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為不淨——生天之論

第083集
由 正昌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電視機前的菩薩們:阿彌陀佛!

歡迎收看正覺教團的電視弘法節目,在此先問候大家:少病少惱否?色身康泰否?道業精進否?目前正在演繹的單元是「三乘菩提之法與次法」。

上集我們為大家略說:若是所受持的戒律是六識論等邪見者,依於戒禁取見所制定的不淨戒律,譬如喇嘛教中所說的二六時中都應該行於男女雙身法的「雙身戒律」,受持這些外道所制的戒律,只會讓外道持戒者下墮於三惡道中,不可能實證涅槃解脫;只有信受佛法八識正論,並且依著 佛所制定的清淨戒律,離開對於三界萬法的欲貪,令自己的七轉識心得以清淨,這樣的持戒清淨的學佛人,才能夠趣向解脫而親證三乘菩提,證得初果乃至菩薩道的涅槃解脫。

略說完持受清淨戒律而離開欲貪,才能夠趣向證得涅槃解脫的持戒道理,接下來我們繼續為大家略說:應當受持生天之論,才能夠趣向涅槃解脫實證的生天正論。平實導師在《涅槃》一書中為我們開示如下:【天有三種:欲界天、色界天、無色界天。若未具足了知欲界天、色界天、無色界天的境界,而言能證出三界生死之涅槃,即成奢言,不免犯下大妄語業,是故應當略說。】(《涅槃》上冊,正智出版社,頁111。)

從 平實導師的開示中可以知道,解脫於三界生死的涅槃解脫,首先應該瞭解並接受三界的境界,才能夠在實證涅槃解脫時,確定自己真的能夠離開三界生死輪迴的境界,而不再於三界中受生。所以對於離開三界生死的涅槃解脫的實證,都是在了知三界境界的前提下,才有離開三界生死輪迴的涅槃解脫這樣的自知自作證可得;因此,若是所說所證都還在三界中,都還離不開三界生死輪迴的境界,卻妄說自己已經證果乃至成佛,其實都只是未證言證的大妄語惡業,只是會讓自己以及隨學者同樣墮於三惡道中。如果連欲界所攝的三惡道都無法解脫,又要如何解脫於三界生死而得涅槃呢?譬如某位六識論導師所主張的人間佛教,認為只有人間才有佛法,無視於佛菩薩在經論中佛法在欲界諸天存在的開示,也忽視經中所說 佛示現於人間時,諸天天人前來求法、聞法等種種記載。

譬如,《方廣大莊嚴經》卷11〈轉法輪品〉:【爾時世尊放大光明,其光遍照三千大千世界,於光明網中,而說頌曰:「從彼兜率宮,降生龍毘園,梵釋咸承捧,威猛如師子。十方行七步,曾無迷惑心,即以梵音詞,而作如是唱:我今於一切,為最尊最勝,捨轉輪王位,當利益眾生。六年苦行已,即詣菩提座,降伏諸魔軍,疾成無上道。梵釋諸天眾,勸請轉法輪;哀愍諸世間,嘿然而受請。以堅固願力,向於鹿苑中,仙人所墮處,演說無上法。此法無數劫,修習之所證;汝等樂聞者,速應來聽受。人天身難得,佛出世甚難,聞法起信心,斯人亦復難。汝不生八難,今獲人天身,值佛聞正法,而能有淨信。汝於百千劫,未曾聞正法,今者得值遇,宜應善修習。」佛告諸比丘:「光明網中說如是偈,覺悟三千大千世界一切人天等眾:『汝可速來,今佛世尊轉于法輪。』諸天龍等聞是語已,從其本宮來詣佛所。爾時,地神以神通力,令此道場縱廣正等七百由旬種種莊嚴周遍清淨;虛空天神復將種種幢幡、寶蓋以為嚴飾;欲界、色界諸天子等,將八萬四千寶師子座置道場中,各自請言:『世尊!哀愍我故,為坐此座轉正法輪。』」】

