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性、有性、如來藏(四)

第16集
由正潔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歡迎繼續收看「三乘菩提之入門起信」,我們這個系列主要在演說如來藏的空性跟有性。雖然說它是相應於 平實導師所寫作的《起信論講記》第四輯161頁左右到200頁所說的、實叉難陀三藏所翻譯的《大乘起信論》卷2的卷首的五種人我見,我們主要的只是在演說第一類的錯誤的執著,以真如法身同於虛空,而不瞭解猶如虛空的意思,其實就是不是虛空。就像是你猶如我的父親,那表示你絕對不是我的父親。這虛空外道的破斥,我們之前幾個單元講過了,乃至我們上個單元,所直接針對要來法義辨正清楚的是所謂的「畢竟空」——離開如來藏第八識,不承認三自性當中的圓成實性心這一個真實心(這個具足有性、空性,畢竟空、勝義有一紙兩面,同樣只是一心出生萬法的這樣一個中道心),離開這一個圓成實性心,而來說佛法的真實義就只是緣起性空。那麼我們剛剛上一個單元已經說過了,這樣子的六識論者的緣起性空,它其實就是斷滅空,因為這樣的緣起性空,諸法都是因緣而生、因緣而滅,諸法都沒有它真實自性,沒有它自己常恆不變的自性。所謂的緣起、性空,它其實講的道理,不外就是世俗人根本不需要修學佛法就知道的無常。既然諸法無常就是佛法真實的道理,那佛法還有什麼殊勝可貴之處呢?這也難怪這幾十年來,台灣的佛法乃至包括對岸大陸的佛法,都是淪陷在這一個世俗化的狀況。

好,那我們回到上個單元最後講到的四生偈,那既然諸法就是五蘊、十二處、十八界,我們引用十八界——六根、六塵、六識——來解說這一個自生、他生、共生跟無因生。我們說諸法既然它的範圍不超過十八界,那這十八界當中每一法能夠自己出生自己嗎?很顯然地,不行!那既然自己不能出生自己,自生不可能,那他生可能嗎?十八界當中任何一法十八分之一,可能由十八分之十七其他的某一個法再出生它嗎?只要您稍微有一點邏輯概念,您就知道了,既然在第一個層次不自生,就已經破除十八分之一、十八分之一、十八分之一、十八分之一……,加起來十八分之十八全部的諸法,沒有一法能夠出生自己,那怎麼可能在不自生的第一個層次被出生的法,自己不是恆常、常住,都是生滅之法、無根無因之法,沒有辦法有真實功能體性的法,祂卻能夠來出生其他的法,而成為十八界當中某一法出生的因呢?

如果能夠他生的話,那自生根本在邏輯上就錯誤了。自他都不能夠出生,不管是自己或說自法或他法都不能出生,零加零一樣是等於零,生滅法加生滅法一樣等於生滅法,那自他和合共同來出生,這第三個層次的共生當然一樣是不可能。問題是,既然諸法出生的原因分成兩大類:有因而生、無因而生。有因而生(自生、他生、共生),無因而生就是無因生,不外乎這四種出生的方法。前面三個有因而生已經破斥了,可是最後 龍樹菩薩很清楚的又告訴我們也不是無因而生,那這是告訴我們什麼呢?必定有一法,能夠出生這一些諸法(十八界法)。所以不承認有一個真實心如來藏第八識,離於這個五蘊十八界,不在這五蘊十八界的範疇內,有這樣一個真實心能夠出生五蘊十八界,這樣子的一個六識論者的緣起性空,它必定其實等同於斷滅空。

可是這一個法師他是如何來圓成自己的一個謊話或者邪知見呢?他也說:我這是在講中道啊!因為 龍樹菩薩三論——《中論》、《百論》乃至《大智度論》,或是說有時候是講《十二門論》,他在講的不外就是中道啊,講畢竟空。可是我們這個空不是斷滅空,我們也是空有不二,他是如何說空呢?他說諸法不自生亦不從他生,那這一個諸法不是自生、他生、共生,所以是空。可是諸法又不是無因而生,所以是有。他這樣子的用顛倒知見,套進去他的緣起性空,六識論者的緣起性空,而說他這樣六識論緣起性空是空有不二,他是如何來圓成這樣子的謊話呢?因為諸法是緣起,緣起之法它本身都是空,因為它自性本空,所以他的空是因為諸法沒有真實的自性,諸法都不常住;那他如何來說是有呢?因為諸法還會不斷的緣起,所以他的性空是空,他的緣起是有;所以他說:他的六識論的緣起性空,一樣是空有不二。問題就出在於他的緣起不正是 龍樹菩薩所破斥的嗎?

