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師智

第055集
由 正國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歡迎大家收看「三乘菩提之相似佛法——重蹈燈下黑之琅琊閣」節目。今天我們要跟諸位菩薩一起來探討有關「無師智」的相關法義,「無師智」簡單地說,就是一個聖者,他在後世的時候,是可以不由他教、不由他悟的無師自通;瞭解這個道理,就可以避免隨意批判具有「無師智」的菩薩。

本節目的因緣,是因為在琅琊閣網站上,轉載了一篇《琅琊快報》名為〈僞造玄奘歷史的《玄奘文化千年路》視頻系列〉的文章,在這篇文章中琅琊閣僅憑個人的臆想,便對於《玄奘文化千年路》影集提出了許多錯誤的批判及誣謗;並且其文章的標題非常聳動,會讓人誤解整個視頻系列的內容都是偽造的。琅琊閣這樣的行為,實際上是成就了「壞真善事」的「邪見根本業道」而不自知,實在是令人憐憫!因此,我們今天就針對其中一部分的內容來作論述,也可以避免諸位觀眾受到琅琊閣邪見的誤導。

我們先來看在這篇《琅琊快報》中說:【蕭平實的《成唯識論釋》,就是一個不學無術的大凡夫用自己的邪見亂解經論的結果,……。】(〈《琅琊快報》2022-05-08:僞造玄奘歷史的《玄奘文化千年路》視頻系列〉,琅琊閣。)這種說法其實是令人匪夷所思,這套書連一本都還沒有出版,琅琊閣也完全都還沒有看過內容,就大膽下定論批判,不知是存何居心,令人難以理解,而且似乎也太心急了吧!而稱呼善知識為「不學無術的大凡夫」,不是也在罵自己的同道嗎?琅琊閣同伴中有不少人是在 平實導師座下修學多年、並接受指導,難道他們會無知到在「不學無術的大凡夫」座下修學多年而不自知?由此可知,琅琊閣對善知識的誹謗已經到了口不擇言的程度,所說也缺乏邏輯思惟,真是令人感嘆!

在《涅槃》一書中,平實導師開示:【三地滿心以下的地上菩薩再來時,雖然仍有胎昧,但有無師智,是故無妨此世被邪師誤導以後,還能遠離邪師所傳授的邪見而自修自悟;這時所悟只是往世的見道、修道所得,在這一世中又重新發起,……在幾年或十幾年之後,就重新通達初地的智慧與證境,便得入地。】(《涅槃》下冊,正智出版社,頁238。)這就是在說明地上菩薩具有「自悟不由他」的慧力。也就是說,聖位菩薩因為先世已經通達法義的緣故,具有無生法忍的智慧,而這些智慧種子到了下一世,便能夠在某些因緣的觸發之下流注或等流出來;因為這些智慧種子的力量很強盛的緣故而能無師自悟,乃至能因為配合閱讀經教的緣故而逐漸恢復往世的證量。

這主要是因為往世智慧力量現行的緣故,所以應當是不難理解的。而琅琊閣卻質疑說【玄奘有明心見性的證量,讀經之後回復往世證量,無需師父指導就能證悟實相】的說法,主張是「不符歷史記載、編造虛構的假資訊」。難道琅琊閣對於在天竺被尊稱為「解脫天、大乘天」而名震五印的聖 玄奘菩薩,是地上菩薩、具有無師智,是不相信的?琅琊閣要求正覺提出證據,然而因為他是質疑與否定者,在質疑與寫作文章時,是否應當先提出證據,證明 玄奘菩薩不是地上菩薩而沒有無師智,因此在沒有師父指導的情況下,無法有明心見性的證量?或者琅琊閣應當先去查閱正覺的書籍文章中,是否早已提出證據?而相對的,如果他是信受 玄奘大師是地上菩薩,他就不應該提出這個質疑,不是嗎?

