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琊閣倒瓦見碎,謗志難成捨永泰(三)

第160集
由 正潔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延續上個單元,我們要針對張志成、琅琊閣、乃至追隨他們的邪見一族,他們在誹謗正覺講堂的一些事相之外,還特別針對 平實導師——說 平實導師貪汙正智出版社的錢,乃至有要把這一些款項,以後挪給自己的子女——用這樣的誹謗,來詆毀自己曾經的恩師;這一種人的人品如何,不問可知。

好,我們直接來用底下的幾點原因,來證成 平實導師可不可能像他們所描述的這樣子會去貪財。我們要證成所依,是要來證成 平實導師有沒有證得離開欲界五蓋——「財色名食睡」欲界的相應五蓋——要離開五蓋之後才證得的初禪乃至二禪。當我們能夠證成 平實導師證得初禪,離開欲界「財色名食睡」這種五欲、這種貪愛;那一個證得色界初禪的人,依 佛所說的世界悉檀、對治悉檀中的悉檀,除非他們又要再誹謗一次佛、誹謗佛法,不然我們只要能夠證明 導師確實證得初禪——這樣子證得初禪、遠離財色名食睡的人,又怎麼可能會去貪世間財呢?好,這是第一點。另外第二點、還有第三點,後面我們再談。

好,第一點,導師有沒有證得初禪。時間有限,我們很簡單地帶過去,菩薩們如果有看過《無相念佛》這一本書——這個法寶,修學定力的法寶,您就可以知道 平實導師在這裡面教導我們,如何來找到無相憶佛念;又如何依於十個無相拜佛、憶佛的次第,來讓自己慢慢能夠淨念相繼;乃至隨順而教導我們,以後如何憑著這樣子的未到地定的憶佛念,淨念相繼的功力和定力而再來看話頭、參禪。您只要看過《無相念佛》,您就知道能夠寫作這一本書,講到這樣十種次第的人,能夠講清楚何謂看話頭(何謂一句話的前頭)的人,他不可能沒有定力。姑且不論有沒有初禪、二禪,他必定有定力,而且還能夠教導別人,隨著他走過的路來證得這樣子的淨念相繼的功夫。《無相念佛》之外,我們還要依於《優婆塞戒經講記》講到禪定度的部分,還有《起信論講記》第五輯或者是第二輯;乃至電視弘法相關的部分,是由周正銘親教師所說的一集,叫作「不依形色修止觀」,他其實就是依於 導師在《起信論講記》裡面所說的「等持、等至、等引」而來演說這樣子修學禪定的道理。

底下我就依於正銘老師他的文章,我稍微作過一個編改,我們來唸唸看,您請記得這其實是 導師自己實證的法。您在這樣子的聽聞過後,您再來想一下,能夠寫作《無相念佛》,教導您如何淨念相繼;能夠教導您淨念相繼之後,如何來能夠看話頭、來眼見佛性的善知識;他還能夠寫到底下,待會要說的這樣子的修學禪定的、只有親證的人,才能夠演說的一些微細之處。請問:這樣的善知識,他有沒有證得禪定?您自己作一個判斷。如果您的判斷是他有證得初禪,那你清楚就知道一個證得初禪、遠離這個欲界「財色名食睡」五蓋當中的「財」蓋的人,他怎麼還會去貪這些正智出版社那一丁丁點的蠅頭小利。

好,我們開始唸一下這一個「不依形色修止觀」的文字稿,經過末學剪輯的部分。那菩薩請記得,這個文字很長,原因並不是要來拖延時間,而是希望在您觀看弘法節目的時候,從這一些電視的字幕就可以知道,能夠講說這樣子修學(從)欲界定到未到地定,乃至到初禪、二禪、三禪、四禪的人,這個善知識必定有證得初禪;這樣能夠證得色界初禪乃至二禪的善知識,他怎麼可能還會相應欲界五蓋當中的財物而去貪財,去取這個不義之財。

好,我們來唸唸看:【凡是從欲界定、未到地定,進修初禪、二禪、三禪、四禪,所修得的都是依於形色而修。欲界定是依欲界定的肉身而修的,當欲界定發起的時候,突然間身體被持住而不動搖了;很自然的不會動,讓身體很輕鬆地坐著,根本不必用力,它自然的就可以安住;身體就像被一層薄薄的膜裹住一樣,這一層薄薄的膜,就像荔枝、龍眼外面粗殼剝掉以後,裡面的那一層薄皮一樣,它讓我們的身體都不會動搖,把我們的身體很輕安地維持不動;但不是想動而動不了,而是我們想要安坐不動時,就可以非常安定地、輕鬆地坐著,可以靠著欲界定而使身體不會動搖;這就是欲界定的持身法——將我們的色身持住不動。

