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女迦葉與大乘佛教(三)

第047集
由 正祺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歡迎您繼續收看「三乘菩提之相似佛法」這個單元,今天這一集我們繼續來探討「童女迦葉與大乘佛教」,而 平實導師是否有以錯誤的話術來作錯誤的引導。

平實導師在《童女迦葉考》書中的第一章〈緣起〉,確實提出:【〈佛教輪迴思想的論述分析〉論文,意謂童女迦葉是聲聞人,似有推翻阿含經典所說童女迦葉為菩薩身分之意,乃辯稱童女一名為姓氏,而非原有童女(童子)身分之義;】(《童女迦葉考》,正智出版社,頁1。)然而呂凱文先生〈佛教輪迴思想的論述分析〉一文當中,是否有主張童女迦葉是聲聞人,文中是否有說童女二字為姓氏,平實導師是否使用錯謬的話術作錯誤的引導。我們應該來探究一下呂先生的論文。

在呂先生〈佛教輪迴思想的論述分析〉一文當中確實是沒有出現過「聲聞」兩個字,為什麼 平實導師要說「〈佛教輪迴思想的論述分析〉論文,意謂童女迦葉是聲聞人」?事實上是呂先生這一篇論文的立論基礎以及預設主張,即判定童女迦葉是聲聞人。呂先生在論文中說:【歷來佛教徒莫不強調修行目的即是要從輪迴的惑、業、苦之存在狀態解脫,就此而言,輪迴的觀念似乎是佛教教義立基的必要條件。】(《中華佛學研究》第九期,中華佛學研究所,頁3。)論文中呂先生提出一個基本的預設主張,就是:【一旦將輪迴觀念抽拔出佛教思想外,從而解脫道隨即喪失超克目標,佛教也就沒有存在的必要。】

「輪迴」是指眾生在三界六道之中生死流轉,聲聞解脫道即是修學苦集滅道四聖諦法,目的在出離生死輪迴證得涅槃。從論文當中呂先生的預設主張可以確定,呂先生顯然認為佛教就是只有解脫道,只有聲聞法的修證,所以他認為沒有生死輪迴,就沒有解脫道的目標,佛教也就沒有存在的意義。呂先生這種想法,是一般佛教學術研究者的想法,佛教學術研究者認為 佛陀在世的時候,只是宣講解脫道,大乘佛法是後世學者思想演化所形成,是從聲聞法當中分裂出來的部派佛教的產物。例如學術思想研究者代表的釋印順,在他《原始佛教聖典之集成》卷12中說:【「佛法」——「根本佛教」、「原始佛教」、「部派佛教」的次第開展,又次第有「大乘佛法」、「秘密大乘佛法」的流行。】釋印順認為佛法是思想的演化,是從 佛陀在世的根本佛教、佛教分化前的原始佛教以及分化後的部派佛教這樣子次第展開。這種認為佛法是思想演化的過程,是學術思想研究者普遍的共識,這就是「大乘非佛說」的主張。

釋印順又說:【佛滅後,到還沒有部派對立的那個時期,是一味的「原始佛教」。對於「佛法」的研究,「原始佛教」是最主要的環節。「原始佛教」時代所集成的聖典,大概的說,有兩部分:一、「經」(修多羅)——「四阿含」,或加「雜」而稱為「五部」。二、律(毘奈耶)的重要部分。各部派所公認的「經」與「律」,就是「原始佛教」時代所集成的,代表著「原始佛教」。】(《原始佛教聖典之集成》卷1)釋印順認為佛滅之後到部派佛教之前是原始佛教,原始佛教所集成的聖典有四部阿含,或是加上《雜類阿含》成為五部阿含,再來就是律典;這四部阿含與律典就代表原始佛教。請注意釋印順並不認為 佛在世的時候有宣講大乘佛法。

