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恩、三寶、勝義僧(二)

第107集
由 正潔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歡迎繼續收看「三乘菩提之勝鬘經講記」。

前一集最後我們提到了《大乘本生心地觀經》當中四種恩的最後一個「三寶恩」,在三寶恩當中首推這一個「佛寶」,那我們再依於《大乘本生心地觀經》,乃至再輔佐以《金光明最勝王經》,依這兩部的經文,我們來解說一佛寶當中所含攝的所謂的三身佛的道理。

首先,我們先來依於《大乘本生心地觀經》的經文,我們來看看 佛是怎麼樣的來定義這個一佛寶:【善男子等!唯一佛寶具三種身:一、自性身。二、受用身。三、變化身。第一佛身有大斷德,二空所顯,一切諸佛悉皆平等。第二佛身有大智德,真常無漏,一切諸佛悉皆同意。第三佛身有大恩德,定通變現,一切諸佛悉皆同事。】(《大乘本生心地觀經》卷2)

我們簡單地把這樣子的經文,與我們一直以來所熏習的正覺講堂所說的符合於經論的一些名相,我們來作一個互相之間的關聯,讓菩薩們有一個相應。這裡的第一個「自性身」,其實就是我們經常聽聞的所謂的「法身佛」,佛有三身——法身、報身、化身——當中的所謂的法身。這個法身佛,依於這裡的經文它說了:「第一佛身有大斷德,(祂是)二空所顯,一切諸佛悉皆平等。」這個自性身(這一個法身佛),祂是無形、無相、無所住,祂出生凡夫眾生、乃至十法界的五蘊、十二處、十八界;可是您、我在這個蘊處界這些一切有為法、一切生滅法當中,卻永遠找不到祂。就如同一個電腦當中(一個電影當中)這樣子的一個人物,您永遠不可能在這個螢幕當中找到離於這一個螢幕這一些生生滅滅法、來來去去的畫面當中的任何時間、空間、方位、數目、次第——這樣所屬、所有的剎那生滅不住之法——您、我永遠不可能於這一個螢幕,乃至螢幕當中的生滅影像,乃至生滅的這些功能所顯的一切森羅萬象諸法,您、我永遠不可能找到出生這個螢幕,出生這一些一切影像、一切生滅諸法背後的這一個類似於說硬碟。當然,不要錯誤地以為:「哎呀!如來藏就是螢幕背後的硬碟。」硬碟勉強來講,這只是以現代的這些東西,大家熟悉的來譬喻一下。硬碟當然不在螢幕,可是硬碟裡面含括了這些程式,這些所有的功能,它能夠出生相應的這些聲光影色,相應的這一些輪迴、這些劇情。

可是再提醒菩薩們不要依於這樣子而說:這一個能藏的、能(被)熏的,所謂的浩浩三藏不可窮的這個第八識如來藏,可以依於這樣現代的所謂人類發明的這個電腦,依這樣的譬喻而想要去求明心,那這是一個非常錯誤的一個入手點。因為如果這樣子的說法正確的話,這樣的作法、修行方法,可以依之而來以刪去法,以種種的不如理的、不如實的修行方法而來找到所謂禪宗開悟明心的標的的話,那應該《楞伽經》裡面所說的「藏識海常住,諸轉識如浪」,那您開悟了之後,您應該要如同這個經文所說「藏識是如同大海常住」,您開悟以後應該不是大汗淋漓,應該就淹死在海當中了。所以要知道,譬喻是譬喻,千萬不要膠著文字,也不要把這一個經啊、論啊,或是說一些善知識所施設的方便大家體會的這些譬喻而來當真,而來離於斷身見、我見,離於如實修學——大乘菩薩要來求明心開悟所應修集的四種資糧,所謂「修學知見、修習定力、修集福德、修除性障」,這樣的三歸五戒之後的四種修——要來背離這樣子的如實修行,而要依語言文字而來求得所謂證悟明心的標的,那這是一個非常錯誤的修行法門。

