勝鬘經緣起(二)

第003集
由 正偉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歡迎各位菩薩繼續收看我們正覺教團所錄製的三乘菩提系列節目。接下來這一系列節目的標題是《三乘菩提之勝鬘經講記》。我們所錄製的這一個內容,是宋.中印度三藏求那跋陀羅所翻譯的《勝鬘師子吼一乘大方便方廣經》,來講解這一部勝妙的大乘經典。當中的經文內容,透過我們的節目講解,來讓大家可以更為深入地瞭解,佛經當中勝妙的智慧、知見。

我們建議各位菩薩在觀看我們節目的同時,可以一併參考由 平實導師所著作的《勝鬘經講記》,這樣一起來瞭解這部經當中的勝妙法義,大家這樣同步學習,會對於各位菩薩在佛法正知見的熏習以及吸收上面,會有更為深入的認識以及體會。

而平實導師《勝鬘經講記》這一套書,是由正智出版社所印行的,總共是有六冊。各位觀眾菩薩可以在各大書局或者是網路書局,來請購這一套書來一併閱讀。這樣配合我們節目的課程進度來一起的學習,我認為這樣對於您邁向實證佛法的內涵,而建立完整的正知見,將會有更大的幫助。

好!這個前提我們說過以後,我們今天要進入到第一章,也就是〈如來真實義功德章〉,依據這一章來說明這部經的勝妙法理內涵。經文是這樣記載的:【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波斯匿王及末利夫人信法未久,共相謂言:「勝鬘夫人是我之女,聰慧利根通敏易悟,若見佛者必速解法,心得無疑。宜時遣信,發其道意。」夫人白言:「今正是時。」王及夫人與勝鬘書,略讚如來無量功德;即遣內人名旃提羅,使人奉書,至阿踰闍國,入其宮內敬授勝鬘。勝鬘得書,歡喜頂受讀誦受持,生希有心,向旃提羅而說偈言:「我聞佛音聲,世所未曾有;所言真實者,應當修供養。仰惟佛世尊,普為世間出;亦應垂哀愍,必令我得見。」】(《勝鬘獅子吼一乘大方便方廣經》)

經文恭讀完畢,我們開始來說明,第一段說「如是我聞」,這是依據聞法者所知來說明這一部經,這個是屬於證信的部分,取證這部經典的真實性,讓人家可以信受,因此而說「這部經是我親自聽聞的」。當然,如是我聞四個字,古今已經有很多的人來詳細地講解過了,因此我們這裡就不在這個上面而多作說明,就直接進入經文來講解說明。

「一時」,這是說在這個時候,並不是說明它是什麼王朝或者什麼年代等等;因為聞法者並不是只有人類而已,在場的同時也有諸天的天人,也有鬼道的眾生,以及神道的阿修羅、夜叉等等,他們都參與了這個殊勝的法會,而同一時間來聽聞 佛陀說法,而且在不同的業道以及不同的世界,當然不是用同一種計時的方式來定位;既然也有他方來的菩薩同時在聽聞 佛陀說法,我們總不能夠說「現在是釋迦牟尼佛第十三年、第二十五年或者第四十五年」等等的這種說法,因為這個時候在別的佛世界也有不同的年代定位;所以經典上通常都不講年代,而只是說「當時」,或者說在那個時候。

因此,當時 釋迦牟尼佛住在舍衛國的祇樹給孤獨園之中,這個時候波斯匿王以及他的夫人(也就是鬘夫人),他們信受佛法還不是很久,因此他們互相說:「勝鬘夫人是我們的女兒,她是很聰明、很有智慧的;她的根性也是很利根的,因此對於種種的法能夠通達;而且她的思惟也是非常敏銳的,也很容易悟入種種的法。如果她能夠有因緣可以親自去面見佛陀的話,那一定可以迅速地來證解佛法,而心中沒有疑惑。我們現在就應該派人送書信去給她,告訴她佛陀的上妙殊勝的地方在哪裡,這樣就可以發起勝鬘夫人她修道的心意。」

所以經文當中提到的波斯匿王,這位「波斯匿王」是音譯,意思叫作什麼,叫作「勝軍之王」,也就是說勝利的軍隊之王。而末利夫人其實就是鬘夫人,這個末利夫人本來是大明長者家中的一個婢女,她不是屬於貴族種性的。在古印度那個時代,她本來是不可能嫁給國王的,但是有一天大明長者宴請波斯匿王的時候,而大明長者特地就派遣了這位婢女來專門服侍波斯匿王。在那一天,波斯匿王只要動個念想要吃某一樣食物的時候,他的眼睛才剛剛看一下而已,那時候只有婢女身分的末利夫人,她立刻就察覺到了,表示她非常的聰敏、觀察力很好,因此她隨即就幫波斯匿王送上去他想要的食物。因此,每一次只要波斯匿王想要作什麼,末利夫人她就能夠觀察出來而隨即就為波斯匿王作好;所以波斯匿王就非常喜歡她,因此就開口向大明長者要求,把這位末利婢女送給他作夫人。所以這個典故的樣子,很像我們現在電影《麻雀變鳳凰》當中的情形,可以說是古代版的麻雀變鳳凰。