在《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師傳》卷7中,對 玄奘菩薩的證量有這樣的記載:【拪息三禪,巡遊十地,超六塵之境,獨步迦維,會一乘之旨。】既然已經「巡遊十地」,代表是地上菩薩,當然是具有無師智;那「玄奘有明心見性的證量」,又有何可以質疑的呢?同樣在這本傳記卷6中,也記載:【有玄奘法師者,法門之領袖也。幼懷貞敏,早悟三空之心。】這裡的「三空之心」,指的就是「人空、法空、俱空」之心,也就是本來就是三空之第八識如來藏心,這不也證明三空之第八識就是證悟的標的。同時在《續高僧傳》卷4中也有一樣的記載,諸位觀眾可以自行查閱。因此,如果真要質疑,琅琊閣應當先去質疑《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師傳》與《續高僧傳》裡面的記載。

同時《成唯識論》難道是尚未入地的菩薩能夠造得出來的?在琅琊閣網站刊登的許多文章中,也引用了《成唯識論》中的許多法義;另外,琅琊閣在此文章中,自己也說「要讀懂《成唯識論》,需要具備深厚的佛法基礎知識」,可是琅琊閣自己卻不信受 玄奘菩薩已經是屬於聖位菩薩,這個思惟邏輯真的是令人無法理解。玄奘大師在中國翻譯史中堪稱頂尖,其翻譯之所以能夠有偉大的成就,除了他護持 釋迦世尊正法的宏大志願之外,其高深的證量也是主要原因之一;不然如何能夠完成如此大量而精準的翻譯?琅琊閣今日閱讀的許多經論,也是 玄奘大師九死一生取經及嘔心瀝血辛苦翻譯所完成,實在不應該對於 玄奘大師的證量有所懷疑。

同樣的,聲聞初果人即使不再有聽聞佛法的機會,至遲七返人天,照樣可以證有餘涅槃。這也是因為聲聞初果已經確實觀行四聖諦,所以能夠出離三界生死的道理,都已經明瞭而心得決定了;已經斷除煩惱障之見所斷煩惱,所以能夠在七次往返人天之內出三界。而琅琊閣認為見道就是入地,在此文中也說:【玄奘大師從未說自己有所「親證」。】因此琅琊閣很明顯是不相信 玄奘菩薩已經是屬於聖位菩薩,同時也不相信 玄奘菩薩已經證悟實相。

接下來,我們來看琅琊閣在文章中說:【《成唯識論》裏面證悟的是「真如」,不是「第八識真心」,真如不是蕭平實所說的「第八識真實如如不動的體性」。】(〈《琅琊快報》2022-05-08:僞造玄奘歷史的《玄奘文化千年路》視頻系列〉,琅琊閣。)這樣的說法,顯然違背聖 玄奘菩薩在《成唯識論》中的開示:【真如亦是識之實性,故除識性,無別有法。】(《成唯識論》卷10)也就是說,真如就是第八識心所顯示出來的真實之體性,並不是離開第八識心而有真如體性可得。琅琊閣會產生這個誤解,是因為他把第八識心當成是有為生滅法,所以反對證悟的是證第八識心;然而,真實道理是第八識心是不生滅的「本住法」,證第八識心自然會證第八識心的真如體性,離開第八識心便無真如體性可證了,所以《成唯識論》中說:「故除識性,無別有法。」因此,琅琊閣除非棄捨把第八識心當成生滅法的邪見、斷滅見,否則永遠也無法證真如。

琅琊閣因為不信受眾生生命根源第八識心是不生滅心,因此常批判正覺是類似梵我論的「第一因」邪見。琅琊閣這種說法,實質上是完全違背第八識如來藏是「一切種子識」,祂是:【無始時來界,一切法等依;由此有諸趣,及涅槃證得。】(《成唯識論》卷3)也就是第八識如來藏是一切法的根本因,能直接或間接出生一切法,並且能成就五趣輪轉及涅槃證得。祂與外道所說的意識我不同,不是同一個心,所以 佛世尊開示說:「我說如來藏,不同外道所說之我。」(《楞伽阿跋多羅寶經》卷2)而第八識心如果是琅琊閣所說的是生滅法,那成佛時第八識心究竟清淨,稱為無垢識,難道無垢識也是生滅法?那如果這樣,又如何說為「常樂我淨」呢?難道「常樂我淨」中的「我」也是「梵我」嗎?所以,從這裡就可以知道,對於一個關鍵的法義弄錯,就會再衍生出許多問題而無法貫通,無怪乎琅琊閣寫手要說「第八識不等於如來藏」,他需要這樣割裂佛法才有辦法自圓其說。

