法,皆為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耶』?」也就是說,諸佛降生人間說法的目的,不是為了演講二乘菩提,而是為了教導無上正等正覺的妙法,否則那一尊佛就是吝法。所以 佛陀才會講出這個火宅的譬喻,這個大富長者他的家宅非常的廣大,裡面住著許多的人。這時這個大宅院外側的房屋突然間同時出現了大火,開始往內焚燒,住在裡面的幾十個孩子們,由於宅院太大而不知不覺,所以依舊是快樂的在裡面繼續嬉戲。

這其實就是人間的寫照!尤其是現代末法時代佛教界的寫照,不都是這樣嗎?海峽兩岸佛教道場,除了正覺同修會以外,有誰在要求斷我見?許多道場到現在仍然堅持說:「意識卻是常住的,意識卻是不滅的。」到現在為止有哪個道場曾經出來講說:「我們現在要改變了,意識真是生滅法。」然後都用佛法表相所獲得的世間五欲在享受,這不正是火宅之中的孩子們嗎?他們在那裡嬉戲,不知道五陰身心已經一步一步邁向毀壞。他們一向的主張是:「我覺知心常住不壞,意識常住不壞。」或者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知覺性就是真如佛性。」他們教導眾生都是把握自己、活在當下,這不就是五陰的虛妄境界嗎?這不就是一直要待在火宅之中嗎?既然主張意識常住不壞及覺知性常住不壞,就得要追求意識相應的境界。與意識相應的境界,就是六塵五欲的境界。於是就在六塵五欲之中貪著嬉戲,怪不得有人會暗中修習密宗的男女性交雙身法。可是五陰身心已經有種種火燃燒著,他們竟都不知不覺。在六塵五欲中貪著的結果,一定會被這一些大火所燒,而他們仍然不知不覺。平實導師近二十年來不斷地寫書告訴他們:「火燒來了!火燒來了!」他們都不聽,就像長者的這些孩子們一樣!

接著經文說:【舍利弗!是長者作是思惟:「我雖身手有力,當以衣裓,若以机案,從舍出之。」復更思惟:「是舍唯有一門,而復狹小;諸子幼稚,未有所識,戀著戲處;或當墮落,為火所燒。我當為說怖畏之事:『此舍已燒,宜時疾出,無令為火之所燒害。』」作是念已,如所思惟具告諸子:「汝等速出。」父雖憐愍,善言誘喻,而諸子等樂著嬉戲,不肯信受;不驚不畏,了無出心;亦復不知何者是火?何者為舍?云何為失?但東西走戲視父而已。】

經上說:「舍利弗!這位長者心中就是這樣思惟:『雖然我的身手都還很有力氣,我應當用我這一件大衣服,或者用宅舍中的小桌子作為憑藉,把這一些孩子們從這個火宅圍牆之中救出來。』然後心中又思惟說:『我這個房舍就只有這某一個門,而這個門也狹小,不是很大;我這一些孩子們年紀又小,而且心智很稚嫩,什麼事都不懂,只是貪戀執著於他們遊戲的那一些處所;有可能將會墮落而被大火所燒死。我應當為這些孩子們說明恐怖畏懼的事情:「這個房舍已經被大火所燒,你們應當要在這個時候迅速出離到房舍之外,不要被大火給燒死了。」』他這樣子思惟以後,就如同他所思惟的一樣,重新進入火宅之中,把一切火燒的狀況告訴孩子們:『你們要趕快離開這個房子。』這位老父雖然這樣憐愍,並且以善巧的言語勸誘教導他們,然而這一些孩子們全都快樂地執著在他們嬉戲的境界之中,都不肯信受老爸所說房子外圍已經開始著火了;他們一點點驚恐怖畏都沒有,完全沒有想要離開這個房子的意思;他們也聽不懂什麼叫作火?什麼是房子?怎麼會被燒掉燒壞?他們聽到老父勸誡的時候,只是在老爸的東西兩邊跑來跑過去,一邊玩一面看著老爸而已。」

這可以讓我們聯想到現在的佛教界。平實導師不斷地、再三地說明:蘊處界虛妄,終歸無常;但是有個法身無分別法,是常住、是清涼、是寂靜、是涅槃,不生不滅、不來不去,這才是究竟安樂之處;五陰舍宅不過是墮於六情之中的生滅法,墮於六情之中就不離五欲;五欲就是大火,而五陰既然有無常大火在外面燒著,在五陰之內也有欲火在裡面燒著。可是當今佛教界,或者將 平實導師的書棄如敝屣,或者讀了以後覺得:「真的嗎?五陰是假的嗎?不!我覺得這麼真實,離念靈知應該不是識陰,怎麼會是假的?我還可以處處作主,怎麼會是假的?」當告訴他們說:「內有欲火,外有無常火。」他們反而覺得:「火在哪裡?我也沒看見啊!」他們一方面玩著各種的世間法,一方面看著你,就像是這樣子。他們繼續玩,不肯放捨,就像是這一些孩子們一樣;不管如何的善言勸誘都沒有用,這就是海峽兩岸的當代佛教界。

平實導師提出以如來藏貫串三乘菩提,依於實相心如來藏才能夠成就佛道;實相心如來藏才是法身,是常住清涼、寂靜涅槃,是究竟安隱之道,才能夠真正出離火宅。然而海峽兩岸佛教界,不是攻擊 平實導師為邪魔外道,不然就是暗中抵制誹謗。因為一旦同意五陰是虛妄法,接受意識是生滅法,就必須承認依於實相心如來藏才能夠成就佛道時,他們的名聞利養將會受到嚴重的打擊,因為他們不肯棄捨世間法名聞利養,因此無法出離火宅。

而佛教學術研究者一向將佛教的弘傳當成是思想的演化,例如釋印順將佛教分為根本佛教、原始佛教、部派佛教以及性空唯名、真常唯心、虛妄唯識等大乘三系,最後是密教化的時期。近來也有琅琊閣等人將大乘佛法分為般若中觀系、唯識體系、純粹如來藏系、心性如來藏系等體系。這種依於學術文獻學的研究方法,將佛法分門別類建立體系的作法,不僅是分宗立派,更是大乘非佛說的主張,根本違背《法華經》中所提出「唯一佛乘」的根本宗旨。若是釋印順或是琅琊閣等人的論述可以成就佛道,那麼他們的佛應該有許多的種類,不會是佛佛道同。

平實導師一向主張「佛教不應分宗立派」,因此在2000年出版的《宗通與說通》一書當中已經明確地提出「全面修證的佛法」。然而琅琊閣等人卻是反而誣衊 平實導師建立「平實教正覺宗」,平實導師就像是大宅院的長者想要救護即將被大火吞噬的孩子們脫離火宅,然而這些孩子們不知感恩,還是貪著於各種的世間法,反而攻擊大富長者,這實在是末法時期的特別現象。

這一集為各位說明「唯一佛乘」的火宅譬喻到這邊。歡迎各位菩薩繼續收看!

阿彌陀佛!


點擊數:2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