至於初禪的發起,主要是把五蓋除掉,但是還是要具備未到地定的功夫,並不是單單把五蓋除掉了,就可以發起初禪。而且初禪善根的發起,它有兩種:第一種初禪的發起是運運而動的,第二種是突然間遍身發。運運而動的發起初禪善根,又有兩種情形不同:第一種情形是從頭部開始發起往下發展,只要是運運而動的地方,就會伴隨著樂觸而生起;另一種是從會陰開始運運而動,伴隨著無淫欲的樂觸而從會陰開始漸漸往上升,直到頭部整個全身具足樂受,這樣才叫作初禪的善根發具足圓滿。可是運運而動的發起初禪善根的初禪人,不管是從上而發、或是從下而發,這兩類人都不可能曉得初禪天人的天身到底是怎麼回事?只有剎那間遍身發起初禪善根的人,才會知道初禪天身是怎麼回事;因為遍身發起初禪善根而受樂時,他一定會以心眼,也就是初禪天人之報得眼根,來照見身內並無五臟六腑、也沒有骨頭跟肌肉,裡面只是如雲如霧一般而已;但是全身皮膚猶如保鮮膜一樣,而且比保鮮膜更薄;每個毛細孔都是內外相通,從所有毛細孔的內外相通之中發起樂觸、遍身領受,這就是初禪天身。

當我們發起初禪一段時間,漸漸具足初禪的境界以後,接著我們努力修定,如果有正確的知見,我們就知道定境當中離開五塵境界才是正確的修證,就可以漸次練心,經由無覺有觀三昧而進入二禪的無覺無觀三昧。可是剛證得無覺無觀三昧,也就是剛證得二禪的人,當他住在無覺無觀三昧當中(這裡其實是指無覺無觀三昧二禪的等至位當中),心中只要起了一個念;那個妄念雖然沒有語言文字,只是起了一個念而覺知:「我終於進入無覺無觀境界了,進入二禪了。」他只要起這麼一個念,他立刻就會退回初禪等至位中。所以,剛開始是無法安住很久的,心中只要起了一個念,這樣子的二禪等至境界馬上又不見了,又退到初禪地去了;得要經過很長的時間,不斷地熏習、不斷地鍛鍊:不斷地練習長時間安住的方法,使自己的心能夠在這種比較細的境界當中安住不動。這樣長時間的練習,使安住的時間漸漸地延長;最後很純熟了以後,才可以藉由二禪的定力(等至的定力)而轉入等持位當中,而在等持位當中的覺知心來修習神通等法。】(《三乘菩提之入門起信(二)》第76集,正覺教團弘法視頻。)

這裡其實 平實導師所說的,也就是《成唯識論》卷9裡面所說的「辦事靜慮」,以靜慮而修學六通之後而來度化眾生,以六通度化眾生。最後又說到了:【如果還不很熟習等至,就為了住在等持位中辦事,而常常提前在等持位中安住,那麼等至的境界就會漸漸地退失,接著就會影響二禪等持位的定力也跟著退失;所以在等至境界還不嫻熟時,不可提早運用等持位的功德,以免退失二禪定力。】(《三乘菩提之入門起信(二)》第76集,正覺教團弘法視頻。)後面,正銘老師還依於 平實導師《起信論講記》有講到了一些初禪、二禪,等引、等至、等持相應的進出的方法。

剛剛之所以會唸了這麼多,有說過了,是為了要有字幕,方便菩薩們依於這個字幕,就知道這樣的善知識自己走過的歷程而去演說「從欲界定修到初禪乃至二禪」這樣的方法,他必定不是聽來的、抄來的。因為這樣的說法,您遍觀(當然不是以前的祖師大德——沒有實證過初禪、二禪,可是你要看)CBETA當中,所有祖師大德乃至所謂修禪的禪經,他都不可能有講到這麼詳細。另外一個,之所以要引說地這麼詳細,是因為在這一個琅琊閣、張志成邪見一族當中,有一位南迦他,他誹謗了 平實導師,說他把等引、等持、等至說錯了;後面時間夠的話,我們也會針對他這些愚癡說法、誹謗的說法而來作正面的破斥。這裡也只是先幫菩薩們預習了一下下。好,除了這一點來證成有證得初禪的人,他怎麼會去貪欲界的,特別是正智出版社的這樣區區的一點錢;所以,他這樣子的誹謗是非常惡劣的,不僅是不知師恩,連當一個人基本的對於人倫之格都已經有喪失之虞了。

