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亂意眾生

第101集
由 正源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歡迎大家繼續收看正覺教團「三乘菩提之勝鬘經講記」(二)電視弘法節目。這一集我們要從 平實導師所著的《勝鬘經講記》第六輯第94頁開始,跟各位菩薩繼續探討幾個 導師開示中的問題。第94頁 導師演繹 勝鬘夫人:【如來藏者,墮身見眾生、顛倒眾生、空亂意眾生,非其境界。】(《勝鬘師子吼一乘大方便方廣經》)這段聖教中的「空亂意眾生」這一句話的意涵,說如來藏不是那些空亂意眾生所知所證的境界。

學佛人都知道佛法是說「空」的,但是佛法中所說空,它的真實義究竟是什麼?卻常被學佛人錯會,至於佛門外世間人的誤解、甚至扭曲,那就所在多有了!佛法中說「空」,有三個較常聽到的名詞,就是「空相」、「空性」和「性空」。平實導師說:【空真的不容易理解,因為空有空性與空相;空性指的是萬法的生起之處,可是祂沒有任何的形色與影像;而這個空確實有其自性,其自性能生萬法,而不是空無之性。空性所生的萬法全部都是緣起性空,故名空相;所生的諸法就是蘊處界,再由蘊處界輾轉生諸萬法,但都不是常住法,這一些法既然不是常住而畢竟要壞,都是藉緣而起所以其性本空。】(《勝鬘經講記》第六輯,正智出版社,頁100。)

我們就再進一步來說明這三種空的意涵。首先,「空相」是從有情眾生自身的五蘊、六入、十二處、十八界(簡稱為「蘊處界」)這些世間有相的法中來說空。因為眾生身心蘊處界這些法,都不是它們自己本來就能獨力存在的法,而是依因藉緣現起存在,緣散則又壞滅的法;所以蘊處界都是無常之法,無常所以是苦,無常所以是空——無常、苦、空——就不是真實不壞的我,所以無我,因此稱為「空相」;因為都只是一時存在的假相,都是生住異滅,不是真實常住的法。

而「性空」則是說:蘊處界諸法都是依因藉緣而顯現有緣生緣滅,就是必須藉著種種的緣才能現起,當這些緣散壞時也就壞滅;並沒有能夠自己恆常存在的真實體性,所以說它「其性本空」。而「緣起性空」,就是在觀察眾生蘊處界諸法緣生緣滅其性本空的這些世間現象後,意識心中所得到的一個觀念、一個概念。所以,緣起性空是在說明現象界中一切諸法的空相,也就是說我們的蘊處界,以及蘊處界中現起的一切法,都是暫時有,不是真實有;你可以體驗它現前存在,但它不是永遠存在、不是永遠不壞的;因為,它是緣生緣滅的法,體性是無常空,這樣觀察世間現象的結論,就是以「緣起性空」來形容它。說到這裡就很清楚,「緣起性空」既然是依眾生蘊處界諸法緣生緣滅其性本空的世間現象,而在學人意識心中建立的一個觀念,當然就更不是真實常住法了!

但是蘊處界諸法既然都是生滅無常的假法,在還未遇到相應的緣而生起之前是不存在的;又依憑什麼根本而能藉緣生起?總不能無中生有、憑空而起!顯然在蘊處界這些假法背後,必定還有一個一直都存在而沒有生滅的真實法作為萬法的根本因;可是這個萬法的根本因,祂無形無相,不是一般人能知能見,卻又具有能夠遇到某種緣的時候,相應生起眾生蘊處界諸法的體性。

那這個根本因就是佛法中講的另外一種空——空性。為什麼叫作「空性」?因為祂有自體性,祂的自體性最主要的一點就是:祂具有不藉他緣而能自己存在的自性,既然不藉他緣而能自在,當然就沒有所藉的緣散壞時,祂就跟著壞滅的生滅性;所以祂是恆常的法,也是不斷滅的法,一切人乃至諸佛,都無法知道祂何時生?也不能知祂何時滅?也就是說,這個「空性」,祂從來無生,也永遠不滅——自從無始劫以來,祂就一直延續下來,不曾有一剎那的間斷;最重要的是,祂有能生萬法的體性,是萬法的根源,三界世間一切法的出生與運作,都必須依憑於祂;所以祂真實存有,不是人類單憑著意識思惟揣度而想像施設的虛妄法,反而可以讓人在證悟之後現前體驗祂的自性及運作;但是祂的法相卻又是無形無色的空法,不是物質的色法,所以才稱為「空性」。

