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蘊

第18集
由正緯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歡迎您繼續收看「三乘菩提概說」。我們這個系列的講次最主要是要跟大家介紹五蘊的內容。

為了怕有一些觀眾今天可能是第一次收看,所以我們還是要提醒大家,我們談五蘊,說的是色、受、想、行、識這五項內容;要瞭解、要掌握這五項內涵的用意,最主要是要透過這五項內涵,去瞭解我們一般人所執著的「我」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一旦我們能夠對這五項內容有了很好的掌握,並且能夠知道這五項內容都是虛妄不實的時候,自然而然地我們就不會再同樣的執著於我;不執著於我,我們就有機會能夠徹底地對治煩惱;所以這是我們要跟大家談五蘊的原因。

上次我們已經談過了色蘊跟受蘊,接下來我們要跟大家談想蘊。同樣的,在這裡因為畢竟這時間比較短,所以我們跟大家談的方式,都希望用比較簡單、直接、容易瞭解的方式跟大家談想蘊。如果觀眾們對於想蘊(或者是對於五蘊)的更進一步、更仔細的內容[想瞭解]的話,建議大家在建立基本的知見之後,大家可以繼續深入地、積極地去學習佛教裡面關於五蘊的整個完整的道理。

好,首先我們來談談想蘊(想蘊這件事情)。我們說「想」,其實我們在一般的日常生活中,我們常常用到「想」這個字,比方我們往往會說我們想做什麼、想做什麼,比方說想吃飯,或者是我們想出去散步,或者我們想出去旅行,乃至於我們想睡一覺,這些都是想;除了這些「想」之外,其實一般我們在日常生活中,也常常聽到彼此交換所謂「對人生的看法」,這時候我們都免不了會提到人生之中有各式各樣的「理想」,比方說有些人覺得,人生最高的理想就是擁有一個美好的家庭,這個美好的家庭裡面每一個人都各如其分,就如同我們傳統[文化]講的;或像《禮運大同篇》裡面所描述的,那樣美好的家國的境界;或者是有一些人把成功的事業當作人生的理想,他的一輩子就是希望能夠創業,比方說創下一番的大企業,賺非常多的錢,有很成功的事業,這也是一種理想。

甚至我們也看到說,世間也有許多的這些賢聖[編案:世間有德之人,非指佛法中的賢聖],他們是為了理想而奔走,把他的理想當作一生的志業。比方說,有一些人可能為了地球的環保而致力,所以他會去關注、會去投注所有的精力,想為維護我們的地球家園來盡一分心力,這個當然也是屬於所謂一生的志業理想。乃至於說,我們說西方有一位哲學家叫笛卡兒,他曾經講過一句話,他說「我思故我在」;這句話如果我們把它引用在這裡,我們可以說他這個也是所謂的「想」的範圍,因為當他在思考、在思惟的時候,他才能夠覺得有覺察到他[自我]的存在,並且以這個作為他存在的終極意義,所以當然這個也是跟我們前面講的一樣,都是攝歸在「理想」的範疇裡面。

當然我們要說,這一些理想、這許多的理想,「理想」這件事情,無可厚非,它是人生的目標,因為你人生的指南針就是理想;我們也知道,有很多的理想都是利人又利己的,但是我們也不可避免地說,我們在生活裡面看到了人們許多的理想,其實不見得是能夠利人利己的,甚至於有一些往往會對其他人帶來非常大的困擾。比方說,我們現在看到社會上許多(或者是在國際上有許多)的這些暴力事件,那麼這些暴力事件,當然它的起源,也都是因為每一個支持暴力的人,可能都自以為他的理想是所謂人生應該遵循的典範;他也就不知道說,正因為他對於這些想法有不正確的方向,所以導致最後所做出來的行為,往往傷害了許許多多的人;那這在一些激進的宗教暴力裡面都可以看得到。

回過頭來,我們再來給大家講「想」這件事情的時候,我們要說,從剛才說最宏大的所謂人生的志業、理想,乃至於我們說在平常我們想做什麼的這些想,我們都可以劃歸在什麼?劃歸在我們的意念想要造作或是不造作什麼事情[編案:有了想的了知所以有接續的思—要造作不造作的呈現],中間牽涉到有願望也有期待等等的這些心行;而這些心行,不管是我們剛才所談到的所謂人生很大的理想,或是我們現在想做什麼事情的這些想,其實它背後都有這些成分在—有願望也有期待的因子在,這些我們都把它叫作粗想。

