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來藏處甚深(四)

第012集
由 正元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這一個單元繼續跟大家介紹「如來藏處甚深」(四)。

上一集我們說到聖諦的體性不是修學六識論的人所能了知的,因為他們無法斷我見;聖諦的體性,也不是否定第八識的人所能了知的,因為他們無法親證如來藏。他們不能斷我見,又把意識細心、離念靈知、一念不生、直覺,當作是常住不壞心,所以說這位法師是沒有辦法真實了知聖諦的體性,因此他所寫作的《妙雲集》對佛法就有很嚴重的誤會。

再來經文又說:「是智者所知,一切世間所不能信,何以故?此說甚深如來之藏。」 (《勝鬘師子吼一乘大方便方廣經》)如來藏是佛法的第一義諦,是法界的實相,是萬法的根本,道理不僅微妙難懂,祂的行相也是甚深難解的,因此說如來藏是一切世間眾生所不能信受。如果沒有遇到真實的善知識,佛弟子是很難有因緣親證如來藏的。佛法中真實的善知識,必須是有廣大的慈悲心,願意為眾生開演三乘菩提的妙法,有能力教授解脫道和佛菩提道的正法知見,也能夠教授次法降伏眾生的性障。有功夫行門,能讓學人觀行斷我見、斷三縛結;有種種方便善巧能讓學人修學,成就無我的智慧三昧,成就制心一處、淨念相續的一心三昧。能教導眾生如何懺悔滅罪,能教導菩薩修集應有的福德資糧,能教導學人各種參禪的正知正見,也有方便善巧能讓菩薩開悟明心找到如來藏、親證真如佛性。悟後能教導如何轉依真如,發起中道實相的般若智慧;也能教導如何修學增上戒學、增上定學、增上慧學,讓菩薩漸次圓滿三賢位的修證,乃至進入初地成為聖種性的菩薩。有這樣的慈悲智慧,才是佛門的真實善知識。末法時代 平實導師跟正覺教團就是眾生的真實善知識,大家應該樂於親近修學、樂於攝受正法。

聖教有說:「言語道斷,心行處滅。」 (《佛說華手經》卷6),這不是在講證悟如來藏的方法跟過程,而是在說如來藏自心的境界相,可是有很多人把對於如來藏自心境界相的形容,當作證悟如來藏所應該修學的方法,這個誤會就很大了!現代有很多修行人,都掉入這個自己誤會或被假名善知識所誤導的陷阱當中。「言語道斷」不是指如來藏不可說,而是說如來藏祂從來不跟言語道相應,因為祂離見聞覺知,怎麼可能會跟言語道相應。「心行處滅」則是說如來藏不像意識心永遠在六塵中運作而有見聞覺知的心行,所以意識心跟意根的各種心行,如來藏是從來都沒有的——如來藏不跟這種心行處相應。結果有些法師誤會了,就說:「因為言語道斷,所以不可以講話,每天都要禁語,要把意識心變成不會講話的心。」因此就每天都不跟任何人說話,甚至也有人出家以後一生都不說話;如果這樣就是佛法的修行法門,那麼啞巴是最好修行的,因為他真的一生都言語道斷,那麼所有的啞巴都應該是佛門中修行最好的人。如果說「心行處滅,所以每天都不可起心動念,一定要坐著,什麼心都不要動」,如果是這樣,那石頭的證量應該是最高的,因為石頭從來都沒有心行。

《六祖壇經》說:【惠能沒伎倆,不斷百思想。對境心數起,菩提作麼長。】佛法三乘菩提的修學,不僅是明心見性乃至三賢十地的修證,都必須以見聞覺知心來觀行蘊處界及如來藏,才能斷掉我見、我執,才能斷掉煩惱障、所知障,才能成就解脫果乃至佛菩提果。一直有許多佛弟子認為要開悟、要明心見性,就是要讓意識覺知心保持「言語道斷、心行處滅」的狀態,這都是因為沒有善知識攝受,自己盲修瞎練,到最後不僅沒辦法證悟如來藏,也容易落入各種五陰魔的境界,所以說誤會佛法的人真的很多。

雖然意識覺知心推求分別也無法實證如來藏,但卻可以在善知識的指導下,不用推求分別的方法而直接去觸證祂。碰觸到如來藏時,你會說:「原來你就在這裡。」因為如來藏從來不會告訴你說:「喂!某某人!你在找我嗎?我在這裡!」祂不會有這種語言文字,祂一向是言語道斷的,怎麼會告訴你在哪裡?你一直想要找祂,可是祂不會來告訴你,不會有指示,也不會有暗示、明示說:「我在這裡。」因為祂沒有意識心的心行,也沒有意根的心行,所以說如來藏是心行處滅,也是言語道斷,祂怎麼會讓你知道祂在哪裡?但是祂也沒有故意隱瞞你,不會故意躲藏起來而不讓你知道。祂一直都是相續不斷分明地顯現自己,從來沒有對你遮掩過。

