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法真如

第067集
由 正國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歡迎大家收看「三乘菩提之相似佛法——重蹈燈下黑之琅琊閣」節目。今天我們要跟諸位菩薩一起來探討有關「一切法真如」的相關法義,這個在佛法中是屬於非常重要而且屬於佛法的核心知見,因此我們必須要能夠對於這些法有正確的瞭解。

本節目的因緣,是因為在琅琊閣網站上刊登了一篇名稱為〈依《瑜伽師地論》徹底辨析蕭平實錯解真如之謬,確證蕭平實根本未證真如〉的文章,作者的化名是知乎上的「平凡世界」(後面我們就簡稱為平凡先生),這篇文章以錯誤的知見對於 平實導師所弘傳的正法進行毀謗,故需在此進行辨正,以免平凡先生誤導一般的修學大眾。

我們先來看在平凡先生的文章裡面,所引用之《瑜伽師地論》卷77中有關「如所有性」的開示:【如所有性者,謂即一切染淨法中所有真如,是名此中如所有性。此復七種:……。】這裡面之「一切染淨法中所有真如」的意思是說,一切的染淨諸法都是由第八識真如心所直接或間接出生,因此都不能離於真如心而存在;因為第八識阿賴耶識是種子識,因此祂能出生一切法。所以在聖教裡面說第八識是「無始時來界,一切法等依」,所以說一切法是不能離於真如心而存在、現行的。因為這樣的緣故,第八識能夠在一切法上顯現出其真如性,譬如在《金剛經宗通》第三輯中,平實導師的開示:【因為只有在一切法生住異滅之中,才會顯示了一切法中的如來藏確實正在顯示祂的真實性與如如性,所以 佛說的是「一切法真如」。】(《金剛經宗通》第三輯,正智出版社,頁244。)

而上述「一切法真如」或「如所有性」的法義,必須要依據正確的八識論才能夠正確理解。然而在琅琊閣網站,他們刊登了大量誤解法義的文章,其中最重要的錯誤之一,就是把第八識阿賴耶識當成是有為生滅法;如果是這樣,雖然他們也號稱是八識論,但卻不是正確的八識論,因為這樣就變成全部的心識都是生滅法,違背了聖教中有「常住真心」的開示。所以,如果是這樣的錯誤主張,就會變成第八識與七轉識都是有為生滅法,所以就會誤認為說「既然第八識能顯現真如性,同樣是生滅法的七轉識乃至一切染淨法也都應當有真如性」。譬如,在平凡先生的文章裡面說「蕭平實因為錯認真如唯是阿賴耶識所顯,……然而大乘佛法唯識真正的真如義乃是一切染淨諸法所顯」(〈依《瑜伽師地論》徹底辨析蕭平實錯解真如之謬,確證蕭平實根本未證真如〉,琅琊閣。),也就是平凡先生誤認為一切染淨諸法自身皆能顯現真如性。這表面上聽起來好像吻合「一切法真如」,然而諸位觀眾如果仔細思惟,有為生滅法本身是剎那生滅變異的,那怎麼自己會有真實如如的體性呢?

我們也可以從第八識是無覆無記性、第七識是有覆無記性與前六識是有覆有記性來看。其中只有第八識是屬於無覆無記性,也就是說,祂能夠在一切六塵境界中如如不動,而且是真實不壞之不生滅的本住法,所以說祂自身才具有真如性;因此八個識之中,也只有第八識是無覆無記性。也就是說,祂在六塵諸法中如如不動、自性清淨,自身與染汙法不相應,同時也沒有任何的執著與染汙性來遮覆修行者;同時不緣六塵,因此也沒有所謂的善惡有記性,所以稱為「無覆無記性」。譬如在《實相經宗通》第八輯中,平實導師的開示:【這是因為第八識的真如法性遍一切境界、遍五趣眾生一切境界都是常住不變的緣故,所以說為一切法真如。】(《實相經宗通》第八輯,正智出版社,頁266。)而這並不是七轉識所具有的特性。譬如第七識意根一直與貪、癡、慢與惡見這四個根本煩惱相應,因此在各種境界中是有很深沉的執著性,不可能是如如不動的;而且剎那生滅變異也不是真實不壞的,所以第七識本身並不具有真如性。只有第八識這個自在心才是本住法,不曾出生也不會滅壞,並且如鏡現像、不緣六塵境界,祂才能在染淨諸法中而展現出其真如性。所以,平凡先生是誤會了經教的意思,而這最主要的原因之一便是把第八識當成是有為生滅法。

