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蘊與無為匯歸阿賴耶識

第091集
由 正益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今天要講的題目是〈五蘊與無為法都攝歸阿賴耶識〉。

五蘊就是色、受、想、行、識,從色蘊的五根以及意根來說,就是我們一口氣把意根也拉進來,這樣來說這六根法,它們都是不自生、不他生,因為沒有一個法在三界中,它是自己有可以出生他法的能力,也沒有自己可以出生的;如果自己可以出生,那它就是永遠生生不滅,不斷地出生,那就沒有可以滅盡的時候了。

在二乘法裡面,我們可以知道說,實際上這些諸法——十八界的法,乃至於五蘊,乃至於種種,這些都是可以滅的。所以有阿羅漢,阿羅漢可以滅盡十八界,十八界這裡面就有六根、六塵、六識。所以從色蘊五根來說,當第八識祂入胎以後,祂就可以讓名色來增長。所以從阿含的聖教裡面就有講:名色之外是有一個識可以入胎的。那我們也知道說,這個識絕對不是名色裡面的六識,不然它就不用說,叫作名色可以藉由祂來生長;乃至於在《阿含經》裡面說祂是「名色習」,也就是說這個識是透過名色中間,而不斷地運行種種的過程,然後把過往的習氣、熏染,藉由第八識的種子流注,最後再繼續成就這一世的名色。

那意根祂是本來就剎那剎那生滅,所以祂和這一世五根稍有不同。不過,不論如何祂們都不是自己能夠出生的法,所以有了這樣的名色和這個識,就構成了我們現在的世界,然後眾生有情不斷地出生。因為這第八識也會出生我們外界的器世間。所以從這樣來看,色蘊的這個五根、五根身,我們可以知道,這識和名色是同處存在的——所以就像是三把束起來的蘆草,它們必須要所依在一起;而這個識所以會緣名色,不是因為這個識祂一定要靠名色才能夠存在,不是如此!是說這一個識,祂在世間的種種,實際上是以這些諸法作為一個緣起,祂並不是把諸法當作祂的所生法,因為第八識祂是無生之法,所以祂沒有前面的因。所以沒有前面的因,才會說到這個識的探討就結止了,因為祂往前更沒有諸法了;可是這個識,祂要在三界中能出生萬法,祂要有一個俱有依,俱有依就是說:要有意根末那一直存在,這樣祂才能夠發動種種的功能體性,讓這個種子不斷地流注,來直接、間接、輾轉出生萬法。

這俱有依是怎麼說的呢?我們來看經論上怎麼說。《成唯識論》:【阿賴耶識俱有所依,亦但一種,謂第七識,彼識若無,定不轉故。】(《成唯識論》卷4)也就是說,這個第七識,這個末那識,這個意根,祂是作為現識,讓一切現行發動的一個根本,而並不是一般人以為的意識心。這意根的執取,所以眾生會在三界中不斷地流連生死,等到他接觸到二乘法知道說,可以不用一直根據這虛妄的意根末那的執取,然後只要我將我見斷除——因為三界諸法裡面,並沒有真正的常住不壞的真實我。所以常住不壞的我,這就是世間錯謬的常見;那也不是因為這樣而產生了斷見,為什麼呢?因為不是說阿羅漢入滅就一切無有,還是有一個本際,還是有一個涅槃,這個涅槃裡面的實際雖然不清楚,但聽 佛說有這樣的涅槃,所以證得阿羅漢以後,就可以將自己最後的一切全部捨盡,捨盡以後就只剩下這個涅槃境界,因此這個就是二乘涅槃。

我們再說如何是因、如何是緣呢?《成唯識論》說:【親生諸法,故名為因;……與一切法等為依止,故名為緣。】(《成唯識論》卷3)所以第八識,祂出生了一切諸法,一切諸法實際上都是祂出生的,所以就親自出生了諸法,祂是一切諸法的根本因;然後緣,就是一切諸法要以第八識來作依止才能夠存在。所以,我們看到這樣的根本,就是讓我們知道說:確實萬法就是由這第八識來出生的,有了這第八識,才會有種種的諸法。而這第八識在因地就是阿賴耶識,所以一切的名色都是在祂之下而產生的。

