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空如來藏(二)

第039集
由 正昌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電視機前的菩薩們:阿彌陀佛!

歡迎收看正覺教團的電視弘法節目,在此先問候大家:少病少惱否?色身康泰否?道業精進否?目前正在演述的單元是「三乘菩提之勝鬘經講記」。

上集我們為大家提到,因果律則的執行跟運作是依如來藏的本來清淨、本來涅槃等自性自然的在三界六道中運行不斷,所以眾生在一期生死之中,才會有遇緣而受苦樂的不同。譬如 平實導師出世為大眾宣說佛法八識論的正理,菩薩遇此殊勝的因緣,如來藏就流注出往昔所熏修的八識論法種,讓菩薩能夠藉此悟入大乘佛菩提,繼續在內門中廣修六度萬行,成佛之道就可以走得安穩、快速。但如果是六識論的自性見外道,他們的如來藏也會將執藏在如來藏心體中,往世今昔所熏習的六識論邪見這樣的種子流注出來,讓六識論者不能忍於八識論的正理,總是不自覺地生起想要誹謗、破壞等種種惡念,乃至不惜動用世間律法等手段,不顧一切的想要抵制八識論正法的弘傳,以維護自己所認同的六識論邪見。渾然不覺這是六識論者自己的如來藏將他所接受認同的六識論邪見的煩惱種子流注出來,讓六識論者的覺知心看似自然地排斥、不接受八識論正理,乃至因而生起瞋心,想方設法來抵制誹謗八識論正法的弘傳;同時這也讓六識論者的身心,被自己的如來藏所執藏並遇緣成熟而流注出來的六識論邪見、瞋心等煩惱不斷地燒燃,身心因此無法去離開熱惱獲得清涼。

這都是因為六識論者自己的如來藏中執藏著六識論邪見等種種煩惱,所以才會遇到佛法八識正論時自然流注出來,讓他們的身心燒燃而不得清涼,使得六識論者今世要受到如是身心熱惱的惡果。如果六識論者不能瞭解是因為自己執著六識論邪見不捨,才是讓自己貪、瞋、癡等熱惱熾然的原因,反而還不斷地執持錯誤的六識論邪見不肯捨離,那麼當他遇到八識正論的大善因緣時,不僅不可能像菩薩一樣能夠親證而轉依自己的真實心如來藏,進而斷除兩種無明而證得菩提以及解脫;反而六識論者還會想方設法的不斷扭曲、破壞八識論正法,藉以維護自己所熏習的六識論邪見。但六識論者這樣作卻只會增長六識論者自己如來藏心中的癡煩惱,讓未來世六識論者自己更不可能斷除無明啊!若是六識論者因為被名聞利養等貪的煩惱所繫縛,導致不肯捨離如是邪見、邪說,乃至因而起了瞋恚心,造下破壞抵制八識論正法,乃至無根誹謗大乘賢聖等大惡業,那麼未來就連人身都保不住了,長劫還要在三惡道中不斷地流轉;更不可能像菩薩一樣,轉依於自心如來藏的本來清淨、本來涅槃的真如自性,一世又一世地清淨自己,證得了三乘菩提的明,成就了如《心經》所說:「心無罣礙;無罣礙故,無有恐怖,遠離顛倒夢想,究竟涅槃。」這樣心無罣礙、無有恐怖的清涼解脫,以及遠離顛倒夢想的無明,而有了斷除二種無明的功德受用。所以當六識論者的自心如來藏中,一直執著著六識論邪見而不肯捨離,那麼六識論者的如來藏心就會不斷的遇緣流注出六識論的邪見,不僅讓六識論者的見聞覺知心與邪見相應,還會讓他的身心不斷的被貪、瞋、癡的煩惱所燒燃,乃至令六識論者不忍而造下未來世下墮三惡道的大惡業;這都是六識論者自己的自心如來藏,執行因果律則,所顯現出來的世間果報現象。