好,在第二點,我們來證成 平實導師為什麼不可能貪正智出版社書局的這些錢。只要在正覺講堂有看過了應該都知道,導師在《狂密與真密》辛辛苦苦地可能是十幾天,就打完了幾乎應該是上百萬字;可是這樣子的上百萬字的法寶——《狂密與真密》整整四大輯,您在網路上都可以免費查閱、下載。請問這樣子的人,辛辛苦苦打字十幾天,打完了這樣子這應該有上百萬字的《狂密與真密》,他能夠這樣子不假思索地講心中的殊勝的法義,破斥這個達賴喇嘛這樣子的中觀、這樣子的無上瑜伽,所謂的這一個性交成佛術;這是在印順法師的不管是在《印度之佛教》、或是說《以佛法研究佛法》這兩本書同樣的一個章節〈密教之興與佛教之滅〉,印順法師都有楷定這個所謂的無上瑜伽,這個密教的成佛之術:「然以性交為成佛之妙方便,則唯密乘有之。」平實導師有這樣子的殊勝法義了然於胸,有這樣的慈悲心懷,這樣辛苦打完數百萬字之後,把這樣子的法寶(整整四大本)免費地在網路當中,讓菩薩們可以查閱、可以下載,這樣的人會是貪財嗎?

好,第三點,平實導師不可能去貪正智出版社那些蠅頭小利的理由。菩薩們都知道,特別是到過台北正覺講堂(正覺同修會的總講堂)的人,從這個圓山捷運站往這個正覺講堂看就知道了,在這個正覺講堂九樓、十樓的外牆都有LED的跑馬燈一直在跑著、一直在為大眾宣導:所謂的無上瑜伽,這個藏傳佛教當中這些性交成佛術,是在淫人妻女,不是真實的佛教。因為這樣的LED跑馬燈,這樣子的為大眾來護持法身慧命,卻引起了當時還沒有廢校之前的、旁邊的明倫國小,他們某一個家長會重要成員,他心生不忍,因為他是一個藏密、一個《廣論》的修學者,於是他因此而向台北市教育局、國稅局舉發正覺講堂有所弊端。這一個破斥的部分,教育局的部分我們不提,當時的話,國稅局清清楚楚地來檢查過了正覺講堂,清楚地為正覺講堂證實了,它不像其他的某些宗教道場有兩本帳,正覺講堂的稅絕對沒有疑問。那請問一下,這樣子辛辛苦苦打字、寫書、賣書而賺的這個正智出版社的錢比較多,還是來貪汙這一些護持款項的錢比較多?底下的話,我就不用多說了,聰明人一想就知道了;可是國稅局已經替大眾證明了,正覺同修會、正覺教育基金會絕沒有貪汙任何一分一毫四眾弟子乃至會外的弟子、會外的三寶弟子(佛弟子們)護持的款項。

從這裡到第四項,菩薩們如果對於以上所說的,特別是第三項沒有辦法信受的話,那很簡單,就麻煩您用二十塊、三十塊也好,您可以劃撥,您也可以到正覺講堂,您也甚至可以託人,那您就是劃撥也好、現場護持也好,您註明您是要有收據、要報稅用。那您再看一看,如果您是劃撥,那您這二十塊,正覺講堂會不會把這收據寄給你。我相信,即使這些琅琊閣、張志成邪見一族都知道,再怎麼微小的金額,這個護持款項都會有收據。而至於正覺寺的建寺基金,有些人就會說:「哎呀!這沒有報稅啊,那應該就有問題、有鬼喔!」那很簡單,正覺寺的建寺基金也是有收據,它也有流水號,雖然不能報稅。如果還要拿這一個來說,平實導師不貪這一個護持的款項上百千萬,而來說他貪這個正智出版社的錢,那我只能說這個人實在是笨到不會抓癢,真是愚癡到不可及。

好,時間的關係,這一個部分我們今天就先只講到這裡。

阿彌陀佛!


點擊數: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