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潤與玄奘

第040集
由 正偉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螢幕前的觀眾們:阿彌陀佛!

各位現在所收看的節目,是由佛教正覺同修會為各位準備的「三乘菩提之相似佛法——重蹈燈下黑之琅琊閣」。

上一次我們講到,佛世時候的僧團,大家各自用功斷結證果,所以在僧團裡面所顯現出來的景象就是非常的安靜,大家各自於自己所應斷之結、所應證之果的路上而努力。但是琅琊閣卻要求大家要多多的討論佛法、要多多的交談、要多多的發表意見;這一些主張,它跟 世尊所在世時候的情況是相反的。因此我們可以看得出,只能以化名來發文的琅群們,不但不是證果的四雙八輩,不奉行於 世尊所施設的法教,甚至不明白 世尊所施設的戒律,其實是公然違背 世尊的施設。也因此,琅群一向不願意、也不敢以真實的姓名現世,只能以化名作無根的誹謗發黑函,卻不敢為自己的所作所為負擔起世間法律的責任。

為了求得流量以及滿足個人的私心,琅群在網上開設了許多個對話探討的群組,但討論的內容都成為黨同伐異的謾罵或者是自我推崇。各位觀眾有興趣的話,可以進入去看一看,也更能明白為什麼正覺講堂要求學員不應該去攀求非分之緣;學員之間不應該討論個人觀行的內容,而應該要向自己的親教師求教、小參。這些都是依著 世尊在世時候的教導,正是重現佛世時教團的實況,才能夠知曉 平實導師的苦心之處,為了復興佛法、重現文佛本所施設者,也是走向四雙八輩證果人最近的一條路。只是對於像琅琊閣那樣的人,不願意歸依於 世尊所施設,追求五蘊的變現而當作是真實,認為彼此以匿名在網上共修與討論,這就是修學佛法,最後就會不得不與斷結證果漸行漸遠,而成為違犯謗佛、謗法重業之人了。這種情況自古以來在僧團中其實所在多有,像是佛世時候的善星比丘、提婆達多、六群比丘、十七群比丘等等。在前面的節目中,我們已經為各位觀眾介紹過這一些人的存在,其實也是正從反面來證明了正法道場所必然存在有的附屬現象。這些寄生於僧團卻蛀蝕正法者,在每個時代、每個正法道場中都存在著。

接下來,我們再舉一個歷史上的實例,讓觀眾朋友能夠更加的理解。也許有人會想:「你說只要是正法僧團,就一定會有這些人、這些現象的存在,那請問 玄奘法師所率領的僧團中,難道也有這一種情況嗎?」還真有,而且不只一個。各位都知道,奘大師回到長安後,在唐太宗的幫助之下,大臣房玄齡立刻以國家的力量,徵召了五十幾位當時的俊秀者,來加入 玄奘的譯經團隊幫忙。其中有一位靈潤法師,他在加入 奘大師的團隊之前,已經是長安城中著名的高僧,他曾經宣講《大般涅槃經》七十多遍,講《攝大乘論》三十多遍,而且自己據說精修三昧;所以在《續高僧傳》中,道宣法師曾經高度地稱讚靈潤,說他是「涅槃正義,唯此一人」。另外還有靈潤的神異錄,例如說到靈潤與一眾法友一同去登山,忽然遇到了一陣的野火燒來,大家都趕緊地逃離現場,只有靈潤安步地行走一如往常,他的嘴裡說:「三界唯心,萬法唯識。所以火實際上是在內心,心外是沒有火的。如果說逃走就能夠躲避野火,那是沒有用的,因為火在自心中,不在自心外。」不久後當火燒到靈潤面前時,這個火就立刻滅了。

這個故事就和我們之前說過的一則現代的事情如出一轍。根據陳健民上師的記載:在抗戰時期有一位唯識的出名的大家,他是歐陽竟無大師的得意門生,當時他的兒子過世了,他太難受了,沒有辦法接受這個事實;所以當好友三五成群來向他慰問弔唁的時候,他哭喊著說:「三界唯心,萬法唯識。所以你們不要說我兒子死了,只要大家都說我的兒子沒有死,我的兒子就會復活了。」當然我們不忍心去責備一位喪子的老父親,只是學「唯識種智」學到這種地步,也只能嘆為觀止了。

從靈潤所說過的話中,我們也可以確定,靈潤並沒有斷除身見、我見,也就是他並未證得須陀洹初果。根據前面的這一段話可以看出,靈潤未曾現觀自己的十二入,他沒有辦法現觀自己的內六入與外六入,他不明白十八界表面的現象,所以就不可能去證得「三界唯心,萬法唯識」的如來藏心、阿賴耶識。靈潤的落處就是如此,所以他才會說「火在自心,所以不需要逃離」;而後者也才會說出「只要大家都認為我的兒子沒有死,我的兒子就會復活了」。可惜世間學佛人,能夠瞭解這裡面道理的人太少太少了,即使是號稱律宗祖師、持戒精嚴的道宣,也不懂這些道理,所以只能夠用名聞世間的事業來判斷,道宣才會錯讚靈潤是懂得涅槃正義的唯此一人;然而,這恰恰好與事實顛倒相反。在此,我們也可以順便看出道宣律師的落處,以及能夠理解為什麼在歷史上,後來道宣會半途離開 玄奘譯場箇中深層的原因。

