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來藏處甚深(二)

第010集
由 正元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這個單元我們繼續跟大家介紹「如來藏處甚深」(二)。

上一集我們談到般若趜多寫了七百頌的《破大乘論》(又名《謗大乘論》),誹謗大乘,妄說大乘法不是 佛所說的正法。他在論中這樣說:「如果大乘方廣經典真的是佛所說的法,為什麼會跟阿含期諸經所說的道理互相違背?」但是,其實是他誤會了《阿含經》的真實道理,也誤會了大乘方廣經典的真實道理;這就像前面所說那些凡夫跟二乘的愚人一樣,不懂四阿含裡面的隱說密意,更不懂大乘方廣經典的隱說密意,所以就排斥、挑撥大乘經典所說的正理,說大乘方廣經典所說的法,不是佛所說的正法。

這其實是因為般若趜多和他的師父安慧論師,都沒有通達阿含跟方廣經典的真實義,所以會有這種錯誤的謗法。這意思是說,佛不為二乘法中的愚人開示:「阿陀那識跟第七識所生起俱生我執的道理,還有阿陀那識跟第六識所生起分別我執的道理。」他們如果不曾聽見 佛這樣的說法,就不會因為誤會而誹謗正法、下墮三惡道,也不會因為謗法而障礙他們修學二乘聖道。世尊不為他們宣說阿陀那識的深妙正理,就是有這樣的意涵。

在正覺同修會以外的學人對如來藏總是半信半疑,也有很多的人是不能信受的。半信半疑的人就表示他們心中還有一半是能接受如來藏正法,可是因為無法實證如來藏,也因為被一些大師的錯誤說法所影響,所以剩下的一半仍是有懷疑,但至少他已經不會誹謗如來藏正法了。有一些人善根不夠,仍然不相信自身有如來藏,所以還是會繼續上網寫一些文章誹謗,說眾生心識只有六個,不承認有八識心王;或是將意識的離念靈知、一念不生、直覺,當作是第八識如來藏。這些人將來如果有機會能夠懺悔滅罪,那他還是有可能成為菩薩;如果不知道懺悔,那他的道業就會耽擱很久,所以大家應該謹慎小心,不可誹謗賢聖、誹謗如來藏正法。

但問題是,如來藏這個法,光是總相就已經很難證得了。如來藏的總相智慧,具體的表現就是禪宗的祖師。禪宗的祖師只要學人是來求法的,不是來禮拜供養的,總是在學人一進門時就大喝:「出去!」第二天進門,問:「如何是佛法大意?」又是:「出去!」第三天還是喊:「出去!」等到這個學人第四天進來說:「和尚!我是來跟你求法的,不是來跟你找碴的。」和尚一聽,還是大喝:「出去!」你既然是來求法,當然就是要給你法,只是祖師的霹靂手段讓人難會。第五天他發覺不對,上來稟告說:「和尚!我不求法了,我當你的徒弟好了。」「好!去柴房!」叫他做工作。每天都要他做工作,但在上工前總要先來方丈室請問:「和尚!今天要做什麼?」「田裡該鋤草了!」「和尚!今天又要做什麼?」「要去摘菜!」每天上來,都告訴你一些很世俗的事,都沒有別的交代,也沒有法義的開示。事實上,禪宗從來都是這樣的。

等到後來整整服侍了兩年,終於忍不住想:「我每天為和尚做事,和尚都不開示佛法,那我來這裡幹嘛?」所以他就問:「弟子來到和尚座下已經過了兩個夏天了,不蒙和尚開示佛法大意。」和尚就大罵:「你每天上來,我不都跟你開示佛法了嗎?怎麼說沒有!」那就奇怪了!每天上來,你叫我去摘菜,叫我去鋤草,叫我去劈柴,你也沒有講什麼佛法。可是和尚說:「我已經告訴你了!」他回答說:「我明明就沒有聽到和尚開示佛法!」於是和尚拿起棒子來就打!他挨了棒子,就質問和尚:「難道你這樣打人,就是慈悲的法布施嗎?」棒子又打了下來,真的很痛!因為第一棒已經很痛了,現在又打第二棒,所以就大聲呼叫:「救命!」和尚就把他的嘴巴摀住,結果他就悟了!這聽起來確實好像是沒頭沒腦的公案,所以寫作《妙雲集》的大法師和那些追隨的門人都說:「禪宗這些公案都叫作無頭公案。」又說:「中國禪宗的野狐禪。」可是我告訴你:等你悟了,每一個真悟祖師的公案可都是有頭有尾的,都不是野狐的禪。就算是二乘的聖人來看公案,也都是看不懂的,何況是不信受如來藏而寫作《妙雲集》的大法師和那些追隨的門人所能懂的!