經中記載 佛轉法輪時,放大光明照遍三千大千世界,警覺欲界、色界諸天人,同時也以廣大勝妙音聲招呼諸天前來聞法,諸天也見光尋聲而前來聞 佛說法。從經中的記載來說,諸天聞 佛說法以後,佛法不就在欲界、色界天人口中流傳,所以天界怎麼可能沒有佛法?而地神、虛空神等人間鬼神,同樣的聞 佛說法以後,佛法不就在鬼神界中流傳開了嗎?乃至地獄中都還有聖 地藏菩薩摩訶薩在救護地獄道的眾生,所以地獄中也都有佛法的存在;因此,佛法並不是只有在人間流傳。而六識論者依於肉眼所能看見的,只有人間境界,於是對於佛眼所見的,上至欲界六天、下到地獄的廣大欲界,以及色界、無色界天,這些都不是單憑肉眼就可以看見的三界境界,心中無法安忍接受的緣故,心中始終會懷疑佛眼所見的三界世間,乃至經中所說的三千大千世界、無量諸佛世界,是否真實存在?

就如同這位六識論的導師,認為有太陽神崇拜的外道思想存在,所以推論極樂世界就是太陽神崇拜的轉化,試圖以這個妄想所得的創見,來否定經中 佛說有西方極樂世界的真實存在,藉以推翻經中 佛說的無量佛世界的存在。但推究這位六識論的導師之所以否定西方極樂世界的存在,是因為他連通於外道的禪定神通都不曾證得,所以就不可能有天眼的發起;其一生又不斷地否定佛法八識正論,宣揚六識論邪見,所以連我見都不可能斷除;因此,這位六識論的導師連二乘菩提的斷我見初果功德都沒有。一個連我見都無法斷除的凡夫異生,是不可能親證第八識心如來藏,而有大乘佛菩提的見道功德發起。所以說,這位六識論的導師連三乘菩提的慧眼功德都沒有,更無論基於大乘佛菩提三賢位的慧眼具足圓滿才能夠入地進修道種智的法眼功德,以及佛地才能成就一切種智的佛眼功德。

所以,從兩千五百年前的應身佛——本師 釋迦牟尼佛,具足清淨的肉眼、天眼、慧眼、法眼、佛眼的五眼功德來看,這位六識論的導師只具備有肉眼的功德,所能見到的也只有肉眼所能見的狹小人間境界;於是他就把自己肉眼所見的狹小人間境界,當成是唯一真實存在的境界,而不信受具足五眼功德的 佛所開示的三界不同境界的存在。這是因為這位六識論的導師連十信位都尚未圓滿的緣故,所以不能夠信受三寶是清淨的,而佛語是真實不虛的緣故啊!所以才會如同 佛在經中所預記的「如獅子身中蟲自食獅子肉」。

這位六識論的導師,外顯為剃頭著染衣的出家人身相,卻不相信佛地有清淨五眼功德的真實存在,所以不肯依 佛所說的八識正論而如法修行,而將來能夠逐漸發起清淨的五眼功德;反而堅持六識論邪見,想要藉以否定自己所不能證的第八識心。因此,他才會堅持自己肉眼所見的狹小人間境界,就是唯一真實的境界;而對於自己因為不具備天眼功德,所以無法看見的天界世間,不肯承認自己沒有天眼所以看不見,就選擇性地忽略三乘經典中,特別是這位六識論導師自己也承認的《阿含經》,這個佛法最原始的文獻證據中所說,有欲界、色界天人前來求法的記載。這位六識論的導師看似依於西方的文獻考據方式,但他所取材的卻只是自己所認同的文獻記載,故意忽視相同文獻中所說的整體義理以及記載,卻自說自己是正確的文獻考證,這樣的說法其誰能信?只有無明迷信、情執深重的人才會相信啊!有智慧的人自然能夠分辨。所以,當這位六識論的導師提出「沒有佛法在天界流傳」的創見之後,就已經顯示出他沒有天眼的功德,以及對於三乘經典所說的八識正論義理,不如實信受理解而心中有所懷疑,所以顯示出他對於這個十信位的信位不圓滿的功德,連初住位的功德都尚未發起啊!