為了容易理解上面這三種佛法中所說「空」的這個關係,我們就舉明鏡和影像的例子來加以說明。我們都知道明鏡當中的影像不是真實的,只是明鏡藉著各種外緣而顯現的,當外緣滅了,影像也就跟著消失了。例如張三來了,鏡子上就顯現張三的影像,張三走了,他的影像也就消失了;接著李四來了,鏡子又顯現李四的影像,李四走了,影像也跟著消失;乃至於說接下來又是王五、又是趙六,影像總是一個接著一個生生滅滅、來來去去。影像因為外緣生滅而在明鏡上顯現以及消失,沒有真實永恆存在的自體性,就如同前面所說的蘊處界「空相」;而當仔細觀察著明鏡表面所顯現影像緣生緣滅卻空無自性的現象,就可以得到「緣起性空」的觀念。

但是不論張三、李四、王五、趙六,每一個影像都是由明鏡所顯現,都在明鏡表面顯示著一段生住異滅的過程,始終不曾剎那離開過明鏡。這都是因為明鏡本來就有能顯現影像的自性,又始終真實存在著,不曾一剎那滅過;並且對一切外緣都不迎不拒,所謂「胡來胡現、漢來漢現」地如實顯現;但是明鏡本身不會因為影像的顯現讓鏡面留下汙垢,影像消失了也不會有所缺損,它顯現影像的功能始終都是一樣。也就是說,明鏡的本體從來不曾生滅、不曾增減、不曾變易。這表示了明鏡本身具有「空」的體性,就如同虛空一樣,沒有選擇地讓一個個影像在鏡面上生住異滅地顯現。如同虛空是說它不遮止一切法,能如實映現萬法,但是也表示它是有自己的功能,不像虛空──純然的空無,因為我們前面說如同虛空。這不正像我們前面所說的「空性」嗎?

說到這裡,從觀察「空性」的明鏡與所顯的「蘊處界」生滅影像之間的關係,可以確認一個事實:就是「緣起性空」其實是指常住的明鏡「空性」藉著外緣而在鏡面上顯現「蘊處界」影像生住異滅的一個過程、一個現象,然後形成我們意識心中的一個觀念。空性既然能生蘊處界萬法,當然是萬法的根源、萬法的根本因。如果否定了「空性」,就如同離開了明鏡,那縱使有外緣,也不可能有任何「蘊處界」影像憑空生起,何況能夠從影像的生住異滅中得出「緣起性空」的觀念呢?

通過上面所說佛法中三種「空」的意涵,知道了它們之間的差異,也能夠瞭解它們之間的關係。就是真實且恆常存在的「空性」出生了五蘊、六入、十二處、十八界,成為了一個眾生;但是蘊處界的眾生只是一個虛妄不實的「空相」,當「空性」藉著各種不同的緣而出生或顯現蘊處界「空相」生住異滅的過程,就顯示了「緣起性空」的現象與觀念。所以,不能親證而現前觀察並確認這三種「空」的真實意涵與它們彼此之間的關係的差異,就會在生滅虛妄的蘊處界諸法「空相」之中,錯誤地執取了它的全部或者是部分作為真實不壞的常住法,那就會誤以為明鏡表面顯現的影像本身就有真實存在的自性;或者雖然知道影像不是真實,但卻執著影像緣生緣滅其性本空的「緣生性空」現象,說它本身就有真實常住的自性。那麼持這樣的兩種看法的人,都無視甚至於否定了明鏡這個「空性」的存在,正是勝鬘夫人所說的「空亂意眾生」;因為這些眾生的意識心不能真正理解乃至親證「空性」實相,只是虛妄想像,進而產生了錯亂的認知。

那這個能夠出生蘊處界「空相」和顯示「緣起性空」的萬法根本因——這個「空性」,究竟是什麼?我們也不妨就以 龍樹菩薩所著《中論》裡面一首重要的偈:【諸法不自生,亦不從他生;不共不無因,是故知無生。】(《中論》卷1)來探討這個問題。諸法講的是三界有情蘊處界的所有法,這些無量無邊的法都有一個共通的特性,就是「法不孤起」,這是佛法的正理。但是 龍樹菩薩進一步強調:這些無量無邊法的生,有四種是被禁止的,就是禁止「自生、他生、共生、無因生」,因為這些說法都是邪見,是不懂無生的人所說,也不符合中道。也就是說,一切諸法都不會是自己出生自己,也不會由各種外緣來共生,或者由他人來出生自己,更不會無因而突然出生。