反觀信受八識論正法的菩薩,卻在 平實導師的廣大悲心及功德力的加持下,不斷的在六度萬行中長養自己的菩薩性;並在諸佛的護念下,由於親證菩提的諸緣成熟,所以菩薩的自心如來藏中就會流注出八識論的法種,讓菩薩親證自心如來藏的所在,從此就能夠現觀並轉依於如來藏本來清淨、本來涅槃的真如自性而安住下來,離開無明、貪愛等種種煩惱的燒燃,獲得自在清涼。這也是由於菩薩的自心如來藏中含藏著八識論正法的清淨法種,所以才會遇緣成熟而流注出來,使得菩薩可以斷除無明證得大乘佛菩提,受用心無罣礙、無有恐怖的清涼自在的解脫,實現菩薩的可愛異熟果報的因果現象啊。

六識論邪見者與信受八識論正法的菩薩,遇到的同樣都是 平實導師弘傳八識論正法的緣,只是遇到這個正法的大善因緣,六識論者所成就的果報卻是今世身心被六識論邪見煩惱所燒燃,而無法接受八識論正法,乃至引生了貪、瞋的煩惱,造下破法、誹謗大乘賢聖勝義僧等大惡業;這些惡業同樣的被六識論者的如來藏所執藏,未來緣熟時,六識論者自己的如來藏自然就會幫他成就應有的惡業果報。反觀信受八識論正法的菩薩,當菩薩證悟後,現觀自心如來藏心體所流注出來的種種心無罣礙、究竟涅槃的自性功德,讓菩薩的意識覺知心能夠轉依於如來藏的性淨涅槃,而使得菩薩能夠受用到《心經》中所說轉依於如來藏本來性淨涅槃的自性功德力,就有了「能除一切苦,真實不虛」的清涼解脫,以及「遠離顛倒夢想,究竟涅槃」的大乘佛菩提智慧出生,斷除了二種無明而次第增上來成就佛道。

所以,六識論者今世所受的煩惱燒燃的惡果,乃至不願意懺悔改過滅罪,未來世將受到了種種不可愛異熟果報,這都不是六識論者自己所誤計並執為常住的意識覺知心所能夠捨離的;因為六識論者的意識覺知心正是受報者,而六識論者的自心如來藏才是因果律的執行者,所以當六識論者的如來藏遇緣而執行因果律時,他的意識覺知心只能被動地相應,並領受所有的惡業果報的現行。反觀菩薩由於信受八識論正法,並得以在緣熟的情況下,由佛加持而親證自心如來藏,並轉依於如來藏的性淨涅槃的真如自性,因此能夠受用離開一切熱惱的清涼自在這樣的解脫功德;這不僅讓菩薩今世身心得以清涼解脫,隨著菩薩於內門中廣修六度、十度萬行,由於所斷的無明越來越多,如來藏所引生的明及解脫的功德還會不斷的增上,讓菩薩盡未來際都可以受用無窮。但不論是菩薩所受用的清涼解脫這樣的清淨樂,還是六識論者依於惡業而領受到的諸種種煩惱苦果,同樣都不是由意識覺知心所能夠出生的,同樣都是由真實心如來藏依著祂的性淨涅槃的自性如實執行因果律則所實現的果報,所以意識覺知心是因果律的受報者,如來藏才是因果律的執行者。如來藏能夠實現並執行因果律則而無錯謬,正是因為祂具有本來清淨、本來涅槃的自性,所以才能夠一體收藏一切善惡染淨法種,並遇緣成熟而流注出來,實踐世間的因緣果報。