接下來,相比於這個粗想,有沒有更細緻、更細微的想?有的。這個我們在佛教裡面說,所謂的我們的心行,當我們的心面對境界的時候,這個心去認知這個境界的時候,就是取相的作用;好像是,我們打個比方,就好像是我們拿起照相機,面對眼前的境界按下快門,然後就把眼前的境相儲存在這照相機的底片或者記憶卡裡面的這個過程;我們用這個比喻就可以來理解,所謂的心取相,也就是心對眼前的境界產生一個認知,所以就把這個相把它記下來了。這個部分就是我們所說的細想。

那為什麼要談這個細想呢?因為其實我們在佛教裡面,談心識的作用的時候,是談得非常非常微細的。正因為我們一般在世間(在世間法裡面),在五欲紅塵中打滾的時候,其實我們的心都是非常非常的粗糙,粗糙到我們其實都是按照我們的習慣去做事情;以至於說我們所會經歷的煩惱,甚至我們所會犯的錯誤,都在每一天、每一月、每一年中重複地發生。這個是我們一般人在世間我們會經歷的狀況,它的真實樣貌就是如此。所以,如果我們真的想要透過修行而能夠有效的改善我們的生活,乃至於不僅改善我們的生活,也改善我們接下來未來無量世的生活的時候,這個時候自然就必須要對我們自己的心,要有很好的掌握。所以,這個就是為什麼我們談到的事情[想蘊],不能只停留在所謂的「理想」,不能停留在只是「想做什麼」的層次,我們甚至還要更進一步去看,「心取相」是怎麼一回事。

當然關於心取相,我們剛才講到的,最主要它談到的就是六根六識(我們的眼耳鼻舌身意這六根六識),面對六塵境界的時候,[六識]都會進行取相;對這個所取相認知的作用,就是所謂的想蘊。那當然就是說,觀眾們如果對於這方面[佛法知見]先前接觸不多的話,這個部分其實我們可以暫時先不用太在意,因為我們在接下來的解說裡面,我們儘量會用大家能夠理解的方式來解說。另外一方面也鼓勵大家,如果大家對於六根六識—什麼是六根?然後面對六塵境界的時候,這六根會有怎麼樣的作用?乃至於說最後生起的六識,又怎麼跟我們在三界的流轉有所關聯?那這些事情當然就是,我們鼓勵大家,如果可以的話,請您積極到佛教的正信道場找善知識來修學。

好,我們整個來講就是,心[識蘊]了知所取相就是想蘊,這個是細想。當然,如果更進一步講的話,其實還有極細的想。比方說,在我們剛才講的六根對六塵境的時候,六根裡面有一個根就是意根,這個意根是跟其他五根的特性不一樣;因為其他的五根都是與我們的色身有關係(跟我們的身體有關係),而這個意根卻是跟我們的心行有關係的;當然意根的想,就非常非常的微細。

好,接下來我們用的,一樣希望是大家能夠理解的方式,讓大家瞭解到,為什麼想蘊這件事情不是一個恆常真實存在的事情。如果我們從最粗淺的想來看,比方我們剛才說,「想」在我們日常生活中最容易體會到的是我們想做什麼事情。比方說,想吃飯這件事情,各位應該都有體會,當我們想吃飯—餓就想吃飯,可是一旦我們吃飽了之後,我們不就不想了嗎?同樣的,我們想散步,當我們一旦真的在散步了,走累了就不再想了。或者我們想旅行也是一樣啊,當我們旅行完成的時候,當然我們在旅行完成後的那幾天內,至少我們都不會再想到同一個地方,再作同樣的旅行,不是嗎?又譬如說,我們平常很容易說我們想說話,可是這個「說話」,其實大家更可以看到,我們說話的時候固然是因為想說話,可是一旦時機不對了,我們就會沒心情,就會不想說了。所以,從這個面向我們就可以知道,我們在日常生活中所經歷的這些想,其實它有很大的成分都在變化。如果我們真的認真看它的原理的話,那麼會「想」的原理,當然就是一個變遷的過程才能夠叫作想;如果它都固定在單一的時空點上,請問這又怎麼能進行「想」呢?所以,想的本質本來就是會隨著時間而有所變化;既然有所變化,當然它就不是一個恆常存在的實體。

