勝鬘菩薩說「非壞法故名為苦滅」(一)

第025集
由 正鈞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問候大家:身體健康、精神愉快。「三乘菩提之勝鬘經講記」(二),今天要和大家談談,勝鬘菩薩說「非壞法故,名為苦滅」。在《勝鬘師子吼一乘大方便方廣經》的〈法身章〉第八之中,勝鬘菩薩向 世尊稟白說:【世尊!非壞法故名為苦滅,所言苦滅者名無始、無作、無起、無盡、離盡、常住、自性、清淨,離一切煩惱藏。】平實導師在《勝鬘經講記》第四輯之中,語譯如下:【世尊!並不是毀壞蘊處界等等諸法的緣故,而可以說是苦已經滅除了。我所說的苦的滅除,其實是說無始以來就已經存在,從來不曾有所造作,心一向如如而不起心動念,而且永遠不墮於一切諸法中故;不滅盡一切諸法,又能遠離滅盡一切諸法的境界,並且是常住而不曾間斷的無間等法,這樣的法是有真實自性,而不是性空唯名的;而祂是本來就已經清淨、本來就遠離一切煩惱藏的心。】那麼就依這個無始的心,約略地來說說「非壞法故名為苦滅」的其中義理。

首先說,為什麼說並不是毀壞蘊處界等諸法的緣故,而可以說是苦已經滅除了呢?要瞭解這個道理之前,先要明白毀壞蘊處界諸法與離苦互相間的關係。要毀壞蘊處界諸法之前,一定是有蘊處界諸法;有蘊處界諸法就是「有」,就是執取種種的「有」。對於一般人而言,打從被生下來以後,就顯現出來有種種的執取,說的就是色、聲、香、味、觸;對這五個法的執取,那就從財、色、名、食、睡的貪著而表現出來,表現出來在哪裡呢?就在我們日常生活中的飲食、衣著、車乘,種種身上的配戴穿著等等;包括珠寶、手飾、手錶、皮帶、鞋襪等,除此之外還要噴香水除臭,然後又在臉上塗塗抹抹的。唉!聽到這裡,有人心裡面就犯嘀咕了:「化妝是一件多麼莊嚴、高貴,有格調的事情,結果你說了就變成什麼塗塗抹抹,好像是一件很沒有趣的事。」不會這樣想嗎?有的人一定會這樣想,然而那真的是塗塗抹抹啊。你不但執取塗塗抹抹,你還會執取要美的、好的塗塗抹抹,這正是「有」上加「有」。

只有這樣的「有」嗎?還有咧,在頭髮上或者衣著上,還要插花來莊嚴自己,然後又在鞋子上塗油來莊嚴鞋子,然後還要講究出門要有一部像樣的車──要馬力強、內裝舒適、外型搶眼;假如更有辦法的話,最好還能買一棟別墅,然後還有花園、水池、假山,那就更好了,不是嗎?那麼有了這一些的「有」,就正好享受另一方面的「有」,那就是唱歌跳舞的「有」、遊山玩水的「有」;當然在人世之間常常就免不了有追求男歡女愛的「有」了。有了這一些的「有」以後,就在這一些有的境界之中,盡情地受用其快樂的感覺,因為本來人的一生,就是應該享受種種的五欲的快樂嘛,要不然來人間一趟幹什麼呢?

也許長大的過程中,看到的事情也多了,逐漸更加懂事了,或者是更年長以後經歷了一番的人生的經歷,熏習了很多的世間的規則、道理之後,然後就想:「我們也許可以為人們施設種種的定理,讓大家更瞭解人生是怎麼回事啊。」有人又想說:「我們應該為人們更好的未來,來建立種種的制度啊。」另外一種人也想說:「我們應該要提昇我們的身心靈。」然後就有人把人與人互相之間界定了種種的規則,其中有應該遵循的、有不應該去做的,違反該做、不該做的就要受處罰。譬如說有種種的生活規約、交通規則、民法、刑法等等;有的人則是研究世間的種種事理,然後建立了定理、定律,這樣子別人要成就其他的事業,就可以有所依循;因此接著就有人把如何造房屋、橋梁,如何為人治病等技術有系統地建立留傳下來。另外一類人則是致力於如何教導人們在意識層面的提昇、淨化,一旦有所成就以後,就開始受用諸方的讚歎,「名的有」就如影隨形了;又或者是因此而獲得相對的報償,那麼「利的有」也就手到擒來了。而這一些的執取,就通稱叫作有的執取。

