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乘法不是一般人可以隨意議論的

第010集
由 正益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我們今天的專欄主題是「三乘菩提之相似佛法」,我們的子題是「大乘法不是一般人可以隨意議論的」。

這為什麼呢?這也是牽涉到一位南伽他師兄(他自稱這名字),他對於 平實導師在2021年年度會員大會的開示,他有一些想法和意見,實際上他就每一個地方,他覺得他不能同意的,他就來抨擊,那我們就直接用他的這個原來所說的,大致上來作一個回應。譬如他說,這上面說:「蕭導師並沒有作干預這個會務的事情,而是拍板作決策、決策拍板作主。」對啊!就是他說這樣的話,就「暴露真相」!可是這句話很奇怪,法主本來就是作決策的,世界上即使是世間的一般公司,也都是一樣啊!主持人他是拍板作決策,不然主持人要作什麼?難道南某某在世間法上就是領錢不幹事?如果作長官或是作……呢(不知道他作什麼) ,就是隨便讓這事情爛掉,或是讓這事情怎麼樣都不用管,等到上司來責備,就說:你看這都是下屬搞的!把責任都推諉出去?因為他說:「這我全部都沒有在作決策啊!都他們亂搞的啊!」那這樣的話,有智慧的上司也會想:「那我要你這個沒有用的人作什麼?你連決策都不知道,連拍板什麼定案你也不清楚,那你應該要作的,應該是去收拾辦公室的桌椅,好好回家去吧!」實際上就是這樣啊!法主是 佛陀世尊託付的,不是自己想當就可以當的;因此有些事情是要負責任的,那當然就是要決策拍板啊!定案作主啊!這有什麼真相、暴露真相?不作主的話才是奇怪的人欸!所以這位南某某對於世間法、佛法,他是完全不知道的。然後你就可以知道說,他的抨擊實際上是帶有非常強烈的敵意。

然後現在在說:他認為《成唯識論》要寫怎樣怎樣,要花幾個月時間,然後忽然就又幾個月。要知道 護法菩薩是賢劫千佛之一,寫一個釋論花了三年,這樣你南某某覺得過分嗎?你覺得說既然是馬上要成為佛,怎麼可以花那麼久;那要花多久跟你有什麼關係?同樣的,法主要寫多久,要不斷地潤飾,要把它寫到更好,要花這麼久,那跟你也沒有關係啊!因為你又看不懂,你也沒有興趣看,重要的是,你對於佛法是不信受的啊!你要看這個作什麼?你關心這個《成唯識論釋》,法主要寫的;有什麼道理嗎?你什麼時候變得關心真正的佛法了?然後又說這個釋,是「判教」還是寫釋?「釋」裡面有判教就代表寫作者他的智慧所行之處,因為如果沒有判教,你怎麼知道法的整個脈絡?所以,這個人怎麼說都不如理啦!總而言之,不應該隨意去干涉法主所作的,即使是一般人都一樣,這樣對自己的道業沒有好處。

然後師父有提到說:「這個大陸就是沒有辦法容許正法的弘傳。」這個是事實,因為有些限制,不過這情況一定會改變,這會有個契機改變,那契機也會很快到來,很快到來當然是也就很快到來。總而言之,這個南某某他說什麼?他說我們(那就代表說他是在大陸),「我們仍然在宣揚唯識經典、如來藏經典、般若經典」,只是他就認為師父所說的「邪教沒辦法公開宣傳」,然後「復興中國佛教與正覺寺沒有關係」。那我們就要說,如果講如來藏妙法然後變成邪教,那中國佛教就沒有佛法了,就變成外道法了。所以今天能夠證悟的,到底大陸有誰?一個一個舉出來沒有關係,大陸到底有誰證悟?證悟,中國祖師從達摩祖師來到中國,然後一代傳一代證悟這個如來藏妙法;證悟這個真如、這個心體的妙法,到底有誰?如果不怕造大妄語業要下地獄的人,可以儘量舉出來,沒有問題。

那最好要舉人家名字的時候(如果不是舉自己的話),最好徵求他的同意。因為即使是張志成,都說他是凡夫,他沒有見道,而且他未來也沒有打算(看起來沒打算)要見道;因為他認為中國禪宗的見道,不是他要的,也就是他施設了自己個人的張志成佛法。所以他這種見道,根本沒有人要的,那也不會得到法界的承認,因為他是心外求法——他不承認一個心體是真實心。所以如來藏是心,所以叫如來藏心——妙圓明心,那他對這個心是不信的。《心經》講心,他也是不信的,所以他認為一切就是無常、無自性,沒有真實的。所以他連如來藏心都不信了,你要他相信第八阿賴耶識心,怎麼相信?

