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琊阁倒瓦见碎,谤志难成舍永泰(四)

第161集
由 正洁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继续收看“三乘菩提之相似佛法”。

上面一集我们已经针对这一个“平实导师被毁谤说会去贪爱这个书局的这一些卖书的款项”,我们作了一个破斥。这一集我们则是要针对这个琅琊阁、张志成邪见一族,他在整个邪见大全当中针对一些可能是增上班,不管是执事、包括班级义工,包括各组的,比如福田组、种种组的干部,乃至助教、乃至亲教师,这些增上班的成员,有一些他们在事相当中(当然有真也有假),虽然绝大部分是他们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可是不能否认,就如同 导师所说的,除非这个道场之内全部的人都证得小乘三果,都证得初禅、有具足阿那含果,不然的确会有一些贪瞋痴相应的事相。可是绝非如同张、琅邪见一族他们所说的这样子的污垢,就如同他们还会去诬蔑 导师贪财,这是非常荒谬的!

好,我们进入正题,这一集的正题有两个,第一个就是“纵解宗旨犹未悟,一勘岂便无疑问”。我们要借由第一个小部分的演说,来证成从古以来,当然也包括现今的正觉同修会的禅三所印证的开悟,这些开悟者未必都断我见;未必断我见的意思,代表是他也未必证得未到地定,我们会引用公案语录来作证明。而且自古以来,开悟的时候勘验有误,也是常有的事情,不能以为说正觉讲堂“一下子你萧平实印证这个也开悟,他如何如何之后,你又把这个开悟收回来,开悟不开悟都是你在说的”,绝对不是如此的毁谤、这样的毁谤是真实的。那我们引用两个公案,请记得正觉讲堂讲述公案,绝对不会去作解释,因为讲述公案,这样子的讲解公案,而让菩萨们不应该去了解而听得这个表相密意,这是有很大的过失。而我之所以在这里讲解公案,绝对也只是表面的,不增加文字、不作解释的说过去,因为我的目的只是在证成“纵解宗旨犹未悟,一勘岂便无疑问”。自古以来禅宗的开悟本来就有未断我见者,乃至开悟的时候勘验会有错误,也是本自有之,无足为奇。

我们来看一下《指月录》卷28:开圣觉,初参长芦夫铁脚禅师,久无所得、无所证。闻师法道(听闻五祖法演他东山法道),于是径造席下(直接到他的座下修学)想要求开悟。一日方丈室中(小参室中),法演禅师就问他:“释迦、弥勒犹是他的奴才,且道他是阿谁啊?”这个开圣觉就回答说:“哎呀!长胡须的张三啊,黑皮肤的黑脸的李四啊!”师然其语。请清楚看到,五祖法演禅师“然其语”,这里来讲就是印证他开悟了。好,我们看下去,时 圜悟和尚为座元(克勤祖师在五祖法演座下当座元),师举此语似之(五祖法演跟克勤祖师这样子讲,有这样的过程)。语云(克勤祖师说):“好则好,恐未实(恐怕还不实在,这答了听起来好像不错,实际上恐怕不实在),不可以轻轻地放过啊!老师啊,师父啊!您还要更于言下再去搜寻看看,还要再来前后问答,看看他问答如何?”次入(隔天又入了小参室)方丈室,五祖法演一样垂问如前。这时候开圣觉就回答说:“昨日向和尚道了(我昨天已跟您说了啊)!”五祖法演说:“道甚么(您昨天说什么)?”开圣觉说:“胡张三,黑李四。”法演禅师说:“不是!不是!”开圣觉就说了:“和尚怎么昨天说是呢?”五祖法演说:“昨天是,今天不是!”这么一讲的时候,开圣觉却言下大悟了。这里的表相密意我们当然就不说。