所以回到色蘊,如果是五根乃至於外界的五塵、器世間,也是祂所出生的,阿羅漢對於外五塵,他並不清楚到底是不是實有,所以說他所看見的、可以滅掉的,實際上是他的「內相分」。我們現在透過現代的生理學,可以知道說人們所見到的,都是透過神經系統這樣的傳遞,然後最後在腦部形成影像,這個就是我們說的內相分。所以實際上這樣的五塵,也是可以把它滅掉的,以及法處所攝色,這個意識所產生的種種的法塵,然後透過這些所進來這五塵相,在它之上的一些法塵。譬如說:你現在看到一些文字,那文字本身它只是一些色彩,可是透過意識你就可以知道,這有些形狀,這形狀就是意識才能夠了別;實際上色跟色之間並沒有再去畫一條線,然後意識又可以繼續了別,根據這樣的形狀來說,這是一個文字,這也是意識所了別;而且意識還可以繼續了別說,這個文字是中文,所以祂就可以根據這樣來作到了別法塵,而不會只有在簡單的五塵;包括五塵的細相,這顏色到底亮有多亮、紅有多紅、黃有多黃,這樣的差別的這些辨識種種,都還是要透過意識來了別。

所以我們現在知道,既然這個法,祂是歸於名、色之中,那就當然是阿賴耶識所出生的,包括受、想。我們現在對於境界所有的感受,不論是痛苦、快樂,還有不苦不樂的受,這樣的三受,乃至於五受,同樣都是來自於阿賴耶識。因為這些都是六識的心所法,心所法的種子流注,就能夠讓六識知道是什麼樣的受;好!那接下來還有想,「想蘊」這個想是針對六塵的想,根據所得到的這個六塵,所了知的六塵,起了種種想;又因為這樣種種的思決定以後,從身口意產生了種種的「行蘊」。這些都告訴我們,受想行識還有包括色蘊,全部都不離阿賴耶識,因為一切都是名色所攝,而與名色同俱的,就是這個第八識,就是這個阿賴耶識。所以眾生會生起無量無邊的煩惱,在生死輪轉,沒有辦法得證三乘菩提。

我們再繼續看到,如果以無為法來說,真如無為一樣是要由第八識來顯示的。在經典裡面就提到,阿賴耶識本來祂就是一個真如,為什麼這樣說呢?因為祂不觸六塵,所以不論我們意識心覺得痛苦、憂傷、起種種想,祂都不在那些念裡面,對這個六塵念起種種想;我們會對六塵念起種種想,可是阿賴耶識祂不會,所以祂對於六塵念這個想是與意識心前五識分離的;第八識將這個功能等於是給了前六識,所以第八識沒有見聞覺知。

所以我們現在回到真如,真如祂實際上就是一個清淨法界,祂有真實如如的體性——真實存在而且如如不動;在這種情況下,當七識心王祂呈現出來純無漏有為法的時候,祂不斷地在清淨的過程中,最後滿足三大阿僧祇劫這樣的修學,所以一切相應於第八識存在的七識心王種子以及心所法,全部都清淨以後,這時候八識心王,就整體呈現出究竟清淨的一個法界境界。在這種情況下就會讓真正智慧開顯,就會轉識成智,所以就一切種智成就可以成佛。所以這都是屬於這因地而來的這個第八識,因為因地的第八識,祂可以有種種名字;祂可以是種子識,種子識是可以通一切地,因為第八識永遠含藏了種子。

阿賴耶識祂本來能藏、所藏以外,祂偏重於執藏,因為這樣執藏的心性,就會起了種種的染汙;所以透過修學以後,在第二大阿僧祇劫以後,將這煩惱障的習氣斷除了,因此就把祂改名叫作異熟識。實際上異熟識是通一切地的,除了佛地以外,佛地就再稱為無垢識,因為那時候就等於八識心王一切清淨了——因為七識心王的一切染汙的種子都已經清淨,就是無漏有為法全部都不再受熏了,它們只會自動的依這個境界,依佛攝受眾生而流注出來,不會再有所變異。所以變異的現象就會消失了,消失了我們就稱這樣的變易生死就不存在了,種子就固定了,就不會再有這樣的生死,所以二種生死以及一切的無明都斷除了。所以每斷一分無始無明的上煩惱,就讓這樣的智慧不斷地增長,最後智慧圓滿,就是一切種智的完成。所以這樣清淨的真如有無為法、也有有為法,這些都是因為因地的時候這阿賴耶識的清淨性,祂的真實性,祂的如如不動性,所以從因地就有真如。

而真如以外,祂的體性有阿賴耶識性,所以我們有時候稱為阿賴耶性,這樣執藏性可以透過前述所說的這些修學予以斷除;因此有的經論就會寫說,這叫作滅阿賴耶,甚至也會寫滅、斷種種。在這種情況下,不要誤會了,實際上這第八識還是第八識,祂的心體既然沒有生滅,祂就是如來藏,何以消失呢?是從不消失的!所以在從不消失的過程中,我們就可以知道,祂有祂自己的體性的無為法,從來清淨沒有染汙,沒有辦法受到三界諸法來予以汙染。

