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恩、三寶、勝義僧(四)

第109集
由 正潔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歡迎繼續收看「三乘菩提之勝鬘經講記」。

上一個單元,我們講到了依於《瑜伽師地論》卷45而說到了:【法有二種,謂有、非有。有為、無為,名之為有;我及我所,名為非有。】彌勒菩薩依這樣子的「法有二種:有法,還有非有之法」而來講說背後所要闡述的這樣子的三自性。所謂的「不生不滅法、生滅法、還有生滅相」這樣的諸法。依這樣的諸法(三個種類)而來建立所謂的三三摩地,所以才無過無增。

上一個單元,我們已經演說到:【於非有事,菩薩不願亦無無願,然於非有菩薩如實見為非有,依此見故當知建立空三摩地。】(《瑜伽師地論》卷45)這裡說到了三三摩地裡面的「空三摩地」,就如同這一個「無願三摩地」是依於這一個「有為法」而建立;這個「無相三摩地」是依於這個「無為心、自在心」,乃至祂所顯示的這樣子「無為法性」而建立無相三摩地。同樣的,三三摩地當中這個「空三摩地」,是依於這個遍計執性相應的「生滅相」——所謂的「人、我、眾生、壽者相」——而來得以建立。後面我們會有一段講說到,「為什麼無人相、無我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我們會引用一些有趣的生活例子,譬如說希臘神話裡面相關的,所謂的特修斯之船,乃至其餘相關所謂的同一性;這個同一論之類的部分,我們對這個部分會有再稍微進一步簡單的解說,就留到後面。

時間的所限,我們就先把這一次幾個單元所要講說的《勝鬘經》、《勝鬘經講記》第六輯從第128頁到166頁將近四十頁的內容,我們曾經說過把它總括為:第一個是在講說三寶,第二個是在講說《勝鬘經》裡面相關這一個「剎那善心、剎那不善心、自性清淨心」的部分。那現在我們進入第二個結論之前,我們要先把三寶當中最後的一個寶——僧寶——來作一個簡單的解說。在《大乘本生心地觀經》裡面說到了:【世出世間有三種僧:一、菩薩僧。二、聲聞僧。三、凡夫僧。文殊師利及彌勒等,是菩薩僧。如舍利弗、目犍連等,是聲聞僧。若有成就別解脫戒真善凡夫,乃至具足一切正見,能廣為他演說開示眾聖道法利樂眾生,名凡夫僧;】最後又說到了:【雖未能得無漏戒定及慧解脫,而供養者獲無量福。如是三種名真福田僧。】(《大乘本生心地觀經》卷2)

那個時間所限,我們這裡要直接引用《大乘大集地藏十輪經》卷5,菩薩們如果經常、曾經觀賞過正覺講堂所提供的這一些弘法的影片,應該都耳熟能詳的一部相關的經文。在《大乘大集地藏十輪經》裡面卷5說到了:【有四種僧,何等為四?一者勝義僧、二者世俗僧、三者啞羊僧、四者無慚愧僧。云何名勝義僧?謂佛世尊、若諸菩薩摩訶薩眾,其德尊高,於一切法得自在者;若獨勝覺(就是獨覺,或是說這個辟支佛緣覺也包括在內)、若阿羅漢、若不還、若一來、若預流,如是七種補特伽羅,勝義僧攝。】

時間所限,我們講的引用這個《大乘大集地藏十輪經》卷5的經文,我們只在於解說第一項的勝義僧,順便依此而來補充、而來演說「平實導師到底算不算是勝義僧」?乃至外面的四大山頭,乃至一些假名善知識所誹謗的「正覺講堂蕭平實,他是一個居士身,他沒有資格傳戒」,乃至所謂的「蕭平實都是在罵人」,而不認為說「這是摧邪顯正,是為了利樂眾生」。我們要偏向於這一些種種的誹謗而來作一些更正,也引用一個 平實導師的著作而來證成我們這樣的反駁是有依有據的。

《大乘大集地藏十輪經》這裡的經文重點,請菩薩們注意再聽聞一下:【若諸有情帶在家相,不剃鬚髮、不服袈裟,雖不得受一切出家別解脫戒、一切羯磨(還有)布薩(還有這些夏三月的)自恣悉皆遮遣,而有聖法,得聖果故,勝義僧攝。】(《大乘大集地藏十輪經》卷5)可是這樣子的不剃鬚髮、不著袈裟的帶在家相的這樣子的有情,如果他「有聖法」,有「得聖果」(這裡的聖果,當然最基本的,依於前面的經文所說的七種補特伽羅,他至少證得小乘四沙門果當中「斷我見、斷三縛結」這樣子的須陀洹果、預流果),只要是符合這樣的條件,都是「勝義僧攝」。

