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学声闻菩提应先了解世俗谛根本

第005集
由 正益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我们今天要讲的是“修学声闻菩提应先了解世俗谛根本”。

佛法说有二谛:一个是世俗谛,一个是胜义谛。世俗谛就是要了解世间的真相,可这世间没有什么特别的真相,因为世间都是虚假、虚妄的;如果要说真相,这就是唯一的真相。这是从解脱道来说,因为解脱道是 如来施设给二乘人来理解,因为对二乘人来说,他们因为世间的熏习,他们就是想要入涅槃;他们入涅槃的条件是:他们认为的条件其实就是解脱生死的痛苦。因此实际上,离开了世间并没有真正的一个涅槃的、一个实体性的一个实体界可说。没有!但是因为二乘人就是这么爱乐涅槃,他们有涅槃贪,所以 如来就施设二乘菩提,施设二乘人的涅槃。所以,实际上二乘人他最后解脱以后,他没有办法进入这个涅槃;可是二乘人似乎并不懂这个道理。

可这道理是很清楚的,以前提婆菩萨说过,龙树菩萨也说过,就说你这个涅槃是怎么证?那当然是依于五阴身而证。因为你要有识嘛!然后要有意识,然后要有这个身——就是色身种种。可是这个最后会去哪里?没有啦!因为他灭尽十八界法的时候,这些法统统灭掉;灭掉了以后,哪一个法去无余涅槃界呢?没有啊!如果有一个法没有灭尽,那还很抱歉,这样的话他也不能够去;不能说有一个法,然后自己偷偷去无余涅槃界,因为只要一个法没有灭尽,他就不是阿罗汉。因此既然没有灭尽,那就乖乖地继续在生死轮回中。那你说:“那这样吧,不然就出生有一个法,然后去无余涅槃界吧!这些法不是众生的十八界法,这样总可以吧?”可是这个道理说不通,为什么?因为有生就必灭。既然是突然出生一个法来代表这个阿罗汉,然后去它这个无余涅槃界,它终究会灭。那无余涅槃界是称为涅槃,就是不生不灭,那怎么可能有一个才刚生,然后已经有生而且将来会有灭,完全和这个涅槃界的体性不合的法会偷偷跑过去呢?所以这样当然也是不合理啊!所以说,世俗谛绝对不能离开胜义谛而有。

然后 如来因为大众所需,所以施设了二乘涅槃,这是一个事实。不能因为自己对于胜义谛心里面有时候排斥,或是种种的误会,然后就有各种不如理的作意;如果这样的话,也没有办法成就涅槃。应当想说,大乘的胜义谛,我不清楚,我没办法亲证,但一定有一个常住法。所以在《阿含经》里面说到要“先知法住,后知涅槃”,也就是说,你要证得这个涅槃,你要先知有一个法祂是常住的,不然一切都灭了以后就会有问题。

那我们再看世俗谛的根本,在说明世界的一切的真相,一切世间的法都是有为法。比如说,也有人可以修证无为,可是他的无为必须要依色、依心而有;可是色或心而有,它的本质是什么?本质都是无常法!因为无常的话,它就是生灭了。对啊!因为有生灭都是无常。所以从这地方来看,就没有办法来维系它有一个永恒的无为法、常法的存在。那也就是说,世间一切的真相就是无常,那无常就不可能是我啊!因为既然如果是我要追求的“我”,应当是永恒的吧!如果不要追求一个永恒,那这“我”有什么用呢?“我”不我有什么用呢?所以这一定不是“我”。所以我们也可以知道说,世间的法中没有一个真实我,所以这就是无我。无我是因为这世间法没有一个法是常,如果有一个世间法(有一个法)是常,那或许可以另当别论;可是既然是无我,没有一个法真正是常,当然就全部都不能称为我,所以这样就是一个空。也就是说,在佛法里面就帮我们大家界定清楚了,无常法不应该去取种种的爱恋,何况去贪求种种其中的韵味,乃至于说五蕴来受用。所以世俗谛的根本,就是在说明这个道理——没有一个真实的我存在。