而實際上「假必依實」,如果沒有真實不生滅之如來藏心支援流注各種種子,蘊處界諸法也都不能存在了,這就是「一切法真如」的道理。在平凡先生否定第八識是不生滅法的基礎下,其實會造成連蘊處界法也是不能存在的,因為既然稱為種子識,就已經說明第八識心體是不生滅了;生滅性的心體如何執藏種子?如何履行三界因果?因此將第八識當成有為生滅法,就等於是否定了第八識是種子識的正理;如果沒有種子識,就不可能有諸法出生了。因此在否定第八識是不生滅法的前提下,即使假設蘊處界法真的還能存在,那這單純的剎那生滅有為之法,絕對不可能顯現出真如無為的體性;必須是不生滅之本住法如來藏,才能在染淨諸法中顯現出其真如體性。

而實際上第八識是七轉識的「根本依」,要真正瞭解七轉識等諸有為生滅法,是不能離開第八識的。因為七轉識不能離開第八識而存在,所以在《瑜伽師地論》卷66中開示:【復次,云何甚深難見法?謂一切法,當知皆是甚深難見。】也就是即使是單純的有為法,都不是眾生所想的那麼單純。譬如眼識了別色塵,就必須要有如來藏流注眼識種子,也要有如來藏現起眼識心所,還要有其他的法,包括染淨依意根、分別依意識等種種緣,「眼識了別色塵」這個法才能成就;因此才說一切法「當知皆是甚深難見」。而從另一個角度說,一切法也可以攝歸於如來藏。

經由上述的說明,諸位觀眾便可以逐漸瞭解「一切法真如」或「如所有性」的真實道理。這絕對不是平凡先生想的這麼簡單,因為他是以落入經教文字表相之理解來解釋;同時,在否定第八識是不生滅法的基礎下,使平凡先生的許多法義演繹皆落入戲論之中。在《中阿含經》卷7中開示:「若見緣起便見法,若見法便見緣起。」說的也是這個道理。這裡面「法」指的就是本住法第八識,也就是要瞭解十二因緣法,是不能離開十因緣的,因為十因緣中有開示「識緣名色,名色緣識」的這個入胎識本住法;所以佛弟子同時修學十因緣與十二因緣才能成就因緣觀。這個道理在 平實導師的諸多法寶與本弘法節目中都已經有多次的說明,我們就不再重複。因此,否定本住法如來藏會在知見上引生許多問題,包括無法成就因緣觀,不能成就因緣觀便會遮障智慧的出生;而實際上否定第八識是常住真心,本質上是屬於斷滅見,同時極易引生不慎謗法的行為,這是修學者所必須要極為留意的。

在《瑜伽師地論》卷10中亦開示:【云何緣起?云何緣生?謂諸行生起法性是名緣起,即彼生已說名緣生。】也就是依據有不生滅之第八識的正知見,才能正確瞭解「緣起」的道理。所以,諸法能夠生起,是因為有各種因緣,諸法才能夠從第八識種子識出生,這樣才會有「緣生法」之現起。所以否定了第八識之不生滅性,第八識便無法成就執藏種子的功德了,因為生滅法絕對不能執藏種子。所以誤會第八識是有為生滅法,等於是毀壞了因緣果報的道理,這是我們要特別留意的。

