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慧具足智深志固,欣樂說法破魔兵眾

第017集
由 正倖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您正在收看正覺教團的弘法節目,目前正在演述的是「三乘菩提之法華經講義」,這個單元依聖 平實導師的《法華經講義》內容來說。

我們接續經文,上回說到修神通必須離淫欲,一旦起了欲心,五通就消失。另有一位五通仙人在空中飛行時,剛好聽到人間傳來一個女人唱歌的聲音;那女人唱得非常好聽,他一面飛一面聽著,不知不覺在心裡起了行淫的欲望,就失去神通而掉下地來了。這表示密宗那些喇嘛們,每天都在想著雙身法,一心想著要在淫行中,要每天住於樂空雙運中,自以為成就報身佛果,其實都與成佛無關,都是貪淫者,不僅完全沒有離欲,而且是陷入特重的淫欲中,不可能會有神通。為何如此說呢?第一,宗喀巴的《廣論》中規定「每日八時而修」,每天要修雙身法十六小時;第二,喇嘛們本身心中就喜歡得不得了。所以,常常聽人家說:「喇嘛們看到長得漂亮的女眾,心裡面打妄想時眼神就怪怪的。」他們每天都在想著雙身法、樂空雙運,不可能有辦法修得神通!就算他們摒學淫欲閉關修了十幾年終於修得神通,當他們出關後見了哪個女眾,起了淫欲以後,神通又會隨即不見了。

所以,想要獲得神通,一定是「深修禪定離欲」。經文中「又見離欲」,一定是先離欲,然後才能「深修禪定」,接著才能「得五神通」。一般所謂有神通的人,那都只是鬼通!有的人說他的神通有多厲害。有人跟他談起來說:「那你入定看看蕭平實怎麼樣啊!」「那個邪魔外道,如此如此、如彼如彼。」可見他沒有看見,完全是想像的才會這麼說。這就是說,一定是有一個前提才能修得神通;喇嘛們全都沒有離欲的前提,每天在搞雙身法,又沒有修得禪定,如何能修得神通呢!

【又見菩薩,安禪合掌,以千萬偈、讚諸法王。】(《妙法蓮華經》卷1)「讚諸法王」就是讚歎 佛陀!法王就是諸佛的另一個尊稱。能成為法王必定要有證如來藏,因此生起實相般若智慧,然後繼續進修而具足一切種智。但密宗的法王是不斷我見的;我見不斷如何能證得如來藏呢?那個叫作密宗法王,不是佛教的法王。為何要用千萬偈來讚歎諸佛呢?因為諸佛有無量無邊的功德。見了佛以後,一合掌、一稽首或者是一頂禮,都有無量無邊功德呢。

《阿含經》中記載提婆達多真實的事情。他不是要害 佛嗎?然後生身下墮阿鼻地獄。他本來是表面要去向 佛懺悔,因為他已經自稱是新佛了。如果新佛要去見舊佛,那當然是要去懺悔;那時候他已經病到一塌糊塗了,可是他還想要藉懺悔的機會害死 佛陀,就把指甲都塗了毒藥,想藉著禮佛的機會,在行頭面接足禮的時候把 佛陀抓傷。就這樣子,提婆達多對 世尊作出種種惡事;後來提婆達多坐著車子來了,阿難看見了就說:「提婆達多來了。」佛陀說:「他終究無法來到如來面前。」阿難看看說:「奇怪!他明明已經來了,為什麼無法來到佛面前?」然後,果然他真的來不到 佛陀面前;因為他即將來到 佛陀面前時起了瞋心與害心,當下就開始了生身入地獄的過程,這時他是身中火燃,從身體裡面整個瞋火生起就把身體給燒了起來。那個時候他才知道說不對,就想要大聲喊出來說:「歸命釋迦牟尼佛。」結果他才喊了前面一個字「南無」就下墮去了。他就沒有辦法,連後面「釋迦牟尼佛」的聖號都來不及喊,就下地獄去了。

雖然如此,可是單單只有「南無」,就是「歸命」的意思。就因為這樣喊出「歸命」的聲音來,所以他在無間地獄裡面猶如三禪之樂。他就願意繼續受苦,願意將來回來人間好好修行,因為 佛陀派阿難去看他,告訴他說:「你將來受苦完了,到天上去享受,然後回來人間時,你將會成為辟支佛,這位辟支佛的名字叫作『南無』。」他只有喊出兩個字,因為當下突然間發覺自己的行為不對,身體已經有了變化,起心動念懺悔時大聲喊出「歸命……」,後面「釋迦牟尼佛」名號還沒有喊出來就下去了;但就因為這樣大聲喊出來,使他在地獄中猶如三禪之樂。但其實他是逆行菩薩,有的祖師在論中說他將來會成為辟支佛,並不正確;因為就像經中所說「過去諸佛皆有提婆達多」,是配合 佛陀的成道,特地前來示現 佛陀的證量不可思議的,所以他將來也會成佛,名為 天王如來,這在本經稍後的〈提婆達多品〉中,世尊就會有所開示。

