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無安,修天福不足為恃

第114集
由 正齡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歡迎收看「三乘菩提之法與次法」節目。

前幾集節目,我們都在談生天及生天的過患,今天我們要進一步來談為何生天只是佛法修行的次法,是幫助我們成就佛法——也就是三乘菩提證悟——的助道工具,並非證悟的標的,也不是修行所求的結果。要求解脫,不論是二乘的「有餘、無餘涅槃」的出三界的解脫,或者「大乘本來自性清淨涅槃」親證的解脫,修福只是讓三乘法可以成就的一個基本條件;沒有基本條件,三乘菩提無法成就。但是三乘菩提的實證,並非只在人間歡喜、無悔地修福而已,光修福不修慧,將如經中說的:有兩位兄弟,一人專修福、不修慧,後世生為大象,在王宮裡,身披瓔珞,倍受照顧,吃喝一應俱全;另一位專修慧、不修福,沒有福德,落得後世托缽時常常空缽而回。佛法講的是福慧具足——福如水,慧如船;福德是修慧的支柱,智慧又是修福的先導,二者相輔相成,不應偏於一邊。

今天我們來談「三界無安,修天福不足為恃」。生天享福、生天可以永遠不死,這其實是很大的一個誤解。生天,不論是欲界天、色界天,還是無色界天,都是可以往生之處,也就是必死之處。觀察三界一切法,沒有永恆不變的存在,何況是依靠修福得來的果報,如何可以永恆不斷呢?在《過去現在因果經》中記載著 世尊即將成佛前,觀察五道眾生輪迴三界受苦的情況,有關三惡道及人間的情形,與我們今天的主題較無關,我們就略過不談。那時 世尊還未示現成就四智圓明,因此經中稱 世尊為菩薩。

菩薩觀完三惡道及人間後,接著觀察諸天,觀見欲界天子,他們身體清淨,不受塵垢,猶如真琉璃,身有大光明,兩眼不眨;或者居住在須彌山頂,或者還有居住在須彌山四周,或者居住在虛空之中;心中一直是歡悅的,沒有不適意的事,不分晝夜彈奏天上美樂以自娛樂;欲界天境界處處美景,不論到哪一個地方遊玩,都會令人流連忘返,不知歲月匆匆而過;所有的飲食、衣服,應念即至,並不像欲界人間須要辛苦工作才有。

雖有如此適意的事,畢竟還在欲界,因此還是會有欲界貪愛五欲之火煎煮之痛。又觀見那些天子們天福享盡的時候,五種將死的法相會出現:一者頭上花枯萎,二者眼睛開始散動,三者身上天光滅失,四者腋下有汗流出,五者自然離於本座,不安於天子寶座。這些天子的眷屬們,看見天子身有五種死亡之相出現,心中產生戀慕不捨之情;天子也會自己看見自己的色身有五衰相現,即將死亡;又看見眷屬對自己戀慕不捨,這時候心中生起極大苦惱。

菩薩觀見那些天子們有如此的現象,生起大悲心而心中思惟:這些天子們,本於所修少許善業得受天樂,果報將盡,當生大苦惱;於其命終時,棄捨他們的天身後,或許將有墮於三惡道中者。原本所造善行,為了求得樂報,如今所得,實在是「少樂多苦」;譬如飢餓之人貪吃摻雜毒藥的食物,最初雖然以為是美食,最終將成傷害身體的大災患。這怎麼是有智慧的人會貪愛而樂於造作的事情呢?至於色界及無色界諸天,看見色界、無色界的壽命極長,便認為是永恆之樂;如今見到不論天壽如何的長,也是有變異壞失的一天,因此生起極大苦惱,即生起邪見,誹謗三界無因果存在;因為這樣,又輪迴三惡道中,多方承受種種的苦。三界眾生真是苦多樂少,三惡道有情可說是純苦無樂,人道有情則是苦樂參半。天界有情固然生活無虞,壽命極長,終究有敗壞終了之時,三界實無一處是既快樂又安隱的處所。求解脫者當如是觀察三界實不可樂,不應流轉不斷,應求出離。