這樣的執取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呢?其實從我們被生下來,接觸種種境界之時就已經開始了。這樣的情況,則是因為過去世的熏習所導致,再加上成長的過程中,也從環境中的其他人、事,也得到了種種的教導,這樣的情況就叫作隨順於彼彼的世間。由於這個緣故,往世此世、此世他世輾轉不停地對「有」的執取,所以我們都一直認為那一些「有」都是真實有。那麼既然是真實的有,為什麼我們不好好受用呢?意思是說,受用這一些有或者是想要得到名、利等等,也就是希望從這一些「有」的境界中得到快樂;然而受用這一些的「有」,也希望從這一些「有」的境界之中得到快樂之時,卻不知道說這一些的「有」是從哪裡而來的,就認為是:這是天經地義的「有」啊。所以就有前面所說的地水火風、色聲香味觸、飲食資產、田園宅舍、男女歌舞等等的事,正因為被生下來之後就已經開始是「有」的。

然而,就算前面所說的這一切都是真實有,世間法不是也有一句諺語叫作「創業維艱,守成不易」嗎?所以若是想要好好地過日子,就得要有相對的付出,這就包括說得要努力地賺錢等等了。當然這裡面牽涉到過去世所積累的福業夠不夠,那就暫時先不說它,就以一般的狀況來說明。譬如說計畫了很久,想出國玩個十天、半個月的話,首先要具備什麼?得要有旅費啊,有旅費的預算啊,那就是剛才所說的得要去賺錢啊。可是賺錢辛不辛苦?一般而言都不會太輕鬆的啦。又由於所需要的旅費那是額外的開銷,所以除了要賺足了日常生活柴、米、油、鹽之所需以外,還要賺更多的錢,那又要更辛苦一點了。再者,旅費已經有著落了,要不要把手邊還在忙的工作或者是告一段落、或者是有別人可以分攤?總不會說你出去玩了就把工作辭了吧,回來再另謀高就;這未免太瀟灑了吧,只恐怕沒有幾個人會這麼做啊。那麼這一個過程中有沒有苦?當然也是會有相對的苦啊。等到出國的那一天即將到臨,還要考慮說:要帶哪一些東西出門、要帶哪一些東西回來?到機場要怎麼去、怎麼回來?當然心中算是很高興,但卻也免不了會有一些愁苦。這過程中就花了很長一段時間:辦理登機的手續、過海關、等飛機起飛,然後所坐的又是在有限空間的座位上,然後飛機停了以後,又要等著出關手續。這一連串的過程中,仍然是有快樂、也有一些痛苦。那旅遊的過程中,第一天快樂多、痛苦少,因為也許行程中很新鮮,所以感官上的快樂是十足的;但又因為是得要貪黑起早趕行程,所以睡得不好,又或許不適應當地的溫度、溼度等等,所以又有一些苦。第二、第三天過去以後,亦復如是,乃至是會越來越呈現出來的情況,那就是上車睡覺、下車尿尿,那麼因此快樂就會越來越淡,痛苦就會相對更加明顯了。終於拖了一大堆行李,疲憊的身軀回到家,這個時候到底是快樂、還是痛苦?那真的就叫作如人飲水、冷暖自知了。

可是這個時候有一個景象,一定是大家共通的,那就是回到家裡面又生出來一個念頭說:「唉呀!明天又要上班了。」請問這是不是苦?因此前面所說的就算是一切都是真實有的,而從其得到的過程中就已經不會全部都是快樂的,更何況前面所說的種種「有」,還不是真實有的。為什麼這麼說?因為這一些的「有」其實一直都在生住異滅這個現象法界的大輪上,不停地運轉著。「生住異滅」,有時候說是「成住壞空」。譬如說一天的從早到晚、一年的周而復始,一個人的一生從生至死,一個國家的成敗興衰,乃至是這個地球的從無到有、有而復滅;沒有一件事情不在這個生住異滅之輪中不停地運轉著。

