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受平實導師是真正的善知識

第008集
由 正益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我們今天的專題是「三乘菩提之相似佛法」,那我們要講的子題是「信受平實導師是真正的善知識」。

好,為什麼我們要講這樣的子題呢?因為實際上很多人並不相信法主是真正的善知識,他們甚至對於法主提出各種的質疑;然後有一位南伽他的,這一位他自稱他是師兄,那關於「如來藏」他有些看法;而且在另外一篇網路文章中,他這邊有說到他認為 平實導師有貪占十方財。那我們今天就針對這兩篇文章來作一個解釋回應。他認為如來藏的法義是根據果證來說,可是我們要說的是,佛法已經本來就說得很清楚了,佛陀說一切的修行就是聞思修證得。你要去聽聞,聽聞什麼呢?要聽聞善知識來為你說法;你應該去求法,這樣善知識來講解的時候,然後你聽聞以後,那你就應該來作種種的思惟,來看看自己是不是真正的瞭解這所說的法;然後透過熏聞的念心所,甚至善知識有將法寶結集出來,或是出版以後,你可以不斷地再熏聞。也就是說,這是一段很漫長的一個過程,因為學佛就是要不斷地接近善知識。

那如果說,一個人認為說:「我不用去聽別人說的法,我自己就是善知識。」那這樣的人通常就是大妄語,因為他不知道什麼叫善知識,他也不會相信善知識可以真正給他什麼樣的幫助。他認為佛法很簡單,佛法他一聽就懂,他覺得佛法就是可以思議的法,只要想一想就會懂了,怎麼會有人想不懂呢?這就像張志成他認為的,他認為《成唯識論》一看就能夠理解啊!為什麼?因為它看起來都是他學過的中文字。所以他認為他懂中文,所以他就應該懂得這個義理;只不過這是文言文,所以他就小心地把它轉成白話文,然後說他這樣就理解,然後直接就把他理解的白話文PO在網路上。結果真正大家看了以後就會發現,實際上他加上那幾個字還不如不加的好,辛辛苦苦把文言文轉成白話文,結果還可以變成令人都看不懂——繼續一樣看不懂——這也只有對自己這麼有自信,而實際上卻是依文解義的人才能作得出來的。

如來藏的法也是如此,不是一般的人可以理解的,何況是唯識種智這樣深妙的法,這樣在《成唯識論》所宣演的法這麼深奧,如何大家都能夠一看就懂了?如果看中文也能懂,那應該說「good morning」的人,他應該就變成英文專家了,那全世界都應該是英文專家啦!就不應該有人還會有叫作什麼人、什麼人,都應該都叫英國人、都叫美國人。所以不是這樣的。今天佛法的專家,就是沒有,就是只有 平實導師在這地方將如來藏的妙法這個旗幟扛起來,所以其他的人不要這樣隨便來妄解這些法;因為你妄解了這些法,自以為根據自己的猜測,然後就可以解釋得很有意思,這只能是讓自己的無知、愚癡無明更加籠罩而已。

禪宗它有它修行的一個方法,所以禪宗就是教外別傳,就要親證這個如來藏,所以這個心體就是涅槃心體,所以親證就要親證這涅槃妙心。如果不相信禪宗,那你也可以什麼都不用相信了,也不用活在中國啦;因為中國的佛法,就是以禪宗證悟實相、證悟這個實相心——這個阿賴耶識如來藏——作為證悟的標的,離開了這如來藏就沒有人可以證悟。因為即使在證悟的當下,也是如來藏流注這個種子,所以七轉識心才能夠存在。如果是一個生滅的心體,祂根本就不會含藏種子,祂也沒有含藏種子的功德,祂如何能夠出生一切諸法呢?而且根據佛法,不論是大乘、小乘所說都一樣,只要是生滅的法,它本身就不會是自生、不會是他生。