而《阿含經》所敘述的內容就是二乘解脫道,依三十七道品證有餘、無餘涅槃。若是呂先生所認為根本佛教以及原始佛教所修學的佛法是解脫道,他所認定的童女迦葉,當然是解脫道當中的聲聞人。因為佛教學術研究者,不認為在他們所設定的根本佛教以及原始佛教當中,會有菩薩的存在。學術研究者認為大乘佛法是 佛入滅後近千年才開始興盛,例如釋印順說:【佛元四世紀至七世紀,南以安達羅,北以大月支(貴霜)王朝之護持,兩系合流於北方,大乘佛教乃盛。……然佛世重聲聞,今則詳菩薩之利他,可曰「菩薩為本之大小兼暢」。七世紀至千年頃,大乘佛教又分流:(從北來)西以阿瑜陀為中心,無著師資弘「虛妄唯識學」。(從南來)東以摩竭陀為中心,「真常唯心論」之勢大張。學出龍樹之佛護、清辨等,又復興「性空唯名論」於南印。】(《佛教史地考論》)釋印順認為佛世是重聲聞解脫道,大乘佛法則是在 佛入滅以後四個世紀到七個世紀之間開始興盛,在七個世紀到一千年之間分流成為「虛妄唯識學」、「真常唯心論」以及「性空唯名論」大乘三系。呂先生同樣主張佛教就是只有解脫道,就是只有聲聞法的修證,在這個預設前提下,呂先生所說的童女迦葉當然就是個聲聞人。〈佛教輪迴思想的論述分析〉通篇論文之中,沒有出現「聲聞」兩個字,但是從論文中的預設立場來看,論文中的童女迦葉當然就是個聲聞人,平實導師並沒有故意誤導或是錯誤的引導。相反的,是呂先生以佛世只有聲聞解脫道的「大乘非佛說」的錯誤觀念在錯誤地引導學人;琅琊閣們袒護呂先生的論文,也是在支持「大乘非佛說」的錯誤觀念在誤導學人。

另琅琊閣質疑說呂先生文章中沒有說「童女」二字為姓氏,是 平實導師使用錯誤的話術作錯誤的引導。我們一樣來看呂先生的論文,論文中說:【北傳漢譯的《分別功德論》卷五記載「拘摩羅迦葉」的故事,提到「鳩摩羅迦葉」乃是處女(未出門女、童女)所生,才被稱為「童女迦葉」。就此而言,部份學者將長阿含《弊宿經》的「童女迦葉」理解為一個「具佛法正見之孩童」的說法,顯然有著理解上的出入。換言之,在《弊宿經》裡的「童女迦葉」未必是個孩童,「童女」顯然是指這位具有辯論天賦之迦葉尊者的母親,意即處女。處女(童女)所生的迦葉即被名為「童女迦葉」。某種程度而言,處女懷孕一事,還略可類比基督教之處女馬利亞懷孕的故事。】(《中華佛學研究》第九期,中華佛學研究所,頁17-18。)

前面已經說明過《分別功德論》這部論有許多的問題存在,根本不應該被拿來引用。在《分別功德論》中卷5記載:「鳩摩羅迦葉」乃是處女(未出門女、童女)所生,才被稱為「童女迦葉」。所以呂先生認為「處女、童女所生的迦葉,即被稱為『童女迦葉』」。迦葉是個姓氏,在《分別功德論》卷5記載:童女迦葉的母親是長者未出門的女兒,因為在家裡面向火的時候,有一股暖氣進入了身體,便有了身孕,也就是懷了童迦葉。《分別功德論》裡面當中不稱童女迦葉而是稱童迦葉,不管是童女迦葉或是童迦葉,在迦葉這個姓的前面加上童或是童女作為區別,這就是否定童女迦葉是童女或是童子的身分,而是童女所生的迦葉,所以稱為童女迦葉;如此,「童女迦葉」四個字是指祖先的源流,這時「童女」二字不就是姓氏嗎?

在古天竺當中,佛陀十大弟子當中智慧第一的舍利弗,這個舍利弗大家習慣稱為舍利佛,舍利弗名字的由來其實是因為尊重母親舍利,因此舍利所生的兒子稱為舍利弗。在《大智度論》卷11當中記載說:【眾人以其舍利所生,皆共名之為舍利弗(弗秦言子)。復次,舍利弗世世本願,於釋迦文尼佛所作智慧第一弟子,字舍利弗。是為本願因緣名字,以是故名舍利弗。問曰:若爾者,何以不言「憂波提舍」,而但言「舍利弗」?答曰:時人貴重其母,於眾女人中聰明第一,以是因緣故稱舍利弗。】龍樹菩薩說,大眾因為舍利弗是母親舍利所生,因此大家共同稱呼為舍利弗,而梵文「弗」這個字的意思在中土就是兒子的意思。舍利弗如果從父親提舍來稱呼,應該是稱為「憂波提舍」,但是當時大家尊重舍利弗的母親,因為她在眾女人之中是第一聰明,因為這個因緣,所以稱為「舍利弗」而不稱「憂波提舍」。

從舍利弗的例子來看,古天竺當時稱呼某一個人的風俗習慣,「童女迦葉」不可能是「處女、童女所生的迦葉」的意思,因為「童女迦葉」或是「鳩摩羅迦葉」,完全沒有「童女之子」的意義存在當中,而是直接顯示出「這個迦葉是個童女或是童子」的意思。若是說童女迦葉是「處女或是童女所生的迦葉」,是否童女迦葉應該稱為「童女子迦葉」或是「鳩摩羅子迦葉」呢?