但是,為什麼末利夫人她能夠這樣作呢?這個意思也就是表示說:她是一個很有智慧而且善解人意的菩薩,所以她最後就成功地成為波斯匿王的大夫人。而勝鬘夫人則是他們所生的女兒。因此,有這樣的父親與母親,就能夠有這樣優秀的女兒,能夠為我們講出這部殊勝的經典。經文有提到,波斯匿王把他的意思表明了,而末利夫人(也就是鬘夫人)就回答波斯匿王說:「現在正是寫信的時候。」意思就是說,應該要趕快寫信去引發勝鬘夫人她修道的心意,所以波斯匿王以及鬘夫人(就是末利夫人)就寫了一封信給了勝鬘夫人,信中大略地讚歎了 釋迦牟尼佛的無量功德。寫好以後就派遣了宮中的太監──也就是內人(古時候太監是內宮使用之人,所以在這裡被稱為內人。因此以後各位男眾菩薩,當您稱呼您太太的時候,那就不應該叫太太為內人,因為內人在這裡其實就是太監的意思;以後改個名稱叫作同修可能是會比較好,不要叫作內人)。

好,我們回到經文當中來繼續說明,這個內人太監,他的名字叫旃提羅;這位旃提羅他受命而成為寄送書信的一個使者,他把這一封書信很恭敬地帶著,來到了阿踰闍國來交給了勝鬘夫人。這裡我們把這個闍字讀作「督」而不叫作「奢」,是因為這個闍字,其實它的本義是一個高臺。阿踰闍的意思按照意思來翻譯的話,叫作不可克,也就是沒有辦法可以攻克的意思。因為這個城的城牆上面處處都有高臺,建築得非常的高,所以別國的軍隊都打不進去,是不能攻克的,所以叫作阿踰闍。都是因為它的城牆有高臺而不可以攻克,所以這個國家就依據首都的城名而建立名稱叫阿踰闍國,叫作不可攻克的國家。

這個使者旃提羅到了阿踰闍國,他就進入了皇宮之中(他並沒有經過一些婉轉的過程,譬如稟報、通報等等的手續。因為勝鬘夫人的丈夫是波斯匿王的女婿,而這個阿踰闍國也是在波斯匿王管轄的範圍之內,是大國當中的小國;所以這位使者不必經由通報,而直接就可以進入到宮中去面見勝鬘夫人),這個旃提羅他就把波斯匿王以及末利夫人的書信,很恭敬地呈上給了勝鬘夫人。勝鬘夫人她得到了父母的家書以後,就非常歡喜地捧過頭頂來受持。這個行為是一個恭敬心的表現,不但是在王宮如此,在世間人的家中,如果接到父母的來信的時候,也應該是要如此地來恭敬。

所以將來各位觀眾菩薩,我們未來在面見 彌勒尊佛的時候,彌勒尊佛成佛的時候,在 彌勒尊佛座下,將會親自地去面謁 彌勒尊佛,那個時候我們要懂得這個規矩,將來 彌勒尊佛傳授給我們任何的事物或者法要的時候,我們接過來的時候都要伸出雙手,過頂而接;不可以像面對平常人一樣伸手就去拿,也不可以只是兩手平直地這樣拿過來。面見諸佛的時候,得要雙手過頂而這樣接過來,所以對諸佛都應該要以這樣的恭敬心的規矩來作。勝鬘夫人也是這樣的作,她接過家書的時候,乃是高舉過頭頂而接過來的,這叫作「頂受」。

勝鬘夫人她打開書信來讀誦以後,就立刻信受而加以實行了。然後她的心中生起了非常稀有的想法,就向這個旃提羅說了一首偈,是這樣子的:「聽聞到佛陀這個名字的音聲,我認為是世間所不曾聽聞過的音聲。假使這書信中所說的,釋迦牟尼佛的功德是真實不虛的話,那麼我今天對您旃提羅就應該給予供養;因為如果不是你旃提羅送這個家書來到這裡,我還不知道世間有佛陀,也不知道佛陀的功德是如此的殊勝、微妙、廣大。所以如果書信中所說的佛陀真實有這樣的功德,我應該因為你特地為我送來這封信,而對你作供養。」本來旃提羅只是一個下人而已,他只是一個送書信的太監,只是一個送書信的使者而已,但是勝鬘夫人她是波斯匿王的公主,按照一般世間的常理來說,勝鬘夫人應該是說「頒賜」財物給旃提羅才對,而不應該叫作「供養」;但是勝鬘夫人因為她認為這封信對於自己來說確實是太重要了,她將會由於這個因緣而對自己產生很大的功德,所以她反而對旃提羅生起了恭敬心;只因為他送了這封信來,使得她瞭解 佛陀的功德,所以她應當要對這位使者來修行供養。供養是用修的,而不是用頒賜的,所以顯然勝鬘夫人她對於這個因緣,她是非常非常的重視。

