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琊閣邪見不可信(五)

第085集
由 正莉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歡迎繼續收看「三乘菩提之相似佛法——重蹈燈下黑之琅琊閣」視頻弘法節目。

我們接續上一集所談,琅琊閣於2022年6月9日網路上貼文說:【中國禪師常使用「離念」、「靈知」代表覺悟狀態。】(〈正覺同修會錯解「離念靈知」,誹謗馬鳴菩薩、六祖慧能、永明延壽、克勤大師、憨山德清、徹悟禪師〉,琅琊閣。)這是琅琊閣的惡邪見。事實上,中國禪宗的開悟乃是一念相應慧而找到第八識如來藏,現觀如來藏的真如法性而生起根本無分別智。琅琊閣望文生義曲解經論,又不會祖師意而不斷地編造邪見謬論來誑惑學佛人,其背後的目的,無非就是欲動搖學佛人對佛教正法、對大乘宗門的信心,令學佛人無法證悟大乘佛菩提。

事實上,歷代真悟祖師以心印心的意旨,就是實證真心如來藏,而不是離念靈知;因為離念靈知是意識妄心,就如上一集所介紹意識心的十種境界相,那十種境界相中的覺知心都是意識心。所以,如果主張「意識覺知心離念時,代表覺悟狀態」,屬於常見外道見,本質屬於破法者。琅琊閣嚴重錯會真悟祖師意,例如琅琊閣舉《六祖大師法寶壇經》中的「自性建立萬法是功,心體離念是德」,琅琊閣想要以這一句來佐證他的主張:【中國禪師常使用「離念」、「靈知」代表覺悟狀態。】卻反而使他自己陷入謗法、謗賢聖的大惡業中;因為六祖的所悟與正覺同修會的所悟一樣,都是法同一味的正法眼藏——第八識如來藏,而不是離念靈知。

六祖說:「自性建立萬法是功,心體離念是德。」這是在講真心如來藏的體性,意思是說,如來藏能出生萬法、建立萬法,這是功;而如來藏在六塵中離見聞覺知,不憶念一切法,這是德。所以《般若經》說真心如來藏為非心心、不念心,因為如來藏不是能見聞覺知的眾生心,如來藏從本以來不起一切念,不憶念一切法;證得這個非心心、不念心,才能生起實相般若智慧。

《六祖大師法寶壇經》記載:【惠能即會祖意,三鼓入室;祖以袈裟遮圍,不令人見,為說《金剛經》。至「應無所住而生其心」,惠能言下大悟一切萬法不離自性,遂啟祖言:「何期自性本自清淨,何期自性本不生滅,何期自性本自具足,何期自性本無動搖,何期自性能生萬法。」祖知悟本性,謂惠能曰:「不識本心,學法無益;若識自本心,見自本性,即名丈夫、天人師、佛。」三更受法,人盡不知,便傳頓教及衣鉢。】

《六祖壇經》中,六祖用「自性」兩個字來表示所悟真心自性,所以五祖為其開示《金剛經》,解說到「應無所住而生其心」,六祖言下大悟,便向五祖稟告所悟真心的五種自性:「何期自性本自清淨,何期自性本不生滅,何期自性本自具足,何期自性本無動搖,何期自性能生萬法。」這五種自性與 平實導師所說真心如來藏的自性完全一致,這也就證明正覺同修會所傳的正法正確,而琅琊閣所說的邪法完全錯誤。六祖所悟的真心,乃是 佛在《楞伽經》中所說不生不滅、能生萬法的如來藏,而不是夜夜斷滅、朝朝又依他起的妄心離念靈知;琅琊閣卻堅執「中國禪師常使用離念靈知代表覺悟狀態」,顯然琅琊閣不解禪宗的所證內涵,卻又大膽地恣意誹謗真善知識而成就謗法、謗賢聖的大惡業,誠可哀憫!

各位觀眾菩薩!真心如來藏一向離六塵見聞覺知,而不是修行以後才離六塵見聞覺知性;真心如來藏一向不於六塵中作分別、取捨、貪厭,所以在六塵中恆是如如不動,一向是這樣,而不是透過修行以後才變成這樣。實際上,真心如來藏和妄心意識覺知心,同時並存、並行運作,而且兩者不可互相轉變。我們參禪就是要用意識心的見聞覺知性、分別性,去尋找和意識心同時同處而離見聞覺知的真心如來藏,千萬不可以意識覺知心住於離念、無念境界中,當作是真心如來藏,否則即成為常見外道。

佛眼清遠禪師於《古尊宿語錄》卷32開示說:【須是不離分別心,識取無分別心;不離見聞,識取無見聞底!不是長連床上閉目合眼、喚作無見,須是即見處便有無見;所以道:居見聞之境,而見聞不到;居思議之地,而思議不及。】意思是說,必須用意識覺知心去證得無分別心如來藏;於見聞覺知心存在的當下,同時有一個不見、不聞、不覺、不知的真心,找到這個和見聞覺知心同在的真心如來藏,才是真正的開悟。並不是把能見聞覺知的意識心,住在不見不聞的境界而說為離見聞覺知的真心;意識覺知心就算處在六塵當中而故意不覺六塵境界,仍然是意識覺知心,無法改變祂生滅的自性。

