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分別法

第068集
由 正旭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今天繼續講解《法華經講義》。

首先,我們先來看一小段經文。世尊接著開示說:如同三世諸佛說法的儀式一樣,我今天一樣如同三世諸佛為大眾演說無分別法。〔註:【如三世諸佛,說法之儀式,我今亦如是,說無分別法。】(《妙法蓮華經》卷1)〕三世諸佛指的是:過去已成諸佛,現在在十方無量世界度眾的諸佛,還有未來才會成就的諸佛。所以三世諸佛是包含諸位在內的,不但函蓋了諸位,也函蓋了那些還在誹謗大乘法如來藏妙法的人,因為他們也是未來諸佛之一。

他們只是因為往昔多劫以來教訓還學不夠,所以聽到正覺弘揚大乘法,他們就大聲疾呼:「大乘非佛說。」各位或許曾經聽人家這麼講過,但始終不敢跟人家傳述「大乘非佛說」,從來都不說大乘非佛說。絕對不會跟人家這樣講,為什麼?因為往世已經歷經過很慘痛的經驗了,那個種子還在,所以不管人家怎麼樣大聲疾呼「大乘非佛說」,你就是不會跟著講述。可是有一些人就不一樣,才剛一聽到邪說,馬上就認同,也就跟著大聲到處傳播。那表示他們還沒有經歷那個階段,學佛以來不到一劫、兩劫。我們走過那個階段,他們還沒有走過;這個時候你把他強拉進來,他們還得要重新再去走一遍,所以還是沒有用,因為那一段時間是他必須經歷的時間。有些眾生其實是很頑劣的,得要去三惡道經歷百劫的痛苦回來以後,才會變得很謹慎。變得很謹慎的時候就像是諸位這樣,從來不否定大乘;不管人家怎麼說,你就是不相信他們的邪說。因為沒有那百劫的歷練,他不會想到謗法是如何嚴重的事,他心中也是不信的。

所以說,「三世諸佛」一定包括諸位,也包括那一些人在內,那些異生性具足的誹謗大乘法者也都在其中。當他們未來世證道以後,經歷了三大阿僧祇劫成佛了以後,說法的儀軌仍然會是這樣:專要「說無分別法」。說法的時候一定有個儀則,就好像一個方式固定在那邊。遇到了沒有五濁的眾生,你可以「但說無上道」;但是如果是五濁惡世的眾生,你就必須要為他們施設種種方便,就是要依照三轉法輪的次第來為眾生演說「方便法」。雖然施設了三轉法輪的次第,然而為眾生所說諸法的最後目的,還是「無上道」。

不論怎麼樣施設方便,一定有個最終目的。就像宗喀巴一樣,他的《菩提道次第廣論》講什麼下士道、中士道、上士道,雖然他們講的三士道都講錯了,全都是常見外道境界,這個姑且現在不去談論它;在《廣論》的後半部的止觀中,他就是以隱語講雙身法;只是遣詞用字很隱晦,大家讀不懂。然而知道《菩提道次第廣論》後半部止觀就是雙身法的人,他們也都不敢講。《菩提道次第廣論》在臺灣有一位寺院的住持很努力推廣,他一生只弘傳一部《廣論》,可是都不敢講止觀,從下士道講到上士道,講完了又從頭來;然後再講一遍,講完了又從頭來,可是後半部的止觀呢?他永遠都不講,因為他不好意思講,因為他怕人家質疑他有沒有在搞雙身法。

