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谓断我见证初果?

第050集
由 正村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大家收看佛教正觉同修会所为您制作的三乘菩提系列弘法节目,这个单元是探讨“三乘菩提之相似佛法——重蹈灯下黑之琅琊阁”,这是本文的第四集节目。今天探讨的题目子题是“何谓断我见证初果?”

在上一集节目当中,我们谈到了琅琊阁他们所妄说的佛法修行,我们再继续来看下面这一段琅琊阁的外道文章,了解到他们是怎么样错会了二乘人的断我见证初果。这一小段文是这么说的,他们说:【二乘人断我见证初果的时候,所证是人无我。“人无我”是什么样的体验?就是只看到五蕴,完全看不到凡夫在五蕴上(或是在五蕴外的我,或是与五蕴非一非异的我)添加想象的那个“我”。】(〈萧平实弟子的“见道报告”是“见到我见的报告”?〉,琅琊阁。)这样的说法到底正确不正确?我们还是继续用问答的方式来论证这样的文字叙述错误的地方到底在哪里。

我们首先要问作者说:你这一段文字这样的叙述,请问是你作者本人的亲身体会吗?如果作者回答说:“不是!不是我亲身体会。”那么这就是你作者个人自己的意识思惟想像,这当然不是实修实证的佛法。如果作者又回答说:“不是!但是我是依据世尊经典的开示,自己再去了解。”但是 佛所宣讲的三乘菩提所有的经典,世尊从来没有作这样的开示,这是作者自己错会了经文的义理。如果作者又反过来回答说:“是!这是我个人亲身的体会。”那么我们就要继续问作者说:那你又是依哪一部经论来说经过这样的体会,就是证到佛法的人无我?而且是不是你也认为自己既然有这样的体会,你自己已经证到二乘初果成为二乘的贤圣呢?如果作者又回答说:“我自己是已经证初果的贤圣。”那我们更要来检验一下,透过这样的体会、体验究竟是不是就证到初果了?如果没有证初果,那当然这位作者就堕入未证言证的大妄语当中,自然需要立即对众作忏悔!

后面我们要继续问说:你说人无我就是只看到五蕴,完全看不到凡夫在五蕴上(或是在五蕴外的我,或是与五蕴非一非异的我)添加想象的那个“我”。这里面的文,到底什么叫作完全看不到凡夫在五蕴上添加想像的那个“我”?你所谓的看不到,意思是在讲当时你的肉眼看不到?还是你感觉不到?还是什么样其他的情形?如果是属于说,是你当时肉眼看不到的,那么我们要说,那眼睛瞎掉的盲人,他们也都看不到啊!那是不是盲人也是看不到,所以他也是贤圣呢?如果你的意思是属于说,是感觉不到,那么世间法上有一种情形,是被催眠的情形,被催眠的人,他们的当下也可以被暗示之后而暂时感觉不到自我,甚至在催眠师的暗示下,自己认为当下就是某一个电影、电视明星了,那这样的当下,他也是贤圣了吗?当然不管哪一种说法,这些都是属于盲修瞎练,这些都是想像的相似佛法,不是真正的实修实证的佛法。

我们要再继续问作者:什么叫作或是在五蕴外的我?或是与五蕴非一非异的我?你说要看不到五蕴外的我,我们要请问作者:五蕴、蕴处界、三界世间之外还有任何一法存在吗?佛法实际理地是说,在五蕴外、在三界之外是没有任何一法可得;没有这个法的关系,没有任何一法了,当然任何人,包括贤圣与凡夫,也看不到所谓五蕴外所谓的蕴处界的我。如果又说看不到与五蕴非一非异的我,在佛法上与五蕴非一非异的法,佛讲的就在直指这第八识如来藏真实我;凡夫还没有大乘佛法的实证,当然看不到,二乘初果人也没有大乘佛法的证量,当然也不能现见,只有大乘的开悟贤圣才能够现观这与五蕴非一非异的真实我第八识如来藏。所以,作者建立了所谓“看不到五蕴外的我”或“看不到与五蕴非一非异的我”,这些说法都跟证初果没有必然的关系;因为凡夫众生也同样是看不到这两者的我。所以作者这些断我见的叙述,读后实在让人家不知道他到底在说什么,因为这当中有严重的法义错误以及前后逻辑上的矛盾处。

佛法的正说:我们就为大家说明什么是断我见证初果,主要也为了避免大众读了这些错乱的文字之后,被琅琊阁人所误导,所以先为大众来说明 佛所宣讲的断我见证初果的正确意涵。首先为大家说明到底什么叫作“我见”?凡夫众生在无始劫来,由于无明推动的关系,一直在执取每一世现前的五蕴身心作为真实自我;也就是把每一世出生的这个色蕴,狭义地说就是这个色身当作就是我,乃至把现前领受苦乐的这个我作为是真实我,乃至以想蕴为我、以行蕴为我、以识蕴为真实我。凡夫众生执取五蕴身心的一分或多分乃至全体为常住不坏的真实我,有了这样的恶见——也就是所谓的不正见(不正确的知见)——具有这样不正确的知见,就是一个具足我见的凡夫。

二乘声闻解脱道修学者,在听闻 世尊开演断我见的观行方法,这些二乘修学者就开始在现象法界(也就是蕴处界)上作种种的思惟观行——去观行五蕴我都是虚妄不实,并不是有情真实自我;主要是透过观行五蕴我本身的法性,都是因缘和合而生灭无常,都是会变异的法性,乃至终归坏灭之法,所以五蕴诸法是苦法、是虚妄空相法,更是无我、非我的法性。经由自身的意识心作这样长时的观行,最后能够转变自身第七识意根末那这一分我见的执取,才能够真正名为一位断我见实证人无我的初果贤圣。也就是实证所谓的五蕴之我是无我可言的法性,实际上没有任何一个我可言、是无我的法性;如果执取当中任何一分为我、为真实我,其实也是非我,也不是常住不坏的真实我。

