義同義 味同味 (五)

第090集
由 正子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歡迎您收看正覺教團電視弘法節目,目前演述的主題,是以 平實導師著作《勝鬘經講記》為藍本,依勝鬘夫人與 世尊的對答內涵,證明法界實相──真實如來藏──是 如來示現降生人間,引領佛弟子開示悟入佛法的標的。

我們接續上一集所說,正法弘傳,義同義,味同味。到了第七世紀,玄奘法師西行印度求取《瑜伽師地論》,讓東土能有詳實成佛之道的五十二階位次第,包含悟後起修的增上轉進善巧、法與次法的內涵。玄奘法師返回長安之後,獲得唐太宗全力支助,帶領天下最優秀的譯經人才,歷經十九年(從西元645到663),日以繼夜「無棄寸陰」來形容,於長安弘福寺翻譯攜帶回來的經論直到捨報。

而 玄奘法師所著作的《成唯識論》,是闡述如來藏阿賴耶識所攝八識心王唯識的甚深義理。讓我們先恭讀《成唯識論》有關如來藏的內涵如下:【無始時來界,一切法等依;由此有諸趣,及涅槃證得。(《成唯識論》卷3)論中的意思是說:「從無始以來的種子識(也就是如來藏識),是諸法平等所依的根本因;也因為有此如來藏的緣故,才能出生三界的善惡六道輪轉生死,以及有解脫及證得涅槃的功德顯現。」

所以,論中第一句敘述,從無始以來的種子識,也就是儲藏種子的如來藏識,祂所含藏的種子功能,能親生萬法,是諸法所依的根本因,所以祂能建立世間萬法。

第二句「一切法等依」是說,也由於無始劫以來,祂就是平等的執持萬法,作為一切法的依止,所以萬法也依於祂為緣,再互為依止;又因為祂能執持萬法的種子,作為三界一切現行法所依的緣故,因此變現器世間及有根身,以及作為七轉識現行時的依止,於是出生、現行萬法。

第三句「由此有諸趣」,也因為有此第八識的緣故,能夠執持一切修行善淨法的種子,或者造作雜染惡業的種子,而使有情隨之往生善處,或者墮落三塗,才能有公平的六道輪迴生死顯現。

以及最後一句「及涅槃證得」是說,也因為有此第八識的緣故,才能有解脫及證得涅槃的功德顯現,使修行者所修、所證功不唐捐。

從以上引述就顯示出:第八識如來藏為種子識,能執持業種,也是萬法所依處;如同勝鬘夫人所說:「如來藏是依、是持、是建立。」也唯有依於如來藏的前提之下,才能圓滿成就《成唯識論》論中所闡述的義理。也就是說,以無始時來恆不中斷的如來藏心,平等貯藏一切善惡業種子,依此藏識為根本因,方能輾轉生起五蘊、六塵、五色根、六識。有了這一世的出生,未來就會有死,依這個道理而說世間生與死是依如來藏而建立,六道輪迴也是依此如來藏心而建立;於三善道修行解脫,以及佛菩提而有涅槃得證,也是依於此心而成就。如來世尊的法理傳承,依然是義理相同,歷經千載絲毫沒有變異。

當年 玄奘法師取經、譯經的成就之外,還有法師口述的《大唐西域記》,其內容記載佛典中聖蹟遺址,佛塔寺院地理位置、僧眾人數,細節描繪清楚詳實,成為後世中外歷史文化研究者,考察古天竺、中亞地區的都城、風土人情不可或缺的文獻。由於《大唐西域記》內容記事嚴謹有據,英國歷史學家史密斯評價讚譽 玄奘法師說:「中世紀印度的歷史漆黑一片,他是唯一的亮光。」

尤其,印度佛教遺址,有百分之八十是根據《大唐西域記》所描述的位置挖掘。尤其全盛時期的那爛陀寺綿延十公里,擁有大小十餘座佛寺,十九世紀以來,根據本書記載的地標進行遺跡挖掘,才讓那爛陀寺重見光日,也就是說重見天日。中土的佛子們著重於 玄奘法師跋山涉水取經,以及在大雁塔譯經著述弘揚大乘佛法的功德;然而,對法師在天竺國,沿途探源考據聖蹟,以腳步丈量距離的記載,提供現代印度精確、珍貴的考古史料,其巨大的貢獻,我們所知並不多。目前,在那爛陀寺附近有一座玄奘紀念堂,完工於2007年,讓印度人得以緬懷、感念家喻戶曉的唐朝僧人 玄奘法師。

當時在印度,戒賢論師指派 玄奘法師為那爛陀寺大眾開講《攝大乘論》;在此之前,已經有師子光大德為大眾宣講《中論》以及《百論》,師子光還以此二論的意旨,駁斥大乘法《瑜伽師地論》的宗旨;而 玄奘法師對此二論,以及《瑜伽師地論》都嫻熟通達,他得知師子光的見解落處,憐愍他所知佛法有侷限,曾經幾次拜訪師子光,提出質疑詰問,給予指導,師子光都無法應答。

玄奘法師於《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師傳》中解說:【惑者不能會通,謂為乖反,此乃失在傳人,豈關於法也。】(《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師傳》卷4)意思是說:「對佛法義理有質疑的人、有疑惑的人,是於法義不能融會貫通,就說佛法前後時期的開示,互相違反乖離,會有如此過失的想法,問題出在後學的傳人,哪會是佛法的問題呢!」也就是說,聖賢所建立的法教,都是依於 佛陀的第一義諦要旨,同一法源,以各種層面來解說佛法,不可能會互相違反矛盾。唯有不通達法理的傳人,對前後期經典闡述的前提不同,而會有解釋上的差異產生疑惑,認為互有矛盾,這是學法傳人的過失,哪會是佛法的問題啊!因此,玄奘法師以唯識宗旨,著作《會宗論》三千頌,融合般若、唯識法理,公開釋疑,以利益廣大學人。

