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正空有之诤

第045集
由 正倖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您现在正在收看的节目是“三乘菩提之相似佛法——重蹈灯下黑之琅琊阁”。今天的主题是“空有之诤”。

网路〔网络〕上的琅琊阁说:【《玄奘文化千年路》第四集与第三集一样,有大量错解中观法义的内容,其中最重要的议题是中观与唯识之间的“空有之诤”。正觉同修会萧平实居士错解中观的核心要义,用第八识、如来藏解读“空性”和“中道”,因此正觉论述的中观法义高度错乱。至于唯识系,萧居士将唯识学里面,属于依他起性的第八识,错误归类为圆成实性,然后将第八识等同真如和如来藏,作为一切法的“第一因”。错解中观与唯识的结果是,正觉将辩论“真如是否真实有”的“空有之诤”误解为是在辩论有关第八识有没有真实自性。】 (〈正觉法义辨正:玄奘文化千年路(第四集)辨正纲要〉,琅琊阁。)

现在解析如下:空、有二宗立名之错谬。安立“空、有”而起纷争者,始自部派教声闻僧清辨(约公元490到公元570年),他对佛法义理不能通透,不信受大乘实相,并将同一第八识而有种种别说的“空、无相、真如、实际、法性、法身、涅槃、离言自性、无自性、不生不灭、本来寂静、自性涅槃、如来藏”等,当作歧异而分成许多个不同的法,不知道指的都是同一个第八识心而产生误解。清辨欲与护法菩萨(约530年到561年)诤论,护法见其慢心甚重,于是婉拒,清辨方有绝食三载而得 观自在菩萨现身指示之事。最后清辨入阿修罗宫,以待 弥勒菩萨成佛之时,以决其疑。

然此中有可议之处:弥勒菩萨为一生补处菩萨,即将成佛,为何清辨不肯依 观自在菩萨之指示而往生兜率陀天请益解惑?又 观自在菩萨现身时,亦可启请开示,何苦舍近求远?以此可知:清辨自认见解无误,直追佛地,而 弥勒菩萨主张之阿赖耶识不同于己,不愿相信,故不接受妙觉菩萨开示,一心唯信佛地的诸佛可证其言,所以必待 弥勒菩萨成佛而后请益,不肯请益现前的 弥勒菩萨。偏执至此,足可浩叹!

审阅清辨所造的论,证明其未断我见、亦未证真如,仍是凡夫,犹在三贤五住之外。然护法菩萨、无著菩萨、提婆菩萨、龙树菩萨、世亲菩萨皆是开悟贤圣,实证之后本就无有诤论,因为法同一味。如《胜鬘经》示现初地证量的胜鬘夫人,即能显说“空如来藏”和“不空如来藏”之正义;所以“空”与“不空”二处本来无诤,唯有凡夫未证实相而妄议,以致分割圣言成为二边,致令空、有相诤。

佛讲了般若以后,有许多人因不了解而产生诤论,就有空有之诤,但空有之诤只存在于佛门内的凡夫之中。阿罗汉不会跟人家作空有之诤,因为阿罗汉证得涅槃以后,他有一天起了一个念:“那我入了涅槃以后,十八界统统灭尽了,是不是变成断灭?”他就去问 佛,佛说:“无余涅槃中有一个‘本际’,也就是‘识缘名色’的‘识’,就是‘名色缘识’的‘识’,也就是入胎识,不是断灭空。”阿罗汉听到 佛的开示以后就心安了,他想:“我舍身的时候,可以安心地入涅槃,因为五阴的我是虚妄的,我灭了以后,我的‘本际’不灭,所以涅槃不是断灭空。”这才是二乘菩提的正义。

