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覺可以沒有你,你不可以沒有正覺?

第026集
由 正倖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您現在正在收看的節目是「三乘菩提之相似佛法——重蹈燈下黑之琅琊閣」。

琅琊閣退轉者張志成說:【沒了導師攝受你,你明心了會退轉,所以你沒了正覺怎麼學佛?】 (〈琅琊隨筆 (14) : 正覺可以沒有你,你不可以沒有正覺?〉,琅琊閣。)從三次法難及兩次退轉的事件看來,親教師們所說的這三句話,全都是如實語。若不接受 平實導師的攝受,退轉而發動法難的前後三次事件,以及兩次退轉的事件,包括自稱琅琊閣的張志成先生等人,豈不是證實親教師這些話的具體例子嗎?所以親教師們說:「你沒了正覺怎麼學佛?」真是如實語;張先生自己也落入這三句話中,怎麼還有臉寫出來抹黑自己?

張志成說:【必須得一輩子待在正覺不可,不惜身命護持正法(正覺)。】(〈琅琊隨筆 (14) : 正覺可以沒有你,你不可以沒有正覺?〉,琅琊閣。)如來在諸經中常常說「應該不惜身命護持正法與善知識」,乃至佛弟子也如是說,例如勝鬘夫人等人。如來與佛弟子這樣的開示,在前後三轉法輪的大小乘諸經中處處都可以看到。如今張先生否定這樣的說法,顯然是公開否定 佛與聖弟子們的所說,那他還能是佛弟子嗎?不是佛弟子,卻來批評 佛與聖弟子們的正說,他是想要幹什麼呢?還宣稱自己懂得佛法,這比佛世的諸多外道還不如,佛世的諸多外道雖然也竊取佛法,但是絕對不會否定 佛與聖弟子的說法。看來張先生比佛世的外道更不如,也是遠不如現代的一貫道;因為一貫道雖然也不斷竊取佛法,但是他們從來不否定 佛與聖弟子們的說法,張志成卻是時常在語言文字上公開否定,這也證明他真的不是佛弟子。既不是佛弟子,想要證道當然就沒有希望了,竟然還向諸多親證佛法的佛弟子們宣稱他的實證,這真是末法時代的佛門大笑話了。

但是張先生說:【「正覺可以沒有你」:不管你貢獻了多少錢多少勞力,只要你不聽話,不受教,敢反抗,你的付出一筆勾銷,……。】(〈琅琊隨筆 (14) : 正覺可以沒有你,你不可以沒有正覺?〉,琅琊閣。)只要有人在正覺護持正法,通常都是功不唐捐,所以有人大力捐款護持正法,後來也都證悟了;也有不少人因為沒錢,但是大力付出身力護持正法,雖然他在捐款上數目極少,但是他們也證悟明心,如今已在增上班中進修無生法忍了。張先生怎麼可以睜眼說瞎話,講什麼「一筆勾銷」的謊言呢!如果是像張先生那樣,始終只信釋印順的邪見,法主說的正語、正法,他都不接受——「不受教,敢反抗」,那麼他的小小付出當然要被漠視;卻不會「一筆勾銷」,因為他退轉前對正法的小小付出,對於他未來世因緣成熟時,還是會產生極大的幫助,全都是因果歷歷不爽,怎能說是「一筆勾銷」呢?未來無量世以後如果還有正覺,不能、也不會勾銷它。如果未來世是別的正法道場,也一樣不能、不會勾銷它。

顯然張先生是跟釋印順一樣不信因果的,才會說出這種「一筆勾銷」的邪見說法來。這時再說什麼虧欠、抹黑也就沒有意義了,因為正覺從來不曾將大家的護持款用在私人身上,哪來的虧欠?正覺也從來不曾辜負所有人的大小護持,當學人護持正法,直到因緣成熟時就一定會證悟,又何必抹黑什麼人呢?但是張先生把自己的不如理、不如法的邪見公開寫出來,處處、句句都證明他證悟的因緣還沒有成熟;所以 平實導師幫助他證悟後,他還是忘記了悟個什麼,這不是最好的明證嗎?但他卻還是不知自己的落處與錯誤,還寫出來顚倒計較,不是心行顛倒的人嗎?如果 平實導師沒有指導他證悟,他當年又如何能通過兩位監香老師的考驗而進入增上班?那麼在張先生沒有像會裡許多人大力護持的情況下,平實導師還幫他證悟,那麼 平實導師何時虧欠他,何時把他的護持「一筆勾銷」呢?顯然他是睜眼說瞎話。