當他這樣想的時候,不臉紅耳赤才怪!這就是說,他為什麼要講《廣論》?他的目的就是施設方便,讓大家對《廣論》產生了信心,然後就會私下去鑽研:「這後半部講的止觀,師父都不講,到底是什麼意思?」到最後因為對《廣論》有信心,所以弄懂了止觀以後,他們就會接著去搞雙身法了;那如果是這樣,那這一位法師說《廣論》的目的不就達到了嗎?而《廣論》中說的也是不必一定要經過修學「顯教」的過程,就可以直接修學雙身法。於是好多道教的神壇就打著《廣論》的名義,用來騙財騙色。那麼宗喀巴為什麼要用《菩提道次第廣論》,把三乘菩提弄錯了卻說它是究竟的,然後再把大眾引入雙身法的止觀裡面去?這一位住持又是為什麼要努力推廣《廣論》?也是要讓大家對宗喀巴的著作產生信心,然後就開始去支持達賴喇嘛推廣雙身法,這就是他背後的目的,這真的是巧用方便法了。

所以各種的方便施設,到最後一定有個目的。而三世諸佛施設三乘菩提的目的,就是為了要度大家實證佛菩提道,所以這就是三世諸佛說法的儀式,也有種種的方便施設啊!可是最後一定要說無上菩提的無分別法。也就是說,他最後一定要說無上菩提的無分別法,如果不講佛菩提道就入涅槃,保證他絕對不是佛。我們現在來觀察,兩千五百多年以來,除了 釋迦如來以外,還有不少人自稱成佛。那些自稱成佛的人,百分之九十九在密宗裡面。我們可以檢查看看,他們有沒有演說了真正的佛菩提道?結論是沒有!有的是表面上看來是在講佛菩提,可是實際上所說的內容完全與佛菩提沾不上邊。如果是密宗,那就更不用提了。

臺灣佛教界近代出了一個法師講了所謂的佛菩提《成佛之道》,結果內容都是解脫道,全都是聲聞菩提,而他所說的聲聞菩提偏偏又是嚴重錯誤。如果要評論他,只能用「一無是處」四個字來形容。因為他既然用解脫道來取代佛菩提道,至少他講的解脫道得要正確啊;偏偏不是這樣!他在《成佛之道》裡講的解脫道卻又是錯誤的。像這樣的法師們,他們都在娑婆世界中學佛,結果一生中都沒有講過三乘菩提,並且嚴重誹謗佛法;這樣就表示他們暫時不在「三世諸佛」定義的範圍內,要等到去經歷過未來世百劫的慘痛,種子牢牢地種在心田中,以後回到人間來了,那個時候才正式算是「三世諸佛」之一。

所以,十方如來不管對你多麼疼愛,你正在作什麼樣的事情,祂都不會來阻止你。在道教裡面很努力護持的信徒,如果即將作什麼不利的事情,那神祇通常會趕快來託夢:「你不要作這個,不要作那個。」可是佛菩薩通常不這樣,最多只會告訴你說:「你可以去作什麼。」不會告訴你說:「不要作這件事。」因為因果就是要自己去作,自己去承擔,才能在長遠的佛菩提道中學會事前好好思考。不該作的道理告訴你了,接著就是你自己去抉擇。

這也是「三世諸佛,說法的儀式」,教育眾生不要造惡,這就是人乘。然後又講天乘,接著一一說法,到了聲聞、緣覺乘都講完了,就是要「說無分別法」了。可是「無分別法」真的不好解說,當你告訴他們說:「禪宗的證悟就是要去證得無分別心,無分別心就是本來無分別。」把這樣的正理告訴對方了,苦口婆心希望他得到真正的法義,結果他在你講完的時候冷冷地給你一句話:「你講了一大堆的無分別,全部都在分別。」我相信很多人遭遇過這樣的冷言冷語。也就是說,他們都認為證悟就是把覺知心修到不要分別;因為不要分別,所以每天就要打坐,都不要動念頭。你如果送給他一本好書、一本經典,他竟說不想讀,還勸你不要讀,要你每天都無分別。結果他每天打坐,無分別了一輩子以後,結果就是白癡無明捨報死了。如果要說到什麼智慧,他全部都沒有:聲聞菩提、緣覺菩提、佛菩提的智慧全都沒有。