結果跟隨著張志成、南某某不知道這個道理,他也不清楚,實際上張志成已經將阿賴耶識判定為生滅心、無常心、有為法。所以這樣情況下,他就直接犯了兩個錯誤,就是前面的兩個錯誤,就是說他認為阿賴耶識可以出生一切法,可是阿賴耶識實際上就是生滅法,這就犯了一個「他生」;因為這些生滅法中有一個法,祂對於其他來說就是其他的法,然後這個其他的法,就是這阿賴耶識可以出生其他所有的法,所以這叫作他生,他生是佛法所禁止的。所以佛法來說,你不要在世間一切法中去尋覓真如,為什麼?因為世間一切法沒有真正的真實的法。可是世間的一切法到底是什麼?世間一切法又是這個如來藏所出生,所以又說這世間一切法就是真如。所以不懂的人,就會覺得你這樣說話很顛倒,所以他們不能夠理解。最後說那一切法到底有生、沒生?結果你跟他說「一切法無生」。他說:「你亂講,你剛剛不是說一切法是如來藏生的嗎?」這南某某是連這個道理他都不懂,因為一切法回歸這能生的如來藏的時候,如來藏自體是不生的,所以說一切法不生,是根據這樣道理;但這不妨礙如來藏能出生一切諸法,不妨礙如來藏所含藏的種子流注出來,然後成就諸法。

那你說為什麼如來藏會含藏種子?因為如來藏就是阿賴耶識,就是這第八識的心體,所以祂有這個功德。功德,什麼功德呢?就是能藏、所藏、我愛執藏。在這樣情況下,祂就把凡夫異生這些所要的、所愛的一直執藏;執藏下來以後呢,生生世世不斷地在適當因緣依他起而現行,所以眾生永遠無法解脫。因為眾生以為這一切的法就是真實法,一定有一個真實法,所以就一直追逐,追逐不停,所以沒有辦法離開這個追逐;追逐的話,就讓自己浪生浪死,所以就導致自己在這苦海無邊不斷地生死輪迴。

所以我們今天來看到南某某,不論他怎麼說,那他的說法不是和張志成有隔閡,就是他完全不懂張志成的意思;那如果他要再作任何辨正,他應該趕快回去去找張志成:你到底要的如來藏是什麼?結果張志成是根本不要如來藏,因為如來藏是心體,這個就不是他要的證悟的標的。為什麼?因為如來藏是心體,就代表說你要去承認有一個常恆不變的心體,這是張志成完全沒辦法忍受的,他最厭惡的就是大乘法有說一個真實常住不壞的法;所以他平常可以對如來藏就馬虎過去,因為他根本認為這就是外道神我。結果跟隨他的南某某還是不知道這個道理,不知道他跟隨的這個隊長想的是什麼,所以這世間法上就是有這麼荒謬的事情。有時候這些跟隨的隊友,他完全是來幫倒忙、扯後腿的;可是他扯後腿扯得好高興,他也不知道人家張志成根本不領情。為什麼?因為張志成他認定大乘法都是後來的。這我曾經在有一次,他為一些學人來解釋這大乘法的緣起的時候,那時候我就聽了,那時候我就想:「他可能是好意,讓大家瞭解到外面的一些人的一些想法、學術界的一些看法,所以他就大概這麼說。這樣讓大家先知道外面的人是這樣的看法,那至於說他應該心裡面有點裁量,他不會相信這個是真的,只是說他現在就是方便為大家解釋。」只是當時候並沒有想這麼多,當然到了今天就知道,原來張志成他自己是真的相信是這件事情。