張志成說:【某位正覺老師說:對導師來說,用不了的人就不用。】(〈琅琊隨筆 (14) : 正覺可以沒有你,你不可以沒有正覺?〉,琅琊閣。)有的人很有才能,但是居心不正,用了以後就會出大亂子,這已經出現一、兩次了,所以 平實導師對於某些別有用心的人,當然要加以久年的磨練以後才能用他;如果他磨練久年以後依然不改變心,當然會裡用不了他,當然不能用他。這是所有古今中外一切道場中,都如是認定的原則,張先生對此是完全無知嗎?有一天換了他當法主時,一樣也是會如此遵守這個用人原則的;沒想到他卻來反對這個原則,豈不令人恥笑他的無知。

張先生說:【況且,那些真的因為愛你而無條件照顧你、為你好的人,絕少會不斷提醒你:「你沒有我不行,你沒有我就不能夠怎樣怎樣。」他們希望你快樂,而不會希望你覺得自己虧欠了他們。所以,那些公然標榜自己如何關照你的人,十個有九個半不愛你。他們對你好,是因為你有利用價值。實情是,你不止有利用價值,說不定在市場上還極難找到代替。不然的話,他們就連花時間提醒你對他們要感恩戴德都可以省了。】(〈琅琊隨筆 (14) : 正覺可以沒有你,你不可以沒有正覺?〉,琅琊閣。)從張先生講的這些長篇大論中,都只是在世俗法上用心,沒有一句是在法的修證上用心。不只這一大段文字如此,在其他所有文字上也是如此,全都落在世俗法上,不在法上用心,寫得再多也沒有用;放著 平實導師指導他開悟的內容不理,把心全都用在世俗法上,他怎能與第八識的唯識性與唯識相相應呢?怪不得他會悟後退轉,也是不得不然的了。

張先生說:【商業社會裡,有很多利用這種手段、嘗試控制別人的無賴。】(〈琅琊隨筆 (14) : 正覺可以沒有你,你不可以沒有正覺?〉,琅琊閣。)張先生在正法上的護持不多,但是 平實導師一樣幫他證悟了,他卻不知感恩;自己不信受而退轉了,卻反過來誣衊別人是無賴。殊不知他自己正是這種人的代表,有臉說別人,沒臉說自己。以下的許多文字說的也是如此,我們就不再舉例了,以免聽眾厭煩。

張先生說:【平等大悲的佛菩薩,需要我們用金錢和勞力,證明我們具備「菩薩種姓」,然後才賜給我們證量?】(〈琅琊隨筆 (14) : 正覺可以沒有你,你不可以沒有正覺?〉,琅琊閣。)不肯修行前五度,連第一度布施波羅蜜都不肯修的張先生,顯然是極度欠缺福德的,所以持戒、忍辱、精進、靜慮、般若就不用再提了。像這樣的人顯然是欠缺菩薩性的,但 平實導師愛才而幫他證悟,沒想到他不信受,還來講這些沒道理的話。為何佛要弟子們精修前五度以後才能進修第六度般若?因為沒有精修前五度的人,菩薩性是發不起來的,不是真正的菩薩,再怎麼精修般若也沒有用,都跟張先生一樣落入六識境界中,無法跳出來;所以幫他證得第八識如來藏以後,他是不可能信受及安住的,退轉就是必然的結果。張先生自己就是現成的例子,為大家證明佛說的這個道理了;如果還有人不信佛說的道理,就追隨他去信受釋印順的直覺或離念靈知去吧!等未來劫中精修前五度而使菩薩性發起了,再來證悟。所以我們正覺親教師都說:「正覺可以沒有你,你不可以沒有正覺。」因為不論想要證悟的人,或是悟後想要轉入初地的人,都要靠正覺的悟前與悟後的教導,才有可能達成,除非你是往世就已經入地的人。