所以不要小看別人用偈頌讚歎如來法王,假使有人參加有唱唱誦誦的那種法會,比如說大悲懺法會或者某某懺的法會等等,乃至施食的時候都有偈頌讚佛,例如讚歎說:「阿彌陀佛身金色,……四十八願度眾生。」這也是以偈頌讚佛,這都有大功德,所以不要起心動念說:「為什麼要用歌曲唱這麼久?」千萬不要這樣想。應當要隨喜,隨喜才有功德。若是起了念頭而去表示負面的意見,對自己沒有好處。因此,以千萬偈乃至只以一偈讚諸法王,都有功德。提婆達多對 世尊只講出「南無」,在地獄之中就得到猶如三禪樂的果報,他還是個大惡人呢!所以要「以千萬偈、讚諸法王」。當菩薩們「讚諸法王」的時候,菩薩因為都是對諸佛很恭敬的,所以是「安禪合掌」,就是盤坐著合掌來恭敬讚頌,不是結著法界定印就讚頌的。菩薩讚佛時都要合掌,表示恭敬,這是有大功德的。

【復見菩薩,智深志固,能問諸佛,聞悉受持。】他至少得見道,才能「智深志固」,所以有一些修道上的疑惑時,他就有能力提出來請問。聽聞了以後「聞悉受持」,表示他聽聞的時候是有勝解的;能有勝解,一定是因為證得如來藏,般若智慧生起了;所以他的疑惑提出來請問,經過 佛陀解釋後,他生起了勝解,能聽懂,如實理解 佛所說的道理,因此他可以受持。

【又見佛子,定慧具足,以無量喻,為眾講法;】這不但勝解之後自己有受用,還能為別人說法。能為別人說法,獲得的功德當然更大;單單是唸一句「歸命某某佛」,就有功德在了,何況能為人講法。以前有一個人,他在超過八萬劫之前,因為被老虎追趕,所以他爬到樹梢去,生命很危急的時候,他就大叫:「歸依佛,歸依佛。」就因為這個緣故,即使被老虎吃了,超過八萬劫以後遇到 釋迦牟尼佛,他就可以有出家的因緣。如果有因緣在 佛陀座下出家,不證果是很難的。你想,他面臨死亡時,從心中至誠心呼喊出這麼一句話來,而不可能只是口頭上呼喊而已。不會是心中一面在妄想,一面嘴巴裡說著「歸命釋迦牟尼佛」;要至誠心。所以唸佛的時候,六字洪名「南無阿彌陀佛」;南無就是歸命,「南無阿彌陀佛」就是歸命 阿彌陀佛。那個時候就從心中起一個歸命的作意在那句佛號裡面,這樣就有功德了;所以至誠心喊了一句「歸依佛」,超過八萬大劫以後,遇到 釋迦牟尼佛,他終於出家證果了。

所以功德是處處可以得,但最大的問題是許多功德常常被火燒掉。每一個人學佛五年、十年下來,功德都很多,可是往往都被二種火燒掉:一種叫作瞋火,所以叫作火燒功德林;另外一種火叫作邪見魔火,這邪見魔火燒毀功德林是很嚴重,比那個瞋火還要嚴重。因為邪見不捨而產生了瞋心,故意要去抵制正法或者誣衊正法,也會無根誹謗賢聖;結果以瞋心說了一句謗法或者謗賢聖的話,於是他很多年所修的功德,就在這一把火中全部燒光了,這叫作火燒功德林。所以功德其實是很多,但看個人怎麼樣修,而謗法是最容易把功德燒光的。

如果他有定力及實相智慧可以「定慧具足」,就像《最妙勝定經》:【阿難白佛言:「世尊!云何處處經中贊嘆定慧為最第一?」佛言:「阿難!定慧具足,亦如師子,獸中第一;亦如日光,能照一切;如須彌山,眾山中上。何以故?定慧具足,其力最勝。」】如是實證之人當然有能力為人說法,他不但有智慧而且也有禪定的實證。有禪定的實證跟單單有慧就不一樣了,因為如果你也有禪定的實證,那麼有覺有觀、無覺有觀、無覺無觀三昧,你都有所實證,就可以為人說明三界世間法——包括色界的世間法以及人間的世間法,乃至出世間的聲聞法、世出世間的佛菩提妙理,都能夠為人演說,這就是「定慧具足」。遇到宣講某一些法,當大眾聽不懂的時候,他可以施設種種的譬喻讓大眾得以理解,這就是「以無量喻,為眾講法」。

