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乘广五蕴论》是邪说谬论

第127集
由 正融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您收看正觉教团弘法节目。在这一集的单元当中,要来谈“《大乘广五蕴论》是邪说谬论”,并且要对于琅琊阁在网路〔网络〕上PO文所说错缪偏执之见作观念上的导正。

佛教自印度渐渐传到中国,从汉朝之后,学佛人才知道意识心原来是生灭法,是虚妄而不真实的;也才进一步深刻地了解到必须要深入大乘佛法之中,才能够亲证 佛所说的每一位有情众生生命本有的真心本体——如来藏——阿赖耶识。后来大乘法义的《楞伽经》传到了中国,在《楞伽经》的经文当中,佛分别开示了“八识、五法、三自性、七种第一义、七种性自性、二种无我法”,说明阿赖耶识的本体以及和七转识之间的关系;并且也详细地说明,在实证明心之后应当依循的修道原理以及修道的次第;同时也说明了如何以所实证的如来藏为根本,来渐渐地断除掉现业流识以及精进修行地地增上的道理。

根据史料的记载,禅宗 达摩祖师到中国,就是以这一部《楞伽经》来佐证大乘的开悟明心就是找到第八识如来藏。然而,在《楞伽经》当中的经文以及义理,都是非常的隐晦而且艰深,因此当时的学人都难以如实地了解其中的究竟义旨。后来从《瑜伽师地论》当中所择出精要的《摄大乘论》又传到了中国,当然《摄大乘论》也是以第八识如来藏为中心,来说明大乘佛法的纲要。同样的,由于《摄大乘论》的内容也是非常的精简,在论文当中的义旨又是非常的广大深远,所以导致于论师们在解释的时候,就产生出各种的歧异争端出来。

根据《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的记载,玄奘菩萨自幼聪敏,早早就已经悟得了三空之心,并且在十三岁的时候,他就已经升座讲述《大般涅槃经》的经文义理,可以显示出他在佛法上的证量。虽然 玄奘菩萨他在西行之前,是透过真谛法师所翻译的《摄大乘论释》来学习唯识学,然而 玄奘菩萨在学习的过程当中,对于他所从学的摄论师所说的“九识论”,他有质疑;他质疑从地论南道而来的摄论学派,他们是从如来藏清净无为的角度,对第八识作解释而偏落于一边。因此,他接着又去访求地论北道和真谛法师的后裔,他发觉真谛法师把原本梵文本《瑜伽师地论》当中,描述实证第八识之后出生的出世间智以及第八识本性清净,还有实证者能够转依住于第八识的真如体性,真谛法师都把祂改译成为“阿摩罗识”,并且强调“阿摩罗识”是第九识。但是真谛法师的这个说法,是完全违背了 弥勒菩萨在《瑜伽师地论》当中所说的:一切有情最多就只有八个识的原意,并且第八识心体是正住、常恒不变易的。

如同 佛在《楞伽经》当中所说,第八识就是出生万法的本体;既然第八识是出生万法的本体,那么当然就不应该另外还存在有另一个第九识本体来出生第八识。然而,当时因为《瑜伽师地论》这一部根本论还没有传到中国,因此 玄奘菩萨就有了西行求法的念头,想要去求取佛法的原典,尤其是有关于唯识相关的经论,以便于能够厘清唯识学一切种智的真实义理。当 玄奘菩萨西行求法,在天竺学成以后,就从初始建立“真唯识量”的立论宗旨,说明“真如来藏量”以及“真真如量”的义涵。也就是说“一切法唯识”,而唯识现量的境界是真实的,一切都是唯由这个阿赖耶识而生而显——出生的是“一切有为法”,显现的则是“一切无为法”。同时在这里确立了“真实唯识”与“虚妄唯识”二门和合运作的中道第一义谛空观的正理,并且依此验证“三界唯心、万法唯识”的道理。