在上述一開始所引之《瑜伽師地論》中,裡面有開示「如所有性,此復七種」,也就是如所有性可以用七個面向來作說明,這就是大家常聽說的「七真如」。我們也可以從《攝大乘論本》卷1中的一段開示來理解七真如:【此中最初且說所知依,即阿賴耶識。世尊何處說阿賴耶識名阿賴耶識?謂薄伽梵於阿毘達磨大乘經伽他中說:「無始時來界,一切法等依,由此有諸趣,及涅槃證得。」】這裡面就開示:因為有阿賴耶識,眾生才能依善惡業而展現五趣輪轉,以及因為修行無漏聖道而證得涅槃,所以說「由此有諸趣,及涅槃證得」。另外,此偈頌可以相對應於苦集滅道四聖諦之七真如中的「安立真如、邪行真如、清淨真如與正行真如」,也就是有第八識才能成就三乘菩提之苦集滅道,離開了不生滅之第八識就沒有苦集滅道可以說了。

接下來「流轉真如」,眾生從無始來能夠因果相續、流轉不停,便是因為有不生滅的如來藏執藏種子及履行因果,以及能夠出生有情之世世五陰身而流轉五趣之中,但是如來藏於其中卻是真實如如不動的,故說「流轉真如」;也就是眾生之生死流轉是不能離開真如心的。而「實相真如」,表示眾生依據修學二無我的法義才能實證真如心,也就是實相心,也才能現觀第八識之真如法性及二種無我的道理;因此諸法實相的道理,當然不能離開真如心。接下來是「唯識真如」,講的就是「萬法唯識」的道理,因此這當然也是不能離開阿賴耶識及其所出生之七轉識而說,因為八識心王和合運作才能出生諸法。所以從七真如的法義,強調的就是一切法的存在與流轉都是不能離開種子識阿賴耶識,所以才說阿賴耶識是「一切法等依」;而這阿賴耶識是自在之無生無滅、無始之法,含藏無量無邊的種子,故說「無始時來界」。所以一切法都不能離開如來藏而獨存;同時在一切染淨法中,第八識都是具有真如性的。以上是從七真如來瞭解「一切法真如」或「如所有性」的道理。

而第八識之所以能夠成就一切法真如的道理,是因為祂具有圓成實性,所以在《大乘入楞伽經》中稱為「圓成自性如來藏心」。因為無論是七真如或十真如,都是要以不生滅的如來藏為基礎來作宣說,絕非琅琊閣網站所主張的「圓成實性是指真如無為法」;這是對於圓成實性與真如無為的雙重誤解,因為真如無為是所顯法。所以如同琅琊閣網站自己也認同之「『真如』是無為法,無法出生有為色、心諸法」,那麼這所顯法「真如無為」怎麼會具有「圓成實性」呢?又,真如無為不能出生諸法,離開不生滅的如來藏,又如何能成立一切法真如的道理呢?在《成唯識論》卷8中對於圓成實性有這樣的開示:【二空所顯圓滿成就諸法實性名圓成實。顯此遍常體非虛謬,簡自共相虛空我等。】也就是說,因為如前所述之一切法真如,因此說如來藏是圓滿、「遍」三界等;而如來藏心不生不滅,故說是本來成就、「常」不壞滅;另外,如來藏心是真實法,具有能出生諸法之真實法性,故說「體非虛謬」;所以,因為如來藏具有上述圓滿成就諸法之真實體性,而且「遍常體非虛謬」,所以稱為圓成實性。相對的所顯法「真如無為」,並不能吻合《成唯識論》所開示的「圓滿成就諸法實性」;而琅琊閣網站竟主張「圓成實性是指真如無為法」,實在是嚴重誤解了《成唯識論》的法義。

所以從圓成實性的道理,也可以讓我們對於「一切法真如」有更深入的瞭解。同時上述《成唯識論》所開示之「簡自共相虛空我等」,就是說第八識可以在一切染淨法中顯現其真如性,而各別染淨法自身卻只能顯現出自己的「自相」,故需簡別。同時第八識的真實如如性與染淨諸法之無常生滅的「共相」不同;而第八識具有各種真實法性,不是「虛空」無法,也不是外道所誤計意識等常「我」。所以能夠通過「簡自共相虛空我」等檢驗的第八識,才是真正具有圓成實性,絕非所顯法之真如無為具有圓成實性。