觉后,就是开圣觉后来出世去住持这个开圣寺,所以他才叫作开圣觉,这个开圣是指开圣寺。他看到长芦夫铁脚他的“法席大盛”,他的道场鼎盛,他的护持弟子多,当然名闻利养就多,于是就来接传长芦夫铁脚的这个位置,接任住持当他的法嗣。“不原所得”,而没有向大众在这个善会,天人推出而来为人、天演说正法的时候,在就这个住持位的时候、焚香祝祷的时候,没有跟大众说明他所证、所得是来自于五祖法演,来自于东山法道。他在拈香的时候(住持大典拈香的时候),忽然觉得胸前好像被人家类似把金刚杵这样子用力地捣弄了一下、撞了一下,日后遂于这一个痛的地方开始发痈成窍,就是现在的蜂窝性组织炎一样的,慢慢的慢性的长脓,以乳香(香药、没药)有香气的药作了可能是和面作饼塞在这个地方,可是久久还是没有痊愈,最后还是死了。

《百丈丛林清规证义记》里面记载了,这一个作义记的人他说了:“噫(哎呀)!这就是辜负五祖法演他这个如同山重海深这样子的帮助他开悟之恩,而另外去别嗣(其他的禅师的法嗣)而引生的苦报。后面的学者千万不要再重蹈覆辙。”又另外记载了云栖的《崇行录》有说到宋怀志,这是金华人。“幼业讲”,他年轻的时候,他主要在修学佛法的时候是讲经说法,以为度众之业,因为一个禅者(禅宗的某一个行者)的激发,他弃(他就不开讲、不演经了)而参访诸方想要求开悟。比较后来到了洞山禅寺这个地方,他于真净文(真净克文禅师也就是之前讲的,痛骂圭峰宗密是破凡夫、臊臭汉的,这一个真净克文禅师被 克勤祖师非常称赞的,也被 平实导师说为是地上菩萨证量的真净克文禅师),他在他座下得法、证法,久之辞去。真净嘱咐他说:“子,虽然你的禅悟,你的禅智慧虽然逸格(超出凡格),可惜您缘不胜(你度众的缘不殊胜)。”于是这个怀志禅师就敬拜谨受师命。

他至袁州,州人请住持杨岐,他掣肘而去(转身就走了)。他游湘上潭牧这一个官府,请他住持上封、北禅寺,他皆不受;他后来起一个草庵住于衡岳二十几年。他自己写了一个偈说:【万机休罢付痴憨,踪迹时容野鹿参;不脱麻衣拳作枕,几生梦在绿萝庵。】他后来晚年将要过世的时候,他去投靠他一个禅门的兄弟龙安禅师(龙安照然禅师),龙安禅师把他安置在、安处于最乐堂,在那里终老。莲池禅师也就是净土宗的大师莲池祩宏大师,他云栖祩宏大师,他称赞他写了一首赞说:显达、名利啊,名通利达,这个是常人之所欲,遵遗命(遵师,遵真净克文的遗命)而力拒诸方的邀请出来(像开圣觉一样主持诸方而享受名闻利养,当个住持),可不谓难乎!难啦!今人(现代人),请记得这莲池祩宏禅师,已经是明末清初时代了。今人嗜名利,贪爱名、贪爱利,自己贪嗜名利,却来诽谤 导师贪嗜那蝇头小利。好,弃礼义于不顾,于人伦、于弟子之礼弃于不顾,不请而往者纷如矣,尚何忆乎师命!这是第一个禅宗语录。

第二个《正法眼藏》卷2,这其实是 大慧宗杲禅师所编辑的语录,这里面记载着,因为时间所限我们就简洁而说,同样我们也不作过度的解说。有一供过童子(供过童子就是侍奉、特别是侍奉和尚的一个沙弥),每见人问佗事,也竖指祇对。有人谓俱胝曰:“和尚!这个童子也不可得啊,欸!也蛮厉害的喔,他也会佛法喔!凡有人问他,皆如您和尚一样,竖起一个指头来回答别人。”俱胝和尚听到了,有心为他;也要来立下一个禅门的威德,不允许这样子的随意地,其实是东施效颦,其实是不得其意而来这样子的,所谓的说者、听者俱皆有过,那也都不允许。因为我们也说过了,如果说用语言文字表达的,说出来的密意跟听出来的密意等同于实证的密意的话,那您也不用辛苦修学无相念佛了,您只要把 平实导师的《无相念佛》这一本书背熟、记熟,乃至更简单的,您只要在任何亲教师面前,你说:“欸!老师!”或是说:“欸!我想要来学无相念佛,麻烦您教导我一下。”那您说完,对方只要回答说“无相念佛”那四个字,那您听到了啊,那您应该就会无相念佛的定力了!这样的讲法当然是很愚痴、很可笑,三岁孩童也不相信的讲法。