因為諸法如果要因緣而起,它必定只有自生、他生、共生、有因而生,那有因而生,才來說這個諸法有不斷的因緣生、因緣滅。就好像說海浪不斷的生起,你卻不承認說,背後有一個這樣子的空性、有性同時具足的這樣子一個海浪本體真實心,你卻在海浪上面,十八界(十八個海浪),你既不承認它是真實法,因為你說它都是緣起之法,它沒有自性,沒有自性所以是空,可是你說這個海浪它會不斷的生起,生起之後還會不斷的生起,永遠會不斷的生起,只要沒有解脫輪迴,所以它還是有,所以空有不二。那很簡單的,菩薩們就以這個海浪跟大海本體,這樣的影像的一個譬喻,您就可以很清楚知道他所講的,不外乎就是這個生滅現象界。

如果引用我們剛剛那一張紙的例子,他不過就是在講到這一個有面,從來沒有講到空,講到這個有,當然是世俗的有。我們剛說過了,如來藏祂的空性有性,您都必須要在這一個三界的這樣子的夢裡明明有六趣,空相、有相具足,五蘊十八界具足,依他起、圓成實,而在這邊去講空性跟有性,那這個空性跟有性,我們事實上是依於我們現在的所證所知,我們方便把祂說這一邊是空、這一邊是有,為什麼?因為這個十八界裡面找不到這個真實心,必須要您在十八界上面先斷除掉這個遍計執,在這個相上面先不取相執著,先離開四相,依這樣的公案禪的方式,譬如說禪宗的法門來證真如,證得依他起性上面來告訴我們有一個圓成實性心,雖然這個意識的一念相應慧,所證知的不是真實的那一個無形、無相、無所住的如來藏本體。因為意識連眼識都看不到,意識連耳識都沒有辦法看到;意識這一個生滅心既然連生滅妄心都看不到,怎麼可能你一念慧相應的時候,你能夠講說你所相應的是那個如來藏這個真實心呢?

您在一念慧相應的時候,您只是依於這樣的五蘊運作當中,您證知了有這個如來藏真實存在。換句話說,您從來沒有看到這一個真實的皇帝,八識心王裡面真正至高無上的、出生一切法的這一個王。您所看到的只是這個心王,在五蘊、十二處、十八界當中運作產生的真實性、如如性,讓您能夠證知祂的空性跟有性。換句話說,您只是看到了聖旨,可是因為這個聖旨是十八界當中,您在之前斷身見我見當中,您就已經了知了十八界生滅萬法祂的功能範圍,乃至已經不錯誤的認知祂能夠出生一法,因為祂都是自性本空,都是緣起之法,在斷了身見我見之後,依於這樣子的禪宗的方式來講的話,那您證悟了在五蘊、十二處運作當中別有一法,其實就是 龍樹菩薩四生偈裡面的無因生,這個無因是指在十八界裡面您找不到原因;當然是暗指就是有一個在遍計執、依他起之外的圓成實性心,就是這一張紙的背面。祂那樣子一個中道心,特別強調祂的有性能夠出生萬法;可是這樣子的有性空性的同時證得,所謂禪宗的證真如,就如我們剛剛講的,您絶對不可以錯誤的以為,如來藏就是這一個我所證的意識所了知的對象,如來藏不是意識所了知分別的對象,您在明心證悟的時候,你的一念慧相應,嚴格講只一樣是屬於清淨法塵境界,你所知所見只是一個如來藏在五蘊當中,依於這個真如行相而挾帶而起的一個法,這個法我們方便把祂說是皇帝所發的聖旨。

為什麼說皇帝所發的聖旨呢?因為祂不是十八界任何一法所能夠出生,所能夠偽造出來這個聖旨;可是聖旨畢竟不是第八識心王本身。這個心王,我們有時候在禪宗公案,有一句話叫作太尊貴生,金鑾寶殿,皇帝是深隱在宮內的,您永遠看不到祂。可是因為您斷身見我見了,所以您在五蘊十八界依他起性的運作上當中,您能夠離開遍計執而證知這一個清淨分的,淨分的依他起就是圓成實性心的一個顯現。那這邊的話,簡單的要把這一個比較特殊的法義,簡單的為菩薩們陳述。回來我們剛剛所說的四生偈,我們剛剛簡單的一個演說,很清楚的就告訴了我們,不只是第一種的虛空外道是錯誤的,把這樣虛空執著為法身,以為這個十八界沒有一法,沒有一個波浪能夠離開大海本體而出生,而這波浪的本體都是真如性,就如同大海的本體也是水性、真如性一樣。