那麼生住異滅的過程之中的苦與樂又是如何呢?以一個人的一生來看,譬如說:「生了!生了!生了!」有人激動著喊著,生了是什麼意思?就是「有」啊,因為有了一個人嘛;那麼這一件事是苦、還是樂呢?那當然是樂啊,怎麼可以說是苦;那麼哪來的什麼弄璋之喜、弄瓦之喜。既然是有喜當然就是樂啊,所以大家才說「生日快樂」嘛。且不說生下來的小孩子是否健康、外表秀麗等等,一般世俗所不同的認知暫且就不談了,單單就說生的過程,母親懷孕的時候當然也有快樂啊,但是只恐怕苦的內涵是佔著很大的比例。譬如說,害喜的時候噁心嘔吐、行動變得比較不方便了,然後還怕會不會變醜啊,也擔心說會不會有產後憂鬱症等等;而正在即將要生產以及正在生產的那一段時間,是苦、還是樂?應該不會有人說是樂了吧。但是有可能會硬著頭皮說:「哎呀!那是身體苦,但是心裡面很樂啊。」是不是要安慰說:「哎呀!這真的是真會苦中作樂啊。」而這一些苦,還沒有談到說被生的這個人的本身,為什麼被生下來的時候都是放聲大哭?正因為痛苦啊!因為生下來的時候,頭顱要被猛烈地壓擠之後才能通過母親的產道啊。更不要說是那一種胎兒的雙腳先通過母親產道的那一種難產了,而在母親與胎兒身上都有劇烈的痛苦,這是第一種痛苦;胎兒在母親的子宮內,那叫作24小時、三百天的恆溫,可是一旦被生下來以後,突然離開母親的肚子,本來是36.5度的環境立刻也許就變成是20度的環境,那麼這一種大概16、7度的溫差,而且是完全沒有穿衣服的情況之下,是苦、還是樂?當然就一定是苦嘛,而這是第二種苦;胎兒被生下來同時,或者是以手承接、或者是以水淨身,進一步以巾包裹,然而對初生的胎兒的身觸,卻是極為粗糙、極不適應的觸覺,這又是另外一種的痛苦。因為有著種種的痛苦,所以一被生下來的同時就要大哭一場;不哭的話,醫生還要拍他的屁股,還是要讓他大哭一場啊,但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可是為什麼明明生日早已經過了,大家每一年還是要過生日呢?然後還要歡唱生日快樂歌?因為唱完了以後,又有禮物、又有party,何樂而不為呢?但實際上真的是顛倒極了,然而這真正顯示出人們追求有、追求樂的一個迷失心態。

生長的過程中,也可以說是「住」的過程,依然是苦樂參半。其中一個是「病」,在人間要找到一個從來不生病的人,其機率應該是零,換句話說,每一個人都會生病;有與生俱來的病、有出生之後因四大不調而生的病,有大病、有小病,有的病很快就痊癒了,有的病一生也治不好。有種種的病就伴隨有種種的苦,更何況還有愛別離苦、怨憎會苦、求不得苦,而於其中交雜;那麼「住」的過程或短或長,這當然是因人而異的。「住」的過程之後就是「老」的過程,也就是壞的過程,或者是髮白齒落、皮膚皺黯、四肢僵硬、眼暗難視、諸根耄耋的緣故,所以就耳不聰、鼻不靈、舌不敏,乃至意不清等等,就需要有人來服侍了。壞的過程依然也是因人而異而或長或短,這也顯示其中的苦是或長或短、或輕或重了,仍然是離不開種種的苦啊。當然不會有任何一個人是不會死的,不管是少小死、病死、意外死、老死;死的苦對於一般人而言,那就更加明顯了。然而因為有或多或少的「樂」可以被追求得到,所以對於世間的種種「苦」,相對就願意接受了。今天暫時說到這裡。

祝願大家:幸福健康、道業猛進。

阿彌陀佛!


點擊數:5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