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法心態重要性——偏執名事相難證菩提(五)

第015集
由 正嫺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觀眾:阿彌陀佛!

現在所收看的是正覺教團為您準備的三乘菩提系列弘法節目,今天要介紹的是「三乘菩提之相似佛法——重蹈燈下黑之琅琊閣」(二)。

上階段經過多位親教師在「三乘菩提之相似佛法」(一)中,為了琅琊閣寫手所誤解的法義,從各種不同層面為他們解說佛法真實義理,其實是秉承 平實導師仍抱持救護他們的慈悲心念,期盼他們能回頭、能懺悔。所以我們仍再錄製此系列影集,為其解說他們墮處之過患,拔除邪見免入魔障;藉此說明,也讓有心學佛、仍有疑慮的初機學人詳加明白。以下談論「琅琊閣寫手們」就簡稱「琅者」。

看到〈琅琊隨筆:正覺同修會的「白色恐怖」〉一文,滿滿抱怨和仇恨言語,放著正覺裡有珍寶不收藏,盡撿拾垃圾往兜裡揣,一連幾篇都是潑髒水的栽贓文。這樣如何聽聞到正理?平實導師帶領的正覺同修會菩薩僧團弟子眾,一直在作的就是救護眾生的事業,深怕想學佛的學眾,為了學佛被外道誆騙,因而造下善心學佛卻種下惡業成就惡果,嚴重時更是下墮三塗。所以教導學子正知見、行菩薩道正修行,免墮邪窟。正覺行事一向光明磊落,只要是上網的文章、書籍、評論法義者,皆有標示名號。佛法是可以辯論的,藉由辯論可以讓學佛大眾了知哪位大德其法義落處,所以出示自己身分名號,應該是對作者的基本要求,也是對於閱讀者的尊重;尤其在法義評論時,更應該具名表示,起碼必須對自己所寫的法義內容負責。

然而,琅者文中卻這樣說,平實導師提起:【筆者是「躲在幕後的人」……寫文章批評……不公開身份評論正覺問題。】琅者說:【暴露身份的結果是被正覺騷擾恐嚇汙名,而且蕭導師不會只針對我一人,而是要將所有他認為與我有牽扯的人,全部打入黑名單,全體邊緣化。】又說【正覺內部「抓奸細」行動……出現大量「便衣」分佈在各層樓】(〈琅琊隨筆(20):正覺同修會的「白色恐怖」〉,琅琊閣)等等。看到以上栽贓說法,彷彿在寫偵探情境小說般遐想。平實導師僅是提出評論者既然公開貼文,就應該表態身分接受公評,然而卻傾出琅者一堆怨懟情緒,連騷擾、恐嚇、汙名,甚至抓奸細、有大量便衣,一系列都是琅者迫害妄想說詞都出籠。從頭至尾的妄想編織,把 導師說成神通廣大的迫害者;把正覺說成恐怖組織,彷彿琅者事事親臨人、事情境一般。

從此處可知網路不具實名者,其心態容易隨心所欲編造是非不堪;不具名的琅者,在網路背後可以任意栽贓,不負後果影響,當然也無視戒律、因果存在。相對正覺而言,導師評破外道論見皆會標示屬名出處,著作成書亦會寄送被評論者處所,請其過目不吝指教;此作風乃以救護之心,拔其罪業之苦而行道。正覺弘法的法義教學體系,若要聽聞學法想實證者,須來正覺上課,這是說法者與聽法者對實義法敬重的學法態度。關於人事管理也有申訴的管道,況且退轉者有署名的張志成先生於網路評論 導師,然而與他前後同入正覺學法的家人、親眷、朋友,幾乎都在正覺擔任重要職務幹部,哪來的騷擾、恐嚇?琅者因不知實義菩薩來人間弘化的可貴,正法道場放眼前,無能分辨是非,也沒有擇法能力,盡是聽信造謠是非閒語,人云亦云,難怪「佛度有緣人」。

正覺從1997年成立至今,經歷三次法難事件,一路走來最重要的是學人在於正覺所學,如何能斷除自身往昔所帶來的諸種雜染;應該檢驗的是實證法義後,在世間裡要如何任運與受用、體驗殊勝法,將所證的妙用,嘗試體驗、修正各種逆緣境界到來;學習如何轉依,讓清淨種流注,可數數學習觀待世間一切法。很多學子終其一生不斷尋求實相,誰都不喜歡被誆惑,因為會被耽誤道業;所以學法可以有疑惑,但是必須要求自己謹慎。尤其是口業造作,自己錯想放至心裡可以待緣改變,若是惡口造謠可就影響甚遠,乃至未來的自己,那個果報就不可愛。所以「凡夫怕果,菩薩怕因」,凡夫不信因果,當業風吹來時求饒才後悔;菩薩因為知道因果屢見不爽,所以凡事小心。