即使是窺基,窺基也說真如是心啊!所以今天網路上這些人講一大堆怎樣、怎樣、怎樣,窺基就說真如是心。所以這樣說來真如是心,懂不懂?然後直接再看《楞嚴經》也是這麼說啊!所以這樣再看唯識經典,第八阿賴耶識也是心啊!所以就只有一個心,就是這個真正的、能夠出生一切諸法的心體,就是這個心體。這個心就是無生之心,祂從來沒有生過,祂是無生法;然後祂又蘊藏、含藏一切諸法的種子,所以祂叫作「一切種子識」,一切法的種子都含藏在心識裡面,說祂能出生一切諸法;所以契經說祂同於涅槃,所以只有這個心體的存在,才有涅槃可以證得,因為祂同於涅槃是不生不滅的。那怎麼會有人把祂理解成會生滅呢?然後來看不懂聖 玄奘菩薩(聖玄奘大師)所說的《成唯識論》,然後就一直想要扭曲,所以這樣說是完全不如理的。

而且今天南某某把這個[大乘經]分成三部分,他的分法跟釋印順是完全一樣的。釋印順認為這個唯識就是虛妄,然後認為如來藏就是真常;真常,他是不懷好意的,因為他認為外道才會講真常;然後般若「性空唯名」,也就是說只有名相,沒有真正的實際。然後這一位南某某說「我們正在努力宣揚」。啊!那這樣不是跟釋印順一樣嗎?佛法的經典是法同一味,不會說有這個經典和那個經典會彼此打架(會彼此有扞格啦)、就是有不同;這都法同一味,因為都是在說如來所親證的這個法。所以由種種次第方便來演教,即使是阿含,阿含也是八識論;名色外有一個「識」,所以這個「識」不是被名色所函蓋的。名色有六識,然後從十八界有意根,意根排在六識的後面,所以這樣依次下來;第八識既然這個稱為「識」,就祂有了別,所以唯識才要把這剖析出來嘛!所以八識就是這麼說。然後《成唯識論》就是在說明「成就一切法唯識」的這個道理——成就這部論。所以有人不解這個,有迷有謬,所以才要作這樣種種的說明。所以從凡夫地一直到佛地,《成唯識論》是一部相當完整的論,這和《瑜伽師地論》是一樣的,只是法界中就存在這兩種論述的方式。

我們今天都得以在應身佛出現的這個娑婆世界裡面(主要是地球)看得到,這是我們的幸運。所以不是說你見道以後,就是完成這個真見道;因為真見道圓滿,必須要對這個法都不懷疑,能夠心得轉依(心行轉依),轉依這個真如法性——這真如法性就是第八識阿賴耶識的法性。因為轉依這個法,你就會知道這個法就是無所得法,對很多事情就會甘願,就會想:「啊!那就是這樣啊!因為本來這就是本有的,即使是涅槃也是如此啊!」很多人他以為說,反正我不行了,那就隨便學二乘法,那就入涅槃。可是要知道「涅」是「不」,那「槃」是什麼意思?「槃」是「來去」,「不來不去」才稱作涅槃。那二乘人阿羅漢滅後要去哪裡啊?難道涅槃是方所嗎?是處所嗎?是方位嗎?是空間嗎?那如果這樣全部都是搞錯啦!有那樣的法就是生滅啊!要知道涅槃超過一切境界,沒有來、沒有去,怎麼會有出入呢?怎麼會趣入涅槃呢?這樣一想就知道。而且槃者是「取」,所以涅槃叫作「不取」,所以怎麼會取涅槃呢?二乘聖者最後知道這個道理,所以他們不是像世間人以為:「喔,就最後捨報入涅槃去了!」不是!他們許多人都修學有俱解脫,所以他們用變化身,然後變一個身,然後就讓那個身去滅掉也可以,所以就沒有問題,他繼續修行。因為他們的神通能力本來就可以讓自己色身住上很長的時間,他再去投胎也沒問題啊!他繼續護持正法,跟隨著 釋迦牟尼佛的腳步,繼續去其他世界護持正法,也沒有問題啊!