所以,祂固然是言語道斷的,但是如果禪師在勘驗弟子,有時也會要求弟子用語言文字講出他的證悟內涵,只要是真實證悟的菩薩都可以用嘴巴為人明講如來藏的所在,讓人聽了就可以知道如來藏在哪裡。但是為人明講如來藏的密意,那是虧損法事、虧損如來的行為,有嚴重的過失,容易令善根不足的人犯下謗法、謗賢聖的惡業,斷送他人的法身慧命,因此如來藏的密意絕對不可為人明說。所以「言語道斷」這四個字,並不是說證悟的菩薩不能講出如來藏的所在,因為禪師常常是不用語言也可以講出來,難道使用了語言還會講不出來嗎?因此,有法師說「分別心推度不到祂」,這是正確的。問題是,既然分別心推度不到祂,這位法師為什麼要用研究佛學的方式來推度祂?因此他終其一生都沒有辦法實證第八識如來藏,他所寫的《妙雲集》只能以六識論來貫串,不知道圓滿的佛法是建立在八識論上面,因此落到斷見、常見的深坑當中,也誤導了很多的學人。

雖然這位法師有解釋說:用烘雲托月的方式來暗中指說本識如來藏。可是 佛其實也有明說的,這些明說的話,一切證得如來藏的人讀了都會這樣說:「佛為什麼講得這麼明白?既然 佛告誡我們不可以明說,為什麼自己又明說了?」那其實是因為 佛認為這些菩薩可以經由明說而證悟,並且不會退轉,因為這些菩薩都是久學菩薩。對久學菩薩─也就是過去世曾經悟過,而仍有隔陰之迷的人─是可以明說的,但問題是這善知識要有能力判斷明說後他會不會退轉、他是不是久學菩薩?

所以,烘雲托月固然是 佛常常使用的方式,但是明說密意也是 佛曾經使用過的方式,主要是必須有能力判斷眾生的根性。可是明說以後也是會有退轉的,如《菩薩瓔珞本業經》中所說當時曾經有八萬人天退轉不信受;只是因為他們混在久學菩薩當中,佛陀慈悲而沒有施設方便把他們趕走。但是因為那些退轉的八萬人天都不會在人間謗法,所以明知會退轉,還是可以明說的;這樣就在他們的心田中種下了未來世證悟如來藏以後不會退轉的因緣。這就是 佛陀善觀三世因緣的智慧,除此以外都不能明說如來藏的密意。假使來到正覺同修會中證悟了,如果不能善觀因緣而明說如來藏的密意,這是犯了同修會的大忌,當然更是犯了 佛陀的大忌諱,成為虧損如來、虧損法事,後果是很嚴重的。因為不觀眾生根器而普遍的明說以後,當眾生無法信受、不能安忍這個無相法,這時整個宗派就會因為明說密意而滅亡。只有一個情況下不會滅亡,就是這個宗派的領導人有道種智,誰都無法推翻他。否則的話,明說密意以後一定會滅亡;古代就曾經有過這種現象,並不是沒有歷史可以借鏡的。

接下來,這位法師說:「用烘雲托月的方式,使人明白它是個月亮——當然不是真的月亮。但是真的月亮,可能從此而認識。」這樣的說法一定正確嗎?不一定!因為在烘雲托月的時候,顯示出一個假的月亮時,其實真的月亮也捧出來給你了!從證悟的人來看,事實也是這樣的,所以當禪師跟你說「不是」的時候,其實已經告訴你「是」了。所以學人每天上來問說:「這樣是不是?」禪師說:「不是!」每天都說:「不是!」後來有一天,這徒弟終於證到真的月亮——找到如來藏了。然後他上來請問,禪師仍然說:「不是!」第二天這位弟子經過經典的印證,又去問過真正開悟的師兄弟以後,又上來問師父說:「師父!我這個明明就是,你為什麼說不是?」師父說:「我告訴你『不是』的時候,就已經告訴你『是』了,你為什麼聽不懂呢?」「啊!原來是這樣!」終於真的懂了。這就是禪門的差別智,當他說「不是」的時候,已經告訴你真正的「是」;連初悟的人都看不出來,那你說:這個法,世間人能夠相信嗎?當然是不信的。