如《菩薩瓔珞本業經》卷下〈釋義品 第4〉:【佛子!發心住者,是人從始具縛凡夫,未識三寶聖人、未識好惡因之以果,一切不識、不解、不知。佛子!從不識始凡夫地,值佛菩薩教法中起一念信,便發菩提心。是人爾時住前,名信想菩薩,亦名假名菩薩,亦名名字菩薩。其人略行十心,所謂信心、進心、念心、慧心、定心、戒心、迴向心、護法心、捨心、願心。復行十心,所謂十善法、五戒、八戒、十戒、六波羅蜜戒。是人復行十善,若一劫二劫三劫修十信,受六天果報。上善有三品:上品鐵輪王化一天下,中品粟散王,下品人中王,具足一切煩惱,集無量善業,亦退亦出。若值善知識學佛法,若一劫二劫方入住位。若不爾者,常沒不出。住退分善根如上說。佛子!發心住者,是上進分善根人。若一劫二劫一恆二恆三恆佛所,行十信心,信三寶,常住八萬四千般若波羅蜜,一切行一切法門皆習受行;常起信心,不作邪見、十重、五逆、八倒,不生難處;常值佛法,廣多聞慧,多求方便,始入空界住空性位,故名為住。空理智心習古佛法,一切功德不自造,心生一切功德故,不名為地但得名住。】

上述經中 佛說發心住,也就是十住、十行、十迴向的三賢位中的初住位菩薩,他是從什麼地方開始修行而得以成就呢?佛開示說:「佛子!發心住者,是人從始具縛凡夫,未識三寶聖人、未識好惡因之以果,一切不識、不解、不知。」這就是說,一個具縛的凡夫,也就是信受意識心是真實常住的六識論者,就是具足常見的具縛凡夫,這樣的具縛凡夫,都是不懂三寶聖人為何是清淨的真正道理;對於造作了善惡業因,未來會有什麼樣的善惡業果報,這樣的六識論具縛凡夫也是一切不識、不解、不知的。如同這位六識論的導師,他依肉眼所見而非天眼所見,及依錯誤取材的文獻資料等,主張天界沒有佛法,只有人間才有佛法流傳,使得他的隨學者也跟著信受宣揚佛法只在人間流傳的邪說,共同造下了謗佛、謗經的大惡業。

除此之外,還使得六識論導師的隨學者,自稱為學術觀點殊勝於教徒觀點,妄說實證第八識真心的真正善知識,依於八識正論如理如法宣說的佛法經教,是一種迷信的教徒觀點;卻不自知自己所謂的學術觀點,其實是依於六識論的邪見,研究佛法實證者所說的經論中的文字穀,然後依六識論邪見生起了種種思惟想像,生起了學術上的「創見」;而這些學術上的「創見」,卻是經論中所破斥的邪見。所以,從這種專嚼佛法實證者以及六識論邪見者的文字穀,不信不作真修實證三乘菩提的「學術觀點」,所能夠得到學術觀點的「創見」,其實都只是佛法經論中所說:違背八識論正理的邪見。只是當這位六識論導師的隨學者,妄說佛法實證者依八識正論而說經論義理,是一種迷信的教徒觀點時,就已經成就了謗法、謗僧的大惡業。只是這六識論邪見的導師以及隨學者,對於造作如是謗三寶的大惡業因,未來會有長時不可愛的三惡道果報,真如 佛說:「未識三寶聖人、未識好惡因之以果,一切不識、不解、不知。」

