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退轉位(一)

第020集
由 正偉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螢幕前的菩薩們:阿彌陀佛!

先問候大家:色身康泰否?少病少惱否?遊步輕利否?眾生易度否?各位現在所收看的節目,是由佛教正覺同修會為各位準備的「三乘菩提之相似佛法——重蹈燈下黑之琅琊閣」。

也就是針對以琅琊閣為網路名稱,從一開始就在網際網路上營利的公共平台,以隱去真實姓名的身分發表文章,並刻意操作隱去相關IP資料,採跨國式跳動IP留言,讓相關主管單位疲於溯源、且難以追查,當事人以寫小說編造情節的方式,編造出各種不實的資訊與自問自答式的線上留言答覆,目的在於誣衊正覺教團的弘法利生事業。類似這種情況,在現在的網際網路上,可以說是層出不窮,在各國、每一天、每個地方的各個領域發言平台,都是司空見慣的事情;雖然經本會去文公共平台澄清,有的平台網站願意配合真實世界中的事實,善意地同步刪去不實編造的文章,但也有平台回答「事務繁忙,不克一一配合」,繼續維持它帶來的流量,並獲取大數據作為商業的用途。現在這個時代可以說是「流量至上」、「網紅就是王道」,所以這種情形是現在網路上的常態,甚至是虛擬世界網路平台理所當然一部分的組成,倒也不必過於大驚小怪。

正覺講堂的菩薩們一向只專心繁忙於弘法事業,加上在台灣法律的「言論自由」與「合理評論」的灰色地帶保護傘下,所以無暇去對匿名者在網路虛擬世界的挑釁多作評論。自2021年開始,正覺教團因應世界的現勢,在後疫情時代微調了網路上的弘法項目,經過討論之後,決定騰出一些時間,來整理與辨正這些網路上用匿名方式、針對正覺教團捏造與不實的言論,目的是想要襄助福德深厚的學佛人,能夠更瞭解琅琊閣的邪見與謬論。至於製造這些悖謬言論主謀的幾位群眾(以下就稱為琅群),只能期盼他們在捨報前,有機會能殷重懺悔毀謗了義佛法、毀謗善知識、詆毀勝義僧團及誤導眾生的種種惡業,或許有機會能讓他們免除地獄泥塗果報吧!

最初琅群不敢以父母所賜予的姓名公開留言,而採用隱身暗處以不實的資訊匿名發文,直到其中一位曾擔任正覺教團助教義工的張姓師兄,被家人發現了他的行為,在家人的詢問之下,他承認了寫了文章要交給別人,但後來又否認了;這位師兄的同修、大姨子們、兩位兒子、兩位兒媳及親家們,大都是正覺的學員,原本是許多人稱羨的佛化家庭;私下做的事情被家人發現後,他才開始具名在琅琊閣上發文。

第二位具名發文者則是原本正覺福田部的義工師兄,他本來就對講堂的一些施設不認同,並且自己由於對於法義有所偏差,他曾對講堂的同修說:「蕭老師說要有大福德的人才能明心,那為什麼我明心了卻仍然在賣玉蘭花呢?」非因計因、非果計果,將世間的福德與出世間的功德混為一談,難道他認為明心後就應該一夜之間變成馬雲嗎?對於佛法因果義理的錯亂,由此可見一斑。

第三位具名發文者則是自己主動將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留在網路平台上,被好心的師兄發現後通知講堂幫忙去轉知他,所以戒律院輪值的長老親教師就約談他,請他說明這件事情的緣由,以判斷是否有違戒事項,用意是要提醒他要小心,不要將私人的資訊在網上公開,並且要謹慎於持守菩薩戒律。之後在戒律院尚未開會討論作出結論前,他來向 平實導師小參,詢問 導師能否將講堂與外面的說法相融合,法主答覆他:「正確與錯誤的法義不能融合。」此後他便開始具名地發表文章批評正覺教團,文章中顯示出他不認同正覺教團的法義與制度。

以上就是正覺講堂在台灣地區弟子於琅琊閣公開具名發文的情形。在網路平台的紀錄上,琅群中其他匿名的留言者及工作者還有幾位,他們彼此發言分享,公開地互相傳授如何在網上發言而不被追查到真實身分的方法,蓄意匿名編造不負責任的批評與謾罵;這是否是世間法律中言論自由的範圍呢?又是否是持守佛法戒律的菩薩所應該有的作為呢?

各位還記不記得,十幾年前有一部風靡華人世界的電視劇叫《大宅門》,講的是北京百草堂的故事,其中前後任當家的老太爺與二房奶奶,在動盪的年代中,帶領著家族用盡了一切的力量要維持住祖宗留下來的產業,乃至能更加的發揚光大;看過的菩薩們一定對當家者的辛苦記憶猶新。在現實世界中的我們,在人生的道路上,不也是或多或少地經歷了這些情節?那麼來問問各位同修:「在我們的家庭中,是不是每一位家人都願意為這個家互相合作而犧牲呢?」並不是!電視劇中的白家有一位三叔,不肯好好地學習祖藝,也不願意為家庭付出,只想著自己的利益與享受,甚至勾結外人來謀奪家產,將祖宗留下來的財產送予外人以換取自己的利益,天天吵著要分家;真的分家了,把財產揮霍完了,又眼紅其他家人辛苦努力的成果,所以又吵著要求再次分家;在中文裡面把這些人叫作敗家子。