我們就以這樣的經文,我們順便先引用之前說過很多次的,有一些人誹謗說:「居士是一壺燒不開的水,居士於佛法不能有所證。」我們先不講殊勝無上的大乘法,我們只引用四阿含小乘法來說,請問:「居士能不能證得阿羅漢?」如果居士可以證得阿羅漢,難道就因為他不著袈裟,他不剃鬚、不剃髮,然後他就不是小乘法當中的無學聖人嗎?這樣子誹謗說「這個居士不能證法」,不管是大乘、小乘的人,這些人經常都是假名的,經常都是不遵守戒律的出家眾。請別誤會!這裡不是要誹謗那一些精勤修習的出家眾,而是針對這一些誹謗大乘佛法,乃至詆毀「居士不能證法」,針對這一些惡知識、邪知識,我們有以下的這一些解說。

我們先簡單地引用在《雜阿含》卷12當中,是講到了阿支羅迦葉,這是一個所謂的放牛人,或是所謂的一個裸形外道——因為依於阿支羅的解釋,有不同的解說。無論如何,這放牛人也好,這個裸形外道也好,根據這一個《雜阿含》卷12(302經)的經文,佛清楚地已經授給他「第一記」,四阿含裡面的第一記指的是什麼?當然是「證知」,佛為大眾證知他是阿羅漢。

在這一個阿支羅迦葉下一部經——303部經,那更妙了!玷牟留清清楚楚地說他是外道,這一些阿支羅迦葉、玷牟留外道,都在一天當中,因為聽聞 世尊為他演說佛法,而在一天當中證成小乘極果。不只是阿支羅迦葉如此,玷牟留外道都是如此,阿支羅迦葉、玷牟留外道清楚地為我們證明「絕對不是要剃髮、要著染衣,才能夠證得大、小乘果;阿羅漢絕對可以是居士當」。就如同禪宗當中這個裴休丞相,這個所謂的張無盡居士,這所謂的張拙秀才,這一些雖然是不曾剃髮、不曾出家、不曾所謂的「著染衣」,可是絕對無礙於他們是真實禪宗裡面的七住位明心的身分。

那剛剛也有說到了,這個勝義僧主要重點在於他只要證得小乘的初果以上,乃至大乘他明心見道了;雖然這樣子的有情,是在家相、是居士相,他不剃鬚髮、不著染衣,他雖然不得受一切出家的別解脫戒;因為對大乘來講,聲聞、緣覺所受的這一些戒,這些戒律都不是真實能夠成就佛道的所謂的三聚淨戒、大乘菩薩戒,所以說它們是別解脫戒。一切羯磨、一切的法會,就是只限於比丘當中,為了一些事情又要來作一些判斷,為了要作一些抉擇而舉行的這一些羯磨,乃至布薩,乃至所謂的夏三月的夏安居的自恣——最後的自恣。這一些有情(在家居士)即使證得正法,都不可以去參加——悉皆遮遣;可是這樣子的十輪經的經文,還是告訴我們:他還是勝義僧攝。

對於 平實導師的誹謗,我在這裡只簡單地提出幾個問題。請問在 平實導師出世,請問在正覺講堂諸多的不違於 佛所說的經、真正的菩薩所造的論(不違經論)而演說的三乘菩提法義出現之前,請問所有自認為修學佛法數十年的人也好,或是說剛剛進入佛法五、六年的也好,請問:「您知道何謂沙門四果當中的初果人?所謂的斷三縛結、三縛結當中所謂的我見是何物嗎?」請問:「您知道何謂我見嗎?」捫心自問,我可以打包票,當 平實導師清清楚楚地界定之前,沒有人真實地了知小乘初果的斷我見講的真實內涵,乃至修行是什麼?