平實導師早期出來弘法的時候,因為這一世沒有師承,是經由無師智自己證悟如來藏的,因此對善根因緣還沒有成熟的人也用機鋒來引導;因為常常使用機鋒,也曾經被一位聞名四海的大法師座下的大弟子,當眾罵說是乩童起乩。這大法師座下的大弟子每天學禪,可是連禪門的機鋒也不懂,那這位大法師是懂禪法的人嗎?是證悟的人嗎?這應該打個問號!真正懂禪法的人,會會心一笑,當場禮拜平實導師以後就直接走了,怎麼禪門的大道場還會有人罵 平實導師的機鋒是乩童起乩!要知道,平實導師這個乩童非比尋常,不是普通的乩童;平實導師這個乩童是被如來藏抓來作乩童的,但他卻是控制如來藏而不被如來藏控制的,不是被那些鬼神抓去當乩童,不是只能被鬼神控制的一般乩童;所以說:「此乩童,非彼乩童,是名真乩童。」那你說,這樣甚深如來藏的道理能夠被一般人瞭解嗎?能夠被世間人接受嗎?不但世間人不能瞭解,也不能接受,連寫作《妙雲集》的這位法師,以及四大山頭自認為開悟的堂頭和尚都無法接受,只有一切真實證悟如來藏、發起了般若智慧的菩薩才能接受。

所以,佛法的實證,除了必須要依照 佛的教導聽聞、思惟,然後要用參禪的方法來求真實的證悟,不可以老是用研究佛學的方式去推度,這樣是不可能證得佛法的。因此,我們還是要勸請想要求明心見性,想要證悟如來藏的法師跟學人:要趕快放棄錯誤的修學方法,不要專作佛學研究,要趕快尋覓真實的善知識,請求教授禪法的正知正見,改用禪宗參禪的正統方法來修學佛法,要回歸到中國傳統佛教所說的參禪方法。

這位法師對禪宗明心見性的禪法一向存有敵意,因為他曾經說過:既然禪是唯證乃知的,大家在尚未證得以前,又如何能要求大家信受?他在書中是這樣說的,這意思是什麼?他的意思其實是說:除非你幫助我證悟,否則我就不會相信你。你們禪宗說的既然是唯證乃知,我還沒有證得以前,當然有權利懷疑、否定。因為他這樣的主張:在沒有證得以前,如何能要求我信受?意思就是說:你們禪宗所謂的開悟,我有權利不相信,所以我就有權利否定你們,除非你們禪宗先幫我證悟。如果這樣的主張可以成立,問題就很麻煩,當大家跟隨 佛陀聽聞、思惟、修證的過程當中,是不是應該都不信受?如果不信受 佛的說法,又何必追隨 佛陀聽聞正法,又何必追隨 佛陀思惟修證佛法?根本都不用修行,只要等著 佛陀告訴你「如來藏在哪裡」,然後再來信受佛法!這樣的主張,當然不是學佛人應該有的心態。有智慧的人,應該要有正確的知見,不要隨便相信假名善知識所說的法——不要因為他們很有名氣,就隨便相信他們的說法;應該深入加以思惟判斷以後,才可以信受,千萬不可以人云亦云而糊塗的信受。在末法的年代,譬如有人主張:「大乘非佛說」、「人只有六個識,沒有第八識」、「沒有如來藏」、「沒有極樂世界」,或是說「意識細心、離念靈知、直覺就是真心」等等,這都是假名善知識所說的法。

此外,第八識如來藏又名阿賴耶識、異熟識、無垢識,在《大乘起信論》中馬鳴菩薩說:如來藏阿賴耶識,有「眾生不可知的『了』」,叫作本覺;證得這個第八識,能現觀祂的本覺,能現觀這個「眾生不可知的『了』」,就是證得本覺智的聖者。

因為時間的關係,我們簡單作一個結論:勝鬘夫人說「如來藏處甚深,說聖諦亦甚深」。如來藏的處所也就是如來藏的所在,祂所含藏的一切法甚深的緣故,因此由親證如來藏而發起的智慧,所說的聖諦的真實道理,當然也是甚深的。菩薩如果想要親證如來藏,想要成就佛道,都不可以誹謗阿賴耶識,不可妄說人只有六個識,妄說阿賴耶識只是意識的細心。因為第八阿賴耶識即是如來藏,祂是金剛不壞心,這樣的說法才是佛說。

那這個單元,我們就介紹到這裡。

祝福各位菩薩:身心康泰、學法無礙!

阿彌陀佛!


點擊數:5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