在這篇文章中,琅琊閣說:【以「三地菩薩蕭平實」與正覺一眾「開悟聖人」的偉大「福德」,為什麼連捐疫苗給台灣民衆的財力都沒有?】(〈《琅琊快報》2022-05-08:僞造玄奘歷史的《玄奘文化千年路》視頻系列〉,琅琊閣。)這種說法也是很無厘頭,因為福德的展現,是需要有因緣的,並不是隨時可以直接拿出來兌換錢財;所以說,佛法講的是因緣果報,其中「緣」也佔了很重要的角色。所以布施植福所獲得之未來世的財物果報,是屬於異熟果,有異時、異地、異身而熟的特性。所以因緣成熟時,布施的異熟果報才能實現,並非如琅琊閣所想像的,可以把福德隨時兌現拿來使用;而另一方面,菩薩也不一定要在此世實現此世或往世的許多福德,他可以留到未來世再去實現,因此有些菩薩覺得為眾生做事的資糧已經夠了,他就不想要再繼續賺錢。

所以在《瑜伽師地論》卷49中開示:【云何如是波羅蜜多由異熟果次第建立?謂諸菩薩於現法中精勤修學施等善法,由是因緣,於當來世,獲得種種外妙珍財無不圓滿,當知是施波羅蜜多因力所作;獲得內五自體圓滿,是餘戒等波羅蜜多因力所作。……若有俱生於一切義其慧廣大聰敏捷利,當知是名第五圓滿。】所以由於布施度於當來世因緣成熟,能夠獲得種種外妙珍財,因此這是屬於當來世的異熟果報。在這裡也同時開示到,因為修學智慧度的關係,這位菩薩對於種種義理就很容易相應,所以這也跟上面所討論的「無師智」之法義是互相呼應的。也就是說,這位有修行般若度的菩薩,其當來世與生俱來的慧力與一般人是有差異的,也就是他會「於一切義其慧廣大聰敏捷利」。而如果已經是地上菩薩,則其當來世與生俱來的慧力,便有足夠的力量能夠在某些因緣之下而無師自悟;因為前世在佛菩提道上,已經具備通達位無生法忍智慧的緣故。

菩薩於十迴向位滿心時,會發起「如夢觀」,在《起信論講記》第三輯中 平實導師開示:【常常在定中或夢中看見過去做了一些事,哪一世又做了什麼事,將會陸續看見往世的許多事情,現觀往世諸事都如作夢一般的過去了,這並不是由於宿命通而看見的;】(《起信論講記》第三輯,正智出版社,頁308。)也就是說,在十迴向位滿心時,看見過去無量世的自己努力實行菩薩道,都是如同在夢中一般;反觀到這一世的自己,在行菩薩道時,也都是如同在夢中而行,這是智慧配合禪定、福德所引生的功德。然而,無絲毫此功德的琅琊閣,卻敢貼文批判說:【要是蕭平實有這麼厲害的神通,能看到這麽多往世畫面,爲什麽連一個新冠疫情都預測不了?】(〈《琅琊快報》2022-05-08:僞造玄奘歷史的《玄奘文化千年路》視頻系列〉,琅琊閣。)琅琊閣這樣的質疑,顯示他不懂「如夢觀」看到往世畫面,與「宿命通」及「天眼通」等神通是不一樣的;他把這些都混為一談,並且貼在網路上,無有少分可以利益於自他。而且不信受菩薩因為定慧等的關係,能夠在十迴向位滿心引發「如夢觀」;自己沒有「如夢觀」的絲毫證量,而否定具有「如夢觀」證量的菩薩,輕易誹謗善知識,造成未來世道業嚴重障礙,實在可惜,也令人無可奈何!菩薩經由如夢觀所看到往世的許多片段及所行之事,可以將之串聯起來,知道自己往世的種種,也能驗證因果不虛;所以對於菩薩來說,是一種重要的現觀,不是琅琊閣僅憑臆想可以否定的。

