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佛乘之道

第070集
由 正仁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歡迎您收看「三乘菩提之法華經講義」。

在上一次的節目當中,我們說明了《法華經》〈方便品 第2〉中,要能值遇諸佛講說「無分別法」的困難。今天我們要繼續說明以下的經文內容:【汝等勿有疑,我為諸法王,普告諸大眾:但以一乘道,教化諸菩薩,無聲聞弟子。】(《妙法蓮華經》卷1)這一段經文的內容有兩個重點如下:第一點:「汝等勿有疑,我為諸法王。」這是 世尊告訴諸弟子們說:「你們大家都不要對我所說的有所懷疑,因為我釋迦牟尼佛是諸法之王。」法王是怎麼定義的呢?法王是諸法之王;也就是說,對於宇宙中的一切現象,也就是一切法相,都能具足了知且完全自在。要達到這種境界必須具有一切種智,能完全瞭解如來藏中所含藏一切種子的功能差別。

在佛菩提道中,是要有這樣的智慧才能稱為法王,因此法王是諸佛的尊號。連等覺、妙覺菩薩都還沒有一切種智,都還只能稱為道種智,下至諸地菩薩都是道種智,都還不能稱為法王。可是人間如果有個初地菩薩,眾人可能就刮目相看了,因為人間沒有人能跟他匹敵。再來看看,即使是不到初地的第七住位菩薩,明心悟得真的人就好了,其智慧已經遠遠超越西藏密宗所宣稱的四大法王了。西藏密宗的四大法王有沒有悟呢?全部都沒有,他們在佛菩提方面是顯然還沒有入道,連見道都沒有。單單是佛菩提一項,西藏密宗的法王就沒有一個人見道。而這佛菩提道的見道位,還只是七住位明心的境界,在佛菩提道的修行五十二階位當中,這還只是第十七位,初地菩薩是第四十一位,離初地菩薩的境界還非常非常遠。話說回來,法王是只有諸佛才能用這樣的稱號,所以 世尊說「我為諸法王」,因為對於三界諸法已經得到自在。甚至對於不牽涉出世解脫的另外一個具體現象,也就是因果法則,諸佛也是可以具足了知;所以就像這樣,能於諸法得自在,這才是真正的法王。

真正的法王出現在人間,祂會有一個很明顯的現象,就是祂一生說法的內容會非常的完整而且究竟圓滿;完成祂那一生受生人間,廣度有緣眾生的大悲願以後,祂才會入般涅槃離開人間。也因此祂所講經說法的內容是完整而究竟圓滿的,而繼承其遺願的後世弟子們,只能在祂原來說法的內容當中加以演說解釋,完全無法創新。這是因為諸佛都是福慧兩足尊,也就是福德和般若智慧都已經具足圓滿。如果後世的弟子們還能夠在佛法中創新,就代表當初諸佛所說的佛法內容是不具足圓滿,還有進步的空間;那這樣諸佛就不是福慧兩足尊了,這就是在謗佛。

在學術界最重要的成就是什麼呢?是創見。創見是學術界很看重的成就,是說你這個見解是開創性的見解,以前從來沒有人講過,大家就讚歎他說「很有創見」,而這個創見當然得要如理作意,是符合邏輯而被多數人所接受的。可是話說回來,在佛門中不許有創見,一定要依循 如來聖教中的意旨,如果有所違背,那就不是佛法;這是因為 如來對實相、三界法界、解脫的開示,是究竟而具足圓滿的;既是究竟的,便不許有人再加以創新。只有不具足、不究竟、不圓滿的,才可以被改善、創新。可是百年來佛教已經被外道化了、被常見化了,當正覺出來所說的佛法,對於所有當代佛教大師們而言都已經變成了創見,因為這些法跟大家的認知都不一樣。那正覺的法到底是對的還是錯的呢?因為佛法中不許有創見;可是當大家再從經教中研究,求證正覺的說法是否正確,到最後比對經典卻發現:原來正覺所說的並不是創見,是 佛陀所曾經講過的,也是真悟的菩薩們所曾經講過的,內容是完全一樣的,不是創見。所以說,在法上一定要依 如來法王所說,不能違背 如來。有一些人提出「大乘非佛說」的論點,說大乘經典內容是 釋迦牟尼佛入涅槃後才創造出來的,這就是一個典型創新佛法的論述,是完全錯誤且不合乎邏輯的。