並且如果我們更進一步,以稍微細一點來看,就是說我們為什麼會有「想」這個心行呢?我們從剛才便一直為大家說,會想就是因為我們的心面對境界的時候會取相。那大家不妨來想想看,當我們面對境界去取相的時候,請問大家,我們眼前的境界(既然是眼境界的話,當然就是指我們眼前所看到的這些),比方說我們眼前所看到的環境,或者我們眼前所看到的人、事、時、地、物這些事情;那麼這些境界,當然是會隨著時間的演進而有所變化的,沒有哪一個境界它能夠一直維持著。甚至我們進一步來說,如果我們心更細一點的話,我們的思惟更精細的話,其實我們應該就能夠掌握到,眼前的境界不僅是不能恆常存在,並且它是瞬息瞬息乃至於剎那剎那都在變化;既然是如此(境界都在剎那剎那地變化),那我們相對來看,我們的想又豈能夠維持恆常不變呢?因為每一個想,如果我們追究到它的源頭,都是針對眼前的境界不斷在取相的啊!所以當境界變化的時候,當然這個想蘊它就不斷地在變化,乃至於剎那剎那地變化。

不僅如此,我們剛才講到,會形成想的一個重要原因,除了境界之外,還有一個就是我們的心要去取相,就如同我們用照相機取相一樣;沒有取相就不構成想。既然這樣,所以我們就回頭來看,當我們的心在「取相」這件事情上的時候,由於我們的心(只要大家的定力增長了)心思越來越細之後,必然就可以發現其實我們心識裡面的心理活動是瞬息萬變的。比方說,當我們有機會(如果我們定下心來)好好去看我們自己的心行的話,我們會發現,通常在一般的時候,我們已經能夠直接感受到,我們的心識都是不斷地在變遷,幾乎沒有停住的時候。所以,這個其實也就是一般人在修定時(一開始修定的時候)最困擾的,就是妄想很多。這妄想它其實就好像什麼?就好像是有許許多多、點點生滅的燈泡一樣,它不斷地冒出來,又不斷地消去。所以,講這個狀況就是為大家稍微說明一下,其實我們的心識也都是念念生滅不斷在變化。

我們如果回來看前面講的,境界已經是剎那變化了,心識也是剎那變化,那麼我們說,當你用這樣子剎那變化的心去取一個剎那變化的境界的時候,所產生的想蘊,又怎麼能不在剎那剎那之間變化呢?其實它的本質如此〔諸蘊無常〕。即使我們一般在日常生活中,我們所感受到的,好像是有一個穩定的想,其實那都是我們心裡的錯覺。如果我們心思夠細膩,或者我們定力增長的話,我們不管是配合思惟或者是直接只用觀行的,應該都可以發現,這個「想」的本身確實是剎那剎那無常地變化。既然它是剎那剎那無常變化的法,請問,如果我們現在目的是要修行,我們是要追尋一個值得追尋的目標的話,那麼想蘊當然不會是我們修行上一個值得追尋的目標,因為它剎那都在變化。我們談到的修行目標,其實應該要橫跨我們的三世,從過去、現在到未來,為了這個修行的目標是值得努力的,這個才是真正的修行;如果從這個觀點來看的話,這個修行[所要求證]的目標當然不能夠剎那剎那變化;如果剎那剎那地變化,大家又如何能夠掌握呢?〔編案:學佛人修行的究竟目標是成佛,而佛道的修行則要依止於實相心第八識方能漸次圓滿,因此學佛首要的修行目標就是明心證真—找到常住不變的自心如來。〕