呂凱文先生論文中引用《分別功德論》的敘述,想要將「童女迦葉」引導成「處女或是童女所生的迦葉」,而這個「童女迦葉」只是個聲聞阿羅漢。這當中隱含的意義,是佛教學術研究者想要暗示阿含部經典當中並沒有菩薩存在的證據,接著就可以說「菩薩行者之出現乃是在佛陀滅後千年才出現」,就證明了「佛世尚無菩薩行者遊化人間」,接著可以證成「大乘非佛說」的主張。

平實導師寫作《童女迦葉考》一書目的在確定童女迦葉的菩薩身分,證明佛世的時候就已經有菩薩僧帶領著五百比丘遊化四方,大乘佛教與聲聞佛教是同時存在於佛世的歷史事實,大乘佛教不是從聲聞法當中分裂出來的部派佛教的產物,大乘菩薩不是 佛陀入滅千年以後才出現世間的。這些「大乘非佛說」的主張若是成立,大乘佛法實證的本質就完全被淹沒,從此以後修學佛法的人,就只是相信聲聞部派佛教凡夫僧主張之六識論常見法,根本不會想要努力親證第八識如來藏,大乘經典就被廢棄不讀、不修了。人人都能以極淺之意識思惟所得的世俗法緣起性空觀,或是人菩薩行的人間佛教,然後自稱成佛、成阿羅漢了,而釋印順主張的「凡夫菩薩行道長久時劫即可成佛」的理論即得成立。

琅琊閣們為「大乘非佛說」的學術研究者辯駁,說 平實導師硬要將「鳩摩羅迦葉」也就是童子迦葉,說成是「帶領五百比丘的女眾菩薩」,目的在於要證明:【菩薩可以領導聲聞人!所以正覺只要自封開悟的「勝義菩薩僧」,就可以用「在家明心菩薩」的身份領導出家眾!】(〈《正覺名相錯解》:正覺「見性親教師」幻想「童女迦葉」是女性,不知是男性的「童女迦葉」【重發】〉,琅琊閣。)而且呂凱文先生的論文中「沒有說童女迦葉是聲聞人還是菩薩;沒有說童女二字為姓氏」,企圖引導學人誤會 平實導師故意用錯誤的話術作錯誤的引導,最後琅琊閣們所希望達成的目標,還是「童女迦葉」只是個聲聞阿羅漢,在佛世的時候沒有菩薩的遊行說法,最後證成「大乘非佛說」的主張。

其實 平實導師並不欣賞聲聞人,正覺同修會裡面的出家眾都是菩薩,即使他們現出家相,不能夠說他們是聲聞人。所以沒有所謂的「菩薩可以領導聲聞人」的狀況會發生,而 平實導師也從來沒有要領導出家眾的心態,不管是出家眾或是在家眾,想要來聽經、聽課,全部都是各人的自由意志,是各人認定 平實導師具有實證的本質,所以有許多的出家眾願意跟隨修學。平實導師何曾要以「勝義菩薩僧」的身分領導出家眾?蕭平實只是 導師的筆名,外人也從不知 平實導師的真實面貌;平實導師不接受任何的供養,也不接觸同修會裡面相關的財務,唯一的工作就是弘揚大乘佛法,讓大乘佛法的法脈能夠延續下去。

當 平實導師以自己所實證的智慧,如實講述大乘經論,並且證明大乘佛法是可以實證,大乘經典所說的內容確實是當年 佛陀親口所說。在這種親身經歷所產生的經驗,現身破斥學術研究者的「大乘非佛說」;平實導師心心念念為了眾生的法身慧命著想,然而網路上被批評與誹謗聲量最高的,卻也是 平實導師;這種狀況,在末法時代也是正常。只是當面對琅琊閣們如此破壞大乘佛法的主張,想修學佛法的人千萬要小心謹慎,不可以隨便地附和,眼光智慧要明亮,千萬不可以被誤導,不可以隨之誹謗大乘佛法,不可以就這樣子成就誹謗三寶的惡業。

以上就為各位菩薩說明「迦葉菩薩與大乘佛教」到此。歡迎各位菩薩繼續收看!

阿彌陀佛!


點擊數:2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