接著第二個重點是:「普告諸大眾:但以一乘道,教化諸菩薩,無聲聞弟子。」這一段經文中,世尊普遍地告訴大家:「我釋迦如來是僅僅用一乘道來教化諸菩薩,在我的心目中沒有聲聞弟子。」在 世尊講述《法華經》的時候,現場有聲聞弟子一千兩百五十位大阿羅漢,其中有一千兩百位大阿羅漢迴小向大成為菩薩,只有五十位定性聲聞的阿羅漢不肯迴小向大,捨報就入無餘涅槃,不再受生了,這五十位聲聞的弟子就是 佛所說的「聲聞弟子」。但是 佛說了:「我只有用一乘道教化弟子。」也就是說:「我是以唯一佛乘的佛菩提,來教化諸菩薩們,我沒有聲聞弟子。」意思是說:「那五十位定性聲聞大阿羅漢是因為度眾的過程中不小心撿到的,但又無法使他們迴小向大,所以那不算是我釋迦如來的弟子。」佛陀就這麼公開宣示說:大乘的佛菩提道才是唯一的佛法,修學大乘的菩薩們才是佛的弟子。為什麼 世尊說一千兩百位阿羅漢以外的那五十位阿羅漢不是 佛的弟子呢?因為度化他們成為阿羅漢,並不是 佛陀來人間所要達成的目的;所以那五十位阿羅漢只是弘揚大乘佛法時意外撿來的,本來就不是想要度的人。

講到這裡,如果還有人堅持說聲聞法的解脫道才是佛法,那我就要說那個人他不是佛弟子,因為 佛已經明明講了:「我只以一乘道教化諸菩薩,我沒有聲聞弟子。」既是以一佛乘之道而教化諸菩薩,一定是用能成佛的法來教導;一定不可能只用成阿羅漢的法來教導,而不使用能使人成佛的法,所以唯一佛乘當然是佛菩提道,不可能是聲聞解脫道。那麼這個道理如果懂了,以後再有人說:「佛法就是解脫道,就是成就阿羅漢,所以佛就是阿羅漢。」他這樣的說法是有語病的,也是有大問題的,因為佛可以是阿羅漢,但是阿羅漢不可以是佛,他們沒有實相的智慧,連明心都沒有;在佛教史上,當 如來離去以後,也沒有任何一位大阿羅漢敢出來紹繼佛位,或者自己宣稱是當來下生成佛的人。世尊所授記的下一尊佛,是五億七千六百萬年以後下生人間的 彌勒尊佛,也就是兩千五百多年前 世尊座下的 彌勒菩薩,而不是阿羅漢。當年後來有明心的大阿羅漢們,他們都是在講《般若經》之後,並且有參與法華勝會的隨 佛修學迴小向大的那一千兩百位大阿羅漢們。他們是在 佛陀宣講般若以後,以教外別傳方式幫助他們證悟明心,然後迴小向大成為菩薩;他們才是 佛陀入室弟子,其餘那五十位大阿羅漢們都是定性聲聞弟子,不是佛弟子。

接著我們舉 世尊將入滅時所度的最後一位聲聞弟子,也就是須跋陀羅,來說明聲聞人的特質。須跋陀羅活到一百二十歲,他在三個月前就聽說 釋迦如來即將要入滅了,他想來求法,卻又一天拖過一天;到了 世尊宣示要入滅的那一天早上,他也還拖著不肯來;一直到了那天晚上,他想一想:「再過一會兒世尊就要入滅了,我還是去求法吧!」世尊當時已經側臥在雙樹之間即將要入滅了,他才姍姍來遲,所以阿難尊者不肯讓他打擾 世尊,於是雙方在那邊就提高聲調互相爭吵了,佛陀聽到了就說:「阿難!讓他進來吧!這是我所要度的最後一個聲聞弟子。」

因為須跋陀羅證得非想非非想定,他覺得自己很了不起:「而我已經一百二十歲了,佛陀才八十幾歲。」所以 世尊三個月前放話三個月後即將入涅槃,就是要給他知道的;他的心中對涅槃有疑,但是卻一天拖過一天;到了那天他還在猶豫,終於挨到那天晚上的最後一刻,知道再不來問 世尊,那個疑惑就沒辦法解決了,這樣才終於來打擾 世尊。所以 佛陀為他說法,他當下就成為俱解脫阿羅漢;然而他對正法久住有沒有幫助呢?完全沒有!他並沒有說:「我這個一百二十歲之身還可以用,在世尊離開人間以後我就繼續護持正法。」沒有,完全沒有!他反而說:「唉呀!我不忍看見世尊入涅槃啦!所以我要先走了。」佛陀早就知道他是個聲聞人,所以就說:「善哉!」意思是說:「你知道自己什麼時候可以入涅槃。」他聽了就在 世尊面前坐著入無餘涅槃去了。當時大家都非常忙碌,要為 世尊入涅槃的事情做準備,竟然還得花時間來幫須跋陀羅作荼毘,這就是標準的聲聞種姓,不是 世尊真正想要度的菩薩,只是度菩薩過程中的副產品而已。

在以上的這一段經文中,世尊強調說祂是諸法之王,所弘揚的是唯一佛乘的大乘佛菩提道,所以要度的是菩薩,不是聲聞人。

今天我們就說明到這裡為止。非常謝謝大家的收看!

敬祝各位菩薩:福慧增長、早證菩提!

阿彌陀佛!


點擊數:3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