回到經文,我們說了這個自性身就是法身佛,法身佛不在蘊處界當中,祂既然不在時間、空間當中,祂必定不屬於數目、次第之法,不是《大乘百法明門論》裡面所說的這樣子「三位差別故」的這些諸多的心不相應行法所能夠含攝。這樣子的法身佛,祂是真實存在,可是必定沒有蘊處界當中任何一法,譬如說意識心或是說意根而能夠相應、真正地相應於祂;因為這個法身佛無形、無相、無所住,具足無漏有為法,也具足無漏無為法,是具足空性、具足有性。雖然在凡夫的階段,祂不是你、我能夠了知證悟祂所顯示出來在蘊處界的功德,乃至成佛之後,依於這樣子的《契經》所說:【一切如來尚不見心,何況餘人得見心法?】(《大乘本生心地觀經》卷8)您即使成佛了,您是所謂的報身佛,您是所謂的化身佛,您一樣不可能以您已經絕對清淨的意識心,乃至已經完全清淨的意根,能夠去相應於這一個法身佛。這個無始劫以來,不在時間、空間當中,不落數目、次第之法,不落於這樣子的方位,也沒有六塵、六識相應的這些種種生滅法性,這一個真實心,是從古到今,是從今到您、我成佛,所謂的一切諸佛尚不見心,何況餘人(其餘的人)能夠見到這樣的心法。

佛又講到了第二種「受用身」,我們唸一下經文:【其受用身有二種相:一、自受用。二、佗受用。】時間所限,我們只把最主要相關的經文簡單唸過:【自受用身,三僧祇劫所修萬行,利益安樂諸眾生已,十地滿心,運身直往色究竟天,出過三界淨妙國土坐無數量大寶蓮華,】後面的經文我們省略。【……爾時菩薩入金剛定,斷除一切微細所知諸煩惱障,證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如是妙果名現報利益。】(《大乘本生心地觀經》卷2)這裡的經文有一個需要我們注意的「是真報身有始無終」,換句話說,這個第二個受用身裡面的「自受用身」,祂是有始。你、我現下是凡夫,祂還不存在,等您、我在修行佛法三大阿僧祇劫福德智慧圓滿之後,我們這樣的自受用身,才能夠依於前面所說的經文而能夠出現。而這樣子的自受用身,記得「不包括他受用身」,這樣的自受用身才是真實的報身。所以嚴格講,即使是十地菩薩所見的所謂的報身佛,嚴格講都不是真實的受用身,嚴格講不是真實的報身佛。

經文繼續又說了:【是真報身有始無終,壽命劫數無有限量,初成正覺窮未來際,諸根相好,徧周法界,四智圓滿,是真報身,受用法樂:……。】(《大乘本生心地觀經》卷2)後面有說到這四種智——四智圓滿,包括第一、大圓鏡智,第二個平等性智,第三個妙觀察智,第四個成所作智。這裡一個總結,還是要提醒菩薩們:只有四智圓明,只有有始無終,而且壽命無有限量、諸根相好徧周法界的諸佛如來的自受用身;換句話說,只有諸佛如來之間,彼此才能夠互知、互見這個自受用身。最後身菩薩尚未成佛之前,乃至說剛剛成為這個初地乃至到十地菩薩,猶未最後身菩薩之前,所見的所謂的後面說到的他受用身,這樣子的報身佛,嚴格講都不能說是真實的「自受用身」——真實的報身。推而廣之,我們在經文裡面說到的西方極樂世界 阿彌陀佛,乃至其他的所謂的一三千大千世界當中的佛,不管是在人間所示現的變化身佛(變化佛),或是所謂的應化佛,乃至諸地菩薩所見的諸種他受用身佛,這些佛嚴格來講,即使壽命方便說無量無邊,終究還有祂示現涅槃,不再有這樣的影像存在的一天;這樣子的報身佛,都不能說是真實的報身。這裡是《大乘本生心地觀經》裡面提到的,而大部分修學佛法的菩薩們,可能說還沒有聽聞過的一些主要的一些法義。