從二乘菩提來說,因為真實心如來藏具有本來涅槃的自性,所以才能夠讓二乘人所證的無餘涅槃不是落入斷滅見外道所說的斷滅空中,而是所證的無餘涅槃還有一個真實心體——就是真實如來藏存在的解脫道。所以二乘菩提的實證,怎麼能夠離開真實心如來藏,卻說有二乘菩提可證呢?因此 平實導師開示說:「二乘菩提能夠離開如來藏而有嗎?不能嘛!所以他們雖然不必證得如來藏,實際理地卻不能不依如來藏而有二乘菩提,當然二乘菩提不離如來藏。」這就是說,二乘菩提的實證,還是依於如來藏心本來涅槃的自性,才有二乘的有餘、無餘涅槃可證。因為二乘觀行的對象是蘊處界諸法,蘊處界諸法又都是緣起無常的生滅法,所以蘊處界法不可能自己出生自己,譬如某甲前一世的五陰不存在了,就不可能再出生今世某乙的五陰身心。所以世間不曾見到有誰是帶著自己上一世的身體來投胎的,也不曾看見有誰,在媽媽的肚子裡,今世的色身尚未發育完全就能夠拳打腳踢的,藉此來表示自己不舒服等覺知心行;都是等到今世的色身發育健全時,這時今世的覺知心才初分的現起,而如經中 佛所開示的生起種種想,所以世間人才會觀察到胎動的現象。

另外,過去已滅的五陰,也不可能藉由他法,或是單憑聚集就可以再生起。譬如人間有不孕症的男女求助於醫生時,醫生想方設法改善不孕症男女的色身狀況,讓他們的色身條件適合受孕,可是醫生卻不會保證他們一定能夠受孕成功。所以若是單憑緣具,如上述不孕男女的色身條件已適合受孕,卻不能保證一定成功;或是依他法,如上述醫生幫不孕男女改善色身狀況,令其適合受孕而成功受孕,卻是還有流產、胎兒先天發育不全等種種狀況。所以單憑父母健康的色身、醫護細心的照顧等他法,並不能讓一個有情藉由這些他法,就能夠受胎出生而成為一個人;而一個人的出生,更不是只要醫生、不孕父母等共同努力,創造一個完善的受孕環境,這些共法就能夠出生。所以醫生都不會保證一對不孕症的父母經過醫生的調養治療後,他們就一定能夠出生一個健康的孩子,都只能夠說提高不孕父母的懷孕機率;也就是說,連世間醫生都知道單憑他們與父母所努力成就的共法,並不是一個胎兒能夠成功入、住、出胎的全部,但卻還是要有這些緣,一個人間的胎兒才能夠入、住、出胎,所以共法並不是出生人類五陰的根本因。

龍樹菩薩在《中論》裡也開示說:【諸法不自生,亦不從他生,不共不無因,是故知無生。】(《中論》巻1)這意思就是說,從一切緣起無常的諸法,不能自己出生自己,也不是單憑他法的緣,或是共法的聚集,也不是沒有一個根本因的存在,一切法就會突然或隨機地出生。一定是有一個本來無生的真實法存在,作為一切法出生的根本因,由於諸緣的聚集成熟,才有一切法隨緣出生、隨緣壞滅的緣起性空現象,讓有情可以現前觀見;並隨著佛菩薩與真善知識的開示演說,就可以知道這個本來常住的真實法,祂並不是緣起無常生滅的諸法之一,祂是具有本來不生所以永遠不會壞滅這樣無生自性的常住法。所以一切法才能夠依於這個本來無生的常住法,隨緣聚而出生,隨緣散而壞滅,顯現出一切法緣生無常的空相,讓二乘人可以現觀而親證,捨離了對蘊處界我及諸法的無明與貪愛,證得有餘、無餘涅槃,而能夠解脫三界生死輪迴之苦。所以二乘人所現觀的緣起性空的蘊處界法,是依這個本來無生的常住法如來藏,才有隨緣生滅的緣起性空的空相,讓二乘人可以現觀而斷除無明,這才有二乘解脫道可證。

由此可知,二乘人所觀的蘊處界法從何而生?就是從這個本來無生的真實心如來藏,藉種種緣才能夠出生運作,因此才有二乘菩提可以親證。所以 平實導師開示說:「因為必須先有如來藏能出生蘊處界的自性,才能有蘊處界出生,然後才有意識來理解蘊處界的緣起性空,才有聲聞菩提。」反觀如果有人想把親證二乘菩提的前提:信受有一個第八識真實心如來藏的存在;把這個前提否定掉,不承認有第八識心如來藏的存在,只承認有六識見聞覺知心,像這樣的六識論者,若不改易其六識論邪見,轉而信受八識論正法,他們就跟自性見外道一樣,連二乘解脫道都不可能實證

