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正念訓練在法與次法的運用

第050集
由 正雯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觀眾大家好:阿彌陀佛!

歡迎您繼續收看《三乘菩提之法與次法》。前面連續以四集的時間和大家分享如何從完整正念訓練的角度來契入三乘菩提之法與次法,希望大家認識完整的正念訓練,並且提升正念訓練的層次。接下來第五集的題目是「完整正念訓練在法與次法的運用」,我們會作最後總結以及說明完整正念訓練,如何實踐運用在最初三乘菩提次法條件的具備以及達到最高目標——法的實證。

佛教正念的念,指的是念心所,是意識心對於數數熏習修學或者對於所曾經經歷的情境,具有想念、記憶乃至明記不忘失而達到專注穩定的心理功能。而這樣的念心所是每個人都具有的意識心理功能之一,可以經由不斷學習以及訓練而產生憶持不忘的功能,尤其完整正念訓練所鍛鍊出來的定力,更能加乘憶念不忘以及持續專注穩定的心理力量。然而不善的念心所也可以成為使人作出惡事的工具,所以如何憶持善法而可以保住人身,不下墮三惡道受苦無量,乃至可以達到究竟解脫的目標,都須要具有完整正念訓練的正確價值判斷。因此,佛教的「正念」是依三乘菩提完整修學體系,如四念處、八正道乃至六度波羅蜜,生起不偏不邪、憶持不忘之正念而可以在「法與次法」上改善生命品質以及提升道業。

前面第一集,我們曾經談過卡巴金博士所創立的西方正念療法,其中正念一詞來自於佛教《念處經》。正念是佛教八正道的第七支,所以正念訓練本來是屬於佛教八正道、四念處中的正念,把正念單獨切割出去而拋棄了正見、正思惟等八正道,或是把正念單獨切割出去而拋棄四念處身、受、心、法更深入的觀察,那就不是完整的正念訓練;因為對於宇宙人生觀、生命智慧觀等等,將會缺乏完整的認知價值判斷,就不能證得究竟解脫,同時也喪失探究生命實相的機會了。

在這一集,我們將以八正道為例,來與大家分享完整正念訓練在八正道的運用。八正道就是八種使人解脫與找到生命實相的方法與途徑,包括正見、正思惟、正語、正業、正命、正精進、正念與正定。八正道又有世間八正道與出世間八正道兩方面,依循世間八正道,可成為善人君子,在世間布施、持戒等以便去惡修善,乃至深信因果行十善業,可保住人身甚至具有生天的福德資糧而不會墮入三惡道,具備三乘菩提正知見、定力、福德的次法條件;而依循出世間八正道,可使人解脫與找到生命實相,也就是契入法的實證。其中正念是八正道的第七支,經由八正道完整熏習而產生憶念不忘的正確價值判斷力,並以高度專注力與穩定不改變的心智力量而邁向生命的解脫與圓滿。

八正道的第一支就是正見,而正念訓練運用於八正道的正見,首先便是得聞熏正知見,並且產生憶念不忘的心理功能,譬如對於三千大千世界、三界世間、三世因果、三界六道生死輪迴等有正確認知。例如三千大千世界是佛教對於宇宙世間的描述,佛陀將一日一月所形成的太陽系稱為一個小世界;由一千個太陽系,也就是一千個小世界組成一個小千世界,由一千個中千世界就組成一個大千世界,這樣的大千世界由三個「千」乘在一起,因此稱為三千大千世界。這樣一個大千世界,其實就是現代所謂的星雲漩系,而我們地球這個太陽系所在的銀河系就是一個星雲漩系,也就是一個三千大千世界,其中有數十億個甚至更多的太陽系,而 佛陀說宇宙有無量無數像這樣的三千大千世界,並且每一個太陽系就各有三界世間。

所謂三界世間並不是六道,三界是指欲界、色界、無色界三者,六道只是欲界天以下的有情眾生,包括欲界天、阿修羅、人、畜生、鬼、地獄共稱六道。以現代的天文科學技術能夠辨識出的星系乃至三界世間還是相當有限,但完整正念訓練的宇宙人生觀卻是相當廣闊的。又例如正念憶持三世因果,相信每個人乃至所有有情眾生不是只有一世,都是由過去世所造善惡業而有這一世的出生,再由這一世所造善惡業而繼續有下一世的出生,而這當中所造善惡業皆存在禪宗所說的本來面目,也就是不生不滅真實圓滿之心—第八識如來藏中才有三世因果的展現,於是就有三界六道的生死輪迴。

