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見與斷見(四)

第059集
由 正才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歡迎各位菩薩繼續收看「三乘菩提之勝鬘經講記」。我們這一次的內容是依據 平實導師所寫的《勝鬘經講記》來為各位菩薩作說明。

上一集我們講到《勝鬘經》經文的這一句:【妄想見故,於心相續,愚闇不解;不知剎那間意識境界,起於常見。】(《勝鬘師子吼一乘大方便方廣經》)這是說,由於不如理作意的虛妄見解的緣故,對於有一個真實心一直相續不斷地存在,因為愚癡無智而不能理解這個事實;又由於不知道每一剎那都在不斷變化的意識境界,誤以為意識心及意識所住境界是常恆不壞的,對於意識所住的境界全都是剎那變異的事實也不能理解,因此誤認為意識是常,所以就生起了常見。上一集的最後,我們也提到各大山頭的法師,他們的見解都是落到常見裡,都是誤認意識或意識境界為常,都是落到這句經文所說的妄想見中。真正的善知識即使有心想要幫他們證悟,也無能為力,他們在顯教真實密法中悟不了,有些人最後就不得不走入喇嘛教密宗去了。

可是廣義的密宗有兩條路:一個是真密,一個是狂密。真密這一條路,就是要依照《楞嚴經》講的,修種種福德,然後建立楞嚴壇,每天二六時中行道,晚上也不敢睡覺,不斷地繞壇修法,結果是二十一天以後還是夢不見佛、菩薩來幫他們斷我見,因為他們的福德還差好大一截。所以,證初果真的很難──要斷我見、三縛結真的很困難。如果要是運氣不好,走入第二條錯誤的路,也就是走入狂密去了——走上西藏密宗那條路,那就不只是不能斷我見,而且還會「快樂的」暗中常修雙身法而使他們來世墮落三惡道。原因都是因為沒有善知識教導,或是為了名聞利養而不肯接受善知識的法教,而自己也不知道意識是剎那生滅的虛妄法。

然而眾生總是愚癡無明,當你把真正的法送到他面前,告訴他:「意識是意、法為緣所生。」他又不信了,因為他的師父教導他說「意識是常住法」。你把阿含經典印出來,告訴他:「佛說意法為緣生,所以意識是生滅法。」他會說:「有嗎?我不信,因為我師父告訴我:意識是常住法。」竟然不信 佛的聖教,只相信他師父的說法,像這樣他怎麼可能有因緣可以斷結證果呢?當然不可能有因緣。所以一般眾生都是會落在常見或斷見裡頭,這是正常的。

只有已經斷我見的人,或者已經有正確知見的人,才會認為他們是不正常的,可是他們不承認自己不正常,反而說你不正常;所以才會有一位大師說:「你學佛想要開悟,就要從正常變不正常,不正常以後才會變成正常。」可是人家講的不正常,是因為忽略外境而異於一般人,看來似乎不正常;而他講的則是要把自己搞亂成不正常,然後再去變回正常。所以,誤會了祖師的話以後,修行之路就差了十萬八千里;當他跑到十萬八千里外,你要再把他們拉回來,可就很困難了。他們不知道真正學法的人一向都要很正常,一點點不正常都不許有;只是太專心而忽略了一些事情,使一般人覺得似乎是有一些不正常,但他心中其實卻是完全正常的,可是大法師卻在表相的不正常上用心。