琅琊阁说:【正觉同修会萧平实居士错解中观的核心要义,用第八识、如来藏解读“空性”和“中道”,因此正觉论述的中观法义高度错乱。】只有凡夫不如实知涅槃——不知无余涅槃之中有本际不灭,不如实知般若——不知般若是在讲第八识非心心的体性,他们才会有空有之诤,就写论出来跟菩萨诤。都因为佛世的这些凡夫们有空有之诤,所以 佛又来了一次第三转法轮——讲唯识经典。唯识的经典最有名的是《楞伽经》《解深密经》《楞严经》,以及《如来藏经》《大乘同性经》《无上依经》《胜鬘经》等等都是,乃至声闻部的《阿含经》都已曾略说唯识之理。

关于第三转法轮之唯识正理,分为两门来说:在虚妄唯识门里面显说“无我”,在真实唯识门,则显说无我性的“真我”。显说“无我”,告诉我们:众生依他起性的五蕴、十二处、十八界要以如来藏为因,以过去世意识、意根所造作染净诸行所成的业种为缘,加上父母为缘、四大为缘,所以生起我们的色身与内六尘,然后才能生出受想行识,才有众生的五阴我,才有见闻觉知的“我”。有了色身五根及内六尘以后,才有我们见闻觉知的心;因为六识是心,心不触物,不能接触外六尘,这就已经告诉我们:我们人以为真实不坏的“我”,这五阴其实是假我,十八界全部都是由第八识变生的,《成唯识论》已经明明白白地告诉我们了。所以五阴是以藏识因及种种缘而假合形成的虚妄法。所以虚妄唯识门告诉我们:五蕴、十二处、十八界所假合而成的“我”是虚妄的,不是真实不坏的,所以虚妄唯识门宣说一切法无我——当然包括众缘所假合而成的离念灵知心——都是不具有真实不坏性的假我,不是常住不坏的真我。

真实唯识门则告诉我们:阿赖耶识是一切有情的根源,但仍然不是真实“我”,因为阿赖耶识中含藏了许多导致有情生死轮回的种子,使得有情落入分段生死和变易生死之中。由于阿赖耶识含藏了无明种、业力、烦恼种,令有情轮回生死,所以说阿赖耶识不是真实的“我”,说阿赖耶识非真;然而阿赖耶识心体是永远常住不灭的,所以名为金刚心,《金刚经》就是讲这个道理。然后在这真实唯识门中,又宣说阿赖耶识中本来具足了能令有情解脱分段生死的体性——本来自性清净涅槃;由于阿赖耶识心体本有的这个涅槃性,所以佛门中人可以依此涅槃而修断烦恼,成就有余依涅槃、无余依涅槃、无住处涅槃;由此本来自性清净涅槃之体性,能令佛门中人断除无始无明中的一切所知障随眠而成究竟佛道。阿赖耶识心体本身具足了如此的特性,所以证得阿赖耶识的人,可以依凭对于阿赖耶识心体的证验,以及深入了知祂的体性,现观祂本来就有的能生万法的自性,以及祂本来就无分别的清净自性,以及本来就涅槃的不生不死自性,而能具足解脱慧与般若慧;具足了这二种慧,就断尽了分段生死与变易生死,这时的阿赖耶识便改名为无垢识,也就是佛地的第八识——真如——真正的真如,究竟位的真如。

所以真实唯识门所说的阿赖耶识,既能出生蕴、处、界、入等万法,便双具有性与空性,双具生死轮回性与涅槃解脱性,双具染污性与清净性;若不入佛门修证解脱道,则阿赖耶识成为众生轮回之因;若入佛门修学解脱道,则阿赖耶识即成解脱轮回之因。若不入佛门修证佛菩提道,则阿赖耶识永远不能转变成佛地真如,则是虚妄识;若能进入佛门修证佛菩提道,则阿赖耶识其实正是未来佛地真如之体,则是真相识,是真正之“我”;所以因地的祂是虚妄性又非虚妄,如此非虚妄非不虚妄而成就中道。唯识种智中,虚妄唯识门所说的五蕴无我、十二处无我、十八界无我,辗转所生的一切法也都无我,说蕴处界及一切法都是缘起性空,讲的都是蕴处界入等现象界的诸法。于唯识种智中,真实唯识门所显说的“我”,则有业感缘起、赖耶缘起、真如缘起以及真常唯心。