靈潤接受了徵召,參與了 奘師的翻譯事業,依照 奘大師的習慣,他對於譯經團隊的成員,奘大師必然是優先幫助他們開悟唯識正義,甚至會直接為他們指出第八阿賴耶識,目的是為了迅速提升團隊成員的程度,能夠讓譯經的品質保證是正確。只是開悟所需的條件若有嚴重不足的人,依然是難信、難受,或者是半信將疑;像是那些福德、慧力、定力、性障薄弱這些條件缺損太多的人,就一定會落於半信半疑之中。靈潤加入玄奘團隊後,擔任好幾部譯經的證義人員,也就是比對證明對譯前後的義理是否相符合,這一件工作必須是對於經義文字有相當理解的人才能擔任。所以靈潤原本的程度不錯,奘師安排他在那個證義的位置上工作,只是靈潤對於 奘師所幫忙指引、指示者,他的心中半信半疑,沒有辦法確認,也就是他的現觀不夠,或者說他根本沒有現觀,因此他作不到趣捨妄心而轉依真心入真見道位,他作不到。而且靈潤不是一個直心的人,所以在 奘師身邊的時候,他不願意提出疑問,但凡當時他如果肯當面提問,甚至質疑 奘師,乃至於找 奘師吵一架,都有可能得到 奘師進一步的攝受,也就不會造成他後來謗法、謗佛的惡業。

當靈潤離開 奘師的譯經團隊之後,他竟然公開地向教界提出懺悔文,來懺悔他在玄奘教團所作的事情,他說:「後生未有所識,忽聞新義,用為奇特,不知思擇,遇便信受,及謗舊經,云非佛說。」我這個後生晚輩啊,當初見識不足,忽然聽到 玄奘所說的唯識種智的新義理,覺得甚為奇特,不知道去思惟義理的情況下,我就這樣子信受了 玄奘所說新的唯識道理,而跟著一起毀謗舊的唯識義理,說舊傳的唯識義理不是 佛所說的道理。

好,這裡面在講什麼?在 玄奘之前,中國所流行的是真諦三藏所翻譯的唯識經論,真諦法師受學於安慧與德慧這一脈,被叫作「唯識古學」,也就是Ujjayani優禪尼學派。這一派的人,像安慧他主張要把第八阿賴耶識染汙識給滅掉,才會有第九菴摩羅識白淨識顯現。所以在唐朝的時候,佛弟子與佛弟子見面打招呼,有的時候會問:「欸!你的阿賴耶識滅了沒有啊?」用這樣的方法來打招呼。而 玄奘他到印度受學於護法、戒賢,這一脈被叫作「唯識今學」,主張要「轉識成智」,修除第八識中的染汙種子,轉第八阿賴耶識為清淨真如大圓鏡智。真諦三藏所主張的第九菴摩羅識,不論是在現存的梵文經本或是藏文經本當中,都沒有這種說法,根本沒有這個名詞,這個是安慧、德慧、真諦所傳下來的說法。在 玄奘之前,中國的佛教界就被這一種思想搞得烏煙瘴氣,所以 奘大師從印度學成歸國後,教導弟子唯識真理,以實證第八阿賴耶識為大乘的真見道,摒除過去真諦法師所說的要把第八阿賴耶識滅掉,然後顯現出第九識的錯誤說法。

然而,要能夠真正的實證唯識正理的「轉識成智」,首要的條件得要先實證自己身中的第八阿賴耶識,那不是用自己的第六識意識的思惟、分別較量就可以作得到的;他必須由已經實證的善知識引導條件具足的學人才有可能成辦,這就是前面所說 奘大師會盡力地幫助他譯經團隊成員的地方。然而靈潤的條件不足,主要是在於不肯依教奉行,堅持成見,背後的原因則是因為他沒有成就須陀洹果,身見、我見斷不了。所以即使是在 奘大師之下,依著 奘師多所幫助,靈潤仍然沒有辦法實證第八識,成就大乘的真見道位。因此,他也不承認那一些開悟的師兄弟是大乘的見道位,反而倒過來認為 玄奘法師所講解的唯識義理是錯誤的,真諦所講的唯識古學才是正確的。所以他在 玄奘法師過世之後,提出了「十四門義」,也就是他認為 玄奘法師所翻的唯識典籍當中,有十四個地方是錯誤的;這十四個地方,恰巧就是見道判斷的這個地方。

因此靈潤說:「為愍斯等長夜受苦,須善分別。」靈潤認為 奘大師所傳授的唯識新義有嚴重的錯誤,所以他要向教界提出公開的懺悔,這是為了憐愍那些相信 奘大師所翻譯、所傳下的唯識新義的師兄弟,以及信受 奘師唯識新理的信眾們,他認為他們未來會下惡道長夜受苦,所以靈潤要出面駁斥 玄奘所說的唯識道理,他要大眾去分別 玄奘所傳的唯識義理是錯誤的。

到這邊各位先來看一看,這件事情與我們前面說到離開正覺講堂,三位以實名發出懺悔文的師兄所作、所為、所說,是否幾乎是如出一轍呢?時隔一千多年了,但同樣的事情還是繼續地在發生。學歷史的人有一句不變的名言:「如果歷史教會了我們什麼事,那就是同樣的事情永遠會一直在發生。」各位看看這句話有沒有道理?這三位師兄原本都是在正覺同修會增上班的學員,離開講堂後,他們在網路上公開發表自己的懺悔文,認為 平實導師的印證是不對的,他們是為了救度其他的受害者,所以他們要公開地撰寫自己未悟言悟的大妄語業的懺悔文。各位看看,像是不像?

好,今天時間的關係,我們就暫時為各位介紹到這一邊。謝謝大家!

阿彌陀佛!


點擊數: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