因為二乘解脫道所現觀的蘊處界法,都是緣起無常的生滅法,從 龍樹菩薩在《中論》中的開示可知,如果否定了一切法緣起的根本因——這個本來無生的第八識心如來藏,那麼對於蘊處界法緣聚而有、緣散而滅這個緣起性空的現象,不是落入緣散壞滅的五陰會再出生未來一樣會隨緣生滅的無常五陰這個諸法自生的邪見中;就是墮入蘊處界諸法只要有他法、共法的緣聚就能夠出生諸法的他生、共生的邪見裡,最後無法自圓其說,只能強辯說:一切法本來就自然出生,落入無因唯緣就能出生諸法的無因論邪見中。

但不論是落入蘊處界法是自生、他生、共生的邪見中,或是墮入無因唯緣自然而有一切法出生的無因論等的邪見中,這些六識論及諸外道等人,他們的共同邪見就是不知不信 龍樹菩薩在《中論》中所開示的:觀見一切法都不能自生、共生、他生,也不能無因唯緣就出生以後,就應該知道並信受有一個本來無生的真實法存在,一切法都是依這個本來無生的真實法,才有世間緣聚而生、緣散壞滅的無常空現象;也才有一切法緣起性空可以讓人觀見,而證得解脫的解脫道可以實證;更才能有菩薩親證本來無生第八識實相心如來藏,讓菩薩親證後現觀並轉依於祂的本來無生、未來無滅的常住真如自性,心無恐怖而離諸一切顛倒夢想,能夠安穩的次第邁向成佛之道,這不同於二乘解脫的大乘佛菩提道可成。

所以,否定有一個本來無生的第八識實相心這些六識論的自性見外道,由於他們都落入 龍樹菩薩所開示的諸法自生乃至無因生等邪見中,所以連世俗法中的無常空都會誤會,詭辯強說一切法滅後的滅相是不滅的,所以滅相不滅就是一切法的真實道理。只是這樣的戲論邪說,就好比有一個人主張說:我的五百萬花完以後,這個五百萬花完的滅相是不會消失的,這就是五百萬的真實相。但凡是有智慧的人都不免要問說:五百萬花完以後的滅相,要不要先有五百萬存在,才能有五百萬花完的滅相呢?如果五百萬花完以後的滅相不滅是真理,那五百萬滅相所依的五百萬本身是不是也應該是真理呢?那真理不就變成有兩個,一個是無常的五百萬,一個則是五百萬的滅相。但五百萬本身既然是無常的法,又怎麼可能是具有常住性的真實法呢?那五百萬的滅相既然是依無常的五百萬而有,那五百萬的滅相當然也是本無今有的無常法,又怎麼可以說五百萬的滅相是不滅的真實法?所以不論是五百萬本身,或是五百萬花完以後的五百萬滅相,兩者都是本無今有的無常法,都是依五百萬的緣聚或緣滅,才有意識覺知心認為自己得到五百萬,或是花完五百萬的滅相可得。

而且不論五百萬本身,或是五百萬的滅相,都是五蘊中色蘊所含攝的無數色法之一,色蘊又都是緣起無常的生滅法;所以五百萬的滅相,其實只是五百萬這個色法的緣散壞以後所顯示出來的無常空的現象,並沒有本來常住不變的真實法性;但卻被六識論的自性論外道藉由應成派中觀只破不立的詭辯技巧,將明明是緣散壞滅的滅相這個世間人所見的無常空現象,曲解成是具有真實法性的真實法,藉以否定 龍樹菩薩為我們開示的,應知有一個本來無生的真實法——第八識心如來藏,祂是真實常住、是一切法的根本因這樣的八識論正法。

今天因為時間的關係,我們就先說到這裡。

阿彌陀佛!


點擊數:5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