人家不正常,是因為正在參禪,忽略了外面的事情,所以常常你告訴他一件事情,他忽略掉了,所以弄出一個跟你告訴他的事情相反的事情來,可是他的心智是完全正常的,沒有一點點不正常。如果真的要去不正常再回到正常,那麼想開悟的人都要先去精神病院住一陣子,先當個瘋子再來悟。這真是豈有此理!大法師竟然會講出這種話來,都不怕人家笑話!所以說,末法時代的今天,有許多對意識的剎那境界不能認識清楚的人在當大法師。像法時期也有這種大師,正法時期更有這種大師,只是這種大師都在外道中,不在佛門中;因為這種人在正法時期的佛門中不可能成為大師的,只要他敢說出錯誤的法來,馬上就會有比丘、比丘尼向 佛告狀說他在誤導眾生。佛就會問:「那他怎麼說?」弟子如實講出來以後,佛就說:「你拿我的話去告訴他,說世尊叫你。」等他來了,佛問:「你有沒有這樣講?」他答:「有。」佛就會訶責他:「你不應該這樣誤導眾生!」所以,正法時期不可能有那種誤導眾生的大師們住在佛門中,因為他們不可能成為佛門中的大師,每一位比丘、比丘尼都會責備他:「你不該這樣說法,你這樣說法是在謗佛。」因為說法不如實,而說不實的法是 佛講的,那就是謗佛!因為 佛沒有那樣講。以剎那生滅的意識作為標準來看,現在這些大法師們都在謗佛,因為他們個個都說意識是常住不壞的,都說 佛陀也是這樣講,可是 佛明明沒有這樣講。

所以,意識常住的見解是最難破除的,如果能夠真實破除了,其他也就容易破了。只要意識常住的邪見破除了,前五識常住的邪見自然也會破除。六識都破了,就不會落在自性見裡面,因為外道所知的自性都是六識的自性。所以,針對意識虛妄而作的現觀才是最重要的,若能夠現觀意識是虛妄法、是無常法,其他的身見就能斷除。只要斷了身見,即使很快的悟了(這是說緣還沒熟之前就提前悟得如來藏了),他也不會再退回意識中。所以,如果有人謗聲聞法或者謗大乘的第八識,我們可以保證這個人是絕對沒有斷我見的。在當代,你如果能夠找到自稱阿羅漢的人,卻在誹謗如來藏,你就可以離開他了,因為他一定還沒有斷我見。你想要證明他是不是阿羅漢,也很容易;假使他謗了本識、謗了如來藏,你就知道這個人鐵定未證如來藏,而且不可能是初果人,當然更不會是阿羅漢。凡是已斷我見的人,他聽到「如來藏常住」這個說法,一定會去思惟,然後他將會瞭解:這一定就是佛所說的涅槃中的本際。除非有人告訴他說如來藏是有見聞覺知的,譬如某位號稱佛教界導師的法師那樣講。

這位法師認為阿賴耶識是有知有覺的,他把這個意思寫在他的書中;那麼你憑這一句話就能斷定,顯然他是還沒有斷我見;因為凡是證得聲聞果的人都不會否定本住法,只有凡夫才會否定本住法。否定本住法以後,為了避免涅槃成為斷滅境界,他一定會回頭再把意識心建立為常住不壞法,因為只有意識覺知心才會對六塵有覺有知,而這位法師正是如此重新掉回我見當中。因此,凡是在佛法中不能證得聲聞菩提或者大乘菩提的見道功德,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因為對意識不瞭解,生起了常見;都是由於虛妄想而產生的錯誤知見,使他在外道法中以及在佛法中,無法如實了知外道法及佛法所說的真實道理,產生了過或不及的現象;因此就產生了種種虛妄想、種種的分別,就落於斷邊、落於常邊。

這正是《勝鬘經》下一段經文所講的:【妄想見故,此妄想見,於彼義若過、若不及,作異想分別,若斷若常。】(《勝鬘師子吼一乘大方便方廣經》)所以,所有的破法者都在這一句經文中被預告了:都是因為過或不及而產生問題。不及,就落在常見裡頭;太過,就猶如同修會2003年那一批退轉的人,而更早的第一批退轉的人也是太過。2003年那些人退轉,都是因為我見還沒有斷,所以當 平實導師幫他們悟得阿賴耶識以後,他們還要再建立另一個能生阿賴耶識的法,這就是太超過了。第一批人也是一樣,但2003年那些人,是人家已經犯的過失,他們再重犯一遍,似乎是不重犯一遍就不甘願。那第一批人是怎麼樣呢?當 平實導師幫他們證得阿賴耶識以後,他們說:「我們現在找到阿賴耶識了,證得真如了,可是這個真如心,還得要有個所依。」喔!真如還要所依呀?那就要依個不停了!為什麼呢?因為你找到第八識,第八識得要有所依,就會建立第九識。於是他們建立一個第九識——離念靈知。結果是掉回悟前的第六識中,並不是第九識,而是重新落入常見之中。