因此,完整正念訓練的生命智慧觀不侷限在這一世,而是生命因為有第八識的永恆存在,而有過去、現在與未來世不斷地出生與老死;相對於西方正念療法聚焦於短暫現在世的苦樂而言,是相當廣闊的。因此,完整正念訓練對於世間八正道該如何去惡修善,包括布施、持戒等以便保護自己不下墮三惡道受苦無量,並且對於出世間八正道,該如何究竟解脫三界六道生死輪迴以及證得生命實相,而不是只求一生短暫的快樂,就成為重要的命題。對於 佛陀所說三千大千世界、三界世間、三界六道生死輪迴能正確認知而不懷疑具足正念,才有完整的宇宙人生觀與生命智慧觀。

此外,完整正念訓練除了具備正見,還包括正思惟、正語、正業、正命、正精進與正定的過程,才能在完整正念訓練產生價值判斷,同時提升個人專注決定心與意志力而有正確的思惟、正確的語言、正當的行為、正當的職業、努力不懈怠以及決定不移的實踐力量。但是具備正見乃至產生正念穩定的心理功能,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所以 佛陀教導初學者,一開始往往只從世間八正道的一部分擷取來談。例如從「施論、戒論、生天之論」,乃至「欲為大患,穢汙不淨,上漏為礙,出要為上」談起,循循善誘讓初學者漸次對於三千大千世界、三界世間、三界六道輪迴有正確認知。

從一開始的「施論、戒論、生天之論」能夠領受而願意實踐,就需要正念訓練產生價值判斷,並提升決定心與意志力。因此中級正念訓練——無相念佛,運用於施論,便是認知所謂布施,就是包括對於錢財的布施或是非錢財的布施。對於錢財的布施,會思考到錢財是資生資具,可以維持生活、維持生命,對錢財的減少會捨不得,而布施是錢財的減少,所以錢財的減少將產生煩惱。如果能夠正確價值判斷知道錢財固然重要,但錢財畢竟是無常,所以依中級正念訓練——無相念佛進行心理解剖與心理矯正過程,生起煩惱惡心所引發痛苦情緒的時候,可以正確認知錢財的無常,能夠確認行施是正確而心得決定;並且深信三世因果,不認為人只有一世,而是有過去、現在以及未來世,因此深信布施必有因果。雖然布施表面看來是錢財的減少,但卻是利益他人,同時也是累積自己未來福德資糧的善行,那麼將來對於布施雖然有錢財的減少就不產生煩惱;同樣的,就算碰到任何錢財的損失,也不產生煩惱。在中級正念訓練——無相念佛進行心理解剖與心理矯正過程中,一步一步把煩惱的對治逐漸擴大範圍而把煩惱減少,因此而修除煩惱性障,也同時累積了福德資糧。

其次,中級正念訓練——無相念佛運用於戒論,便是認知所謂的戒論,就是不違犯世間善良風俗與律法,乃至持守五戒、菩薩戒等。對於持戒的部分,例如利用錢財討好、賄賂他人來求取更大權勢或者利益,這樣雖然錢財增加了是快樂的,但依於戒律的正確思考,知道這是不義之財,不應獲得,於是產生正確的言語不去阿諛諂媚他人,就是正語;也不做出賄賂他人的不當行為,就是正業;堅持以正當的職業賺取錢財,就是正命;專注憶念不忘應具備的正確價值判斷力,就是正念;堅持實踐而心得決定不改變,就是正定。因為完整正念訓練可以正確認知,錢財固然重要,但錢財乃是無常之物,乃是福禍相倚之事;若違犯世間善良風俗與律法,不僅今世會受法律制裁,或被眾人所非議責難,未來世也會承受惡業的苦果,歷經三惡道等惡報之後,就算回到人間也是貧病交迫、諸事不順、受苦多難;這時就可以正確抉擇而不貪取不義之財,這樣就可以在中級正念訓練——無相念佛進行心理解剖與心理矯正過程中,修除煩惱性障,也同時累積了福德資糧。

同樣的道理,所謂的生天之論就是雖然布施、持戒等可以生天享樂,但布施、持戒並不是為了要生天享樂,而是藉此具備次法所應有的福德資糧條件,以作為證得三乘菩提解脫生死與生命實相的基礎,因為縱使布施、持戒可以永遠生在人天受樂,但也無法永離三界生死輪迴之苦。

再者,對於 佛陀「欲為大患,穢汙不淨,上漏為礙,出要為上」的教導,中級正念訓練——無相念佛,便是認知五欲讓人迷失狂亂,使人造惡多端,帶來許多過患,是汙穢不清淨的,因此要出離欲界愛的繫縛得證色界禪定;並且還要遠離色界愛,因為色界雖是清淨境界,已無五欲的存在,卻仍然是有漏之法,不離三苦中的壞苦與行苦等諸苦,尚未脫離色界生死,仍然不是究竟解脫的涅槃境界。雖然相較於欲界下地的有為貪欲之漏,色界天的境界稱為「上漏」,但仍是有漏境界,功德仍然會繼續漏失,還是應該超越,才能免於生死輪迴。因此,中級以及深層正念訓練雖然處在欲界中,但並不用心專注在五欲五塵上,以不攀緣五欲五塵來矯正煩惱性障,進而邁向證得色界定。從最初以無相念佛的方法鍛鍊定力,以便達到未到地定的定力,乃至可以矯正去除煩惱性障,以便離欲界愛證得初禪或更高的禪定,並且更遠離色界愛、無色界愛而達到超越生死輪迴的目標。而西方正念療法停留在以五種感官直觀五塵的境界,還不能超越欲界愛。