意識覺知心只要在清醒位,就一定會和五別境心所法相應,能到六塵、能觸知六塵;並不是以意識覺知心閉眼塞耳,就喚作離見聞覺知,而是在意識覺知心有見聞覺知的當下,同時有另一個離見聞覺知的真心如來藏存在。意識覺知心證悟到真心如來藏之後,轉依如來藏的清淨自性,無妨仍有見聞覺知,這才是禪宗歷代真悟祖師及正覺同修會的證悟內涵。琅琊閣不懂卻亂說:【中國禪師常使用「離念」、「靈知」代表覺悟狀態。】由此可見,琅琊閣等人落入意識心離念靈知境界而不自知,並未證得真心如來藏。

《景德傳燈錄》卷12記載:【淄州水陸和尚。有僧問:「如何是學人用心處?」師曰:「用心即錯。」僧曰:「不起一念時如何?」師曰:「勿用處漢。」】意思是說,有僧人問淄州水陸和尚:「如何是學人用心處?」淄州水陸和尚答覆說:「用心就錯了。」那僧人又問:「心中不起一念時如何?」淄州水陸和尚答覆說:「沒用處的漢子。」為什麼淄州水陸和尚這麼說呢?因為如果以離念、無念的意識覺知心作為禪宗的證悟標的,於臨命終時意識覺知心不久就斷滅了,如何能抵得生死?必須是從無始劫來不曾剎那中斷的真心如來藏,方可抵得生死。

顯然禪宗的修證者,絕對不是以意識覺知心的離念、無念作為正修。然而,缺乏參禪正知見的人,必定誤以為意識覺知心修到離念、無念時就是開悟狀態,就如琅琊閣之所墮,那就落入無門慧開禪師於《無門關》所訶責的:【瞎卻頂門眼,錯認定盤星;拚身能捨命,一盲引眾盲。】意思是說,如果學禪修到一念不生,已經到了百尺竿頭仍須向上一步,才能入得禪宗無門之門;進得這一大步之後,才能翻轉其身;翻得此身時便是進得向上一步。如果這向上一步進不了,始終落在離念、無念的離念靈知,就像琅琊閣錯認離念靈知代表開悟狀態,就是翻不了身的人,就是錯認定盤星,一盲引眾盲而誤導眾生。

《圓悟佛果禪師語錄》卷2記載:【僧問:「學人不起一念時如何?」師云:「自傷己命。」】意思是說,有僧人問:「學人心中不起一念時如何?」圓悟佛果禪師答覆說:「自己傷害自己的法身慧命。」可見禪宗真悟祖師從來不教人在離念、無念上面用心。又例如《佛祖綱目》卷34記載:【琛曰:「若論佛法,一切現成。」益於言下大悟。】意思是說,羅漢桂琛禪師說:「若論佛法,一切現成。」清涼文益禪師於此言下大悟。因為真正的佛法,於一切時、一切地、一切境中,都現成可見,不必等到意識覺知心離念、無念時才有佛法。換句話說,意識覺知心正在起雜念妄想的時候,佛法也是現成可證;這樣的修證,才是禪門中的真修實證者。

所以《六祖大師法寶壇經》記載:【有僧舉臥輪禪師偈曰:「臥輪有伎倆,能斷百思想;對境心不起,菩提日日長。」師聞之,曰:「此偈未明心地,若依而行之,是加繫縛。」因示一偈曰:「惠能沒伎倆,不斷百思想;對境心數起,菩提作麼長。」】意思是說,有僧人舉示臥輪禪師的偈子說:「我臥輪禪師有伎倆,能夠斷除百般的思想;面對六塵境界的時候,心不起念(也就是離念、無念狀態),菩提就這樣日日增長。」六祖聽了就說:「這個偈子是沒有證悟真心的人講的,如果依照這個偈子的方法去修行,是給自己更加繫縛。」於是六祖開示一首偈子說:「我惠能沒什麼伎倆,也不斷除百般的思想;面對六塵境界的時候,心中常常起念,菩提就這樣日日增長。」六祖已經很清楚地講白了,離念靈知境界不是真悟境界;不斷百思想、沒有一念不生的伎倆,仍然是真實的開悟,而不落在一念不生的意識離念靈知境界中。這已清楚說明:禪宗的實修並不是滅妄念的道理;禪門的宗旨不是修離念、無念的方法,也不是以離念、無念代表開悟狀態。

琅琊閣不解真悟祖師意而恣意妄言:【中國禪師常使用「離念」、「靈知」代表覺悟狀態。】又大膽地亂說:【禪宗文獻裏面還有大量「離念靈知=覺=真心=般若智」的說法。】這些都是琅琊閣錯解禪門宗旨的荒唐語,有智慧的學佛人應當廢棄琅琊閣邪見,方能學到真實的佛法,未來方有證悟的因緣。

時間的關係,解說到這裡。

阿彌陀佛!


點擊數: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