各位有沒有見過這樣的敗家子呢?還是自己家裡有沒有這樣的敗家子呢?好像每個大家庭中,或多或少都有一個這樣的三叔,甚至有好幾個是嗎?這是世間常法的一部分。釋迦牟尼佛在世的時候,僧團之中有沒有這樣的敗家子呢?各位都知道,不但有,而且很多很多。從 佛最早期的僧團,到 佛滅度後,從來不缺乏違戒犯紀、與 佛唱反調的比丘。例如善星比丘,他是 佛陀世俗法上的近親,還是 佛的侍者,與 世尊朝夕相處,服侍 世尊長達二十四年;但在他的眼中,世尊只是一個凡夫,是一個沒有修行、不值得尊重的人罷了;所以,他最後離開了 世尊,一個人去到恆河邊與那些外道混在一起,還當面對著 佛生起了傷害的作意,所以惡業成熟,生身下地獄。還有六群比丘(不是六個比丘,而是六個群體那麼多的比丘),他們眼中的 佛陀,不過是個無修無證、惹人討厭的老頭子。

當然,最著名的則是提婆達多,他一直對 世尊不信受,認為自己比 世尊厲害。比方說,耆婆醫師供養 世尊,開了兩斤的熟酥膏藥方調養 佛的色身,但提婆達多也要求比照 佛陀,當他吃下了兩斤的熟酥後,整夜腹痛不已,叫喚疼痛,世尊加持了提婆達多的頭部,才醫治了他的腹痛,但提婆達多反而到處去說 世尊的壞話。他曾經騙得師兄十力迦葉的教導,因此曾經證得了三禪,但後來他不肯承認是十力迦葉教導他才學得禪定,而說是自己努力苦行修來的禪定,完全沒有感恩之心;加上對 世尊生起了惡心,所以就失去了一切的禪定與神通。還誤殺了已證阿羅漢果的蓮華色比丘尼,他不求懺悔,卻去信受外道富蘭那的邪說,認為造惡業不會有惡果,終於導致一切善根盡斷,成為一闡提人。

在 佛入涅前不久,他不但要殺害 世尊不得成就,還另立了僧團,另立了戒律,還帶著他的僧團模仿正法的教團,在摩揭陀國王舍城遊行人間。此時,佛陀聽到了這件事,要阿難眾弟子跟隨著提婆達多的蹤跡:【汝將一苾芻隨行,入王舍城街街曲曲,人間若見婆羅門及長者居士,說如是語:「提婆達多及同伴,若作非法罪惡人,不須謗佛法僧。何以故?此人非行佛法行人。」若有人說提婆達多有神通威德,汝報彼:「提婆達多先有神通,今悉退失,無一神驗。」】(《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破僧事》卷14)佛陀也數次的授記了提婆達多將會入地獄,但他根本不相信,世尊也只能告誡弟子們:【如過往昔,若依我教者,皆得離大苦難;若依提婆達多者,皆在苦難之中。】(《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破僧事》卷20)但是還是有很多的人信受提婆達多,而且他所立的僧團還一直延續下去。法顯法師、玄奘法師、義淨法師去印度的時候,都曾經記錄了提婆達多僧團的情形,甚至勸告了提婆達多僧團中的「僧人」:「既然你們侍奉過去三佛,你們穿的袈裟、所行的法教都是釋迦世尊所制定者,你們也知道提婆達多破僧的故事,為何你們不肯回歸世尊的教團呢?」而對方也只是不說話,不置可否。

在琅琊閣的文章後面,多次出現匿名者編造不實的留言,還說「就是要把正覺搞臭搞爛」,而琅琊閣管理群也並沒有刪除此等留言。各位看看,琅群所作與所為與提婆達多當時的作為相不相似?猶過之無不及!所以 平實導師也已經多次忠告琅群,這是謗佛、謗法、謗僧的地獄大罪業,想到這個不可愛異熟果會令人腳底發寒,但恐怕對方還是不信受的。各位可以想一想:琅群中具名發文者,之所以會受到大家留意的原因,是因為這些人曾經是正覺學員、在禪三被印證明心者,甚至曾擔任班級的助教義工;不論是正覺門內的學員或是門外吃瓜看熱鬧的群眾,大部分是衝著這一點才會引起大家的注意——也就是對琅琊閣的關注度是依正覺教團而存在的。

所以接下來,我們必須來談一談這些事,否則錯誤的想法還是會繼續地流傳延續。首先會有的疑問便是:以真實姓名發文的琅群,曾經都是正覺所印證明心,甚至還有擔任過正覺的助教老師的人是嗎?是的!如同《菩薩瓔珞本業經》中,佛開示說:【佛子!若退若進者,十住以前一切凡夫法中發三菩提心,有恆河沙眾生學行佛法信想心中行者,是退分善根。】(《菩薩瓔珞本業經》卷上)佛說:「佛子啊!所謂於菩提分退失或前進,在凡夫法中發起三菩提心,正住於十住位前的菩薩,有恆河沙數那麼多的眾生,雖然學習菩薩行、修習佛法信想心中行者,會成就退分善根。」也就是退轉於菩提,成為退轉者了。

大家還記得佛法中修行的位階,會有時前進、有時後退,要到什麼樣的位階才能成為真實的不退轉位呢?若依解脫道,要成就三果阿那含才成為不退;若是大乘佛菩提道,則是要成就初地果位才能成為不退菩薩。也就是佛門中所謂的三不退:七住到十住叫作「位不退」,但前提是這位菩薩能夠「證轉」,也就是「實證與轉依」於他所證的真如唯識性的觀行,成就真見道的功德;初地是「行不退」,成就了真唯識觀,完成了相見道的位階,依止所發起的十無盡願,因此利益眾生永無終止;八地以上無功用行,成就了「念不退」——念念入真如、卻又念念於滅盡。這是佛法中所說的三不退。

好!今天時間關係,我們下次再繼續為各位講說。

阿彌陀佛!


點擊數:3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