所以同样的,如果有人还认为听来的语言文字、音声相应的密意,就等同真实的、参来的那样子离于言语文字的密意,那您无妨就继续不惧不畏“说者、听者俱有大过”,您就再去触犯法毗奈耶,就让这样的法毗奈耶来让您洗刷这样子的恶熏习。那我们继续下去,“俱胝闻得,一日潜将刀子放在袖中,唤童子近前来”,哎呀,童子啊!过来、过来!“闻你也会佛法,是否?”云:“是!”还愚痴地敢回答说“是”!俱胝曰:“如何是佛?”童子便竖起指头,被俱胝一刀斫断(一刀就把那指头砍断了)。童子呌唤走出,俱胝遂唤:“童子!且来!”童子就回头啦,俱胝说:“如何是佛?”童子不觉将起手,不见指头,忽然大悟。

我们的重点当然不在表相密意,这两个,开圣觉乃至这一个俱胝座下的断指童子,都只是要清楚告诉你:开圣觉一开始被印证开悟,可是五祖法演认为他开悟了,如果不是 克勤祖师提醒师父说:“哎呀!这个回答好则好,恐未实,不可放过。”他就轻轻放过了。请问他是不是错误地就放过这个开圣觉一马,错误地印证、错误地勘验他开悟了?清楚的,在禅宗语录中这样的例子虽然不敢说不胜枚举,可是也绝对不在少数。所以禅宗印证开悟自古有之,而且请记得,开圣觉跟断指童子一样,他两个都是真实开悟;可是开圣觉开悟之后,他竟然还为了要名闻利养,为了道场、为了供养而“不原所得”。请问这样子被五祖 法演乃至被 克勤祖师也可以说是印证开悟的,这样子的所谓的禅宗开悟者,他有断我见吗?不说他的开悟有没有未到地定,他绝对没有断我见。

所以相对于今世而言,当有人在悟前衷心所贪爱的是 平实导师的所谓的禅宗的明心大法,他悟前衷心所贪是 导师的明心大法;他悟后愚痴所慢,悟了以后以为“我是圣者了,我是增上班了,我是导师所说的,哎呀!稀有动物了”,果然真的稀有!值遇这样的深恩还能够背叛,背叛之后还这样穿凿附会诽谤。欸!真的是稀有动物,世所稀有!那这样的悟前衷心所贪,悟后愚痴所慢的,而在增上班中,乃至当执事、当班级义工,乃至当亲教师而有退转的,乃至还没有退转的;对不起!您也不用奇怪。因为自古以来禅宗的开悟,正觉讲堂印证的开悟,它本来就是如同这样子,勘验有误没有什么好奇怪,没有断我见也没什么好奇怪。

特别是像断指童子那样子的,细相我们就不说,请问这样子的童子,他有断我见吗?可是他明明,这里 大慧禅师的《正法眼藏》说他是言下大悟,乃至无门慧开禅师的《无门关》语录里面也说他跟天龙和尚、俱胝和尚、童子串成一线——你要也悟了,也是跟这三个悟者串成一线——所以清楚显然的,供过童子(这一个断指的侍奉童子)他是有开悟的,是有禅宗七住位的开悟的;只是这样的开悟好不好?当然不好!因为他没有断我见,他只是知道一个知见。因为简单来讲,在斩断手指头到他开悟之间,请问一下,有没有三十秒?三十秒前没有断我见、没有未到地定,三十秒后,断我见了、未到地定了,然后断我见之后明心了;再傻的人,都不会相信有这种事情。可是他明明有开悟啊!无门慧开说他有开悟,大慧宗杲《正法眼藏》说他有开悟;而这样的开悟能真实讲是七住位吗?方便讲七住位,如果他悟后能够让善知识摄受,能够补过来。严格讲,还没有补足定慧之前,是没有资格讲七住位的;换成现代就是说,严格讲是没资格具足增上班资格的。

好,那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今天就先讲到这里。

阿弥陀佛!


点击数:1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