那關於四智的部分,我們只簡單地說大圓鏡智是轉這個異熟識(就是第八識):【得此智慧,如大圓鏡現諸色像,如是如來鏡智之中能現眾生諸善惡業,以是因緣此智名為大圓鏡智。】(《大乘本生心地觀經》卷2)時間的關係,我們要強調一點:大圓鏡智不等於如來地的無垢識。在《成唯識論》裡面有講到這個四智,它是以心品來說,大圓鏡智它不說大圓鏡智,因為大圓鏡智還是有始,雖然它是無終,而這樣的大圓鏡智必須要加上「心品」兩個字。因為所謂的「大圓鏡智心品」,是如來地的第八識與祂所相應的這些心所有法,包括佛地第八識無垢識相應的這些五遍行、五別境、善十一,這樣的諸多善妙的心所有法,乃至這些心所有法所相應的無量無邊的功德法;依這樣的這一個佛地的第八識與祂相應的這些心所法,乃至能夠產生的無量無邊的這些無量有為功德,合此而稱為「大圓鏡智心品」。千萬不要錯誤的如同坊間一些錯誤的佛法概論,乃至一些假名大居士、善知識所說的,滅了第八識、轉了第八識,滅了之後這個大圓鏡智才能夠出生。

大圓鏡智是佛地第八識的功能,不可以把這個被出生的、有始無終的這個四智圓明當中的「大圓鏡智」,把它認為它就是等於「無垢識」,是不等於的。那第二個「平等性智」,轉我見識得此智慧。這裡的「我見識」嚴格講,主要就最狹義來講,就是恆審思量的第七識:【轉我見識得此智慧,是以能證自佗平等二無我性,如是名為平等性智。】第三個「妙觀察智」,轉分別識。這裡的「分別識」特別是指「六七因中轉」當中的第六識,就是意識:【轉分別識得此智慧,能觀諸法自相共相,於眾會前說諸妙法,能令眾生得不退轉,以是名為妙觀察智。】(《大乘本生心地觀經》卷2)最後一個成所作智,經文說到「轉(前)五種識」,這裡「轉五種識而得此智慧」,菩薩們當然依於前面大圓鏡智所說,應該也了知了所謂的轉我見識,所謂的轉分別識,所謂的轉五種識,絕對不是滅掉第八識或是滅掉前七識,而是轉除掉這一些從凡夫乃至一直到修道菩薩、一直到最後身菩薩,乃至到成佛,轉除掉八識當中(特別是前七識祂)所相應的這些煩惱心所有法。

廣義的煩惱,包括所知障與煩惱障;狹義的煩惱,當然特別指相應於這一個分段生死、一念無明的煩惱障而說。無論如何,千萬不要錯誤地又犯了如同我們前面所說到的一些假名善知識所犯的錯誤,以為滅掉這樣子的前七識,所謂的轉識成智,就是識不在了,只剩下智;而不了知這個智慧的出現,其實還是依於前七識的相應的這些煩惱心所有法,乃至相應的這些所知障,都已經斷除之後,所謂的「六七因中轉,五八果上圓」。依於這樣子相應的這些煩惱心所有法,乃至這些心所有法所相應而要去除掉的所知障的這一些隨眠、這一些習氣種子,這一些沒有去除掉之前,您、我就是十法界當中的佛法界之外的菩薩,乃至餓鬼法界、乃至人法界、諸多法界的這一些尚未成佛的眾生。而整個從成佛的修行過程當中,我們要除掉的絕對不是這個前七識,更不是能夠出生前七識,而為第七識所相應的這些善惡諸法、有為無為諸功德修集的這樣子的前七識所相應的,而為祂這些能熏七轉識所造作之業,而熏習成為了種子,而作為這個所熏的這個第八識。「轉識成智」講的只是轉除掉八識相應的這一些煩惱障、所知障這一些習氣隨眠,而絕對不是把第八識滅掉,而變成了有這一個大圓鏡智出生;把前七識滅掉而有後面這三種所謂的平等性智、妙觀察智,乃至最後一項的成所作智出生。

在自受用身方面一個總結,提醒菩薩們:真正的自受用身,唯諸佛如來乃彼此能夠相知、相證、相見,絕對不是最後身菩薩、乃至初地菩薩所能夠了知。再以經文來作一個總結:【一切如來尚不見心,何況餘人得見心法?】(《大乘本生心地觀經》卷8)即使是自受用身,祂也不可能能夠以有為(雖然已經是清淨無漏有為)的這樣子的意識心,乃至這樣的清淨末那(佛地的末那),而去相應這「無形、無相、無所住,遠離能取、所取,非能取、亦非所取,不在時間、空間當中,無形、無相、無所住」這一個真實的法身佛。當然後面所引用的《金光明最勝王經》裡面,它一樣有談到佛的三種身,它的分類與這裡我們所引用的《大乘本生心地觀經》稍有不同,後面再提到的時候,我們會把這兩部經作一個簡單的互相之間的對照、整理,等到後面我們再說。

