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无安,修天福不足为恃

第114集
由 正龄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收看“三乘菩提之法与次法”节目。

前几集节目,我们都在谈生天及生天的过患,今天我们要进一步来谈为何生天只是佛法修行的次法,是帮助我们成就佛法——也就是三乘菩提证悟——的助道工具,并非证悟的标的,也不是修行所求的结果。要求解脱,不论是二乘的“有余、无余涅槃”的出三界的解脱,或者“大乘本来自性清净涅槃”亲证的解脱,修福只是让三乘法可以成就的一个基本条件;没有基本条件,三乘菩提无法成就。但是三乘菩提的实证,并非只在人间欢喜、无悔地修福而已,光修福不修慧,将如经中说的:有两位兄弟,一人专修福、不修慧,后世生为大象,在王宫里,身披璎珞,倍受照顾,吃喝一应俱全;另一位专修慧、不修福,没有福德,落得后世托钵时常常空钵而回。佛法讲的是福慧具足——福如水,慧如船;福德是修慧的支柱,智慧又是修福的先导,二者相辅相成,不应偏于一边。

今天我们来谈“三界无安,修天福不足为恃”。生天享福、生天可以永远不死,这其实是很大的一个误解。生天,不论是欲界天、色界天,还是无色界天,都是可以往生之处,也就是必死之处。观察三界一切法,没有永恒不变的存在,何况是依靠修福得来的果报,如何可以永恒不断呢?在《过去现在因果经》中记载着 世尊即将成佛前,观察五道众生轮回三界受苦的情况,有关三恶道及人间的情形,与我们今天的主题较无关,我们就略过不谈。那时 世尊还未示现成就四智圆明,因此经中称 世尊为菩萨。

菩萨观完三恶道及人间后,接着观察诸天,观见欲界天子,他们身体清净,不受尘垢,犹如真琉璃,身有大光明,两眼不眨;或者居住在须弥山顶,或者还有居住在须弥山四周,或者居住在虚空之中;心中一直是欢悦的,没有不适意的事,不分昼夜弹奏天上美乐以自娱乐;欲界天境界处处美景,不论到哪一个地方游玩,都会令人流连忘返,不知岁月匆匆而过;所有的饮食、衣服,应念即至,并不像欲界人间须要辛苦工作才有。

虽有如此适意的事,毕竟还在欲界,因此还是会有欲界贪爱五欲之火煎煮之痛。又观见那些天子们天福享尽的时候,五种将死的法相会出现:一者头上花枯萎,二者眼睛开始散动,三者身上天光灭失,四者腋下有汗流出,五者自然离于本座,不安于天子宝座。这些天子的眷属们,看见天子身有五种死亡之相出现,心中产生恋慕不舍之情;天子也会自己看见自己的色身有五衰相现,即将死亡;又看见眷属对自己恋慕不舍,这时候心中生起极大苦恼。

菩萨观见那些天子们有如此的现象,生起大悲心而心中思惟:这些天子们,本于所修少许善业得受天乐,果报将尽,当生大苦恼;于其命终时,弃舍他们的天身后,或许将有堕于三恶道中者。原本所造善行,为了求得乐报,如今所得,实在是“少乐多苦”;譬如饥饿之人贪吃掺杂毒药的食物,最初虽然以为是美食,最终将成伤害身体的大灾患。这怎么是有智慧的人会贪爱而乐于造作的事情呢?至于色界及无色界诸天,看见色界、无色界的寿命极长,便认为是永恒之乐;如今见到不论天寿如何的长,也是有变异坏失的一天,因此生起极大苦恼,即生起邪见,诽谤三界无因果存在;因为这样,又轮回三恶道中,多方承受种种的苦。三界众生真是苦多乐少,三恶道有情可说是纯苦无乐,人道有情则是苦乐参半。天界有情固然生活无虞,寿命极长,终究有败坏终了之时,三界实无一处是既快乐又安隐的处所。求解脱者当如是观察三界实不可乐,不应流转不断,应求出离。