張志成說:【若是如此,蕭導師就不用告訴大家正覺寺還差15億台幣了,不是嗎?正覺聚集了多少福德不可思議的大菩薩,怎麼可能連15億台幣都要向大眾開口?這真的是為了大家的福德著想,還是因為錢不夠,錢從大陸調不出來,要公開募款?】(〈琅琊隨筆 (14) : 正覺可以沒有你,你不可以沒有正覺?〉,琅琊閣。)正覺寺的興建,完全是為了大陸同修設想,但正覺寺是否欠缺了15億台幣,平實導師都不牽掛;當年也只是如實把情況告知大家,但是並沒有向大家勸募或請求捐款,只是計劃興建好了以後,以會裡的其他不動產向銀行借款支付。這事情連 平實導師自己都不擔心了,又何須張先生來憂心?如果張先生發動法難(其實只造成退轉而不能成為法難),不是想要接管正覺,何必擔心所欠缺的興建款項?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監。

張先生說:【經論中,從來都沒有設定任何與金錢和勞力掛鉤的「開悟條件」。訂立這種「開悟條件」的人,真的是我們應該追隨的善知識嗎?】(〈琅琊隨筆 (14) : 正覺可以沒有你,你不可以沒有正覺?〉,琅琊閣。)佛陀說六度波羅蜜時,曾說前一度是後一度的基礎;換言之,沒有修好布施波羅蜜的人,就不能修好持戒波羅蜜;沒有修好靜慮的人,就不能修好般若;沒有修好般若的人,就不能證悟進入第七住位真見道。那麼想要證悟般若的人,是否一定要修好前五度?進入第一度時,是否要精修布施波羅蜜?精修布施時,不是要以財力或體力來修嗎?這不正是要以金錢和勞力來付出。請問張先生:「拒絕修前五度,對正法的護持不肯付出金錢與勞力,如何具足精修前五度?」沒有修到具足菩薩性的張先生,卻妄想著一開悟就要入地,豈不是癡心妄想?

再問張先生:「大眾對正覺的金錢與勞力護持,是落入平實導師或親教師們或幹部們的口袋中嗎?」每一分一毫都是用在正法上及救濟眾生上,不曾有過一分一毫用在私人身上;即使是 平實導師自己,現在都還在護持金錢與勞力。那麼每一個人精修前五度時的各種護持,全都用在前五度的努力修行上,如 佛所說藉以發起具足的菩薩性,這樣的開悟條件有何過失?你的說法是想要全面推翻 世尊所開示的聖教嗎?那你還能自稱是佛弟子,這是怎樣的臉皮呢?

張先生說:【佛法不是利益交換。佛菩薩沒有要你去拿出金錢、勞力、忠誠來證明你有「菩薩種姓」,才會給你開悟。】(〈琅琊隨筆 (14) : 正覺可以沒有你,你不可以沒有正覺?〉,琅琊閣。)佛法從來就沒有利益交換,佛世所有佛弟子對正法的護持,從來沒有被 佛陀收為自己所有,全都轉施出去;現在的正法也是一樣,全都轉施或用在大眾學法的必要事相上,沒有一分一毫用在 平實導師或親教師、幹部們身上。大家都是來作義工,既不領薪水,也不從中獲得錢財,這怎能說是「利益交換」?張先生對邏輯或因明的見解也太奇特了,才會與所有人的看法都相反。如果沒有好好精修前五度,菩薩性沒有具足,整個人都是在世俗利益上計較而沒有聖性,卻想要得到佛法的根本大法而證悟,這是上從 佛陀、下至諸菩薩都不會認同的。