我们知道 玄奘菩萨终其一生,都是以第八识为核心,来弘扬 佛所说“唯一佛乘”三乘菩提之法;同时依此正理,他也翻译出众多三转法轮三乘菩提整体佛法的经典与论典,因而利益了无量后世的学佛人。那些对于三乘菩提既迷惘又无法贯通其中义理,更未实证的琅琊阁诸君们,在网络上PO文说:【(正觉)污蔑唯识论师安慧是六识论外道,不知道安慧论师在《大乘广五蕴论》界定阿赖耶识属于识蕴与世亲菩萨的《大乘五蕴论》毫无分别。】(〈《观念篇》(2):学佛不可不读印度佛教史〉,琅琊阁。)但是事实上,琅琊阁诸君们把六识论外道的安慧错误地高举为唯识论师的这件事情,真的是非常的荒谬;不仅如此,又把安慧在他所造的《大乘广五蕴论》当中错将阿赖耶识归于识蕴的这种邪见,却认知为是与世亲菩萨所造八识论的《大乘五蕴论》毫无分别。凡此种种错解,实在是非常严重的过失!

因为古时候安慧所造的《大乘广五蕴论》,有许多的地方都是违背 佛所说的正义,更在许多的地方不符合唯识增上慧学所说的一切种智的义理。所以《大乘广五蕴论》完全不是大乘佛法,而它所显见的本质其实就是:先是冠上了大乘之名,其次再以他所误解之后的小乘法来诽谤大乘佛法。同时,安慧他更大胆地破坏了“唯一佛乘”大乘法的根本——第八识阿赖耶识,从此他就把三乘菩提的所依完全摧毁掉了。以致于在大乘学人当中,若是有人信受了安慧所说的错缪邪见,那么将再也无法亲证如来藏本来自性清净涅槃,也永远没有见道之日;当然不可避免的,就会使得二乘涅槃堕于断灭空,同时也破坏了大乘、二乘佛法所依的根本正义,因此他的本质就是谤法者。

其实对于安慧所造的《大乘广五蕴论》,玄奘菩萨在他所著作的《成唯识论》当中,就已经作了种种法义上的辨正,并且大力地破斥了这一些邪见。只是 玄奘菩萨在造《成唯识论》的时候,因为窥基法师希望维持当时佛教界的和谐,就劝止 玄奘菩萨不要直接指名道姓来作辨正;因此在《成唯识论》当中都没有被指名道姓,而是以“有义”这两个字来取代,甚至于 玄奘菩萨在论文当中,自己所主张的佛法正义同样的也是以“有义”这两个字作为代表。所以“有义”这两个字指称不明,而让一般学人很容易混淆而无法辨别到底何者所说才是正义?何者所说又是错缪淆讹的邪见?真的是很难辨别。就是因为有这样的淆混,而使得当时以及后世的学人无法知道安慧在《大乘广五蕴论》当中的所说,其实是偏邪而错缪的;同时也都不知道安慧所造的《大乘广五蕴论》,已经被 玄奘菩萨在《成唯识论》中极力地破斥了。而唯有亲证种智的菩萨才能够清楚地知道,才能够指出两者“有义”之间到底何者所说才是佛法的正义。

渐渐地在《成唯识论》流通之后,窥基法师也有发觉到当年自己极力劝止 玄奘菩萨在《成唯识论》当中,不要直接指名道姓的这一件事情,反而使得《成唯识论》在辨正法义以及破邪显正的功德上面很难彰显出来,而导致于安慧的邪说谬论仍然继续地在危害学人。有鉴于此,窥基法师认为那都是当时自己乡愿的心态所产生出来的后果,为了要弥补这个缺失,所以窥基法师就著作了《成唯识论述记》,并且在《述记》当中他就明白地指出安慧的名字并加以辨正;同时破斥安慧在《大乘广五蕴论》当中的那一些邪说谬论,希望借此来弥补自己当年因为力劝 玄奘菩萨隐覆姓名而作辨正的这样的过失。

即便是在《成唯识论述记》当中都已经有指名道姓破斥安慧的种种邪说,可是仍然没有人能够如实地理解《成唯识论述记》当中的文句表相的义理,以及破斥安慧邪见的真实正义。既然对于《述记》当中的真实之义都已经没有办法了解了,更何况是想要能够了解《成唯识论》的妙义,那当然是更加、更加的困难了。因此,如果有人能够正解《成唯识论》以及《成唯识论述记》当中的文义和实义,又进而能够辨析安慧的种种邪见,那真的是难能可得啊!同样的,在《成唯识论述记》当中的名相也是相当的多,虽然说这也是不得不然的事情,毕竟也必须要以名相作为直接的表达,才能够避免论文的篇幅过大;又因为古时候的排版印刷费用非常的昂贵,因此用字遣词都必须要非常的精简洗炼,所以在《成唯识论述记》当中所使用的言辞同样也是非常的简略,当然这也是势所必然的。