所以你說,這樣有辦法來幫忙他嗎?當然是很困難的。至於跟隨他的人就更困難了,因為他們連張志成先生對於見道的義理,就像是在這個視頻上不斷地說出來這個見道明明有兩種:有真見道、相見道;相見道有應該滿足的這一個修證。結果張先生還是可以隨便輕描淡寫說:「只要去模仿這一個真見道的過程就好了。」這哪是模仿?這根本就是要觀行的對象是不一樣的,怎麼模仿?所以你就知道這個人是不可能見道。因為他也不要見到一個心作為證悟的標的,他認為就應該是法性,他認為親證真如就可以了;可是他不知道真如就是第八識阿賴耶識、就是這個如來藏心體,他不接受,他認為第一義諦就是講真如;既然講第一義諦的話,那你講阿賴耶識,你就不是。可是這樣很奇怪了,第一義諦只有一個的話,那為什麼 佛在這麼多經典講如來藏呢?講了他非常討厭的如來藏。那 佛是故意要講錯嗎?根據張志成先生的看法,佛根本沒有講大乘法;所以更嚴重的是他直接誹謗 如來,所以(他不認為)他根據學術界的說法、根據釋印順的說法——佛從來沒有講過大乘法。

可是我們今天來看法主 平實導師所著的這個《阿含正義》,這麼多的在《阿含》中所舉出來的經文,顯示出 世尊確實是方便來為大眾開演第一義諦,將第一義諦藏在其中。因為這第一義諦第八識——這阿賴耶識——不是一般眾生可以領受的。你又跟他講很多,他最後他也搞不清楚到底是我還是無我?因為《楞伽經》說得很清楚「蘊中真實我」,然後這個不是無智的人,他可以知道的;也就是說,五蘊中有一個真實我,可是五蘊中的真實我不是說五蘊裡面有個真實我,是說五蘊的背後有如來藏這真實我來出生了這五蘊。所以,不是說五蘊中一一蘊,然後去分析、去解析找到有一個法叫作如來藏;不是!所以佛法本身就不是世間人可以理解的。所以不論這位南某某他怎麼去解析,他也是不符合張志成意思,然後他自己又猜測:「這個地方是根據果證來說如來藏,然後這是為了讓大家來信受,可以自己成佛來說如來藏。」

要知道對南某某來說,佛陀不會把你看到這麼高,因為你隨意都會誹謗大乘法;所以 佛陀跟你講的時候會講人天五乘,讓你好好去修人天乘,絕對不會一開始就講很深妙的法,因為你誹謗以後只會讓你墮入惡道。所以除了三乘菩提以外,還有說人天乘;也就是說,你要人天乘修得好,知道什麼是尊師重道,知道什麼是恭敬法主,這樣你才有機會去求法;向善知識熏聞這個佛法,這樣才能夠熏聞到真正的三乘菩提之法,最後才有機會來求證大乘菩提;最後對於什麼樣的五度波羅蜜,你才可能有機會修學圓滿。

如果是這一世也不知道歸依三寶,也不知道受菩薩戒,卻說自己來修大乘法,這樣未免是太早了。對於學術界的惡見,認為 佛陀沒有說大乘法卻是相信的;或是說所跟從的隊長張先生,他不相信 佛陀有說過大乘法,這樣是相信的;或是說連這個也不知道卻來幫腔,這樣未免是差太多了。所以應當曉得啊,「法住法位」也包含了每一個人自己的心性的一個地步,是不是應該來檢視自己?隨便來說別人怎麼樣的人,應當來自己衡量自己,尤其在這個第一義諦的法義上,不是一般人可以隨便說的。

那我們再來看,如果還有人像南某某這樣來誹謗說:法主他自己成立正智出版社,有貪占十方財。請問:你有看到嗎?你有證據嗎?你如果有證據,你可以向國稅局(臺灣政府機關)來檢舉啊!國稅局每年都有在查這個帳,不是說沒有查。你如果覺得你比臺灣國稅局還行,你可以自己來歸化臺灣籍(來臺灣入籍),然後來臺灣想辦法考上國稅局,然後等等的這個單位,然後自己申請專案來處理正智出版社;然後你就專心來對付正智出版社,也可以啊!歡迎你啊!歡迎你來調查。因為你覺得別人調查都不行,那你如果覺得你沒有那麼多的功夫,那你也可以啊,你可以請任何的徵信社、任何的私家什麼調查來做,任何的非公家只要在一切合法的途徑中,你能夠找到任何不法的這個證據,你就可以舉報啊!所以,光是在網路上含沙射影、含血噴人,這種是完全不理智的說法,而且對自己沒有好處。