張先生說:【佛菩薩希望把最好的大乘佛法,給每一個人,只是不是每個人都能領會,都可以信受,都可以得法。蕭導師常說他不渡聲聞人,因為他們沒資格得大乘法,還說 佛陀不把明心見性的密意告訴聲聞種姓的人。這完全是誹謗 佛陀平等大悲的本懷。】(〈琅琊隨筆 (14) : 正覺可以沒有你,你不可以沒有正覺?〉,琅琊閣。)張先生這一大段話說得太好了,因為 佛陀確實是以這開示的,在《阿含經》中至今都還可以找到許多聖教證明這一點。但是張先生隨後說「這完全是誹謗佛陀平等大悲的本懷」,卻又是公開反對 佛陀的聖教了。所有人證悟大乘菩提的內容與條件都是相同的,但都是立足點的平等,而不是齊頭式的平等。張先生要是齊頭式的平等,就不論阿貓、阿狗都可以證悟,而不是同樣要有菩薩性的具足才可證悟;那麼同理,只要當總統的條件具足的人就可以當總統,依張先生的條件說,這就不平等了。張先生等於是說,只要有意願當總統的人,不論條件,所有人都可當;這真是神邏輯,還講得出來,自己都不覺得臉紅。他的其餘說法也都是這樣的神邏輯,讀了都只能慶幸不是正好在吃飯。

張先生說:【《法華經》裡面的三車火宅喻,就是最好的說明。大富長者為了把孩子救出火宅,用羊車、鹿車和牛車誘導他們,因為不是每一個孩子都願意接受大牛車(成佛之法)。但是最後,孩子平安走出火宅後,長者給每個孩子都是最上等的大車。這才是 佛菩薩對我們每一個人無條件的、平等的慈悲心。】(〈琅琊隨筆 (14) : 正覺可以沒有你,你不可以沒有正覺?〉,琅琊閣。)佛陀正是如此,想要給每一個弟子大白牛車,但是終究沒能成功,所以許多人在證得二乘法以後,就入涅槃去了。雖然 佛陀如此用心,所以最後講了《法華經》,想要把所有人都引入大乘菩提中,卻有五千聲聞退席離開,不接受 佛陀即將要給他們的大白牛車。既然這些人不能以大乘菩提度之,菩薩時間有限,就不必度這些人了;度了也沒用,他們死時一定會入無餘涅槃。而 平實導師也是如此,不將大乘菩提度與聲聞、緣覺人,所以也寫了《阿含正義》七輯公開流通,接引了二乘人;但是卻絕對不將大乘菩提送給聲聞人,猶如 世尊不將大乘菩提送給公開退席的那五千聲聞人一樣。張先生看事情時都只是看一面,不看另一面;或者說,他兩面都看到了,卻是只講一半而不講另一半,也真令人無言。

張先生說:【《明心與初地》:以前我們說過:「如果不繼續講《成唯識論、楞伽經》以及《護法集》,那麼將有一半的人會退轉掉——因為信力不具足、慧力不具足、福德因緣不具足者,若沒有真善知識攝受,明心的部份會自我否定而退轉;不是他自己願意退轉,而是自己無法確認所悟其實無訛,所以會自己退轉掉了。如《菩薩瓔珞本業經》所說:菩薩進入第六住,修學般若空;如果悟後般若正觀現前——般若就是如來藏的空性智慧——他要進入第七住時,如果沒有諸佛菩薩或諸善知識的攝受,此人「若一劫,若二劫,乃至十劫,退失菩提心」,把所悟的真心又自我否定掉,退回外道常見中;所以我們要講這些課程,攝受部份信力慧力較差的同修免于退轉。】(〈琅琊隨筆 (14) : 正覺可以沒有你,你不可以沒有正覺?〉,琅琊閣。)張先生說了這些話,其實正是他自己的寫照,也就不必多作辯解;因為如果想要對他的邪見與曲解一一加以辯論,一定是講不完的。因為他幾乎是每一句話都講錯,除了故意曲解以外,就沒有別的理由可以說明他為何會如此說了。因此請問他一句:為何自認為所說都正確,卻被正覺的許多同修證明他都講錯了,卻無法繼續把所辨正的內容加以反證?張先生又舉出經論來證明自己的說法,但經論中所說卻是證明 平實導師的說法正確;被正覺同修寫出來舉證以後,張先生還是無法回覆而另闢新題繼續潑糞,仍然不能回應;這正是張先生現在的狀況。

時間所限,今天就講到這裡。

阿彌陀佛!


點擊數:3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