虽然窥基法师已经在《成唯识论述记》当中有直接指名道姓来破斥安慧的种种邪说,但是自古以来一直都有一些自作聪明的人,仍然继续再援引安慧的种种邪见来否定第八识——实相心体阿赖耶识的正理而作无根诽谤,指称阿赖耶识为“虚妄之识”,为有生、可灭之法。因为这样的缘故,平实导师为了救护现今那一些已经落入邪见当中的学人能够回归到正道,因此在2005年著作了《识蕴真义》这一本书,并且以浅显易懂的口语化文字,将窥基法师在《成唯识论述记》当中直接明指安慧之名而作破斥辨正之处,都加以语译、注解、表显;同时更是将八识的正理以及识蕴的真实义理,清楚分明而作条分缕析地表彰出来,期盼学人能够远离安慧的种种邪见,转而迈入佛菩提的正道之途。

在这里我们举出一些安慧在《大乘广五蕴论》当中的邪见谬论:譬如他错认识蕴为实相的境界,又把阿赖耶识摄归在识蕴之中;他妄说“意根是假名施设而有的”,妄说“灭尽定中没有意根存在”,妄说“意识就是意根”,妄说“根能生识”,妄说“识无见分、相分”,妄说“五别境心所法同时有”,妄说“阿赖耶识为有漏有记性”,又妄说“阿赖耶识有法执”等等,真的是错误百出。

那我们现在就从 佛所说契经当中的佛法正义来勘验邪见者的谬误之处。首先,在《佛说不增不减经》中 佛开示说:【甚深义者即是第一义谛,第一义谛者即是众生界,众生界者即是如来藏,如来藏者即是法身。……此法身者,是不生不灭法。】其次在《入楞伽经》卷7〈佛性品〉当中 佛开示说:【大慧!阿梨耶识者名如来藏,而与无明七识共俱,如大海波常不断绝,身俱生故;离无常过,离于我过,自性清净。余七识者心,意、意识等念念不住,是生灭法。】此外,在《中阿含经》卷24〈因品〉当中 佛更清楚明白地指出:【是名色因、名色习、名色本、名色缘者,谓此识也。所以者何?缘识故则有名色。】从上面所举示出来的经文来看,佛已经明白地表示有一个实相法不生不灭,名阿赖耶识,又名如来藏。如来藏是常、恒、不变易,是无住性,所以离无常过,也离于一切法执。又说其余的七识心,念念不住而有我过,所以不是实相法而是生灭法。又更说明阿赖耶识是名色因、名色习、名色本与名色缘者。

那我们根据上述的经文当中,就知道“生灭法必然是依于不生不灭法而出生”的真实义理,以及“法住法位,法尔如是”次第显现而不会错乱无序,当然也就不会被那一些邪见者所误导而认为意根与意识等同,当然更不会把阿赖耶识归类为识蕴之法当中。事实上,佛法八识论的正理以及识蕴的真实义理,都应当要依 佛所教导的为准,要依已经有道种智的菩萨所说为准,绝对不可以依误会了小乘法的安慧论师所造的论为凭;也不可以依持小乘心态而身披着大乘外衣的人所讲的为凭,乃至于当然也不可以依于那些悟后还没有发起道种智却又违背于佛意所说者;这些都不可以作为依凭,一定是要依照 佛所教导的四依四不依的正理作为依凭。

然而,安慧以及他的徒弟般若趜多,他们正是以误会了之后的小乘法,却又大胆地造作所谓的《大乘广五蕴论》的邪说,来否定三乘菩提的根本——阿赖耶识心体;更诽谤说阿赖耶识是识蕴所摄的生灭之法,这是何等的愚痴啊!琅琊阁诸君们怎可信之?怎可受之?又怎可以这样的异端邪说来扰乱正法的弘传呢?在这里要再次呼吁琅琊阁诸君们:千万要珍惜此世不可多得的正法因缘,苦海无边,回头是岸。诸君们珍重啊!珍重!

好,今天我们就讲到这里。谢谢您的收看!

祝福您:色身康泰、学法无碍、早证菩提!

阿弥陀佛!


点击数: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