既然這個真如性是遍十八界,我們是依於這樣子而說真如無為、虛空無為,以這樣子而說真如心、如來藏、涅槃心,這個無為自在心猶如虛空,可是猶如虛空,絶對不等於祂在這一個生滅現象界,所顯現出來的有色法跟依有色法而顯現出來的虛空相、空相。虛空是空相,空相是依有相而建立,沒有有相,您根本無從去認知何謂空相,沒有一個我,就沒有一個我所取的一個虛空、一個空相,沒有一個虛空旁邊的一個似物質色法相,就沒有一個虛空相。把這樣的空性心,把祂等同於空相,那是完全一個錯誤的認知。而物理學現在所說的這些暗物質、暗能量,那畢竟還不是從這一個本來無一物、什麼都沒有的一個假施設法——所謂色邊色的虛空能夠出生。那如果這樣子可以說,這樣的虛空能夠出生萬法,那豈不是像天人的化生,他也是無因而生嗎?難道虛空會莫名其妙,就讓這一個欲界天的天人或是色界的天人而化生,突然就變化出來嗎?那難道是這個虛空裡能夠儲藏這個有情眾生,應該化生成為天人這樣子的一個業種嗎?有任何一個有情眾生,有任何一個修學佛法的人,看過虛空能夠儲存業種嗎?這是非常不如理的一個說法。

那第二種,《大乘起信論》卷下,前面的這一個五種邪說當中的第二種,所謂的執著以六識論者而來說緣起性空,而來錯誤的演說 龍樹菩薩依中道心而說的四生偈,這樣子的一個一切法皆空、斷滅空,我們也是依於剛剛的這樣子的一個演說,已經作了一個清楚的破斥。那在這一邊的話,既然我們對於這一個空性、有性都是如來藏,依於這一個如來藏而來演說祂的無漏無為性、無漏有為性,我們這裡無妨順便再提到一些相關的部分,那要瞭解這一點的話,很簡單,我們還是回到佛法的根本,佛法當中 佛告訴我們,生滅法、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不外於五蘊、十二處、十八界。

換句話說,生滅法不可能有第十九界,那以十八界來論,十八界當中六根、六塵、六識有沒有哪一法是如來藏呢?十八界(六根、六塵、六識)當中有沒有哪一法是阿賴耶識呢?可是不管是哪一部經論講到如來藏的、講到阿賴耶識的、講到兩個名相都同時講到的,我們都可以很清楚的知道,譬如經論說:【如來之藏,是善不善因,能遍興造一切趣生。】(《楞伽阿跋多羅寶經》卷4)有些經或是有些論也有講到,譬如說 玄奘大師所造的《八識規矩頌》,第八識阿賴耶識祂能夠「受熏持種根身器」,能夠出生十八界。既然生滅法依於 佛所說的,不管是三轉法輪的哪一乘的經典,都很清楚的可以告訴我們沒有第十九界,而剛剛引用四生偈也說過了,十八界的法沒有一法能夠自生,更不用說能夠出生其他的法。

可是阿賴耶識明明就能夠出生六根、六塵、六識,佛法經論裡面也說,如來藏能夠出生其他的生滅法,生滅法只有十八界,阿賴耶識能出生十八界,是不生不滅法,因為祂不在生滅法範疇,如來藏能出生萬法,祂也不在十八界的範疇。如果阿賴耶識跟如來藏不是同一個,那就變成不生不滅法應該要有兩個了,而這顯然有很大的過失。因為一個法之所以是不生不滅法,祂必定是空性心,您不可能在這一個法上面,找到屬於祂所出生的十八界的生滅法的體性;換句話說,祂不可能是數量之法,祂不可能在時間當中,祂不可能在空間當中,祂也不可能跟煩惱相應。這邊講到了一個重點,就是一般人會以為,阿賴耶識是有漏的,而如來藏是無漏的,這是完全一個錯誤的見解。

如來藏,我們是在強調祂無漏的部分。所以才會有經文說,「如來之藏是善不善因」,既然善法不善法都是從如來藏所出生,那請問:當您說阿賴耶識是有漏的時候,是直指這一個真實心(這個自在心本體)有漏呢?還是指祂含藏的種子有漏?而這個有漏的種子出生以後,它可能是一個惡法、不善法,那如果您是以後面的這種講法來講,祂這個能夠受熏持種的這個心體,祂能夠執持眾生造作惡業所產生的惡業種子,然後祂出生這樣子惡業的種子該受的報,乃至祂出生五蘊,而眾生又依五蘊裡頭七轉識的我愛執藏、我癡、我慢乃至這些身見我見的煩惱心所有法而造作了惡業的話,那這一個阿賴耶識,您不可以因為祂含藏這一些現行以後是染污的這些法,而說阿賴耶識是有漏的、是有煩惱的。因為如果這樣子的想法是合乎邏輯的話,那同樣的道理,等同你也應該說如來藏是善不善因,如來藏能夠出生不善法,那如來藏應該也要是染污的了。換句話說,不生不滅法,我們只是勉強說是同一個,因為剛剛說過了,祂其實是不落於數目的,只有色法才能說一個兩個,乃至說心法、意識、意根,我們說依於祂的行相而說一個兩個。