就算是他們真的能找到另一個第九識,未來將會有一個更聰明的人說:「我們雖然找到第九識了,但第九識還得要有個所依啊!」於是又弄出個第十識來:「我的第十識比你的第九識厲害!」未來他的徒弟還會說:「我比我的師父厲害,因為我證得第十一識。」一代比一代厲害,永遠無窮無盡,那到底是誰能成佛呢?釋迦牟尼是證得第八識成佛的,這個人竟然能證得第十一識成佛,那表示 釋迦牟尼還沒有成佛了,是不是這樣呢?這顯然是謗佛呀!這樣一代比一代強的結果,未來將會有人證得一千一百一十一識,那似乎是更強了,但這些其實都是太過。太過的結果都會落回原來意識心的種種變相裡面去——也就是建立種種意識的變相境界作為更高超的識。第一批人如此,第三批人也是如此。

第二批人則是迷信藏密,認為藏密比我們更殊勝,所以他們轉入藏密去了,卻不知道 平實導師那時心中早就計畫要破藏密了。所以,那些人真的愚癡,你把真的黃金送給他們,他們卻說這不是黃金,要另外去找黃金,誤以為電鍍的很光亮的鉛塊─西藏密宗─誤認為那個才是真黃金。他們找來的確實是比我們給他們的黃金光亮,因為人家會包裝、會打磨,我們給的是黃金的金塊,並沒有先打磨到很亮,因為我們不想把它磨亮,要等到入門以後再慢慢打磨精製成莊嚴具。如果真的要比,我們會比他們更亮,把瑪瑙拿來推上幾下就很亮了,比電鍍的還要亮;可是我們不想作渲染、宣傳,都不作包裝,人家卻用鉛鍍了金,擦得雪亮來和我們比亮;那些人不懂,就被騙了,所以說那些人還是太過。

第一批人則是說:「老師幫我們找到阿賴耶識了,阿賴耶識又名真如,我們現在證得真如,可是真如應當有所依,你還沒有找到真如的所依,將來死後要依什麼呢?」要依什麼?錯了!是要無所依才能得解脫。就是第八識獨存而無所依,才稱為無餘涅槃;結果他們還要抓個東西作所依,那就只好在三界中繼續輪轉生死了,這就是太過。所以,我們常常說爬山,爬到山頂時就應該要停住了,不應該再前進了;因為你想要到最高的地方,這就是最高的地方。他們卻說這裡不是最高,要繼續爬,就爬下去了!到了平地,他們說那裡才是最高的地方。世間就有這種人,第一批人如此,第三批人也如此。

第一批人倒是沒有說那是第九識,只說我們這個第八識還要有一個所依。找個所依以後,結果是落回意識心中。第三批人建立一個能生阿賴耶識的法,說那個法是佛地真如。但探究他們的佛地真如,結果還是離念靈知,仍然是意識心,原來都是由於我見沒有死盡,問題都出在這裡。因為 平實導師以前並沒有先要求大家作斷我見的觀行,雖然禪淨班有教,但是沒有要求作觀行;所以後來我們就改弦易轍,在禪淨班時要先作觀行來斷我見;並且在禪三起三之時,平實導師還要費盡唾沫,再講一個半鐘頭來殺大家的我見。就是怕我見沒有先死,找到如來藏以後還會再為如來藏找一個所依,但事實上是如來藏不可能再有所依,超過這個第八識就再也無一法可得了,他們卻掉回意識中,誤以為是如來藏的所依;所以,想要斷我見,真的很困難。有些人聽完五蘊十八界的虛妄了,問他說:「我見斷了沒?」「斷了。」可是等到參禪時,他找到的如來藏還是意識,這就是還沒有斷盡我見,斷盡了就不可能將意識當作如來藏。我見真的斷了,最多只是找不到如來藏在哪裡,絕不會誤將意識認作如來藏。

由於時間的關係,今天這個單元就先為各位說明到這裡。謝謝您的收看!祝福您:色身康泰、學法無礙、早證菩提!

阿彌陀佛!


點擊數:4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