這麼難懂的禪宗開悟的公案,全都是依如來藏處而證悟的,但這也只是般若的總相智而已,還牽涉不到三賢位中的別相智,更牽涉不到入地後的道種智——也就是一切種智的分證,那你說這個如來藏處是不是甚深?光是總相智就弄不懂了,當然就更不懂道種智。如果學人想要憑意識的思惟來理解,其實是很困難的。所以外面有很多自稱懂佛法的人,其實連禪宗這個般若總相智都不瞭解,那你們說:這個如來藏是不是甚深?如果要談到祂的別相智,那又更深了!所以禪宗才會有破初參的明心,眼見佛性的重關,還有出三界生死的牢關,這並不是沒有原因的,因為這牽涉到別相智的問題——也全都是要依如來藏來作觀行才能成就的。如果再依這個如來藏處來演說祂所含藏的一切種子的智慧,那可是無量無邊的,因此你說這個法到底深不深?

所以,如來藏是甚深法,你如果能證得這個甚深法,有了般若實相的智慧,那你所說出來的法義也一樣是甚深的;你所說的聖諦道理,也會變得深細微妙、不容易了知,祂不是一般沒有親證如來藏,光靠意識心思惟,或靠著學術研究或是想像所能了知的,祂也不是二乘聖人依解脫的智慧來思量所能了知的,這是只有證悟的菩薩才能夠知道的。可是菩薩之所以能夠親證這個如來藏,都不是靠自己這一世,而是靠往世一生又一生不斷地供養承事諸佛,不斷地熏習如來藏法才能證得。這種智慧,勝鬘夫人說是:「一切世間所不能信。」

這個如來藏法太深了,能信受這個法、願意求證這個法的人,十個人裡面一定有九個人是久學的菩薩,新學菩薩是不可能信受的,因為連台灣佛教界的「導師」 (也就是寫作《妙雲集》的大法師) 都無法信受,那麼一般初學的人怎麼可能信受!

勝鬘夫人這個〈如來藏章〉所講的如來藏是第八識、根本識,也就是四阿含中所說的入胎識。只有入胎識才能住在母胎中,前世的意識是沒辦法住在母胎中。嬰兒為什麼十個月到了就要出胎?因為他無法再安住於胎中。胎兒這一世的意識剛出生的時候,對外面的境界是一無所知的,所以剛生起的意識心很習慣母胎中的境界,而他的全部所知就是母胎中的境界,所以他對那個境界是完全接受的。如果是一般人的意識,你要叫他在母胎中待十個月,那是不可能的。先不說十個月,一天都受不了了。你可以在心中想像一下:用一個容器,把我們的身體彎曲起來待在裡面,類似軟骨功一樣被裝在一個容器當中,在裡面幫你把空調、溫度、溼度都弄得好好的,讓你住一天試看看。你會發現,其實有很多人只要待個幾分鐘、幾小時就覺得受不了了,快要發瘋了。那你想,要一般人的意識在母胎中住十個月,顯然是不可能的!只有剛出生、全新的意識,對母胎外的世界全無所知的新生意識,才有可能待在母胎中十個月。

意識覺知心因為有隔陰之迷,所以每一世都是不相干的;這一世的意識跟上一世不同,跟下一世也不同,每一世的意識都只有存在一世。如果意識是連貫三世的,問題就很麻煩,因為你住在母胎中,會常常想起上一世的見聞覺知還有六塵的覺受經驗,你就無法安住在母胎境界中,一定會急著離開母胎,一天也待不了了。然後終於出生了,經過十天、半個月,把嘴唇的肌肉練習慣了,你一定會開口說:「媽媽!我知道我過去世叫什麼,住在哪裡,有經歷過什麼事情。」那你媽媽會不會嚇壞?「才出生半個月的胎兒就會跟我說話,還知道很多事情,這是不是很恐怖。」你要是這樣的話,才可以說你的意識覺知心是從上一世來到這一世的。可是明明每一個人出生的時候都是笨笨的,什麼都不懂;在母胎中,只知道以往是空曠而不擁擠的,到十月滿足的時候卻是擁擠而且難受,因為受不了了,所以產生某些化學元素讓母體知道要把他生下來。這才有了今世新生的覺知心意識,新意識的感知也只是對簡單六塵境界的了知而已。