而令人好奇的是,琅琊閣竟不認同影集中「玄奘大師及其門徒繼續受生於中國,轉世為禪宗祖師」的說法,而偏要作不如理作意的解讀方式,認為這樣的說法是影射其他事情。需知中土自古以來,便具備濃厚的人天善法背景,深具大乘氣象,是弘揚大乘法之最佳地點,當然諸佛菩薩會教導弟子們這些事情;而 釋迦世尊也開示在祂示現滅度之後,諸菩薩應「於佛滅後護持正法,發無畏心」。而證悟的聖位菩薩與證悟的弟子,早就發起菩提心及行六度四攝,那「玄奘大師及其門徒繼續受生於中國,轉世為禪宗祖師」來弘傳大乘精要之禪法,難道會有任何不合理而需要被琅琊閣質疑的嗎?難道身為 釋迦世尊的弟子,發心繼續受生於具有大乘氣象的中土護持正法、救護眾生會有過失嗎?尤其是在末法時期,更需要有大心弟子,來這裡受生荷擔如來正法。

會有這些質疑,主要是琅琊閣心中一直存有破壞正覺弘法的不如理作意存在,所以便會寫出種種違背正法的言論來誣謗 平實導師及正覺。譬如,在南傳《增支部經典》卷11中開示:【若具非如理作意,則具不正念、不正知。】因為琅琊閣之作意及心中所念的,都是如何批判正覺及尋求善知識的過失;而一心想要寫作文章,來誣指正覺所作護持正法之事為不如法。所以都會想方設法,找對自己有利的角度來解釋經論,因此總與「不正知」相應。故在《佛說未曾有正法經》卷3中開示說:【又問:「即此無明,孰為根本?」佛答曰:「不如理作意是為根本。」】因此說,「由發起不如理作意故諸煩惱生」與「由不如理作意滅故而無明滅」,所以會引發諸「行支」的「無明」,主要是以不如理作意作為根本;得要先去除這樣的不如理作意,才能在佛道上有前進的機會。因此奉勸琅琊閣等,應當把心力好好用在修行上面。

以上僅舉出幾處琅琊閣之謬見來作說明,顯然其錯解是相當的明顯,並且缺乏嚴謹的思慮與邏輯,因此也可以驗證「聞、思、修」確實缺一不可。儒家不是也說,「學而不思則罔」,意思就是只學習而缺乏嚴謹的思惟整理,則容易迷惘困惑。並且琅琊閣在未有所證之下,喜好寫文章發表,讓別人也跟著迷惑。在《瑜伽師地論》卷14中開示:【此中由聞慧故,於未了義能正解了。由思慧故,於未善決定義能善思惟。由修慧故,斷諸煩惱。】也就是由這個「聞慧」能夠讓我們知道種種之聞所未聞法,乃至能因聽聞善知識之解說而瞭解一些道理。「思慧」則屬於自己的思惟整理與觀察,如此才能確認各種所聽聞法義的真正道理及其相互間之關係。而進入「修慧」則已經實際能夠應用上去,並且在實修的過程中,能夠體會到更深入的道理,因此能夠讓自己斷諸煩惱。所以,思慧是居於承先啟後的重要位置,需要確實履行「聞思修」,才能夠讓自己在佛道上順利及快速前進。在《攝大乘論釋》卷3中開示:【聞所成慧是下品,思所成慧是中品,修所成慧是上品。】所以琅琊閣想要以他最多也僅屬於下品之聞所成慧,來評破善知識之上品修所成慧,可以說是無有是處!

因為時間的關係,我們來作幾個簡單的結論:第一點,聖 玄奘菩薩的證量不可思議,具有「無師智」,因此必須要信受其「自悟不由他」的慧力,不可以任意寫文章批判。第二點,第八識心才是諸法實相,真如只是第八識心真實如如之體性,二者不可以混為一談。第三點,如夢觀是十迴向位滿心菩薩證得之現觀,非未證者所能想像,因此絕對不可以否定。第四點,必須信受有許多大心菩薩,在末法時期會繼續投生於此土來荷擔如來家業。

因為時間的關係,我們這一集就談到這裡。

祝您身體健康、道業增上!

阿彌陀佛!


點擊數:2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