如来究竟为常?为无常?而作种种辨正,即是古今皆有之“空有之诤”。譬如印顺、昭慧法师等人,认同印顺之邪见而说:释迦佛灭度后实无报身佛在色究竟天宫中宣说种智妙法。认为 释迦佛入无余涅槃灭度后,没有本际或实际之第八识真如存在,犹如灰飞烟灭,并无一法存在。由于这样的邪见,不认为 释迦佛应化身灭度后,留有圆满报身之解脱色继续度化众生。他们都堕于世俗法而不能证得二乘菩提中的世俗谛,仍然执著意识细心为常住不坏法;堕入常见外道法中,皆不能跳脱于三界有法,皆依误会之世俗谛而演说“佛法”——依三界有法之缘起性空而说佛法,又否定第八识的存在,令本来中道性之三乘佛法成为断灭之一切法空说,使得非断非常之“如来”成为死后断灭之空无。

琅琊阁跟随释印顺的错误脚步,将唯识学里面属于圆成实性的第八识真实法,错误归类为依他起性之虚妄法,质疑第八识不是一切法的“第一因”。这证明他并没有证得第八识,早就把所证忘光光了。如来藏系诸经之修证者,为破断灭见者而宣示:如来灭度后绝非断灭,尚有三大无数劫所修集而得之解脱身、自性法身,住持于色究竟天宣说一切种智妙法,利益往生色究竟天之地上菩萨。西藏密宗应成派中观见之印顺、昭慧法师等人,听闻后不能了解其义理,便说如来藏系经典之修证者所说法义皆“堕于三界有之中”,将证悟圣者之法义辨正作了错误的定位,便说诸地菩萨主张阿罗汉入灭后尚有自心如来藏不灭之说,乃是主张灭后尚有三界有者,完全不知阿罗汉灭后尚余之第八识独存之无余涅槃体性;这其实是指责说第八识同于外道常见之有、同于三界之有。然而如来藏是出生三界有的心,也是阿罗汉入无余涅槃后的唯一心,不可能是三界有。部派佛教清辨等人及现代的释印顺、琅琊阁等人因此误会,便说堕于断灭空者与证悟圣者之法义辨正等事相为“空有之诤”,完全不解“空与有”的正确义理。

“空”有空相与空性二法,空相谓世俗谛所言之阴界入万法缘起性空,空性谓胜义谛所言能出生阴界入万法之实相心。“有”者则是意识心及意根心,皆是三界中之“有”法;如来藏则非三界有,是第八识心,是出三界之无余涅槃之实际故,也是出生“三界有”的实相心,不得诬说为三界中的“有”。若人了知空与有之定义,则无空有之诤可说,只是未悟空性的人,不服证悟者亲证般若之后所说如来藏正法,出而诬蔑为堕于有之中的人。暂且不说诸佛于人间灭度之后,转入色究竟天的圆满庄严报身与自性法身等事,单说决定性之不回心声闻阿罗汉入无余涅槃一事,则知印顺等人所谓之“空有之诤”者,乃是他们错会证悟圣者之意思,进而妄解说“证悟如来藏者堕于有中”。何以故?例如决定性之阿罗汉灭度之后,仍有第八识实际不灭,所以无余涅槃不是断灭空;当他们所谓的空宗否定了第八识以后,无余涅槃就变成断灭空了,他们其实是断见论者。第八识不可以指称为“有”,因为不是三界有之法,不在三界有之中,更不是五阴十八界所摄之世间有,而是五阴十八界等法出生之根源,是阿罗汉灭尽“十八界有、三界有”而入无余涅槃后之实际。

这样的第八识,于四阿含诸经中 佛已经处处隐覆密意而说,声闻人闻之不解,也不能亲证;诸不回心大乘之阿罗汉,虽然曾经从 佛闻知,知道有这个第八识心,然而未能实证,所以对于般若正理不能了知其意趣;然而他们都不会堕于印顺、昭慧、琅琊阁等人所堕的断灭空中,信受佛语而知道必有此实际第八识故,由闻佛语而知入无余涅槃后非是断灭空故。菩萨就不是这样,听闻佛语之后能亲自觅求此第八识如来藏,有智慧能证得第八识自心如来的所在,证知自心如来之运作粗相乃至细相、极细相等,故能发起般若之总相智、别相智,乃至次第进修而得佛地之一切种智,因此成佛。