尤其誹謗證得二禪的人(像是導師啊),說會貪愛財,這個任何一個學佛人,如果理解什麼是初禪,根本就不會相信你的話。因為你不知道初禪是什麼,所以你才會這樣來誹謗人,而且誹謗得好高興這樣。證得初禪就是捨離了欲界愛,所以對世間的一切錢財、男女色都已經放下,不會再提起了,而且都已經完全斷除。這是南某某難以想像的,因為初禪根本不是你這一生的境界,所以你也不可能理解證得初禪的人的想法。

而且以前中國佛教界,對於證得初禪還是很少的,因為許多人證得初禪,他大部分都是從上往下運運而動,然後好一點就是從下往上運運而動,第一種幾乎都退失,第二種勉強有人可以圓滿初禪,但是很困難。那真正圓滿初禪,就是一開始初禪的這個就是遍身發,所以他的樂觸是一下子,像師父所說的:「就是每個毛細孔都充滿,然後能夠看見自己的身體如雲如霧。」不是以前智者法師說錯了如雲如影,因為裡面它就自然無有障礙,怎麼會有影子呢?所以單單這以前,很早以前、很早以前的這個法師他就說錯了;那以後的人不知道,就只能照抄過來講,所以對於這初禪境界不理解。然後有這個遍身發作為基礎以後,你還要再經過前八次、後八次,總共十六次的那個體驗,這樣的體驗最後圓滿以後,你才能夠圓滿初禪。所以初禪也不是那麼簡單的,可是今天這如果沒有師父說出來,這樣的過程實際上是沒有人理解的;而且大家也不會知道說,從斜坡這樣騎單車下來的那種覺得很安全,在安全無虞的情況下,那種覺得那種快樂可以接近在初禪那種快樂(心裡面所感受的)。所以這些心裡面所感受色身的種種這種快樂啦!

所以總而言之,初禪的境界,世間人都很難理解的,那何必再把自己的心思拿來誹謗初禪遠離欲界愛的法主 平實導師?這樣的誹謗根本沒有意義。而且我們要再說一遍,就是如果說有人他就覺得說:「那你應該將你這個正智出版社應當捐獻出來,或是所有的書都不用錢。」可是整個印製要成本、收回也要成本,然後或是說印錯字也要回收,那個成本應該給誰來付?給南某某來付哦?所以這些說法完全是不如理的。而且我們再退一步說好了,正智出版社就是法主 平實導師的個人出版社,你有什麼權利來要求全世界出版佛學的個人出版社都必須要是免費結緣?而且免費結緣有什麼好處?有嗎?如果免費結緣的話,現在眾生是看到——免費就是沒有價值的;所以人家那個有名氣的法師,他所說的法它有價值,所以他才要有價的商品;你沒有價,因為沒有人要,所以最後這結緣書就隨便丟棄到地上。然後最後如果這樣的話,這個張志成、南某某看了就很高興,就說你看:「你寫的書真的是沒有人要啊!」那廢話,因為你會慫恿其他人去把這個書作廢啊!丟棄吧!

所以眾生應當從自己的角度來看,要怎樣才是對自己最有利的。如果沒有辦法接受第一義諦,但也應該知道這個娑婆世界魔強法弱,應該自己好好來省察自己的前途。前途是什麼?如果一切佛法都不太理解也沒有關係,一聲「阿彌陀佛」佛號,也可以往生極樂啊!那何必來誹謗聖者讓自己造業呢?

好,我們今天就說到這裡。

阿彌陀佛!


點擊數:2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