經中 世尊觀察到欲界天人由於本業修了少許的善業而可以生往欲界天,享受種種人間沒有的快樂果報,但這就如同貪吃有毒食物,初嚐是美味,等到毒發時甚至會賠上性命。為什麼會這樣呢?我們來看 世尊堂弟難陀尊者的故事,就可明白其中的道理。這是 佛在舍衛城祇樹給孤獨園時發生的事。那時候,尊者難陀不能忍受修清淨梵行,想要脫去法衣,也就是不想出家修行而回復白衣行(還俗去)。眾多師兄弟們就來到 世尊所在處,禮拜 世尊,向 世尊稟白說:「難陀比丘不能忍受梵行,想還俗回家過世俗的生活。」於是 世尊找一位比丘去召喚難陀比丘來。難陀比丘聽到 世尊召喚,立即前往 世尊處所,恭敬禮拜 世尊後,在一旁坐下來。世尊就問難陀說:「是什麼原因,難陀!不樂修梵行,想要還俗過世俗的生活呢?」難陀回答說:「欲心熾然,不能自己控制。」世尊為難陀開示說:「你是剎帝利族種姓之子,還俗之事非所宜。既然已經捨離世俗家,出家修學佛道,修清淨行,為何要捨棄正法而想修習穢濁汙垢的世間法?難陀!應當知道有兩個法會令人無有厭足,如果有人修習這兩個法,自始至終都無有厭足。是哪兩個法呢?就是淫欲及飲酒,這就是所說二法無厭足。如果有人修習這兩個法,終究無有厭足;由於這樣的行為果報,也不能得到無為之處。是故,難陀!應當念念要捨這兩個法,之後必定可以成就無漏之報。如今,難陀!你應當好好修梵行,趣向解脫道之果德,沒有不由善修梵行而有的。」

這時,世尊就說了一首偈:【蓋屋不密,天雨則漏;人不惟行,漏婬怒癡。蓋屋善密,天雨不漏;人能惟行,無婬怒癡。】(《增壹阿含經》卷9)這是說蓋房子如果不密實,一旦碰到下雨天就會漏水;人如果不能思惟所作所行,會因為淫怒癡而漏失掉所有功德。如果蓋房子密實,下雨天不愁會漏水;人如果能夠思惟身口意行,就不會有淫怒癡的行為出現。所以在日常生活中,應該以佛法智慧來行止,隨時注意自己的身口意行,是否有與趣向解脫道違背之處,才不會因為貪瞋癡三毒而障礙了我們的道業,以及引生來世不好的異熟果報。

接著 世尊又這樣想:「此族姓子淫欲之意極多,我今應該以火滅火。」於是 世尊即以神力,手帶著難陀到香山上。那時,山上有一個洞穴,還有一隻瞎了眼的獼猴在洞裡居住。世尊右手抓著難陀而告訴他說:「難陀!有看見這隻瞎眼獼猴嗎?是你的妻子孫陀利釋種美呢?還是這隻瞎獼猴美呢?」難陀回答說:「如今以孫陀利女與這隻瞎獼猴相比,是無法相比的。就好像大火焚燒山野,又加上更多乾木柴,火勢轉而熾然;我的心也是這樣,思念孫陀利女,無法從心懷除去。」接著 世尊馬上帶著難陀離開香山,來到三十三天。三十三天上諸天都集合在善法講堂,離善法講堂不遠之處,還有一個宮殿,有五百位天女自相娛樂,只有女人,沒有男子。這時,難陀遠遠看見五百天女唱歌娛樂,就問世尊:「這是什麼狀況,五百天女自相娛樂?」

世尊要難陀自己去問她們。問的結果是:天女們聽說有一位 世尊的弟子,名叫難陀的,是 佛陀姨母的兒子,在 如來那裡清淨修梵行,命終之後當生到這裡,作為她們的夫主,共相娛樂。當然難陀尊者聽了非常喜悅,就這樣想:「我現在是世尊的弟子,而且又是世尊姨母的兒子,這些天女們都將成為我的妻子。」難陀就回到 世尊面前。世尊告訴難陀說:「難陀!好好地修梵行,我當為你作證,讓這五百天女都成為你的給使。」這時 世尊又問說:「怎麼樣啊!難陀!孫陀利女美妙,還是這五百天女美妙呢?」難陀回答說:「猶如山頂的瞎獼猴站在孫陀利面前一樣,無有光澤,亦無有色;如今也是這樣,孫陀利在其他天女面前,也是如此,沒有光澤。」