唯佛究竟了知因果,既然佛為究竟覺,成佛之前對因果了知是學子必須漸次學習知曉這箇中道理。三乘菩提與世間法道不相同,佛法背俗,所以學法與世間探究學問一定不一樣。在世間學習世間法乃至出世間法,對事相對治就是練道場;若是長時跟抱怨者共事,他們一定不會是善知識,怨天尤人者一向所看待的事情都是別人的過失,他的眼裡不容人。所以從學佛態度,尤其學世出世間法,與自己過往不同知見,也會認為是別人的錯。換句話說,學習了義法的特質,起碼心量要廣闊,心量大的人常會自省,尤其論言無上法更需嚴謹,不會屢看實證者與自己說法不同就論說批評。

你會覺得奇怪,跟了義法有何關聯?我們說明如下:因為了義法是無上法,也與世俗背理,無上法得要有無量大的胸襟才能海涵,因為心能出生一切法,法量無邊,海涵正見正念才能安住道業。就像 平實導師已是聖義菩薩,大可閉門造車在家修行,但是為了弘傳殊勝法救護學子,在法義辨正中,將自所親證實修的法老婆說教。導師此生一直掛念著就是救護謗法者——謗法者能救護,他都希望嘗試不放棄,可惜琅者無法識明辨別。就像琅者文章詆毀說:正覺不是一個待人寬容,給人貼標籤、給人打防疫針,用誹謗三寶、聖義僧、菩薩藏,恐嚇批評者下地獄。你們聽,充斥著他們的偏執排斥音聲,這種情況就像一個無知少年躲在網路背後,假名隱藏身分,卻以為將贗品當真品高價販售得手獲利,不用對自己販賣的商品、買家負責任;回來炫耀自身能力超越父親,是足以富有利生,不需靠父過活。當此少年被呵責,父親並告誡說這種作法是要付出坐牢的代價時,卻被冷嘲熱諷說父親怎麼盡是恐嚇批評他的行為。想想:這種逆子如何救?真的難啊!

平實導師說法多年,皆從了義法解說救護,不評人身攻擊,已寫百本勝妙論說,一再將親證實說無始劫來法爾如是的第八識如來藏體恆不生滅,一切有情眾皆有識體恆存真實如如性,為眾細說分明。琅者就以六識論評說阿賴耶識是生滅法,還專舉自己錯解的經論與錯誤的資料佐證,或者斷句取義混淆視聽,說是佛說的,其實他們已具如來為凡愚不開演阿陀那識之眾類。琅者為了怕法義說不過,還片面批評、潑髒水說 平實導師、正覺的是非,這樣就像是無知少年的贗品推銷,卻一味怪罪想救護他們的人,真的是不可取啊!

法義辯論身分公開論議,是作為佛弟子應有的基本行道。當你要說別人有過失時,難道自我介紹再來辯論,不是作為人格應有的公道嗎?琅者文中竟然提出說:【琅琊閣可以公開身份,……基於平等的大原則,正覺可否從此公開透明?比如可否把這麼多年來,每一位明心菩薩的「資料」——身份職業學歷、捐款數目、禪淨班畢業後的錄取時間、錄取次數、幾次破參、破參前後的職位、升遷的速度、與蕭導師和師娘的「因緣」——盡數公開示眾,讓我用統計學分析一下金錢和明心的「相關係數」?】以上琅者提出的要求,真的讓人啼笑皆非,不禁搖頭,天可憐憫!就像剛才所舉例的無知少年賣贗品炫耀的事,被父親告誡行為不檢的嚴重後果,結果無知少年要求父親要說教其過失時,需要「平等的大原則」,要求父親提出財產證明、薪資單、上班時數,好用統計學分析一下,這才是平等。我想各位聽完這樣琅者要求,只要是有智的學佛者,就會知道為什麼琅者離道很遠,離開正覺也不足為奇了。

琅者還說:【最初進正覺的時候,不知道正覺的規矩那麼多。……敢如此高調用「會歸」和「戒律」限制學員自由。……(又說)「戒律」是剝奪人權的工具?】琅者真的是佛弟子嗎?對此說法,真的叫作不知所云,令人搖頭!團體形成本來就有法規,國有國法、校有校規,凡有人的團體就會形成規範相處,世間法規就是朝向約定俗成標準,共同遵守生活;世出世間法的規範,就以 世尊所說的千佛大戒、菩薩戒為依止,這是想學佛成佛子的基本法則。正覺受此菩薩戒為盡形受,因地方習俗、時節因緣背景,故有會規相輔讓學員配合修學,目的乃是為了因應現代生活變遷與持守佛戒清淨,以達成就清淨菩提道業。當然初機乃至久學學員在課堂上課,都會叮囑、宣導、教化,其目的不外乎如父母殷切提醒囑咐。但從琅者口中,把「菩薩戒」視為「剝奪人權的工具」,還引用聯合國大會在1948年決議通過宣佈的《國際人權宣言》之「主體思想」等言,並把 世尊的「教戒」世俗化成與聯合國大會宣言普世價值一樣。由此可知,琅者這種不倫不類的混淆譬喻,說他們謗法、詆毀佛所說的戒,一點也沒有冤枉他們。他們假借辯論說理,讓不知佛教本懷的大眾誤導視聽,實為壞法之魔眾。