由於完整正念訓練具有完整正確價值判斷,而樂意遵循實踐 佛陀對於初機者所說「施論、戒論、生天之論」的教導,因此漸次具備次法所應有的正知見、福德、修除煩惱性障以及未到地定的條件,乃至「欲為大患,穢汙不淨,上漏為礙,出要為上」而更激發起出離三界生死的動力。而西方正念療法沒有完整價值判斷,所以正念療法,只是完整正念訓練的前方便準備工作而不是究竟的、不能取代。此外,完整正念訓練,對於如何達到法的實證,更是居於重要關鍵。

首先,中級正念訓練——無相念佛,在去除語言、聲音、文字、影像以及情緒干擾之後,更進行長時間的心理解剖與心理矯正,也就是對於前七識的心理結構加以分析解剖,正確認知前七識的心理結構是可解剖而短暫存在假我的心,都不是禪宗的本來面目。例如中級正念訓練——無相念佛,運用於吃葡萄乾禪的練習,並不是像西方正念療法專注地一口一口品嚐葡萄乾的滋味,而是以西方正念療法為基礎,將紛亂思緒拉回在專注吃葡萄乾時,重點不在葡萄乾的滋味,而是進行自我心理解剖:專注觀察解剖前七識的心理結構以及不同的功能,進而認知前七識的心理結構是可解剖而暫時存在假我的心,而具足次法正知見的條件;乃至依此正知見搭配無相念佛所鍛鍊出未到地定的定力,才有能力再三觀察解剖分析確認,最後心得決定到達解脫道初果斷我見而達到法的實證。

若是吃葡萄乾時,生起專注品嚐葡萄乾滋味的喜悅,便知這個是情緒陷阱,可以善加區分引發情緒的善心所與煩惱惡心所,對個體生命成長究竟是有利或者不利,不因情緒問題干擾意識認知而作出錯誤的選擇,以便在日常生活中長期進行心理矯正,以便修除更深細難知的自我中心、自我執著等煩惱惡心所。因為如果意識心理功能無法排除正負面情緒以及文字、聲音、影像的干擾,那麼解剖確認前七識的心理結構,是可解剖而暫時存在假我的心,達到斷我見初果法的實證將不可能,乃至所謂發現無形無相的禪宗本來面目,極可能是自己的幻視、幻聽、幻覺而已。

其次,由中級正念訓練——無相念佛轉入深層正念訓練——無相念佛之思惟觀,更可以長時間維持在極敏銳細膩的專注力,可以解剖去除任何的情緒、文字、影像、音聲的干擾或扭曲,也能夠對於心中突然冒起的善惡心所作簡擇保留與汰除,並立即以無文字、無聲音、無影像的單純了知性,進行各種抽象概念的思惟、分析、歸納與選擇,以進一步自我解剖與矯正,乃至轉入看話頭找到禪宗的本來面目,而達到實證生命實相法的目標。

總結來說,佛教的「正念」是依三乘菩提完整修學體系,如四念處、八正道乃至六度波羅蜜等法為核心;而完整正念訓練,以鍛鍊高度專注定力的同時,貫串四念處、八正道乃至六度波羅蜜等法的修學,就能正念契入三乘菩提之法與次法。因為中級正念訓練——無相念佛,可以具備未到地定的定力次法條件,並且在動態中修,完全不妨礙熏學三乘菩提的次法正知見條件,更可以布施利益眾生,持守五戒、菩薩戒作好自我規範,歷緣對境中作好情緒管理,調伏矯正煩惱性障等,具備福德的次法條件。也就是中級正念訓練——無相念佛,可以滿足次法所必須具足的定力、正知見、福德、修除性障等條件;乃至最後轉入深層正念訓練,以思惟觀與看話頭所建立意識標準尺找到禪宗的本來面目,達到實證法的最高目標。

卡巴金博士曾說:「事實上,我們已經是圓滿的,但不知為何就是與自己失去接觸、失去連絡。」(喬・卡巴金著,胡君梅譯、審閱,黃小萍譯,《正念療癒力:八週找回平靜、自信與智慧的自己》,野人文化股份有限公司,2013年10月23日,頁40。)各位觀眾!我們不會像卡巴金博士所說:「不知為何就是與自己失去接觸、失去連絡。」來正覺講堂修學完整的正念訓練,您就能與本來圓滿的心重新接觸、重新連絡。

最後敬祝大家:身心康泰、福慧增長、早證菩提!

阿彌陀佛!


點擊數: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