由这个缘故,阿罗汉闻佛语而信受故,知道无余涅槃非是断灭空,称为“于外无恐怖、于内无恐怖”;这样的事实仍载于《阿含经》中,印顺、昭慧、琅琊阁等人浑然无知,不晓此理,堕于否定第八识后的一切法空之断灭见中。由如是误会之故,更来否定大乘贤圣证悟后所言之无余涅槃实际为三界有之法。然而这个涅槃实际,乃是灭除一切三界有之后所余不住三界之法,超脱于三界有之外的心,怎么能说祂为三界有之法?既不是三界有之法,便不应该说菩萨是执著三界有者,则不应说之为堕于有者。

既然大乘贤圣所证的自心如来不是三界有之法,印顺、昭慧、琅琊阁等人则不应说这类证悟者所说“自心如来之正法”为三界有之法,则不应赃诬这类贤圣为护持真正佛法教义所作之辨正为“有宗与空宗之诤”。亲证如来藏者不堕于有宗之中,所证不是三界中有;也不堕于空无之中,因为第八识即是真如而不是断灭空故。所以空有之诤,应该说为弘传正法者所作、对错悟者之法义辨正,绝对不是与印顺、昭慧、琅琊阁堕于断灭空者互相间之诤论。菩萨所说的本质是宣说了义正法,不是宣说三界有之法,也不是宣说断灭空的缘故;所以菩萨说法的本质,绝对不是与印顺、昭慧、琅琊阁等堕于断灭空及常见有之人论诤,而是指正印顺、昭慧、琅琊阁等人所堕之断灭外道见故。

真悟者所说法义辨正的言语,既合乎佛旨,就是弘传正法,即是指正下地凡夫众生之正语或开示,不可以指称为诤论;印顺、昭慧、琅琊阁等人错会法义而堕于断灭空,对于第八识正义全然无知,又对宣示正法者所说的言论不能信受,不肯重检诸经佛语而虚心探究,起来作各种争执,诬说为有宗对空宗之诤论;这样的言语才是诤论。所以研究佛教史的印顺、昭慧等学者,以及现代的琅琊阁,他们所谓的“空有之诤”,只是他们依于凡夫知见所作的言语戏论,只会堕入佛教法义弘传事相之表相中而说“空有之诤”,都没有涉入佛教法义之中。

佛教真实法义的弘传史上,其实从来没有他们所谓的“空有之诤”,都只是证悟者对他们堕于断灭空者的指正罢了,都只是他们堕入断灭空的错会者,不服真悟者所说的言语而作的诤论。只有那些未悟或错悟而不服证悟者所说法义时,所作之言语狡辩,才可以说是“空有之诤”;由此缘故,空有之诤,只存在于那些诸堕于断灭空者之间,不存在于真悟如来藏者之间;真悟者所说的诸法永远不堕于断灭空无,也绝对不会堕入三界有中。

错会者所说的法义,却是堕于三界有及断灭空而不自知,他们全都依于三界有而说一切法空;所说的缘起性空等理,其实不是真正的缘起性空的正理,因为它们都不能外于三界有法而独存的缘故。大慧菩萨有鉴于此,知道未来世必定会有这类堕于一切法空之断灭见者破坏佛教正法;为了令正法久住,所以在 佛前而为众生请益,当时及未来世众生得以聆听佛意;今日 平实导师方得据此宝经真理而宣示大乘佛法正义,灭除印顺、昭慧、琅琊阁等人所弘传之断灭空法,灭除彼等所弘传之藏密应成派中观邪见,以利今时及后世一切学人。

由于时间的关系,我们今天就说到这里。

阿弥陀佛!


点击数: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