而勝鬘夫人對於旃提羅的心意表達過了以後,然後轉而面對 佛陀的方向,用很恭敬的心態及作法來說:「仰惟佛世尊,普為世間出。」這個白話的意思是說:「我仰望一切人中就只有佛陀世尊,才能夠普遍地為一切眾生而出現於世間。」為什麼勝鬘夫人要這樣說呢?「仰」這個字,當然就是仰望的意思;「惟」這個字,就是讚歎說只有 佛世尊一個人能夠如此,才能稱為惟。而只有 釋迦牟尼佛才肯普遍地為眾生出現在這一個五濁惡世的這樣的人間,所以 佛陀出現在人間,並不是單單只為了一類人而已,而是佛陀乃是要普遍地為所有的人來示現在人間,說法利益眾生。如果只是天神的話,天神他出現在人間也只是為了某一類人,並不是為了所有的眾生而來示現於人間的。然而 佛陀出現在人間並不是如同天神這樣,佛陀出現在人間則是為了所有的眾生。

可是,勝鬘夫人她說這句話,必定是要有所本的,她是不能空口白話而說的。因此我們就來看看,佛陀是不是真的是為了所有的眾生來示現在人間的。釋迦牟尼佛來人間示現,最後講了成佛之道,也就是大乘方廣的經典。在這之前,佛陀宣講了般若系的經典,因此度了許多的菩薩進入到三賢位之中;而在宣講般若經典的般若期之前,佛陀則是開示了很多阿含部的經典,這當中的內涵是包含了有緣覺法、也有聲聞法,因此度了許多的眾生來證得解脫道的實證,因此讓他們可以有出離三界生死的能力,解脫於三界輪迴生死的繫縛。

可是 佛陀不但如此宣講了三乘菩提的內涵,同時 佛陀也在阿含期當中,也還宣說了人天善法,宣說了天乘之法:也就是教導眾生們如何地去持五戒而行十善,眾生如果依照 佛陀聖教的修行這些天乘之法,有修的人,他捨壽以後就可以往生到欲界天;佛陀也教導眾生修習禪定的法要,眾生如果修習禪定,就可以往生色界天、無色界天。

這個五戒、十善以及禪定的法要,都是屬於天乘之法。佛陀也同時對於眾生開示說明如何保住人身的法,也就是說要持五戒不犯,而且不去傷害眾生,這樣就可以保護一切的眾生,而使得這些眾生得以保住人身,這是屬於人乘之法。所以,佛陀對於一般人,對於想生天的人,對於想修解脫道二乘法的人,對於菩薩乃至最後如何成就佛道,對於這些菩薩,這當中的每一個部分的法要,佛陀全部都為大家說明了,都為大家詳細地宣說了,所以 佛陀真的是普遍為一切眾生而出現於世間。因此勝鬘夫人就開口請求遙遠的 佛陀說:「亦應垂哀愍,必令我得見。」這個意思就是說:「既然佛陀您是普遍地為世間一切眾生而出現在人間,那佛陀您也應該垂下您哀愍之心,讓我勝鬘也可以親自地看見您。」

各位觀眾菩薩:你看到這裡的經文開示,發現勝鬘夫人,她也很勇敢地請求佛陀來示現,讓她能夠得見 佛陀的聖容。但是各位觀眾菩薩,您是否有想過,為什麼勝鬘夫人她敢這樣地來請求來見 佛陀呢?這當中當然有原因存在的,答案就在下一段經文當中開示,我們看下一段經文就可以知道。

但是今天因為時間的關係,今天的節目時間已經到了,這個部分的內容,我們將會在下一堂的課程當中,為大家詳細地來說明,當中非常勝妙、殊勝的道理,歡迎各位觀眾菩薩屆時能夠準時來收看我們的節目,我們將會為大家說明當中的道理,大家因為這樣的熏習而可以在道業上能夠建立正知見,進而能夠修行,讓自己更為進步,謝謝大家的觀看。

阿彌陀佛!


點擊數:1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