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想分別之邪見(下)

第065集
由 正翰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歡迎收看正覺教團電視弘法節目「三乘菩提之勝鬘經講記」,我們今天探討的題目是「異想分別之邪見」。

上一集中談論到,假如我們先受了邪教導,具備了錯誤的邪見,這個邪見在你的心中已成為不可轉變的成見,這個時候具有邪見的身口意行,就會產生重大的變化。如果有人灌輸了你這樣的邪見,而您也信受的話,那就會覺得祭祀的時候,拿這些活生生的動物來殺生祭祀的話,您可能就會覺得這裡面一點都沒有殺生的過失或是過患,反而是在幫助這一些動物們早日超脫畜生道,早日生天。如果這樣的邪見繼續深入的話,或許有人會告訴你說:只要你持了什麼樣特別的咒語,誦持這個咒語之後,然後哪怕是什麼樣的大魚大肉擺在你的桌前,當你在享受這些大魚大肉的時候,只要你持誦了這些咒語,那就是相當於在超度你的盤中的這些魚肉眾生。信受了這樣的邪見之後,你就會覺得說,我在吃大魚大肉的時候,不僅跟殺生一點關係都沒有,而且因為誦持了這一個特殊咒語的關係,所以我不僅不是在殺生,反而是在超度這一些眾生,是在幫助這一些可憐的眾生。以至於這個樣子反復邪見的熏習結果,就讓您在祭祀的時候,在殺這一些眾生的時候,完全不會手軟;在餐桌上吃著這一些眾生肉的時候,也完全不會覺得心軟。

可是,我們都知道這個實在是一個很深重的邪見!因為這個邪見,不僅古來早有佛菩薩在破斥,而且這個本身是違反因果道理的。沒有哪一個咒語,可以徹底地改變殺生的本質,因為殺生就有情相對應來講,就是拿走了對方最珍貴的性命;那麼你拿走牠最珍貴的性命的時候,在後世雙方再相見之時,牠就會因為這一個因果的關係,而對你無由來地特別憎恨,甚至雙方還會另起一樁殺業的因緣,這個因果是沒有哪一個咒語可以來改變的。

關於這個說唸咒之後,就不算殺生的這個事情,是一個根本的邪見,常見於喇嘛教的信徒學人。所以提醒大家一定要非常注意一點:這個是一個大大的邪見,不可以說持誦了哪一個咒語之後,就任意地殺生而不需要負擔殺生之後慘重的果報。如果你信受了這樣的邪見之後,你就毫無忌憚地會去殺,因為你深信了有這一個咒語在、有它的功德力在,但實際上卻沒有。然後你可能就不自覺地不會去防範它,不會去防範這些惡業,甚至有可能樂此不疲;這樣子的話,可想而知後世的果報,是非常非常慘重的。

那麼這一些如果追究到底的話,是什麼樣的因素所影響的呢?答案就是邪見!我們在反復做這一些事情的時候,我們可以說那個是無知,那個算是一般大眾所以為的癡,可是這個無知畢竟不會讓你變本加厲;可是邪見這件事情,卻會把你從無知的那一個部分幫你轉變成變本加厲,讓你覺得說殺生就是在積功德,這個是非常非常可怕的事情。所以對每一個惡業來講,其實它的基礎都是在於邪見。

而有一本世紀邪見大匯本,就叫作《廣論》,分上冊《菩提道次第廣論》以及下冊《密宗道次第廣論》兩冊,是西藏喇嘛教大宗師宗喀巴,彙集抄錄了紅白花黃各家論述而成;建立非究竟的「緣起性空」,虛妄主張「一切法唯名分別安立」,提倡不立自宗,專破他宗的「中觀應成」的這種思想。還有很多邪思、邪論,真的是族繁不及備載,但時間有限,我們只能夠跟大家來談一談,在《廣論》裡面視為根本理論的一些說法;例如有、無、常、斷的這些說法,在《廣論》的解說裡面,全部都訴諸於緣起性空這個基本的論點。

《菩提道次第廣論》卷17宗喀巴有說到,他說:「一切諸法自性空者,是由依因緣生起之理,故說彼空。」他又說:「謂依如此如此因緣,生滅如此如此眾果,即應依此因果建立而求性空及中道義。」這兩段話的道理,很顯然的是告訴《廣論》的修學者說:在《廣論》裡面說到的空,其實講到的就是所謂的自性空。所謂的自性空講的就是說,世間萬物裡面,都不會有任何一法有恆常不變的自性,這個叫作自性空;為什麼這樣講呢?因為他們所想像的緣起道理,是說眾緣和合就會生起新的狀態或者新的事物。

而佛所說的緣起卻不是這樣的道理,佛為我們開示緣起是說:有一個恆常不變的本住法,依緣生起一切法;一定有一個恆而不壞、不斷、無間的根本法體(也就是如來藏),才能有緣起;不可能無因無緣而有緣起法出生於世間,也不可能無因而只有緣,就可以產生緣起法;所以,一切法一定有個緣起的根本因,否則就變成無因而生諸法,那就成為無因論外道。所以緣起法就是如來藏藉緣直接、間接輾轉生起諸法——即以如來藏為因藉種種的緣把種種的法出生出來;是不能離開如來藏而說緣起法,緣起法講的是一個流轉現象它的運作過程,所以函蓋了頭、尾兩頭,也就是起始與結果的部分,才是緣起的真實意涵。