但他們這樣的無分別,其實是:在打坐的時候,上座無分別,下座有分別。說句不客氣的,上座離念而自以為無分別的時候其實還是有分別。因為分別的層次參差不齊,層次低的看起來是如如不動,似乎沒有分別,可是心中卻一直在想:「我的道糧快用完了,過幾天會不會有人送供養來?」你從表面看來他是無分別,因為他好像如如不動,可是心中都不如。那麼中間的不同層次我們就跳過去不說,就說乃至入定一念不生的時候,結果還是有分別,因為他住在定境裡面觀察定境,在那裡面一念不生、了了分明。了了不就是分別完成了嗎?所以以前常常有大法師說:「我見聞了了而不分別。」講的就是瞎話,因為全都是分別心。

這幾年他們不敢再這樣講了,為什麼?因為正覺在書上寫了很多:當你見聞了了的時候就已經分別完成了,不然你怎麼能夠了了?所以現在他們不敢再講了。可是當他一念不生,就算是頂級的禪定好了,讓他一念三千年好了,這算是最頂級一念不生,三千年中一念不生,都不起念;可是遇到了禪師,他這種修證照樣要挨棒。他三千年不起一念,等於他下座的時候最少有三千多歲了,那禪師才五、六十歲,聽到他說三千年中一念不生,一棍就打過去了。然後,禪師就會指著他的鼻子罵:「你還知道嗎?我無量劫來一念不生。」對啊!可是他一定聽不懂說:「你才五十歲,講什麼無量劫一念不生?」但是禪師會告訴他:「我都不知道我幾歲,你還能知道我幾歲啊?」

為什麼無量劫來一念不生?因為那才是真正的「無分別法」,卻是與有分別的覺知心同時同處。可是這個「無分別法」好難說,因為明講了眾生信力不足,就可能會害眾生下地獄。你不能為他明講,只好花費了一大堆的心血,不斷地烘雲托月說「在那裡」,你分明托出來顯現在那裡,他卻還問你說:「明月在哪裡?」那你能怎麼辦呢?真的很難講解啊!這就是說,「無分別法」才是「無上道」,然而無分別法是最容易被誤解的,所以我們再三說明:「意識心永遠是會有分別的,只要現起了就是念念分明,就是要用你這個意識心去找另一個從來不分別的真如心;證得那個法,你就是證得無分別法。」

我們正覺這樣講了二十幾年了,現在佛教界終於有人聽懂了:「原來是要找到如來藏,我們永遠會有分別,而那個如來藏是本來就無分別的,我要去把祂找出來,才會生起無分別智。」終於聽懂了,所以說「無分別法」很難說。所以最深妙的法就是「無分別法」,把難信、難證的這個「無分別法」教給眾生來親證,這才是 佛來人間示現的最終目的。前面講聲聞菩提、緣覺菩提、人乘、天乘等法,都只是方便法,是接引眾生進入佛道的方便施設,目的還是要給眾生最好的唯一佛乘;可是眾生一時不能接受,那只好施設方便次第接引。但是方便施設接引完了,眾生把人乘、天乘、聲聞乘、緣覺乘都已經證得了,當然就要開始「說無上道」了,這就是這一段經文要告訴我們的。

可是也許有人想:「這一段經文才幾個字,你講了一大堆!」問題是,這段經文諸位讀過很多遍了,《法華經》很多人是接觸佛法的時候就得到過經本了,也讀過很多遍了,可是有誰知道 佛陀說這一段話裡面的意思呢?大家都沒有如實知道,都只是依文解義;所以今天我們這樣把它詳細說了,未來世的我們一讀,馬上就知道了本來就應該如此。那麼,未來世佛弟子讀了,馬上就可以回到 佛陀那個年代,知道 佛陀那個年代的大乘法是怎麼一回事,這才是我們講這麼多話的目的所在。

各位菩薩!今天這一集就講到這裡。謝謝各位的收看!

阿彌陀佛!


點擊數: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