可是這一個不生不滅法,我們只是勉強語言文字施設說,你有你的如來藏、我有如來藏而說一個,可是這樣子的一個真實心、不生不滅心,祂沒有空間、祂沒有顏色,祂也沒有這些七轉識心的行相,祂是不生不滅法。可是這個真實心,祂是有性、祂又是空性,祂的無漏有為性當中,祂有一點就是祂能夠受熏、祂能夠持種、祂能夠記持眾生的善惡業種子。這樣子善惡業的種子儲存以後,像染污種子當發為現行的時候,我們從祂的現行是染污的而說祂的種子是有漏的、是不清淨的,而說這樣能夠含藏這樣不清淨種子的第八識,叫作阿賴耶識。

或是說意根相應的我愛執藏性,能夠讓眾生在三界六道中繼續不斷輪迴的這樣子一個業種、無明種、煩惱種儲存在第八識心體,說祂是一個有漏的第八識。然而這樣子的說法,菩薩們要注意一點:這裡有漏是指祂含藏的種子。第八識從來都是無覆無記性,覆就是染污的意思,會染污、會遮障您我證得的聖法。那稍微熟識唯識的都知道,第八識是無覆無記性,而意根是有覆無記性,既然是無覆、沒有染污,那您怎麼可以因於祂現行之後,產生的法是染污法,而說這一個第八識是染污心、是染污識呢?

嚴格來講,一切眾生所說的染污清淨,都只是在生滅現象界去講。而這一個能夠儲存業種的這一個真實心第八識,祂卻是依於祂的空性,祂不在五蘊十八界當中,而來說祂有真實的功德性。因為我們說過了畢竟空、勝義有是同一個,祂所出生的十八界沒有一法能夠儲存種子,祂儲存的種子不在十八界當中,而依於這樣子的空性、有性具足的阿賴耶識,我們說祂儲存有漏種子。然而離開生滅現象界,你也沒有辦法說這一個含藏染污有漏種子的這個心是有漏;因為嚴格來講,這些種子沒有現行的時候,它隨眠在阿賴耶識當中的時候,一樣是無記性的,是它現行在生滅現象界以後,您才能夠說它是染污、是清淨的。那這一點的話,其實就等同於如來藏是善不善因,一切善法、惡法、清淨法、染污法都從如來藏出生,我們強調祂的一個自性清淨性,而說如來藏是一個自性清淨心。

可是《勝鬘經》也講得很清楚,有兩種法難以了知:自性清淨心難以了知;自性清淨心而有染污亦難以了知。這兩個難以了知,都是依於《勝鬘經》在講說如來藏這一個真實心而說,很顯然的具足這兩個:自性清淨心難以了知,與自性清淨心而有染污。如來藏自性清淨而有染污,那您又應該要瞭解,這其實就等同於《大乘起信論》所說的,合生滅跟不生滅門而說,這一個如來藏有漏的第八識,其實本來就是等於這個有染污的自性清淨心,只是用在講如來藏的時候,我們說如來藏中藏如來,是眾生成佛之因。可是在講阿賴耶識的時候,說祂有漏的時候,其實應該是講祂是凡夫位,是有漏的凡夫位的第八識阿賴耶識,而不可以說這一個阿賴耶識是生滅法。就好像是錯誤的把《百法明門論》當中「一切最勝故」,八識心王的這第八識列在這樣子的第一位當中,而說祂不是六無為法;所以阿賴耶識是有為法,有為就是生滅,所以阿賴耶識是生滅心,阿賴耶識是可滅之法,那就會產生很嚴重的錯誤。

好!那換句話說,對於阿賴耶識的阿賴耶性,我們必須要清楚的了知,那是因為我們在這一個五蘊、十二處、十八界這一個現象界當中,依於這樣子一個生滅法、生滅相的建立,祂含藏這樣子意根相應的我愛執藏性,而產生這些眾生的輪迴染污,而說祂是一個染污識;然而畢竟染污的是祂含藏的種子,而不是第八識心體本身。

詳細的部分,菩薩們有興趣,請參閱 平實導師所寫作的《真假開悟》一書,今天就先演說到這裡。阿彌陀佛!


點擊數:23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