好,小乘如此,請問大乘的見道,是不是如同《六祖壇經》這個禪宗的第六祖惠能祖師所說的「自性能夠出生萬法,名含藏識」?因為他依於五祖在三更為他用袈裟裹著而講說《金剛經》,聽聞到「應無所住而生其心」的時候,他講了所謂的(我們方便稱它為)自性偈:何期自性本不生滅、本自清淨、本自具足、本無動搖,能生萬法。我們說前面的四個是在講說這個真實心的無漏無為性,最後一個是在講說衪的無漏有為性,能夠出生萬法——能夠出生蘊處界法。依這樣的自性偈,六祖惠能他自己在最後要來辭世之前,為他的弟子眾們(不管是在家或出家弟子眾們),他咐囑他們說:「我當初所悟的這個自性,叫作含藏識。」含藏識當然就是第八識,就是藏識;阿賴耶識這個藏識,清清楚楚地記載在《六祖壇經》當中。

可是,菩薩們您去看看古今以來,特別是現代所謂的這些假名善知識他所解說的《六祖壇經》,他有把這個所謂的禪宗開悟明心、六祖所謂的自性清淨心、不違於《勝鬘經》所說的自性清淨心、不違於《華嚴經》所說的「五蘊悉從生」的這個真實心而說的這一個我所悟的自性,這個真心就是含藏識。請問明明《六祖壇經》這麼清楚、具實地記載在那裡,為什麼沒有一個斗膽,身無證悟而卻敢去註解《六祖壇經》的人,為什麼他們從來都沒有清清楚楚提到這一點?離開開悟、離開明心,還有禪宗可言嗎?更妙的是,您無妨再去看一看,趁他們還沒有刪除、還沒有改變之前,您去看看又有多少的錯悟的假名善知識好為人師,喜歡著作留下自己的邪知見,好於把自己的狐尾撩向天際,而竟然錯誤地說,認為六祖在寫說這個「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臺」的時候,他就已經開悟,清清楚楚的這時候還著於空見,還著於蘊處界一邊。

反過來講,平實導師未出世之前,先前不論有任何人還要繼續誹謗「阿賴耶識不是明心標的」,可是這裡我們說過了「阿賴耶識就是含藏識,就是藏識」,沒有人能否認。當你否認阿賴耶識不生不滅法,你其實不是在誹謗 平實導師,你是在誹謗六祖為首的所有禪宗真實證悟祖師。因為他清楚地告訴你:這個自性就是含藏識,這個自性不生不滅本自具足,不是因為修行才有本不生滅,衪不是衪所出生的蘊處界當中任何蘊、任何處、任何法。因為這蘊處界法都是因緣和合所生,這些蘊處界法都是定性聲聞人在入無餘涅槃(要入於無餘涅槃)之前,必須要永滅無餘的生滅法。

問題就出在於 平實導師所說合於六祖、乃至合於一切禪宗證悟祖師,乃至合於六經十一論,不違《華嚴經》,不違於《楞伽經》、《解深密經》。經論在別人為我們講說之後,好像很容易理解;可是在 平實導師這一世出世演說真實佛法之前,小乘的斷我見是何物?內容是什麼?如何修證姑且不論,請問大乘禪宗是不是畢竟以證悟阿賴耶識含藏識為證悟?如果是的話,你去檢查一下,不要說從北宋開始,單單檢查近兩三百年明末清初乃至到民國,所謂的種種的真善知識,譬如說太虛法師,譬如虛雲法師,乃至假名善知識,就像印順、就像四大山頭的這些假名法師,這裡直斥無誤,並不是在罵人,後面我們還會顯說到「破邪顯正絕不是罵人」;而任由這些假名善知識誤導眾生,卻放著不管、自掃門前雪的這些人,根本不知何謂四恩!因為他寧可這一些曾為父母、兄弟姊妹的父母、眾生受這樣的邪知見,自墮乃至引人隨墮,永遠不能夠、至少最基本的人天善法都不能相應。

因為他誹謗三寶,依 平實導師的如實出世,依於佛緣(佛所授的因緣)出世,不管你信或不信,「不信」自有你的說法;「信」的檢驗很簡單,在他之前有人把小乘斷我見講清楚嗎?在他之前這兩三百年來,不管真或者假善知識,有哪一個人把這個禪宗證悟明心,清清楚楚的標定、界定在就是悟這個如來藏、這個阿賴耶識嗎?沒有!既然這兩個大小乘最基本的見道入門,都沒有善知識講到,請問這兩個事實,足不足以證明說「平實導師是真實的善知識」,即使他是居士,他一樣有證果,他一樣是這一個《十輪經》裡面的勝義僧所攝呢?當然可以!