经中 世尊观察到欲界天人由于本业修了少许的善业而可以生往欲界天,享受种种人间没有的快乐果报,但这就如同贪吃有毒食物,初尝是美味,等到毒发时甚至会赔上性命。为什么会这样呢?我们来看 世尊堂弟难陀尊者的故事,就可明白其中的道理。这是 佛在舍卫城祇树给孤独园时发生的事。那时候,尊者难陀不能忍受修清净梵行,想要脱去法衣,也就是不想出家修行而回复白衣行(还俗去)。众多师兄弟们就来到 世尊所在处,礼拜 世尊,向 世尊禀白说:“难陀比丘不能忍受梵行,想还俗回家过世俗的生活。”于是 世尊找一位比丘去召唤难陀比丘来。难陀比丘听到 世尊召唤,立即前往 世尊处所,恭敬礼拜 世尊后,在一旁坐下来。世尊就问难陀说:“是什么原因,难陀!不乐修梵行,想要还俗过世俗的生活呢?”难陀回答说:“欲心炽然,不能自己控制。”世尊为难陀开示说:“你是刹帝力族种姓之子,还俗之事非所宜。既然已经舍离世俗家,出家修学佛道,修清净行,为何要舍弃正法而想修习秽浊污垢的世间法?难陀!应当知道有两个法会令人无有厌足,如果有人修习这两个法,自始至终都无有厌足。是哪两个法呢?就是淫欲及饮酒,这就是所说二法无厌足。如果有人修习这两个法,终究无有厌足;由于这样的行为果报,也不能得到无为之处。是故,难陀!应当念念要舍这两个法,之后必定可以成就无漏之报。如今,难陀!你应当好好修梵行,趣向解脱道之果德,没有不由善修梵行而有的。”

这时,世尊就说了一首偈:【盖屋不密,天雨则漏;人不惟行,漏婬怒痴。盖屋善密,天雨不漏;人能惟行,无婬怒痴。】(《增壹阿含经》卷9)这是说盖房子如果不密实,一旦碰到下雨天就会漏水;人如果不能思惟所作所行,会因为淫怒痴而漏失掉所有功德。如果盖房子密实,下雨天不愁会漏水;人如果能够思惟身口意行,就不会有淫怒痴的行为出现。所以在日常生活中,应该以佛法智慧来行止,随时注意自己的身口意行,是否有与趣向解脱道违背之处,才不会因为贪瞋痴三毒而障碍了我们的道业,以及引生来世不好的异熟果报。

接着 世尊又这样想:“此族姓子淫欲之意极多,我今应该以火灭火。”于是 世尊即以神力,手带着难陀到香山上。那时,山上有一个洞穴,还有一只瞎了眼的猕猴在洞里居住。世尊右手抓着难陀而告诉他说:“难陀!有看见这只瞎眼猕猴吗?是你的妻子孙陀利释种美呢?还是这只瞎猕猴美呢?”难陀回答说:“如今以孙陀利女与这只瞎猕猴相比,是无法相比的。就好像大火焚烧山野,又加上更多干木柴,火势转而炽然;我的心也是这样,思念孙陀利女,无法从心怀除去。”接着 世尊马上带着难陀离开香山,来到三十三天。三十三天上诸天都集合在善法讲堂,离善法讲堂不远之处,还有一个宫殿,有五百位天女自相娱乐,只有女人,没有男子。这时,难陀远远看见五百天女唱歌娱乐,就问世尊:“这是什么状况,五百天女自相娱乐?”