我們首先來說「諸法不自生」。譬如說一個嬰兒,他不能自己出生自己,如果他能自己出生自己,也就不必父母的因緣了;如果有生滅的法可以自己生自己,那就是無中生有;如果嬰兒可以無中生有,那麼諸佛也可以無因成佛;那麼世間所有的一切產品都可以無中生有,那還需要有農業和工業來生產嗎?可是諸法不能無中生有,因為自己還不存在以前是無,還不存在的自己怎麼能出生自己呢?所以說「諸法不自生」。這意謂著:識陰等六個識都不可能自己生自己,離念靈知這個意識心,夜晚眠熟以後就斷滅了,所以第二天的意識,並不是前一晚的意識所出生的。

接著來說「不他生」,是說諸法也不是從其他三界法出生的。例如識陰六個識,要由自己的五色根配合意根,加上自己的六塵才能出生;如果是別人的六根觸六塵所生的六識,那是別人的六識,不是自己的,所以這個覺知心不能從他生。因此,如果有人說:「全能的上帝是造物主,一切生命都是上帝出生的。」那就違背了「不他生」的聖教!因為有為、有作而且是有好惡的上帝,他是不離三界蘊處界諸法,自然不能夠出生同樣屬於蘊處界諸法的我們。

再來說「不共生」,還是以識陰六識來作說明。六識這些法不是根與塵共生而來,如果六識這個法是根、塵共生出來的,那麼人剛死時六根還是具足,有六根應該就可以有六塵,那是不是死人同樣也可以出生六識呢?那應該就不會有死,因為還有六識覺知心,但是事實上顯然不行。所以諸法不可能共生,也就是說,諸法藉著種種助緣和合而出生時,其實背後一定有一個能生的根本因;根與塵只是藉緣,不能共生意識或者是識陰六識。

最後這個「不無因生」,就是否定了「無因論」的主張。一定要有一個根本因,然後藉根、塵等其他幾個助緣,諸法才能夠出生;如果沒有根本因,縱使助緣或者是藉緣具足了,諸法還是不可能出生。即使是器世間也是一樣,有眾生的種種身、口、意行,然後有眾生的種種業種以外,還得要有共業眾生的根本因,器世間才能出生。

所以主張「緣起性空就是般若實相」的人,像釋印順就是認為眾生只要藉無明、業力、根、塵為緣出生,把每個眾生各自的根本因消除掉,只說根、塵等諸緣和合就可以共生有情身心,顯然有情就只有藉著世上的無常諸法而能共生;這樣藉諸法就能被共生出來,其實是一種變相的無因論!因為緣起的意思,必定是有一個本來就存在而不曾有生的無生之法,祂恆而常住,而且性如金剛永不可壞,來作為根本因,由祂藉著眾緣而生起了五陰世間的蘊處界諸法,哲學界主張「假必依實」,它的道理也在這裡。

另外,像有的科學家或者是醫學家認為「物能生心」,想從物理學中去探討人類起源的答案,認為地水火風這些物質是先於眾生蘊處界而一直存在著,當地水火風遇到了某種特殊的條件,譬如大爆炸或者雷電觸擊時,就出生了眾生的蘊處界。可是這種說法有一個很大的盲點,就是如果物質能夠出生眾生的蘊處界,那就像一貫作業工廠以同樣一個模具生產出來的加工品,應該每一個眾生都長得一模一樣!然而,單單以人類來看,每個人的外貌長相都已無一相同,千差萬別的個性風格以及聰明才智差異,那就更不在話下!所以,「物能生心」也是一種虛妄想。

說到這裡,我們就可以作一個結論:不是蘊處界卻能生眾生蘊處界諸法的真實法,這個萬法的根本因,就是有情眾生的五根、六塵、七識之外,同樣都有的各自的第八識如來藏。否定眾生的如來藏實相「空性」心真實存有,像釋印順等這些所謂的「佛學研究者」,正是勝鬘夫人所說的「空亂意眾生」!

我們就說到這邊。

阿彌陀佛!


點擊數:3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