依之我們再來解說一下子,平實導師讓人家以為說「這個人好像是飛揚跋扈,這個人好像喜歡罵人」,然而事實是如此嗎?我們不在這裡興造新文——新的這些語言文字,我們就純粹以他已經將近快二十年前左右所寫的文章,我們來檢驗一下。在他所寫說的這一個《起信論講記》,在第二輯的部分,我們來看一看,一個真實菩薩該有的對於佛的尊敬,乃至自知自己所證還遠遠不如於佛——應該是怎麼樣的狀況。我們來唸一下,《起信論講記》第二輯在第254頁到255頁中間:【菩薩們在剛才破參的時候,是心最雄猛的時候:「啊!我終於悟了!我還是很了得的!」可是悟後起修,越修下去才越發覺自己的證量真的好淺,越來越覺得自己的智慧有限。所以你們看我的每一本書,都不敢在書上把我的面目示人——我的書都沒有在封面裡面的書衣上面印上相片,對不對?和世間法上的書籍都在封面書衣印上作者的相片大不相同,因為不敢把面目拿出來公開給人家看啊!因為證量真的不高,仰望佛地,慚愧得不得了,所以不好意思示人以相啊!所以每一次禮佛的時候,我都覺得很慚愧,都抱著一種瞻仰的心來觀看佛像;雖然那只是石頭刻的、木頭彫的,也是很恭敬的瞻仰;為什麼呢?畢竟 佛就是有那個功德,雖然是石頭刻的、木頭彫的,卻還是代表 佛,我們也就不由自己的恭敬起來,因為覺得自己離佛地還是太遙遠了。所以,修證越高,越覺得遠;不信的話,未來無數劫,等你們修到等覺地的時候,你們一定會發覺自己離 佛還是那麼的遙遠,就會起了一個念:「我算什麼等覺菩薩?連佛地的功德都還有很多不知道的,諸佛的功德真是不可思議。」所以等覺菩薩見了諸 佛,都那麼恭敬,這不是沒有道理的。】(《起信論講記》第二輯,正智出版社,頁254~255。)

這裡可千萬不要就如同一些假名的「善知識、邪心惡謗」的人,又以為說:「哎呀!這裡蕭平實又在自比等覺了!」稍微識得文字的人,都不會起這種惡心思來作誹謗。重點來了,對比 平實導師在悟後無師自證,因為法鼓山釋聖嚴教導他的是邪知見,這裡並不是 平實導師不尊重他這一世的表相僧寶,而是法鼓山所傳導下來的,連斷我見是何物都不知,連無相念佛最基本的定力修行都還不能如實的傳導下來。相應的一些傳聞我們不講,我們直接只從剛剛《起信論講記》這裡面所說的,我們只問自己,這樣真實的把小乘的斷我見、真實的把大乘裡面明心七住位真見道講說清楚,更不論後面依之而建立的殊勝法義。

這些姑且不論,請問 平實導師相對應於臺灣四大山頭當中,某一山頭在浴佛節……;何謂浴佛節?佛的生日,請問你的生日要慶祝的是誰?當然是你。請問佛的生日,要來恭祝聖誕的對象是誰?當然是佛!而這一個四大山頭,我們就明知而故不言,給他留點面子。為什麼你浴佛卻是浴你自己的聖像?為什麼你把環保菩提,把這些所謂的心靈菩提,把它譬喻成說是這樣子的浴佛節之所依?您難道不知道在《阿含經》,不用說大乘來破斥,《阿含經》裡面清楚地就記載著:「女人不能成佛,女人不能成就五事。」這絕對不是佛法的重男輕女,不要產生這樣的誤會!因為「一切男人皆我父,一切女人皆我母」,因為沒有一個眾生不曾當過女人,這裡佛法的殊勝義我們先不提。

回來這裡,請問:「平實菩薩(我們的平實導師)難道是愛樂罵人嗎?」依這樣子簡單的證據,顯然他不是愛罵人。後面下一集我們會再引用其他的著作,來證實摧邪顯正絕不是罵人,摧邪顯正是為了要救人,是為了要來報答三寶恩,為來報答父母恩、眾生恩。

時間的關係,我們今天先演說到這裡。

祝願各位菩薩:戒定慧修學具足、早成佛道!

阿彌陀佛!


點擊數:3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