接下來,難陀尊者真的很精進在修行,希望未來可以生天去當五百天女的夫主。看到這種情況,世尊有方便善巧,就又帶著難陀來到地獄中。在地獄看到眾生受種種苦惱,還看到地獄中有一個大鍋子,裡面空空的沒有人。光是看了,就讓人心生恐懼,於是向前請問 世尊說:「這些地獄眾生都在受苦痛,只有這個鍋子獨獨是空的、沒有人。這是怎麼回事?」原來這是阿鼻地獄。難陀聽說是阿鼻地獄更加覺得恐怖:「為什麼這個阿鼻地獄的大鍋,獨獨空無罪人?」世尊叫難陀自己去問獄卒。問的結果更是嚇人:「釋迦文佛弟子名叫難陀的,正在如來所清淨修梵行,身壞命終,將會往生到善處天上,在那裡天壽一千歲,非常快樂。又在天上命終後,將生來這個阿鼻地獄中,這個空鍋就是他的居室。」這時,難陀尊者聽到這些話,心裡非常害怕,全身汗毛直豎,心中這麼想:「這個空鍋,正是為我準備的!」於是來到 世尊面前,頭面禮足,稟白 世尊說:「願世尊接受弟子的懺悔,弟子自己罪業因緣,不修清淨梵行,觸嬈了如來。」

同時難陀尊者說了這首偈:【人生不足貴,天壽盡亦喪;地獄痛酸苦,唯有涅槃樂。】當時 世尊告訴難陀說:【善哉!善哉!如汝所言,涅槃者最是快樂。難陀!聽汝懺悔,汝愚、汝癡,自知有咎於如來所。今受汝悔過,後更莫犯。】(《增壹阿含經》卷9)誠如難陀尊者所說,人生無論如何的富裕、有權勢、有地位等,都不足以為貴;死了,什麼也帶不走。欲界天壽雖然長久,等到壽盡時也將喪失一切;如果不好好修行,又造下惡業,將來淪墮到地獄,將會領受無量苦,只有涅槃是真實之樂。

難陀尊者的故事,相信各位菩薩都曾聽過,可能大家會有疑問:「修清淨梵行既然可以生天享福,為何之後就得下墮地獄受無量苦?難道那個福德不夠大,不能讓他再成為人嗎?」那個福德是很大,但是在三界中只有福德不足為憑,何況福德是會耗盡的。我們舉個例子來說明比較容易理解。譬如有兩個可以伸縮的撲滿,這撲滿是可以隨著內容物的多寡而變大變小的,一個裝著我們累世以來所造的大大小小善業,另一個則是裝著累世以來所有的惡業。這一世或者上一世,我們像難陀尊者一樣修清淨梵行有成,這個善業撲滿就變得很大,捨報後生到欲界天享福;結果隨著時光的流逝,撲滿越來越小,因為裡面裝的善業福德越來越少,等到天福享盡了,天壽也盡了,這個善業撲滿也就所剩無幾了。

各位菩薩!您認為這個時候,我們還能再繼續生在天界嗎?一定不可能!還可以生而為人嗎?這就得合計合計了,要看善業撲滿裡還存在著什麼樣的善業,以及另一個我們生天之前就已經在旁邊等著的惡業撲滿。如果所剩善業撲滿的業都比惡業撲滿的業還要小,以業重先報的因果邏輯來看,顯然是惡業要先去受報了,所以就只能下墮,甚至有可能要到三惡道了。這從 世尊成佛前的外道師父鬱頭藍弗證非想非非想定後,往生非想非非想天,後世將受生為飛狸的事例,就可以得到證明。