之後,有一位順世外道,於那爛陀寺門口張貼了論義四十條挑戰,幾天過去了,都無人出去回應;於是 玄奘法師慈悲出面,向對方一一舉述,破斥多門外道的謬誤處,讓順世外道臣服認輸,並主動依約要任由法師制裁斬首。法師對這件斬首的結局,回覆說:「我曹釋子終不害人。」(《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師傳》卷4)法師向辯論失敗的外道說:我們 釋迦佛的弟子們,畢竟不會傷害人命的。也就是說,我們釋迦子弟是不會要取人性命的,那你就跟著我,學習我的法教吧!玄奘法師保住外道的命,讓外道從內心歡喜敬從。

依於《大唐西域記》以及《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師傳》中的記載內容可以得知,玄奘法師的法義辨正,並不是想彰顯勝負,反而是想藉此因緣,弘顯大乘法理的勝妙,廣攝外道,以及讓小乘修行人可以迴小向大進入佛菩提。法師以如此寬厚的護生胸懷,讓唐僧 玄奘法師的聲名在當時遠播五印度。綜觀法師畢生精勤奮鬥,求法、學法、弘法、譯經的生涯,其心志就是為了讓正法久住,以此增長眾生的法身慧命,引導眾生離苦得樂。

最後,法師學程圓滿,預備返唐之前,戒日王邀請 玄奘法師主持法義辯論無遮大會。法師所聳立大乘「真唯識量」的宗旨,過了十八天,與會大約七千人,無人能發言反駁。法會結束後,玄奘法師再次讚歎 佛的功德,稱揚大乘功德,使很多外道棄邪歸正,小乘者迴小向大,震爍千古。印度的曲女城法義無遮大會,玄奘法師獲得「大乘天」、「解脫天」的美名,也是依於 如來世尊的第一義諦——如來藏法——開演。

正法弘傳不絕如縷,到了第十四世紀的西藏佛教覺囊派篤補巴‧喜饒堅贊。依據西方佛學研究者的文獻指出,認為篤補巴對於佛法中的「空」與「佛性」的解釋,呈現了最具爭議性的定義。從十四世紀以來,覺囊派篤補巴的理念,持續數百年都被藏傳黃教格魯派喇嘛所打壓。原因是篤補巴敢於反傳統,對「空」的理念作兩種解釋:其一、是「自性空——是相對的真實」;與其二、是「他空——是絕對的真實體性,不空其不生不死的永恆實相——佛性,而空去無常與虛幻」。在當時,篤補巴獨排眾議,不畏懼地提出有一個永恆存在的本體——真我、金剛我、堅固我,並且解釋說「有一個永恆、絕待的真我,可以依此得以證悟並成就佛道」;同時再三解說「有一絕對真實,名為如來藏(佛性)、法身,常住、不朽、永恆,是勝義……」。

篤補巴很明確地開示他所提出「他空」的定義,在他的著作《山法》中記載著:「世俗法以無任何自性而為自空;而勝義以空(無)世俗法、然有自性而為他空。」(《山法:西藏關於他空與佛藏之根本論》,正智出版社,頁4。)《山法》論中解釋說:「現象界世俗法,因為沒有任何自己的體性,所以稱為自空;然而稱為勝義,是由於空掉世俗法之後,卻還有祂獨存的自性,所以稱為他空。」這也就是說,篤補巴使用自空、他空的名相,來代表自空是現象界的法,是藉種種緣而存在,是緣起性空,終究沒有自己的體性;然而勝義他空,是代表空掉現象界諸法之後,還能獨自存在的法,祂有自己的體性,所以稱為他空。

同時,篤補巴在《山法》論中,也舉述《入楞伽經》所說鹿子母堂無馬、無象的空,以及還有其餘的不空,也就是不空比丘眾人的譬喻,正是在解說勝義他空的義理;所以經文藉此而廣泛闡釋「空掉某些法,然而某些法不空」,以這樣如理不顛倒的方式,才是正確地趣入勝義他空與空性的意涵。篤補巴所解釋的勝義他空與自空的意涵,完全契符佛旨,也是義同義,法同一味。

然而,藏傳黃教格魯派的創始人宗喀巴以及他之後的傳人,非常激烈地反對篤補巴的理念,說勝義他空完全違背大乘佛教。如此敵對的態度持續數百年,到十七世紀達賴五世,當時是格魯派黃教權勢的顛峰期。在當時期,於篤補巴之後的覺囊派,出現一個強力支持他空教義的多羅那他法王,多羅那他極力推廣篤補巴的他空法理,擔負起要讓他空法的義理再度廣傳於大眾的責任,他並且堅決地要致力復活,他認為面臨懸絲的珍貴法脈——如來藏正法。格魯派持續駁斥篤補巴的他空法教,最後達賴五世禁絕、驅逐覺囊派,沒收全部的覺囊寺廟,財產全數充公,改成格魯派所有。

如今,我們以佛法的正知見觀察,比對經典,可以很清楚地簡擇,黃教喇嘛宗喀巴所說完全悖離佛法,沒有法味。我們總結以上所說:佛子們修行,首要建立佛法正知見,跟隨真善知識,法隨法行,義同義,味同味;爾後法身慧命是生緣處處,未來緣熟了就可以見道,證得真識如來藏。因為正法的種子已經種下去了,將會開始萌芽;讓它繼續發芽、施肥,讓它成長,要照顧好,別讓這個正知見毀壞,將來就開花結果;結果,就是證得如來藏。我們分享到此。

敬祝各位菩薩:色身康泰、福慧增長!

阿彌陀佛!


點擊數:3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