禪宗祖師說得好:「不識本心,學法無益。」你沒有瞭解這個心,就算是退一步再講好了,你根本不知道這個心體是存在的,那你學法目的是為了什麼?到底誰最後入涅槃?《雜阿含經》說:「誰般涅槃?」就是意思是說沒掉,最後就滅沒而已啊!為什麼?因為你沒實證這個根本法,沒有實證這個實際法,卻要相信像是張志成這樣的惡知識所說;因為他最痛恨有一個實際的法,實際上他就是痛恨大乘法,但他怎麼還會去支持真如?因為他想:我去講一個真如法性虛無縹緲,祂是世界一切法的這個的什麼……。我也不知道他要講什麼?因為這是亂講。因為他的真如沒有功德,跟一切法沒有關係。可是又會說「這個真如是一切法的理體」,他真的是離題,離題又離譜。你「理」是怎麼樣,就一定要跟你「事」合,所以叫「理事不二」啊!那你的「理」呢?是跟一切法這些「事」都沒有關係,也不是出生這一切諸法,那要你這個「理」要作什麼?你從遠遠的就是孤伶伶的一個「理」,以後還是孤伶伶的一個「理」,然後你說這樣的話就可以入無餘涅槃,還是一個孤伶伶的「理」。那這樣要修證作什麼?他跟眾生有什麼關係呢?所以惡知識說法好像很厲害,然後講來講去,就是變成你絕對不要實證佛法,所以這樣的人能夠信嗎?

然後再來我們說,這南某某說,他說:「修學唯識的人十有八九都來批判」平實導師。他意思是說這些人都比 平實導師懂,那如果是這樣,這批判是如理的喔,顯然不是!這些人全部都是凡夫;既然是凡夫,那有什麼好說的,就算是一萬個、一億個凡夫,甚至總共有無數無量所有的螞蟻都化為一個人來批判 平實導師,來誣衊 平實導師,那又怎樣?還是一樣愚癡無智,一樣是螞蟻。同樣的,眾生就是愚癡無明,所以有佛菩薩現生於世間來救挽。這唯識談的是種智,哪裡是一般人可以理解的呢?不會因為今天有一個人他說「我也有看《成唯識論》」,他就會說他懂。這就像是有一個人,他就講一句英文:「good morning!」他說:「好厲害!你是英國人,你是美國人。」這樣是不是有毛病?所以佛法不是兒戲,不是你看過就代表你懂,世界上即使是一般的人看過相對論,然後E等於mc2,那你就能證、你就懂嗎?你就懂這意思嗎?所以不是這世間人以為的是怎麼樣,難道你以為你……,就算你好不容易勉強懂一點,你就變成愛因斯坦嗎?所以,是這樣愚癡無智的說法來批判別人,真正瞭解、真正見道者,真正是聖位菩薩,真正證量非常高的法主 平實導師,有任何道理嗎?

而且這個人還說「搞唯識」,他把唯識這種唯識種智,他說:「(全世界)全球佛教界搞唯識。」對法是沒有一點點敬重的;佛法是可以用「搞」的,那你還在什麼地方你是用搞的?所以這樣亂搞,這樣就代表自己的心態是汙染的,對自己完全是不好的。然後即使是我們之前有說過,即使是太虛法師他已經是很厲害,可是他一講唯識,你總是會看到他不經意想要表達出來一個看法,結果就知道他不解;因為他就是不知道第八阿賴耶識就是真如,那也沒有辦法。所以,他才沒有辦法可以直接修理他的弟子釋印順。所以今日許許多多因緣就是如此。

然後這個有人又說,就說:「《成唯識論》不是玄奘所造。」那難道是你造的喔!《成唯識論》是 玄奘大師整個楷定所有的人(十大論師)的註釋,說楷定並不為過,因為 護法菩薩還是留下一些可以讓 玄奘大師可以發揮的地方。所以我們在之前說過,你要楷定這個,你要很高的證量,這也不是一般的入地的菩薩可以作得到的;你如果沒有在種智上修學很久,親近如來很久,智慧很高超;你如果不是解經第一的實質,你不可能從這樣海量般的這種經論裡面抉擇出真義。因為《瑜伽師地論》彌勒菩薩在論裡面寫說:阿賴耶識,你如果去看的話,就知道有滅啦!有怎樣怎樣;你就想「有盡啊、或無啊!或怎麼樣……」(這邊說得快一點),但基本上就是說阿賴耶識是可以損的;然後這種情況下,玄奘大師還是可以知道說:這只有變化這個名詞而已,這個心體是不變的,所以最後可以到佛位成為無垢識。所以佛法真的是很難、很難、很難!