如果我們用宗喀巴的《廣論》來說緣起的時候,這個緣起從表面上來看,如果它要形成新的事物的話,那麼參與緣起的所有的一切因素,照宗喀巴的立論,是不是都不能有恆常不變的自性呢?因為如果每一個因素,它的自性都是完全恆常不變異的話,那麼把它們放在一起的時候,它們又如何能夠有任何改變而去生起新的事物呢?所以從世間的表相來說,確實我們所觀察到的這些緣起道理,好像就意味著緣起就等於是沒有所謂的絕對不變的這個性質在;因為若有絕對不變的性質,就不可能透過緣起而生起新的事物。所以,這個就是整個《廣論》在講的性空,他們講的性空的這個道理,是依於現象界而說的;可是依於現象界說的這個性空,其實跟佛法裡面講到的「空」真正的義理,有很大很大的差別。因為佛法裡面講到的空,有各式各樣不同的空,而且這一個各式各樣的空的體悟,都必須要在我們已經證悟了自心如來之後,從自心如來的觀點來出發,才能夠確切地掌握到底這個裡面的空在講什麼事情。所以說,在所有的一切佛法講空的內涵裡面,可以說所謂的現象界的諸法自性空,根本就是裡面極其淺薄的一小部分而已。

但是,《廣論》的整個內容,居然都是把這個現象界的自性空,當作了至高無上的真理,然後整本的論述都在說這一些事情。所以這個部分,如果您把《廣論》當作一個聖典來學習的話,那會非常的糟糕!因為您從此以後就會覺得「空講的就是自性空」而已。所以,不管是講相空、性空,或是第一義空,或者是其他的任何一種的空,您都會一概的以《廣論》自性空這個狀況來解釋它;那麼這樣子的結果,就會使我們自己畫地自限,把自己侷限在宗喀巴所理解的、想像的、淺薄的空義裡面,而沒有辦法踏出一步去看看三乘佛法裡面的佛菩薩所說的空,是如何的精采絕倫而勝妙!

所以,在這邊告訴各位觀眾的意思就是說:您看剛才我們說的十惡業裡面,最重要的就是邪見,邪見的影響非常非常的深遠,會讓你造作了十惡業還不自知,還執著不捨。同樣的,在這裡面我們看到《廣論》裡面把自性空這個觀點,把它高推為佛法裡面最究竟的空義,那這個危害就使得所有根據《廣論》來學習的人,萬一信受的話,他就會以為自性空的空就是所有的一切了;但是實際上,這個是遠不及於三乘佛法的。所以《廣論》的這個說法,可以說他所造的業,是使得所有學習《廣論》的人,從此就落在現象界自性空的圈套裡面不可自拔;除非後世有因緣碰到善知識,並且自己沒有慢心而能夠從這個陷阱裡面爬出來。

大家請想想看,如果真的掉到這個陷阱裡面去之後,請問大家:這個人這一世跟後世還能夠真正的親近三乘佛法嗎?知道佛所講的道理嗎?當然從此以後,就全部在宗喀巴這個文字的現象界的自性空裡面打轉而不自知,從此以後就與三乘的菩提絕緣了。所以這樣子的果報,這樣子對於一個學佛的障礙,您說是不是很大呢?所以,我們就必須把這樣的邪見舉示出來,避免讓廣大的佛子墮入歧途深淵。

接下來,我們再來看看宗喀巴還有達賴喇嘛的意識心到底是什麼?達賴喇嘛解釋說:「最好的解釋是用無上瑜伽密續的觀點。在此我們將意識分為三層次:粗、細、與最細意識。……心智越粗糙的層次,對身體的依賴越多,越微細的依賴越少,而最細的層次則是獨立於身體之外的。我們的這種最細意識叫做明光、明光心。因為具有這最細意識做為根源,經由與大腦、神經元,感覺器官的交互作用,才產生心智的較粗層次。……意識中的倉庫,上面留有所有印跡的是最細意識——明光心。它保留所有儲藏的記憶。」(《揭開心智的奧秘》,眾生文化出版有限公司,1996年6月30日初版,頁273。)這是在《揭開心智的奧秘》當中所寫到的。

達賴喇嘛說:依密宗無上瑜伽將意識作了個說明,原來有個最細意識叫作明光心,這個明光心獨立於身體之外,而且是粗意識所運作的根源,是儲藏記憶的所在。因此達賴喇嘛才會主張:將某乙的大腦移植給某甲的身體,接受移植的身體將擁有新的大腦,出現的人格特質將仍然會是某甲。可是,如果如達賴喇嘛所主張記憶是由獨立於身體之外的明光心——最細意識——所完成,那麼每一個人不應該因為大腦的受傷、退化或是病變,而在記憶上有所喪失;而且每一個人都應該記得過去世姓啥、名誰,過去世的財寶埋藏在哪裡;因為,這個明光心最細意識,既然獨立於身體之外,自然不受身體、大腦的變化所影響,就像電腦的雲端記憶體一般,可以長久保存記憶。

達賴喇嘛沒有想過,為什麼我們無法記得過去世的種種事情?既然這個明光心最細意識獨立於身體之外,那麼應該是不會因為身體的死亡或是大腦的病變而有所影響。而且這個明光心最細意識到底在哪裡?它與佛的開示的至教量「意、法為緣生意識」、「諸所有意識,彼一切皆意法為緣生」有何不同?當我們睡著無夢、昏厥的時候,最細意識在哪裡?此時祂又在作什麼勝妙功德?當達賴喇嘛提出密宗無上瑜伽明光心是最細意識的時候,他似乎沒有考慮到後續衍生出許許多多無法解釋的問題。

因為時間的關係,我們今天的節目只能說到這裡。

阿彌陀佛!


點擊數:6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