以上是对如何是我见、如何来修行才能够断我见,应当作怎么样的观行,在阿含经典当中这样的观行修行方法,都可以在 世尊的经典当中,找到相对应的经文来作为教证。我们就举《中阿含》经典当中,世尊就有下面这段开示说:【“比丘!于意云何?色为有常,为无常耶?”答曰:“无常也。世尊!”复问曰:“若无常者,是苦,非苦耶?”答曰:“苦、变易也。世尊!”复问曰:“若无常、苦、变易法者,是多闻圣弟子颇受是我,是我所,我是彼所耶?”答曰:“不也。世尊!”复问曰:“比丘!于意云何?觉、想、行、识为有常,为无常耶?”答曰:“无常也。世尊!”复问曰:“若无常者,是苦,非苦耶?”答曰:“苦、变易也。世尊!”复问曰:“若无常、苦、变易法者,是多闻圣弟子颇受是我,是我所,我是彼所耶?”答曰:“不也。世尊!”】(《中阿含经》卷11)这段经文文字也比较容易了解,也由于时间关系,就不逐字为大家作解释。但是整段经文的意旨,世尊主要是在开示弟子们应当去蕴处界上作种种的观行,去观行五蕴一一诸法——包括色、受、想、行、识,都是无常的法性,是苦法、是会变易之法,更是无我、无我所可言的法性。

在本文引述的琅琊阁这些外道文章当中,作者也说他们也是有依据经教的教证,举示了断我见的经教依据。我们继续来看他们所引用的这一段文,再来为大家解释说明,就可以知道作者如何错会了 弥勒菩萨这一段论文的开示。他们所选择的论文出自于 弥勒菩萨的《瑜伽师地论》卷34的〈声闻地〉的部分,内容是说:【复作是念:“我于今者,唯有诸根,唯有境界,唯有从彼所生诸受,唯有其心,唯有假名我、我所法,唯有其见,唯有假立,此中可得,除此更无若过、若增。如是唯有诸蕴可得,于诸蕴中无有常恒、坚住主宰,或说为我,或说有情,或复于此说为生者、老者、病者及以死者,或复说彼能造诸业,能受种种果及异熟。由是诸行皆悉是空,无有我故。”如是名为由无所得行趣入空行。】

这段论文,弥勒菩萨是在教导解脱道的声闻人,应当去教导他们怎么样能够实证声闻解脱道,也就是整段论文的内容是在说明声闻解脱道修学者应当由蕴处界上去观行蕴处界一一诸法,都是无常、苦、空、无我的法性;在蕴处界诸蕴当中没有一个恒而常住、不生不灭的真实我,有情凡夫众生执取五蕴为真实自我,因此而有了我见,由于我见推动的关系,因此世世造作诸业,乃至世世需要受不同的异熟业果。所以,这段论文主要是在演述声闻解脱道修学者的证境,并不是在论述大乘菩萨修学者的证境,当然这当中的论文法义就不会谈到大乘菩萨才有能力实证的法界真实我第八识如来藏。但是琅琊阁这个作者却依〈声闻地〉声闻人的证境而错会了论文,用这个谈声闻修学者证境的论文,要来定义说诸佛菩萨都只有宣讲一切法无我、一切法空,从来没有宣讲五蕴我的背后有一个恒而常住、不生不灭的真实我如来藏。

弥勒菩萨这段论文正确的义理是在说明:五蕴当中没有一个恒而常住不坏的我,是无我的法性,也是非我的法性。但是作者却错会了论文的义理,更大胆地断章取义认为全部的佛法就是在说一切法空,世尊并没有宣演五蕴诸法的背后有一个真实我——也就是第八识阿赖耶识。作者并不了解大乘胜义谛的法义,并不能知道 弥勒菩萨在《瑜伽师地论》卷35之后继续宣讲的大乘菩萨地的证境,也就是在〈菩萨地〉这些论文当中才开始为大乘菩萨们宣讲:五蕴当中虽然没有一个我可言,也都是非我的法性,但是五蕴诸法的背后有一个“本识”,这个本识心是一切染净诸法的所依,是一切万法的根源;这个心就是众生的真实我,也就是第八识如来藏,经中又名阿赖耶识;这个心就是大乘菩萨们见道实证的标的,也是中国历代禅宗祖师所共证的真如心、金刚心,也是诸佛菩萨所共证的第八识无垢识。

大乘菩萨们的开悟见道,乃至最后能成就佛道,所要明白的心、所要实证的标的,就是第八识阿赖耶识。当然,这样的法义在很多经文当中都有开演,可以举示出来作为教证,比如 世尊就有下面这一段开示说:【诸仁者!阿赖耶识恒与一切染净之法而作所依,是诸圣人现法乐住三昧之境。人天等趣,诸佛国土悉以为因,常与诸乘而作种性,若能了悟即成佛道。】这段经文的解释,时间关系,我们需要留到下一集节目再为大家一一解说中间的法义。在了解这一段经文义理之后,大众就更加能了解琅琊阁人他们由于信受六识论者的邪见,他们否定了 佛所宣讲的第八识如来藏真实法之后,否定了八识正见,所以他们不但误会了二乘解脱道的法,也否定了大乘菩萨们证悟的标的;这样的说法,都严重违背 世尊所宣演三乘菩提佛法的义理,这些所说都属于相似佛法,并不是 佛世尊所演述的真实佛法。

今天这一集节目,就为大家解说到这里。欢迎大家继续收看下一集的节目!

阿弥陀佛!


点击数: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