哪些地方没有一切真实我存在?来细说分明,就是我们说的蕴处界里面没有,然后蕴处界的话,五蕴:“色”——色法;然后还有“名”这个法,名就是有受、想、行、识,根据这样来说五蕴。这意思是什么?为什么它是生灭?因为它是积聚而成的。所谓积聚,就是凑出来的,色身是四大假合,然后其他的心、心法,那也是搭凑起来的;搭凑起来就是从七识这样的种子生灭(流注生灭)来成就的。然后每一世都有不同的六识心,所以有时候当人,有时候当天人,有时候当畜生、饿鬼、地狱众生有情。这就代表说,这每一世的心识,祂没有常恒,祂本身都是被生之法;所以蕴处界,包括十二处、十八界,它都不是永久的法。基于从我们世间上来看,也没有真正的永久之法,就像是这个宇宙,它可能是现在科学家说是一百多亿年前出现的,在更早以前那应当是在别的世界,或是这世界还没有灭的世界。既然它是这样出生的,居于上面的有情,也是要之后才来到这边,所以没有一个真正安稳的、常恒的住处。

而且诸法有一个特色,这世间诸法都是被出生的法,被出生的法就会等于是说,在阿含部的经典就说一切诸法不能够自作(就是说自己出生自己),那也不能够他生、他作,也不能够自他作(就是大家合在一起来作)。那这样,缘起来作可不可以?不行。因为这样的缘起呢,是虚假的缘起,没有真实的因;没有根本因,是不可能成就任何一法的,一切都是被出生的法。我们来看缘起支的每一个法,如果以十二缘起支来说,它的每一支都是被出生的法、被造作的法。那到底出生这些诸法的根本因是谁?没有。也就是说,从二乘的世俗谛来说不清楚;不过,如来在这种情况下,还是将名色之外的“识”来说分明了,也就是提点大家不用去担心说阿罗汉灭尽的话是不是断灭,因为没有断灭这样的事情。因为 如来不说断灭法,重要的是应当断除自己的身见,相信一定有一个常住法,只是常住法没有找到(祂)而已。所以二乘的修学者,就应该如是有四双八辈,从初果向、初果、二果向等等一直到四果阿罗汉,然后往这地方来修学。

对于真正困扰大众的,就是这意识心。意识心真的不是常住吗?这样每位众生都会觉得很痛苦,那就觉得说,这意识心这么好啊!能够思惟、能够怎样,为什么祂不是永恒的?可是你这样再想一想,这地球它只不过四十几亿年前才出现的,如果意识心本来就是永恒的,那我们应该知道过去的每一世啊!所以不是。意识心如果是永恒不会断灭,那我们应该睡觉的时候,应该每个人都很清楚怎样的睡觉;因为意识心在睡眠的时候一定是断的,在作梦的时候才会再恢复,因此眠熟无梦的时候,意识心是不在的,不可能那时候还在;如果一直都在,那这个人叫失眠,不是他意识心还在。而且意识心还会种种失念或种种,还有打盹或种种,所以祂是会间断的法。从识种流注,然后业种来成就种种,不可能种子是由这样的心识来执持,也不可能将能够出生诸法的因,由祂来成就。

因为佛法已经在《阿含经》说出来,世间一切诸法都是被生的法,可是被生的法,一定会有能生的法,能生的法是存在的,所以知道世俗谛根本。实际上还是要有对于常住法不去毁谤,然后相信这意识心真的不是常。因为如果意识心是常,那祂应该要很厉害,可是祂一点都不厉害,祂是被出生的;被出生的,哪有办法能掌握自己什么时候出现呢?不可能。那中国人聪明,就发明了叫孟婆汤,然后说:“因为我的意识心是常,但因为喝了孟婆汤以后就忘记了。”可是孟婆汤的孟婆是从哪里来的?孟婆应当是舜的老婆,在中国传说里面,她后来就变成一位女神,后来在潇湘一带有时候有风雨,就把她称为是孟婆,因为有时候风雨种种。那后来又传到宋朝的时候,就开始孟婆的流行;或是孟婆有人引进到佛法来,就加一个汤,其实这是中国人编造的,因为不管死后喝什么汤,然后就是醒过来,汤也没有用,因为来世一样不记得。

可是世间人又有一种,他就说:“不对啊!这有的人(他意识),他就是可以知道过去生是什么。”可是我们要说这有几种原因:一种是报得;一种是修得,就是他的果报是如此,另外是过去生他有修。像鬼道众生,他也知道他前世啊!他知道前世他是谁,那时候父母还在哪里,可是这是因为果报;那有说是修,就是他又往这些来修学。可是这都不究竟啊!譬如说,有人说他前世是谁,可是这一世他已经是小孩了,还在学种种的、其他的,而且甚至在不同的国家,学不同的语言,这都有可能啊!那因此他还如何再回到过去?因为回到过去的一个色身等等,也不可能啊!然后实际上意识心已经是不同的意识心了,她前辈子是女人,这一辈子是一位男孩,那两个根本就不一样啊!然后想法、作法也不一样,为什么说他是同一个呢?所以也就不同了啊!