譬如 平實導師宣講《瑜伽師地論》,因為裡面有很多法義,有時候大眾聽不懂,他就用譬喻來講;這樣重新講解,大眾就恍然大悟了。要怎麼樣讓大眾如實理解裡面極深妙的法義,你在定慧都具足的時候,二者會互相提升:定具足的時候會提升慧的水平,慧具足的時候也能將你所體驗的禪定境界提升。二者互相提升而「定慧具足」了,這時自然就能夠用無量的譬喻為眾講法。

如果能夠如此而為大眾講法,那功德就大了!如《金剛經》說的:每天受持此經,下至以一個四句偈為人解說,那福德就無量無邊了。如果能夠「定慧具足」而用各種譬喻為大眾說法,讓大眾都可以聽懂,福德更大。我們應該要立下志願,「將來我也要如此」;因為越往上面去,福德修集就得越大,實證的法也就越深越廣。應該立下這樣的志願,心量一定要夠大:「如果這一世作不到,那就立願:『我下一世要作到。』我這一世無法作到的,我立下志願應該怎麼樣去培植我的福德、增長我的智慧,讓我下一世可以作到。」就這樣去作。還要跟大眾有好的善緣,否則你悟了以後,你沒有度眾之緣,就無法度眾。有很多方面都要去照顧到,才能夠成為「定慧具足,以無量喻,為眾講法」的菩薩。

【欣樂說法,化諸菩薩,破魔兵眾,而擊法鼓。】(《妙法蓮華經》卷1)這一些佛子很歡欣喜樂地為大眾說法,並且教化諸菩薩。「佛子」,依《華嚴》及《楞嚴》的說法,入了地以後說他是「生如來家」、「成佛子住」,名為真佛子。解脫道修到無學位成為阿羅漢了,那還不是真正的佛子;因為生為 佛的兒子,就是要幫忙挑起家業,可是阿羅漢不能挑起如來的家業,因為他捨報就入無餘涅槃了。如來的家業能不能延續,不是阿羅漢所顧念的事,所以阿羅漢不是真佛子。

入地才是真佛子,才有可能荷擔 如來的家業,所以隨時隨地 佛來了,派遣他說:「你下一世到哪裡去,那裡佛法快滅了,全部都是外道法了,你去作吧!」他當場就回覆說:「沒問題!」聽了也就往生去了。明知道那是篳路藍縷、滿地荊棘,他也願意去,他真的能夠把 如來的家業挑起來。因為他有那個智慧與福德,所以他作得到。從無到有,要把整個邪見趕出佛門,讓佛門重新回歸到正法來,這就是要入地以後才有辦法獨自去作起來。即使邪書遍地都把他誤導了,他一樣可以自參自悟,然後把佛教復興起來。不管你身現男相、女相都一樣,你有能力把 如來家業挑起來,你就是佛子。

《阿含經》裡面那位童女迦葉,她是個保留在家相的女性,留著長頭髮,穿著一般世俗女性的服裝;但她其實是出家人,帶著五百比丘遊行人間四處弘法。但她如實挑起 如來的家業,當然是 佛陀的兒子。雖然是個女人,又住在家裡,還是真實佛子,在大乘法裡面不管身相如何的。這樣的佛子可能初地,可能三地,也可能是五地、八地不等,「定慧具足」。如果「定慧具足」,這就不是未入地菩薩所能作到的,因為入地最少得要有初禪的證量,否則沒有辦法永伏性障如阿羅漢,最少得要有三果滿心的證量。佛子是要有慧解脫的證量和定的實證。如果是三地滿心,那就四禪八定、四無量心、五神通都具足了,那更是「定慧具足」。這樣的菩薩是真實的佛子,當然能夠用無量的譬喻為大眾講法。

假使什麼時節因緣人家請你去說法,你應當很爽快地答應,而且可以演說得很歡喜,那就是「欣樂說法」了。這就是證量的問題,菩薩是隨時都可以上去說法的。入了地以後說法是沒有障礙的,一定可以欣樂說法。欣樂說法的人就能「化諸菩薩」,未入地的菩薩三賢位之中,乃至對於凡夫種姓的,也可以為他們講一些人天善法;這樣當然可以「化諸菩薩」。五乘種姓的人們,菩薩都可以度化,像這樣的菩薩自然就能「破魔兵眾」。

由於時間關係,今天就說到這裡。

阿彌陀佛!


點擊數:2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