相同的,平凡先生在文章中想要引用《瑜伽師地論》中所開示之「通達一蘊真如勝義法無我性已,更不尋求各別餘蘊」(《瑜伽師地論》卷75),來破斥 平實導師的法義,然而這也一樣變成是在證明 平實導師的法義是正確的。因為一切有為法都是依種種因緣而直接或間接由勝義諦如來藏所出生,因此如果能經由觀察驗證而知道五蘊的其中「一蘊」是由無我性的如來藏出生,包括被出生的這一蘊及如來藏本身都是無我性的;那麼經由比量也可以知道,如果去觀察其他四蘊也會得到一樣的結論,所以說「更不尋求各別餘蘊」,因為一切法真如的緣故。這同樣也證明了 平實導師開示如來藏具有圓成實性的道理是正確無誤的。所以上開聖 彌勒菩薩的開示也顯現出如來藏是萬法的根源,因為諸法之本源相同,所以才能夠說「更不尋求各別餘蘊」。

而平凡先生文章中,也引用了《瑜伽師地論》卷78中的開示:「諦實者,謂諸法真如。」平凡先生誤認為:既然論中開示「諸法真如」,就代表一切染淨法自己就能顯現真如性。然而,實際上「諸法真如」與「一切法真如」都在開示一切諸法都不能離開真如心,同時第八識真如心可以在一切法上顯現其真如體性;並且第八識是人我空與法我空之理體,要成就二空之真實理,就顯現出必須有不生滅、具有圓成實性之阿賴耶識存在,這才是真正的道理,所以稱為「諦實」。如果單就有為生滅法自身來說,全部都是剎那生滅變異,連「住」都不可能,完全沒有真實不壞的體性可說,如何自身能顯現出「諦實」?

譬如,聖 龍樹菩薩在《大智度論》卷31中開示:【如說一切有為法,皆是無常相。所以者何?生滅不住故,先無今有、已有還無故,屬諸因緣故,虛誑不真故,無常因緣生故,眾合因緣起故。如是等因緣故,一切有為法是無常相。】所以有為生滅法「生滅不住」,自身無有真如體性可說;同時,因為需要依各種因緣才能存在,所以說「屬諸因緣」。因為有為法所依之因緣如果有變異,則此有為法也就跟著產生變化,所以說「一切有為法,皆是無常相」。因此《瑜伽師地論》中開示諸法真如是「諦實」,這其實就已經顯示出論中開示的重點就是:能出生諸法而具有圓成實性的第八識,祂可以在染淨諸法中顯現出其真如性。 琅琊閣網站在許多貼文中都主張第八識是有為生滅法,造成他們的知見中沒有不生滅心的存在,而使其所宗奉的真如無為法義純屬虛妄分別;因為真如無為是在前四法,也就是在「心王、心所、色法及心不相應行」四位法運行及差別中,所顯現出的第八識之無為體性;而既然否定了不生滅之第八識的存在,便會令其六無為之法義成為虛妄想。

因為時間的關係,我們來作幾個簡單的結論:

第一點,諸法中只有第八識如來藏才有真如體性,因為祂是不生滅之本住法,是實相心,並且於六塵中如如不動;其他被出生之染淨諸法,都是生滅法而屬諸因緣,故無真如體性。

第二點,將第八識如來藏誤認為是有為生滅法,造成在所有諸法中就沒有任何一法具有真如體性了。

第三點,無論「諸法真如」或「一切法真如」都是在說明一切法皆由第八識真如心出生,而在染淨諸法中第八識都能夠顯現其真如性。

第四點,六無為,包括其中的真如無為,都只是所顯法,不是能夠出生諸法的實相心,因此真如心與真如無為不可混為一談。

因為時間的關係,我們這一集就談到這裡。

祝您身體健康、道業增上!

阿彌陀佛!

點擊數: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