回到《大乘本生心地觀經》,我們看看 佛怎麼去講說第二種身,「受用身」裡面的「他受用身」。佛說:【諸善男子!二者、如來佗受用身。具足八萬四千相好,居真淨土說一乘法,令諸菩薩受用大乘微妙法樂。一切如來為化十地諸菩薩眾,現於十種佗受用身——第一佛身,坐百葉蓮華,為初地菩薩說百法明門;菩薩悟已起大神通,變化滿於百佛世界,利益安樂無數眾生。】乃至後面的經文又講到第二佛身、第三佛身,乃至講到最後第十佛身:【為十地菩薩說不可說諸法明門;菩薩悟已起大神通,變化滿於不可說佛微妙國土,利益安樂不可宣說不可宣說無量無邊種類眾生。如是十身皆坐七寶菩提樹王,證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大乘本生心地觀經》卷2)

要提醒菩薩們的是,您回去參照一下經文,您會發現在《大乘本生心地觀經》這裡面所說的如來他受用身,它有強調一點:祂是「居真淨土,說一乘法」。所以這裡的他受用身,就是我們之前在前一集當中所說的 阿彌陀佛在西方極樂淨土所示現的地上菩薩所見的這樣子的報身;可是嚴格講,祂仍然不是諸佛如來的自受用身。

在後面的經文有提到了第三種佛身,就是所謂的這一個變化身,我們來唸一下《大乘本生心地觀經》關於這第三種變化身的一個定義是什麼?佛說:【一一華葉各各為一三千世界,各有百億妙高山王(就是須彌山),及四大洲(就是東勝神洲、西牛賀洲這樣子種種的四大洲)、(乃至有)日月星辰,三界諸天無不具足。一一葉上諸贍部洲,有金剛座菩提樹王,其百千萬至不可說大小化佛,各於樹下破魔軍已,一時證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如是大小諸化佛身,各各具足三十二相、八十種好,為諸資粮及四善根諸菩薩等、二乘、凡夫隨宜為說三乘妙法。】(《大乘本生心地觀經》卷2)

這裡一個重點,請菩薩們注意一下:我們剛剛說到了,為地上菩薩所說的他受用身「居真淨土說一乘法」,而這裡請記得它是在講說「化身佛」。這些化身佛在一一的三千大千世界,所謂的一一的華葉之上,一片葉子就一個三千大千世界,一一有不可說的大小化佛(變化佛、變化身佛)坐金剛座菩提樹王之下,各於樹下破魔軍已,一時證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這裡有一個雖然說是常識,可是有很多菩薩可能都疏忽了,嚴格講,就如同《大乘入楞伽經》在卷1所說的大慧菩薩,這其實也是跟 觀世音菩薩一樣倒駕慈航的佛所示現的一個菩薩。

在《楞伽經》卷1,大慧菩薩問 佛說:【云何於欲界,不成等正覺?何故色究竟,離染得菩提?】這裡清清楚楚地在對應《大乘本生心地觀經》的經文,告訴了我們一件事情:所有於欲界示現菩提樹下破魔軍已,而證得無上正等正覺的這些佛,都只是「變化身佛」。因為,「云何於欲界,不成等正覺?何故在色究竟天,離染得菩提?」對應這樣的《大乘入楞伽經》的卷1的經文,還有《大乘本生心地觀經》這裡所說的三種佛身當中的變化身,我們就應該知道:我們的 世尊的化現,誠如《梵網經》所說的祂來這一個人間示現成佛(八相成佛)已經是八千轉,已經有那麼樣子的次數,而這不是祂第一次成佛。這一些佛嚴格講,既不是地上菩薩相應的他受用身佛,更不是唯有諸佛如來乃得互知、互見、互證的自受用身佛;祂是所謂的變化身佛,或是方便依於後面下一集我們會說的,《金光明最勝王經》所說的佛三身當中的所謂的應身佛中的一分。

時間的關係,我們今天先解說到這裡。

祝願各位菩薩:一切無礙、修法自在!

阿彌陀佛!


點擊數:3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