我們來看經典上怎麼說,《入楞伽經》:【阿梨耶識名如來藏】(《入楞伽經》卷8)這意思就是說:阿賴耶識就是如來藏。所以不應當把阿賴耶識與如來藏切割,實際上祂們就是同指一個心地,也就是說這就是第八識。那我們再看《大乘入楞伽經》:【顯示阿賴耶,殊勝之藏識;離於能所取,我說為真如。】(《大乘入楞伽經》卷6)也就是說阿賴耶識,根據祂直譯的話—直譯祂的意思的話—就是藏識;因為祂有能藏、所藏,還有我愛執藏這樣的意思。那祂本身就是真如,也就是說真如、如來藏、阿賴耶識、第八識,祂是同一個心體,不是因為有別的法來介入,然後把這幾個法再切開;或者是說,以為大乘經典是這邊說另外一個法,或是說此地方說的法和那個不一樣。不!都一樣!只是說從不同的角度、面向來說祂。

我們再看經典,《大寶積經》說:【如是法身不離煩惱,名如來藏。】(《大寶積經》卷119)從《大寶積經》也可以知道,如來藏就是法身。眾生要出生的法身慧命,實際上就是親證第八識,就是眾生因地的阿賴耶識,就是眾生這個真如——祂就是法身,所以法身慧命才得以出生。所以經典所說的從來是一致的,不是這邊的經典和那邊經典是不同的,不當錯會了大乘法。

我們再來看《大般若波羅蜜多經》:【真如雖生諸法,而真如不生,是名法身。】(《大般若波羅蜜多經》卷569)意思是說:有的人會誤會真如祂是無為的、沒有作用的,可是從第二轉法輪的經典,就說真如是可以出生諸法的,不是沒有作用的。真如祂出生萬法、出生諸法,祂是諸法的根本因,因此這和如來藏出生萬法是一致的,和阿賴耶識能出生萬法是一致的。那為什麼有人喜歡真如而排斥阿賴耶呢?應該說排斥阿賴耶識,所以這樣的見解是不對的。雖然阿賴耶識祂本身清淨,可是祂含藏有染汙的種子,可是祂並沒有因為這樣而讓自己的心體染汙,因為第八識畢竟不同於七識心王,所以我們看到這裡就可以知道:原來佛法都是一貫的,並沒有獨立來特別說誰是誰,然後不斷地作切割。

實際上,我們現在都可以知道:真如,你就可以稱為第八識。然後真如有一個說法,實際上因為我們要轉依真如,所以我們要轉依真如性,所以真如也是指體性,所以在《成唯識論》有說:「真如亦是識之實性。」(《成唯識論》卷10)就是說祂是第八識的一個真實性。這樣我們就可以作一個會通:實際上真如有時候指的是體性,有時候指的是第八識心體,這樣並不妨礙我們對於法的認知;就像是我們知道阿賴耶識就是第八識,然後我們可以知道阿賴耶識有阿賴耶性,阿賴耶性是可以滅掉的,即使說有經論寫滅阿賴耶識,那就代表說,他把阿賴耶識的這種體性滅掉了,並不是他可以滅掉第八識的心體。所以透過這樣理解,我們就可以知道:這法都是從來一貫的。

我們繼續來看經論,《入楞伽經》:【大慧!我亦如是,於娑婆世界中,三阿僧祇百千名號,凡夫雖說,而不知是如來異名。】(《入楞伽經》卷6)所以,不論是從佛地的無量功德,或是因地的許許多多出生萬法的功德,眾生在這過程中,不論你怎麼稱呼,實際上一定要有一個心體,這個心體祂本身是自性清淨的,可是祂卻可以出生萬法。如果沒有這樣的心體,那一切諸法(三界中的諸法)既然不自生、不他生、不自他生,那就變成無因生了嘛!因為沒有這個心體為因,難道是物質自己出生物質?這樣也會違背不自生、不他生。所以不論怎麼說,這真實心體祂是存在的,不論如何去扭曲,或是嘗試用意識細心來掩蓋,這樣都是不對的。因為名色之法,實際上諸法都是由祂所出生的。所以整個五蘊、無為法,以及佛地的一切諸法,都是由我們這時候的阿賴耶識心體,以後成佛稱為無垢識,這樣的心體來完成的,所以這才是佛法的真諦。

好!我們今天就講到這裡。

阿彌陀佛!


點擊數:4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