所以回過頭來看,我們從這裡來說,從一般人所在乎的想蘊這件事情上來講,不管是我們前面講的美好的家庭、成功的事業,或者一生的志業等等這些事情,如果觀眾朋友們,您如果目前已經建立了一個美好的家庭,或者有成功的事業,或是您也找到了一生值得努力的志業的話,那麼我們都要恭喜您,我們也要祝福您;因為這個畢竟就是代表了,您必定在之前(前世的時候),已經有修很好的福報,所以讓您在這一生中有機會能夠實現自己的理想。但是,我們仍然要基於愛護大家的立場,仍然要跟大家說,對這些理想,如果您成就了當然是很好,可是您千萬別忘記了,理想追究到最後仍然是想蘊所含攝的範圍。這個被含攝的範圍,既然是想蘊所含攝的範圍的話,其實不管它眼前是多麼的美好,但是它終究在這裡面是會有許多的無常變化的。

應該要怎麼樣掌握無常的變化呢?那就要請您到佛教這裡來修行,好好的去看一下說,在佛教裡面是怎麼教導大家,使之能夠在面對這些無常的時候,能夠自在的去順應並且處之泰然,這就是解脫的境界。甚至在佛教裡面也會教導大家,如何為以後無量世的修行能夠找到一個目標—無量世中都值得生生世世去努力修行的佛菩提道;並且這個佛菩提道,實際上是已經把我們現在在人生裡面所看到的很多單純的、各式各樣的理想,整個都函蓋在佛菩提道的修行裡面。所以,這一切當然就是要等各位觀眾[自己去驗證],如果您願意學習的話,請您到佛教〔正法〕裡面來,您就知道這裡面是多麼的廣大勝妙。

除了這些我們剛才談到的,人生中的這些順境之外,當然就是說一般人在碰到逆境的時候,也不免對於這些逆境要怎麼去克服都會有許多的想像。比方說,可能有一些觀眾們對於修行存有一些想像,比如說,希望(這是想像中的)修行應該就是透過唸咒語(不斷地唸一些咒語),或者儘量做一些法事,透過這些咒語、法事(透過這些方式)來獲得神秘力量的加持,希望能夠轉變目前的困境,比方說要在這個愛情、婚姻、事業、健康上面都能夠有所得。當然問題就是說,在這裡面〔咒語法事等〕到底是不是有它實際的作用呢?這個部分就牽涉到說,我們的世界真實的樣貌是什麼,我們跟眾生之間互動的真實樣貌又是什麼。如果真實地掌握世界跟眾生之間實然的樣貌(真實的樣貌)之後,您才能夠對於剛才講的唸咒語、做法事、神秘加持等,到底應該要怎麼做,才能夠有正確的看法;否則的話,如果只是道聽塗說,或聽朋友們介紹說說就這樣做的話,那應該就只是隨順的做一些方便的事情罷了。

雖然說我們今天沒有時間跟大家講解這裡面細部的內涵,但是我們要在這裡很肯定地告訴大家:唸咒語、做法事、祈求神力加持等等,這些事情都不會是佛教修行的主要〔內容〕;這些甚至是佛教修行裡面次法中的次法[案:指枝微末節],等於是特別為了一些眾生特地展現的方便而已,不應該是佛教修行的主題。

當然就是說,除了一般人對於修行可能有不正確的想像之外,一般的修行人當然也很有可能會對修行有不正確的想像。比方說,有一些修行人就非常執著(比方說)在這個念念之間,執於念念之間沒有打妄想時的那一個靈知心,把這個靈知心當作是我們修行的最高目標,所以他花了非常多的力氣想要去修除妄想,修這個靈知心,好像是要把這個靈知心擦得更光亮,然後更能夠感受周圍的境界。像這樣修離念靈知的這些事情,其實如果我們回歸它的本質,既然是靈知心的話,那麼當然是有「知」,那就必然是我們的心有面對境界,已經取相啦!所以,離念靈知其實一點都沒有離開想蘊的範圍。我們之前講到的「想蘊無常變化」、「想蘊不應該是修行標的」的這所有的論述,其實放到離念靈知裡,也每一項都適用。

所以關於這一點我們要知道說,到佛教裡面來修行,如果真的想要找到真心的話,應該要按照佛菩提道的正理來修;離念靈知,也真的就只是想蘊裡面一個虛妄的相貌而已。

好,今天我們就先說到這裡。

阿彌陀佛!


※本文稿係依《正覺電子報》連載之弘法視頻文字稿置換,詳情請見《正覺電子報》第135期〈正覺教團弘法視頻文字稿連載公告〉


點擊數:1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