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辱——忘恩負義

第14集
由正莉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歡迎您收看正覺教團電視弘法節目,目前正在演述的單元是「三乘菩提之佛典故事」。今天要跟大家介紹有關忍辱的故事,這是《六度集經》卷51 的記載。

從前有一位菩薩示現為獼猴,牠不但孔武有力勝過所有的獼猴,聰明智慧也超過人類,而且心懷慈悲,常常想去普遍地救助眾生。這隻獼猴住在深山裡,有一天牠爬到樹上採取野果,遠遠地看見有人墜落在山谷底;他好幾天都在那裡悲痛哀號乞求:「救命啊!」獼猴聽到那個人的哀號聲,難過地流下眼淚,心裡想:「我立下誓願要成就佛道,不就是為了拯救苦難的眾生嗎?今天如果不把這個人救出來,他肯定會窮盡力氣而死掉!我應該想辦法下去谷底把他揹上來。」於是獼猴進入了山谷底,揹著那個人,然後抓住崖壁上的雜草慢慢地往上爬;獼猴爬上去之後,就把那個人放在平地上,並且指示他出去的道路,告訴他說:「回到你住的地方去,此後千萬不要作壞事。」獼猴因為費盡力氣來救人脫困,所以非常疲憊地躺在地上休息。那個人心裡想:「當初我被困在山谷時,差點餓死,現在如果沒吃東西也會餓死,這樣和困在山谷底有什麼差別呢?」於是心中起了惡念:「我應該把這隻獼猴殺來吃,來救濟自己的性命;這也沒什麼不可以啊!」於是他拿了一塊石頭,猛力地搥打獼猴的頭部;獼猴立刻頭破血流,地上都染紅了鮮血。獼猴受到突然而來的攻擊,驚嚇地從地上站了起來,就跌靠在一棵大樹旁,心裡一點也不生氣,反而同情他懷有惡念。獼猴心裡想:「這種人不是我所能度化的,希望他未來世能經常值遇諸佛,信受奉行諸佛的教化而得度,生生世世不要再像這樣心懷惡念。」那隻獼猴就是因地時的 釋迦牟尼佛,受困山谷裡的人就是提婆達多。佛說菩薩的忍辱波羅蜜不可思議,就是要這樣修忍辱行。

什麼是「忍辱」「忍」就是接受;當一個人能接受時,他就能安忍。為什麼用「辱」這個字呢?因為忍受恥辱是世間人最難以忍受的,所謂「是可忍,孰不可忍」;所以就用「忍辱」這兩個字。什麼是波羅蜜呢?就是到達解脫的彼岸。忍辱波羅蜜就是以忍辱來到達解脫的彼岸,這是菩薩六度波羅蜜的第三度。

忍辱波羅蜜可分為四種忍:第一,生忍。什麼是「生忍」?生就是眾生,「生忍」是說對於眾生不好的行為或不合理的對待,都要能安忍;就像故事中的獼猴,對於忘恩負義的人,仍然心懷慈忍,希望他未來能值遇諸佛而得度。又譬如日常生活中,如果受到委屈,或者說自己已經盡心盡力在作事,可是還被人家嫌東嫌西的,這些都要安忍。所謂歷事鍊心,境界來了,把它當作是自己的功課,當作是逆增上緣,歷緣對境來修除自己的性障;因為修行是修自己,不是修別人。這是「生忍」

《優婆塞戒經》卷7 佛開示說:

善男子!生忍因緣有五事:一者惡來不報,二者觀無常想,三者修於慈悲,四者心不放逸,五者斷除瞋恚。善男子!若人能成如是五事,當知是人能修忍辱。2

意思是說,想要發起「生忍」,有五件事要作:第一,惡來不報。菩薩不會有報復的想法,如果眾生對菩薩行惡事,菩薩也不會以惡事回報。譬如,如果有人用惡口罵過來,菩薩也不會用惡口罵回去;因為如果同樣用惡口罵回去,那就失去菩薩的格調;有智慧的人,不會用互罵的方式來解決問題。何況世間人的罵有兩種:一種是真罵,一種是假罵。真罵是說我真的作錯事了,確實該罵,那就接受吧!接受了就不會生起瞋心。如果別人罵的是假話、誣賴的話,那與我無關,又何必生氣呢?如果因此而生氣,就和他一樣在造口業,甚至會因此而下墮三惡道,那一點都不值得。譬如,佛世時有個女人,每天到了傍晚 世尊在講經時,她就走進精舍,故意眾目睽睽下讓大家看到,等到大眾都走光了,她才最後一個走;到了明天大眾要來聽經時,她又故意繞到後面去,再從精舍裡走出來,讓大家誤以為她是在精舍裡過夜。過了沒多久,她又在肚子那邊綁個木盆,當眾誣賴說那是 佛跟她懷的孩子。最後釋提桓因看不下去,就變成一隻老鼠,把綁木盆的繩子咬斷,木盆掉了下來,大眾才恍然大悟:原來大家幾個月來的懷疑,都是這個女人的詭計!所以,如果遇到被冤枉、誣賴,就想想這個典故—連人天至尊都會被人誣衊!五濁惡世的眾生本來就是這樣,我們正好修忍辱,把煩惱化為逆增上緣。接著說發起「生忍」的第二件事,觀無常想。當眾生罵我時,這個「我」只是五陰和合而有,且五陰虛妄〔編案:五陰亦皆是因緣和合而有故〕;不但自己的五陰虛妄,眾生的五陰也虛妄;罵者是空,被罵者也是空,辱罵這件事也就空了。因為一切都是剎那變異、無常敗壞之法,那就隨他去罵吧!能夠這樣如實觀察,就可以生忍。第三,修慈悲心。是說能以悲心看待眾生(悲是拔苦),覺得眾生很可憐,願意幫助眾生離開無明之苦;有了悲心,然後再生起慈心(慈是與樂),願意給眾生在法上得到安隱快樂。有慈有悲才能生忍(才能生起忍法),才能忍於五濁眾生的惡劣啊!第四,心不放逸。如果專心在法上用功,對世間法的種種就不會這麼在意了;因為認真學法、親證佛法才是最重要的。這樣對眾生就能安忍。第五,斷除瞋恚。古德說「瞋火能燒功德林」;如果能夠把瞋心去除,對眾生就可以安忍,就可以平息怨惱。最後 佛作個結論說:「善男子啊!如果一個人能夠成就以上所說的五件事,應當知道這個人就可以修忍辱。」

《優婆塞戒經》卷7 佛又開示說:

如是小事不能忍者,我當云何能調眾生?忍辱即是菩提正因,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即是忍果,我若不種如是種子,云何獲得如是正果?3

如果連世間法的小事都不能忍受,如何能當個菩薩?又如何能調伏眾生進入佛法中呢?忍辱就是修成佛菩提的正因,無上正等正覺就是修忍辱所得到的果實;如果不能種下忍辱的種子,未來如何能獲得無上正等正覺的正果呢?也就是說,忍可以成就無上正等正覺。古人說「小不忍則亂大謀」,若小事不能忍耐,就會壞了大事;忍辱不是膽小怕事,而是韜光養晦。譬如越王勾踐臥薪嘗膽,終於復國;又譬如韓信能忍胯下之辱,最後成就大業;這就是中華文化的精華—忍辱負重,也是佛法所說的生忍。[編案:然而越王、韓信之忍,雖然也是忍於眾生的屈辱,卻有其世間法上的目的,這與學佛人修「生忍」的目的又不相同。]

接著說第二個,法忍。什麼是法忍?是說對於聞所未聞法—了義正法,雖聽不懂也要安忍。只要不斷地反覆熏習,也就漸漸能懂;如果都不聽聞熏習,就永遠都不懂。學法要有長遠心,聽不懂沒關係,先把了義正法的種子種入心田裡,有因緣時再親近正法道場,修學第一義佛法;總有緣熟的一天,將來菩提種子一定會發芽,一定有明心開悟的機緣。這是法忍的部分。

第三,無生忍。什麼是無生忍?無生忍分為二乘無生忍以及大乘無生忍。二乘法是說要把五陰十八界統統滅盡,入無餘涅槃,未來世不再出生叫作無生;能夠忍於自我在未來世永遠都不再出生,這是二乘法的無生忍。但是六祖惠能大師在《壇經》裡斥責說,二乘的無生是將滅止生,不是本來無生—是用滅掉自己來停止未來世再出生,由於未來世不再出生,所以稱為無生;這是二乘的無生忍。什麼是大乘無生忍?是說第八識如來藏本來無生;也就是大乘菩薩親證第八識如來藏後,能忍於如來藏的本來無生,這就是大乘無生忍。大乘菩薩所證得的第八識如來藏是本來不生,不是滅了以後才不生,這與二乘法有很大的不同,二乘法是把有生的五陰十八界滅除,滅除以後變成未來不生,叫作無生;那是以「滅」來停止「生」,是滅掉五陰十八界而不再有生,叫作「將滅止生」。菩薩所證得的第八識如來藏是本來無生—無始以來就不曾出生過,那就不會有滅;是五陰十八界存在的當下就已經不生,所以菩薩證得的是本來不生。