這其實都是因為六識論邪見者,唯信自己肉眼所能見的狹小人間境界存在,不信有佛地五眼功德可以實證。所以六識論的導師,連欲界地獄的存在,都無法如同三明六通的大阿羅漢一樣,有肉眼、天眼、二乘菩提慧眼功德一樣,能夠以天眼來親自看見;又不信受經論中說有地獄存在的正說,因此六識論的導師他才會主張說:地獄是聖人方便的施設,並沒有地獄真實的存在這樣的邪說。由此可知,六識論的導師並不具備天眼的功德,又不信受 佛所說的正確的三界世間相。而這位六識論的導師連欲界的範圍,是上至他化自在天的欲界六天,中及人間,下至地獄、畜生、餓鬼等三惡道境界,都不能夠如同佛眼一樣能夠親自觀見分明,只能以他自己的肉眼看見自住的人間境界以及畜生等少分境界,顯然這位六識論的導師連自己造下謗三寶的大惡業,未來世會受長時不可愛的三惡道果報都不自知,又不信受佛語所開示的因緣果報真實不虛這樣的真正道理。

所以說,這位六識論的導師連自己一輩子誹謗「都沒有第八識心的存在」,造下未來下墮三惡道的惡因,因此未來世會長時住於欲界三惡道中輪迴生死不停,無法解脫於欲界三惡道境界都不自知啊!那麼,六識論的導師允許他人說「自己已經成佛」,其實也是連欲界三惡道都無法脫離的大妄語惡業。正如同 佛說:這樣堅持六識論邪見不捨、否定八識正論的具縛凡夫,他對依於八識正論才有清淨的三寶聖人這樣的真實道理,以及造下了六識論邪見,取代並否定八識正論這樣的大惡業,未來將會長時於欲界三惡道中流轉而無法解脫的不可愛異熟果報;這個否定八識論正理的惡因以及未來會生起的惡果,這個被六識論邪見所繫縛的具縛凡夫,真的是對於這一切都是不識、不知、不解啊!」

所以說,不斷否定八識正論的六識論導師,他其實連信位的圓滿功德都沒有。因為十信位圓滿的人,他一定會信受有一個真實心第八識如來藏的存在這個八識正論,也會相信有清淨的三寶聖人出現於世間,更會接受遇緣實現的三界輪迴的因緣果報的道理。這樣一個信位圓滿的人,雖然他還是被三界愛所牢牢地繫縛,但是他一定不敢隨意否定經中所說的三界世間相,又怎麼可能相信或是接受、乃至說出「地獄是聖人所方便施設,地獄是不存在」這樣的邪說呢?所以若是一個具縛的凡夫,他對於佛菩薩依八識正論所說,有一個第八識真心是可以實證的,生起了一念清淨而不懷疑的信心,雖然他尚未親證這個第八識真心,但是由於他對於有一個第八識真心可以實證,心中是有清淨的信心而不懷疑的,這時候就說他是信想位的菩薩。

所以經中 佛開示說:「值佛菩薩,教法中起一念信,便發菩提心;是人爾時住前,名信想菩薩,亦名假名菩薩,亦名名字菩薩。」這個信想菩薩或假名菩薩,他對於佛菩薩依八識正論所開示的佛法正理,一定會漸漸生起「信心、精進心、念心、慧心、定心」,還會生起拒絕接受六識論邪見的「戒心」,以及一切所作都迴向求證第八識真心的「迴向心」,對於一切六識論邪見也會生起想要破邪顯正的「護法心」;並為了救護眾生離開六識論邪見,願意捨離自己在世俗利益上的種種利害考量的「捨心」;努力的就己所能或是幫助善知識,來共同成就救護眾生離開六識論邪見,回歸信受八識正論這樣的「願心」;所以 佛說信想位的菩薩:「其人略行十心:所謂信心、進心、念心、慧心、定心、戒心、迴向心、護法心、捨心、願心。」

今天因為時間的關係,我們就先說到這裡。

阿彌陀佛!


點擊數: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