世尊要难陀自己去问她们。问的结果是:天女们听说有一位 世尊的弟子,名叫难陀的,是 佛陀姨母的儿子,在 如来那里清净修梵行,命终之后当生到这里,作为她们的夫主,共相娱乐。当然难陀尊者听了非常喜悦,就这样想:“我现在是世尊的弟子,而且又是世尊姨母的儿子,这些天女们都将成为我的妻子。”难陀就回到 世尊面前。世尊告诉难陀说:“难陀!好好地修梵行,我当为你作证,让这五百天女都成为你的给使。”这时 世尊又问说:“怎么样啊!难陀!孙陀利女美妙,还是这五百天女美妙呢?”难陀回答说:“犹如山顶的瞎猕猴站在孙陀利面前一样,无有光泽,亦无有色;如今也是这样,孙陀利在其他天女面前,也是如此,没有光泽。”

接下来,难陀尊者真的很精进在修行,希望未来可以生天去当五百天女的夫主。看到这种情况,世尊有方便善巧,就又带着难陀来到地狱中。在地狱看到众生受种种苦恼,还看到地狱中有一个大锅子,里面空空的没有人。光是看了,就让人心生恐惧,于是向前请问 世尊说:“这些地狱众生都在受苦痛,只有这个锅子独独是空的、没有人。这是怎么回事?”原来这是阿鼻地狱。难陀听说是阿鼻地狱更加觉得恐怖:“为什么这个阿鼻地狱的大锅,独独空无罪人?”世尊叫难陀自己去问狱卒。问的结果更是吓人:“释迦文佛弟子名叫难陀的,正在如来所清净修梵行,身坏命终,将会往生到善处天上,在那里天寿一千岁,非常快乐。又在天上命终后,将生来这个阿鼻地狱中,这个空锅就是他的居室。”这时,难陀尊者听到这些话,心里非常害怕,全身汗毛直竖,心中这么想:“这个空锅,正是为我准备的!”于是来到 世尊面前,头面礼足,禀白 世尊说:“愿世尊接受弟子的忏悔,弟子自己罪业因缘,不修清净梵行,触娆了如来。”

同时难陀尊者说了这首偈:【人生不足贵,天寿尽亦丧;地狱痛酸苦,唯有涅槃乐。】当时 世尊告诉难陀说:【善哉!善哉!如汝所言,涅槃者最是快乐。难陀!听汝忏悔,汝愚、汝痴,自知有咎于如来所。今受汝悔过,后更莫犯。】(《增壹阿含经》卷9)诚如难陀尊者所说,人生无论如何的富裕、有权势、有地位等,都不足以为贵;死了,什么也带不走。欲界天寿虽然长久,等到寿尽时也将丧失一切;如果不好好修行,又造下恶业,将来沦堕到地狱,将会领受无量苦,只有涅槃是真实之乐。

难陀尊者的故事,相信各位菩萨都曾听过,可能大家会有疑问:“修清净梵行既然可以生天享福,为何之后就得下堕地狱受无量苦?难道那个福德不够大,不能让他再成为人吗?”那个福德是很大,但是在三界中只有福德不足为凭,何况福德是会耗尽的。我们举个例子来说明比较容易理解。譬如有两个可以伸缩的扑满,这扑满是可以随着内容物的多寡而变大变小的,一个装着我们累世以来所造的大大小小善业,另一个则是装着累世以来所有的恶业。这一世或者上一世,我们像难陀尊者一样修清净梵行有成,这个善业扑满就变得很大,舍报后生到欲界天享福;结果随着时光的流逝,扑满越来越小,因为里面装的善业福德越来越少,等到天福享尽了,天寿也尽了,这个善业扑满也就所剩无几了。

各位菩萨!您认为这个时候,我们还能再继续生在天界吗?一定不可能!还可以生而为人吗?这就得合计合计了,要看善业扑满里还存在着什么样的善业,以及另一个我们生天之前就已经在旁边等着的恶业扑满。如果所剩善业扑满的业都比恶业扑满的业还要小,以业重先报的因果逻辑来看,显然是恶业要先去受报了,所以就只能下堕,甚至有可能要到三恶道了。这从 世尊成佛前的外道师父郁头蓝弗证非想非非想定后,往生非想非非想天,后世将受生为飞狸的事例,就可以得到证明。