然後至於說這裡面有提到:窺基大師有說八識心王,然後窺基在那個地方說,有簡單說這個有為法是最殊勝。這意思是說:窺基是說「這個第八阿賴耶識,祂有祂有為的功德」;這何以見得呢,因為《成唯識論》卷10實際上就是說,最後這個成佛,真如法身祂本身,體是無為法,就是無為,可是不妨礙祂有許許多多的這些殊勝微妙的功德。所以,當初在解釋百法的時候,就順這語脈這樣講,因為百法排列的方式大致上是這樣:八識心王為第一,所以說祂為最勝,並不是這樣可以來支持說「窺基不知道這個心體本身是無為的」;只是說祂的功德是有為法,因為有無漏的有為法的功德,所以才能出生一切諸法。

然後這地方又說,他說「張志成是堅持八識論的」。他是一個欺騙人的八識論,因為他認為的八識論,跟 佛所說的八識論是不一樣,這樣怎麼可以說他是要八識論?那如果這樣的話,他就應該把他的八識論蓋掉 如來所說的八識論。佛所說的第八識阿賴耶識實際上是同於涅槃的,結果這個張先生認為他的阿賴耶識,是認為祂是生滅法,是念念一直生滅,一直剎那剎那生滅,是有為法、是虛妄法;這一樣嗎?虛妄法叫涅槃,那大家就不用來學佛啦!因為本來就在虛妄法,那你現在每個人都在涅槃裡面啦!何必學法?學法作什麼?根據張志成的講法,那現在大家都在涅槃,隨時都在涅槃,不是無餘依涅槃,就是有餘依涅槃,這像話嗎?所以這個佛法不是一般人可以知道的。

然後又說:釋印順也來談那個八識。就跟剛才講的道理是一樣的,你會一加一等於二,難道你就變數學家嗎?你會good morning,頂多再加一個say goodbye,這樣你就變成英文的語言學家嗎?不是這樣的。釋印順非常痛恨大乘法,他痛恨到無以復加,所以他根本不相信中國禪宗有證悟的。所以他也認為如來藏是外道神我,所以他才分這個三系,大乘三系實際上是為了誹謗大乘法,所以他根本不支持八識論。他談阿賴耶識、談如來藏、談真如,是為了要破法;為什麼?他的意思是說,你們即使是大乘人都沒有我講得好。他就是這樣,擺明了瞧不起大乘者。

可是今天我們說,他到底有沒有說他承認是六識?有啊!但是南某某不讀書,不認真看釋印順的書;就因為釋印順來說這個是有阿賴耶識,他講阿賴耶識,所以他就變成八識論者?要知道聲聞部派當初也來談大乘法,但聲聞部派本身也不是要信受大乘法,也是一樣六識論啊!像經部師他認為這個生死之間,就是有細意識;這細意識就是你沒有辦法知、沒有辦法證,他認為這樣。所以他們就分出一個細意識,為什麼要分出來?免得變成斷滅!所以釋印順當然是這樣聲聞部派的遺緒啊!不然他是什麼?他是跟著聲聞部派這樣講。然後釋印順重要的是,他自己有揭露[他是六識論],因為他怕有一些愚癡無智的人,不知道他的心所想,所以他就親自為這些人說,譬如像南某某這樣的人。如果是釋印順現在在地獄,他如果真能夠從地獄出來,他一定過來直接痛罵;為什麼?因為他就說:我寫這麼清楚,你還看不懂!我就已經寫說,佛只有說六識,這第七識、第八識是從第六識分出來的。所以,一個人不要因為自己愚癡無明,不認真讀書,來想要誹謗聖教、誹謗法主,這對自己是沒有好處的。

好,我們今天就講到這裡。

阿彌陀佛!


點擊數:3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