為什麼說如來藏無生呢?因為如來藏心無始以來本來就存在、本來就無生,所以無始以來不曾斷滅;有生之法才會斷滅,無生之法不會斷滅,所以叫作不生不滅。能見能聞的覺知心是有生之法嗎?是有生之法。這一世的五色根毀壞之後,見聞覺知心緊跟著壞滅;等到中陰身現起,見聞覺知心才又依於中陰身的微細色法為俱有依而又現行〔編案:六識的生起及運作須有未壞的五色根作為所依,而中陰身必具諸根,所以六識依之而又現行〕;但是得藉父母之緣入胎受生後,這一世的見聞覺知心就永遠斷滅;再又另外依於下一世漸漸形成的五色根為俱有依(也就是依隨於下一世的五色根在母胎中一分分形成),下一世的見聞覺知心才又一分分現行。一世又一世都是這樣,所以說見聞覺知心是有生之法;但是有生必有滅,無生才無滅。

接著說第四個,無生法忍。什麼是無生法忍?大乘的無生法忍就是現觀萬法都是從十八界來,而十八界都是從如來藏心出生,所以契經說:「如來藏即一切法,一切法即如來藏;如來藏無生,故一切法無生。」能夠安住於一切法無生的現觀智慧,生起道種智,分證解脫果與佛菩提果,乃至滿證解脫果與佛菩提果(證得一切種智),叫作無生法忍。也就是說,地上菩薩所修證的道種智以及一切種智就是無生法忍。〔編案:一切種智是指具足了知第八識所含藏一切種子功能差別的智慧;尚未圓滿時名道種智。〕以上簡單介紹忍辱波羅蜜的四種忍。

《景德傳燈錄》卷3達摩大師說:

諸佛無上妙道,曠劫精勤,難行能行,非忍而忍;豈以小德小智、輕心慢心,欲冀真乘,徒勞勤苦。4

「諸佛無上的勝妙法道,必須經歷久遠時劫的努力勤修,難行能行、難忍能忍(要能履行一般人難以實行的,要能忍受一般人不能忍受的);哪能以小德小智、輕心慢心,就想要獲得真正的大法。」這是達摩大師對二祖慧可所說的話。當時達摩大師在嵩山少林寺每天面壁而坐,二祖慧可前來求法,外面下起了大雪,慧可還是不肯走,就一直站在外面。達摩大師就問:「你久久站立在大雪中,到底想要求什麼呢?」慧可含著眼淚說:「希望和尚慈悲,打開甘露門廣度眾生。」達摩大師說:「諸佛無上妙道,曠劫精勤,難行能行,非忍而忍;豈以小德小智、輕心慢心,欲冀真乘,徒勞勤苦。」達摩大師說完這句話,又轉身過去繼續面壁而坐。慧可聽了大師的教誨,想想有道理,必須難忍能忍、難行能行,才能成就大事;為了表明自己堅定的心志,二話不說,拿起刀子就把左手臂砍掉了。達摩大師就開示說:「諸佛最初求道時,都是為法忘軀,為了正法可以捨棄身命;你現在把手臂砍掉了,求亦可在。」必須這樣堅定心志,才能求得真正的大法。

這是中國禪宗史上有名的立雪斷臂。禪宗之所以會有這麼一段立雪斷臂的典故,是因為以當時的時空背景,要弘傳第一義諦了義正法非常艱辛。

時間的關係,今天就講到這裡,謝謝您的收看。

阿彌陀佛!


※本文稿係依《正覺電子報》連載之弘法視頻文字稿置換,詳情請見《正覺電子報》第135期〈正覺教團弘法視頻文字稿連載公告〉。


1. 《六度集經》卷5〈忍辱度無極章 第3〉(四七),《大正藏》冊3,頁27,中14-下1。

2. 《大正藏》冊24,頁1073,上29-中3。

3. 《大正藏》冊24,頁1073,中15-18。

4. 《大正藏》冊51,頁219,中14-17。


點擊數:40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