您可能会有疑问说:“焉知我只有这个生天的大善业,没有其他大的善业呢?岂会一定只剩下堕落三恶道的业呢?”当然这是我们无法知道的,因为因缘果报甚深极甚深,非我们现在所能了知的。但是无量劫来所造的业已经熏染我们的心性,如果没有透过正确佛法的修行改变,将大恶缘先缓一缓,受不可爱的异熟果报是在所难免的;又累劫来所熏习的恶法习性导致我们造作的恶行恶业,相信也不少,即使可以生而为人,也会有很多的冤亲债主等着去面对,果报也不可能好到哪里去,生活上或修行上的遮障必定也不少。

从这里也可以看出来,生天的福德看似不小,其实与我们无量劫的生命来看,是不成比例的。如果单凭一世修定的福德而生天,善业扑满一下子膨胀很多,可是消耗得也很快;而生天的果报也有差异,这就不深入探讨了。这正是有漏的欲界法,这样的善业是有漏善,福德果报享完了,就没了、就漏失了,这样的善业会让我们继续在三界轮回。欲界天如是,修四禅八定得生色界天及无色界天,结果亦如是。生往色界天虽然是清净梵行的境界,却也是有漏的,因为色界天还是受生之处而有生命;有生命则有寿算,必有终了之时,命终时就会下坠人间或三恶道中,还是有漏境界,就称为“上漏”。

而无色界天虽然已断色界天的上漏,依然是在三界中,极长的寿命结束时,无法再往上生,只能下堕,因此也是应出离的境界。因此,如果将无色界天的果报视为无余涅槃,其实是无智慧之人。因为无色界仍在三界内,其存在就不离三界的行苦、坏苦,有苦之法必是无常之法、有我之法,就不是真实常、乐之法。无余涅槃是如来藏独处的无苦亦无乐的境界,也没有能了知我在受乐的心;是真实常、乐之法,才是求解脱者应证之法。修学佛法应该要确认这一点,才不会自以为证而妄称圣者,或者在下堕时妄谤无涅槃可证,就真的成就三恶道之业行了。这是大家千万要小心的。

各位菩萨!诸佛常法:施论、戒论、生天之论,欲为不净、上漏为患、出要为上;这些都是修学佛法必有的次法,也是要依着次第来修学的。施论、戒论是保有人身的基本,为生天之论的基础;三界世间不是只有人间有有情,还有欲界六天及色、无色界诸天,因此修福还要能够往生诸天;能够往生欲界、色界及无色界诸天,并不是要我们真的去那边享受天福,而是要我们清楚知道:天界虽不像人间般淫欲粗重,也还是不清净的处所。又色界天虽然没有粗重的五欲,相对而言是清净的梵行境界,仍然是会漏失功德的上漏境界;而无色界境界既然是有情往生之处,就还是有生有灭的生死境界,不离行苦与坏苦,依然是三界的境界,并不是涅槃无苦无乐的寂灭境界,所以应该要出离。欲为不净、上漏为患、出要为上,则是要我们在修学解脱道法之前应了知的三界境界相,才能了知解脱道应出离的境界有哪些层次。而对佛菩提道的修行者来说,欲为不净、上漏为患、出要为上,则是要能有解脱道四果阿罗汉的解脱实证与解脱智慧,才能在三贤位后进入初地位阶,开始第二大阿僧祇劫的修行,于佛道上渐次断除阿罗汉所没断的一念无明烦恼习气种子随眠。

所以,只修福不修慧,徒有三界有漏善,福业终有漏尽、耗尽之时;福慧并进,才能精进道业,才能使法、次法具足成就。三乘菩提的实证是慧门的开展,福德是证得三乘菩提的资粮,不论是布施、守戒以培植福德,或是修定、除性障等,都是助益三乘菩提的次法资粮,不是证法的标的。只有福德不能得解脱,也不能证实相,修学佛法在于学如来的智慧,如此才是解脱生死,乃至成就佛果的正确途径。

时间的关系,说明到这里。感谢您的收看!

敬祝各位菩萨:色身康泰、一切无碍、福慧增长、早证菩提!

阿弥陀佛!


点击数: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