您可能會有疑問說:「焉知我只有這個生天的大善業,沒有其他大的善業呢?豈會一定只剩下墮落三惡道的業呢?」當然這是我們無法知道的,因為因緣果報甚深極甚深,非我們現在所能了知的。但是無量劫來所造的業已經熏染我們的心性,如果沒有透過正確佛法的修行改變,將大惡緣先緩一緩,受不可愛的異熟果報是在所難免的;又累劫來所熏習的惡法習性導致我們造作的惡行惡業,相信也不少,即使可以生而為人,也會有很多的冤親債主等著去面對,果報也不可能好到哪裡去,生活上或修行上的遮障必定也不少。

從這裡也可以看出來,生天的福德看似不小,其實與我們無量劫的生命來看,是不成比例的。如果單憑一世修定的福德而生天,善業撲滿一下子膨脹很多,可是消耗得也很快;而生天的果報也有差異,這就不深入探討了。這正是有漏的欲界法,這樣的善業是有漏善,福德果報享完了,就沒了、就漏失了,這樣的善業會讓我們繼續在三界輪迴。欲界天如是,修四禪八定得生色界天及無色界天,結果亦如是。生往色界天雖然是清淨梵行的境界,卻也是有漏的,因為色界天還是受生之處而有生命;有生命則有壽算,必有終了之時,命終時就會下墜人間或三惡道中,還是有漏境界,就稱為「上漏」。

而無色界天雖然已斷色界天的上漏,依然是在三界中,極長的壽命結束時,無法再往上生,只能下墮,因此也是應出離的境界。因此,如果將無色界天的果報視為無餘涅槃,其實是無智慧之人。因為無色界仍在三界内,其存在就不離三界的行苦、壞苦,有苦之法必是無常之法、有我之法,就不是真實常、樂之法。無餘涅槃是如來藏獨處的無苦亦無樂的境界,也沒有能了知我在受樂的心;是真實常、樂之法,才是求解脫者應證之法。修學佛法應該要確認這一點,才不會自以為證而妄稱聖者,或者在下墮時妄謗無涅槃可證,就真的成就三惡道之業行了。這是大家千萬要小心的。

各位菩薩!諸佛常法:施論、戒論、生天之論,欲為不淨、上漏為患、出要為上;這些都是修學佛法必有的次法,也是要依著次第來修學的。施論、戒論是保有人身的基本,為生天之論的基礎;三界世間不是只有人間有有情,還有欲界六天及色、無色界諸天,因此修福還要能夠往生諸天;能夠往生欲界、色界及無色界諸天,並不是要我們真的去那邊享受天福,而是要我們清楚知道:天界雖不像人間般淫欲粗重,也還是不清淨的處所。又色界天雖然沒有粗重的五欲,相對而言是清淨的梵行境界,仍然是會漏失功德的上漏境界;而無色界境界既然是有情往生之處,就還是有生有滅的生死境界,不離行苦與壞苦,依然是三界的境界,並不是涅槃無苦無樂的寂滅境界,所以應該要出離。欲為不淨、上漏為患、出要為上,則是要我們在修學解脫道法之前應了知的三界境界相,才能了知解脫道應出離的境界有哪些層次。而對佛菩提道的修行者來說,欲為不淨、上漏為患、出要為上,則是要能有解脫道四果阿羅漢的解脫實證與解脫智慧,才能在三賢位後進入初地位階,開始第二大阿僧祇劫的修行,於佛道上漸次斷除阿羅漢所沒斷的一念無明煩惱習氣種子隨眠。

所以,只修福不修慧,徒有三界有漏善,福業終有漏盡、耗盡之時;福慧並進,才能精進道業,才能使法、次法具足成就。三乘菩提的實證是慧門的開展,福德是證得三乘菩提的資糧,不論是布施、守戒以培植福德,或是修定、除性障等,都是助益三乘菩提的次法資糧,不是證法的標的。只有福德不能得解脫,也不能證實相,修學佛法在於學如來的智慧,如此才是解脫生死,乃至成就佛果的正確途徑。

時間的關係,說明到這裡。感謝您的收看!

敬祝各位菩薩:色身康泰、一切無礙、福慧增長、早證菩提!

阿彌陀佛!


點擊數: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