琅者說:【「謗法」是正覺所說的狹隘定義,古往今來所有學佛人,所有佛弟子和大師們在交流法義的時候,有幾個可免于「謗法」的罪業?最可笑的是,正覺的「謗法」狹義到不但學員不可以說法,連非親教師的「開悟聖者」都不可以說法。那這個開悟頭銜,只是為了裝飾正覺門面用的嗎?】我們回覆說:平實導師護念、珍惜學人的法身慧命;話說實證者與琅者佛法研究者這兩種其中差別,在於能夠法義實證並能轉依者,絕對不會像琅者好為人師,強出頭錯說法。實修者不管對事、對法不清楚時,不但會小心求證、請問瞭解,若仍有疑惑時,甚至安忍於因緣際會,有佛菩薩、善知識來指點,絕不會貿然公諸說法,大肆評斷、網貼廣傳。

而琅者只要與自己「研究」不認同的名相法理,就批評 導師所說,這裡面的法義完全沒有琅者的體驗實證,只有知識認知。所以話說回來,佛法若是研究後所使用的知識,只符合世間法使用,與世出世間法是一點都不相關。初證者就像剛出生嬰兒,還需要大量吸吮法乳才能漸次茁壯,這是琅者目前無法理解明白的道理。平實導師惜才愛護初證菩薩法身慧命,悟後菩薩才剛起步,所學的法義無量,當然等待穩定成熟才能貫通義理,以免淪墮像琅琊閣寫手們謗法示範。若是謗佛沒有這樣說的法,後果真的是很嚴重。

琅者謬說:【佛法真的變成正覺的獨家專利和私有財產。】我們說:佛法不是世俗,所以不是專利、也不是財產,否則正覺不會敞開大門連年免費招生,甚至每年舉辦兩次無償禪三,讓有因緣證悟的學員體驗佛法大義,也讓學員得以小參討論有疑惑處。然而琅者對正覺事相、法義道聽塗說,不但沒有自省能力,也沒有擇法實力。所以「學佛一年近在眼前,學佛三年遠在天邊」,若這樣的人能安得住道業,這才是奇蹟。

琅者說:【正覺的「白色恐怖」……不斷收緊言論自由和資訊自由,……自由越少,壓抑越深。大家每日誠惶誠恐,不知什麼時候就觸犯了「正覺戒律」,……。】琅者無法遵守、理解 佛所傳授的菩薩戒裡的真實義,竟把一心憶佛、正在參究、在法上用功,攝心思惟不攀緣的學員,編排說正覺收緊言論自由、恐怖組織。另琅者又舉 平實導師:【在《法華經講義》第十輯(85頁)裡面提到白色恐怖所說的內容:萬一五年、十年後,這裡也變成一個不開放地區時,又像以前開始實施白色恐怖時,那正法的弘揚又該怎麼辦?我們就沒機會了,那時我們得要地下化,就變成非法組織了。所以我們絕對不接受白色恐怖再出現,這一點大家要有共識。】以上已經說出 平實導師心繫著「正法若是無法弘揚該如何」?也已經非常明確表達立場。可是琅者自己選擇不相信善知識所說,所以從開始說到現在,琅者整篇文章都是自我怨懟、重煩惱纏,皆是邪見所造。

從這裡也可以看見:當你邪執見取時,「其人善言,汝當惡說;其人惡言,汝當善說」。所以帶著惡取見、增上慢來聽善知識真實說法是無法相應,故此,當六識論琅者聽聞法義,對於「真實說與戲論說」是無法辨別善惡、真偽。從前面幾篇貼文,可以看出琅者的學法心態有很大的問題,少聞寡慧無妨,有外道見也沒有關係,最可憐憫因增上慢自以為是的「公理」——偏執名相、扭曲事相的想法心態,終其誤己害人。殷重懺悔是目前唯一能作、也是改變錯誤學法心態的開始,這帖補救良藥才有機會改變現在及未來的自己,是否願意相信,最後決定還是琅者自己。

今天就說到這裡。謝謝收看!

阿彌陀佛!


點擊數:2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