既然不同,就是不同意识心。譬如说,有人以前当畜生再过来当人,或是现在当人以后去当畜生;然后有人他现在当人,下一世当天人,或是从天人再过来当人,这个业道上已经不同,色身也不同。然后有的业道身非常的广大,譬如说像欲界天、不像人间,天上吃的东西也跟这边不一样,所以意识心也各自不同,男女也各自有别;在这种情况下,如何说是同一个意识心呢?同一个意识心的标准在哪里呢?明明要依于身根来住,所以这样是不可能的。而且在佛经已经说了,这意识心祂本身就随着入胎就断了,入胎的是入胎识,不是六识,然后意根会跟着一起去,可是因为祂的识的了别性比较差,所以在阿含里面不特别来说明他的第七识,因为祂没有像意识心这样伶俐。

我们所知道的许许多多都是意识心所作、所指,这样就是意识心;那所以说,我们从这样来理解说意识心不是我,就变成世俗谛一个很重要的关键。因为如果不能够解释或是理解这意识心的许多的内涵来作观察,这样就没有办法可以断除身见,这样就不可能证得解脱的初果。因为意识心的永恒,它是错误的,祂是被出生的法;所以,《阿含经》有说这样的法,祂是要根、尘相触以后才可以出生的。所以世俗谛的一个真相,在于说没有一个世间法它不是被出生的。因此,不论一个人怎么样去修学,他盲修瞎练也好,他应当都有这样的知见——不要再扩充自己意识心的一个自我,应该要把意识心当作是一个工具,透过这样的工具来成就自己的解脱道。但是最后这个解脱道是将自己灭除,因为把三界的一切我灭除了,最后才能得到二乘涅槃。

那我们也知道,如前所说既然五蕴都灭了,一切诸法都灭了,这样到底谁证得涅槃?谁有智慧、有真正的解脱知见,知道自己已经证得涅槃,也都不存在了啊!因为连意根都不见了。所以我们从这样来分析、来解析,就知道说世俗谛再回到这样声闻菩提的一个目的,它是要灭尽一切诸法的;因为一切诸法它有生必灭,而且它每一个法,在这种情况下都不能够归属于我。既然我们要找到一个真正的我,或是说这些法没有一个真正的我,那显然这些法都可以舍弃。如果有一个很快可以有一个究竟的地方,当然就可以去啊!然而这究竟的地方,并不是一切无有,所以在《阿含经》有说到,有人他有一些恶邪见,他认为这阿罗汉灭尽了,他应当就是一切都无所有了;可是这个理解上是错误的,因为能够出生万法,或是说狭窄到只出生他自己的这五阴的法是永远存在的。因为不可能说只有被出生的法,没有能生的法,那这个法存在,那这个就是胜义谛的第八识如来藏。所以应当对如来藏法来信受,至少不应该毁谤;或是说(可以说)亲证如来藏比较难,那我就去极乐净土来修学,然后最终我会亲证这个法。

即使是说没有倾向于大乘法,他说反正我还是要解脱,那这样的话,也要相信一定有一个常住法。那这个常住法,他自己可以想,反正他就是在涅槃世界里面;这无余涅槃界里面,反正祂就是我的无余涅槃界,反正我有一个无余涅槃界,然后在那里安住。然后我死后,不管是怎么样的入涅槃或怎样,我就相信有这个涅槃,然后我死的时候,是要把一切世间诸法都灭尽,那依此来成就胜义谛的实质。虽然这样来想的行者,对于许许多多法并不很清楚,所说的这个实质或非实质,他也不是很精确来知道;不过没有关系,因为他至少应当去想,他修学世俗谛就是要灭一切诸法,而一切诸法灭尽以后还是有一法常住,不过不是这世间他目前所知的十八界法。

好,我们今天就讲到这里。阿弥陀佛!


点击数: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