由於這一世意識覺知心是新生的,不是從前世來的,所以出生後得要重新學習怎麼生活。如果意識是從上一世轉生過來的,不必修宿命通,每一個人一出生就應該會記得上一世的事情;但事實顯然不是這樣,可見意識不是從上一世來的。既然不能從上一世來,當然這一世的意識就不可能帶到下一世去。也許有人會說:「這只是你的說法,即使意識現實上的觀察是這樣,我還是不信,我只相信聖教。」那好,我們就來說聖教,先不說大乘的聖教,只談最原始的四阿含聖教好了。我們來看看《阿含經》是怎麼說的。

阿含部的經中有記載,有一位荼帝比丘,他一天到晚說:「我們現前這個能覺能知的識,可以去到下一世。」所以他很安心,都不會擔心什麼生死輪迴的痛苦。很多比丘知道他說的是邪見,來跟他談都沒有用,比丘們最後對他強調說:「你把這樣錯誤的見解,說成這是佛陀所說的教法,這樣就是在謗佛,因為你的意思等於在指責佛陀的說法是不如實的。可是佛陀從來沒有這樣說過,佛陀的教法都是說這個意識只有一世,識陰六識都只有一世。」但是荼帝比丘就是不改,他說:「我是親自聽聞佛陀講的,這個識可以去到未來世。」這樣講了三次,後來比丘們去向 佛陀舉發稟告,因為不舉發也是犯戒的。佛陀就叫一位比丘說:「你去告訴他說:世尊叫你來。」荼帝比丘來了,佛就問他:「你有沒有這樣講?」「有!」佛又問:「你說能去到未來世的識,是指哪一個識?」先問清楚,因為他如果說是入胎識那就沒有錯,結果荼帝比丘說:「這個識就是能知、能覺、能作事、能見能聞的識。」原來是識陰。問清楚了,佛就訶責他:「人家已經告訴你:『這個識不可能去到未來世。』那時你就應該要問比丘們:『那我應該如何講才對?』」所以 佛陀訶責他說:「汝愚癡人!」罵他是愚癡的人。然後就問比丘們:「你們聽過我的說法,我是怎麼說的?」比丘們就說:「佛講過了,這個能知能覺的六個識都不能去到未來世。」所以 佛陀又回頭告訴荼帝比丘:「你看!比丘們聽到我講的都是這樣,怎麼你聽到我講的會變成那樣呢?」結果荼帝比丘就不知所措了。

剛才從理證上說明意識只存在一世,不能去到未來世;現在阿含聖教也證明了,意識不能去到下一世。在理證上,如果意識覺知心是從上一世來的,祂才能去到下一世。如果是這樣,那你這一世在母胎中就應該都是清楚分明的,不會有胎昧,也不會有隔陰之迷。當然,在大乘法上還是有別的聖教可以證明這個道理,所講的層面就更廣泛了。既然主張六識論的人只信阿含,又說意識可以往來三世,我們就跟他們專講阿含好了,而阿含裡面正是這樣說的。

這意思就是說,有一些法師把意識細分出來,建立說:意識的細心就是阿賴耶識。說阿賴耶識只是意識細心的別名,沒有真實的第八識。他們不承認有阿賴耶識,只說聖教所說的阿賴耶識是從意識中細分出來的,然而這個從意識中細分出來的心體,自性卻又跟阿賴耶識完全一樣,那不是很荒唐嗎?擺著現成可證的阿賴耶識不去求證,還要發明一個新的意識細心,說祂跟阿賴耶識的體性完全一樣,然後又說祂是不可知、不可證的。放著可知、可證的法不去求證,要去建立另外一個新的、想像創造出來不可知、不可證的細意識,那不是多此一舉嗎?不如直接承認自己確實還沒有證到阿賴耶識,那不就行了?所以,很明顯的,寫作《妙雲集》的法師和六識論的修學者,對如來藏阿賴耶識是完全無知的。不知而強以為知,所以《妙雲集》裡面就出現很多奇怪、想像的佛法,因此說主張六識論的人,他對如來藏是完全不懂的。

勝鬘夫人所說的如來藏到底是什麼法?為什麼說是微妙甚深,又說是一切世間眾生所不能信?要明白如來藏這個實相法界,首先要從現象界的五蘊說起。五蘊是屬於世俗法,也是現象界的法,現象界的法共有十個,分別是六凡法界和四聖法界。六凡法界有地獄、餓鬼、畜生、阿修羅、人和天等六個,四聖法界有聲聞、緣覺、菩薩和佛等四個。六凡法界是屬於迷惑、無明,有生死輪迴的法界;四聖法界則是覺悟、光明,離生死輪迴獲得解脫涅槃的法界。

因為時間的關係,這一個單元我們就先介紹到這裡。

祝福各位菩薩:身心康泰、學法無礙!

阿彌陀佛!


點擊數: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