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必依实

第043集
由 正莉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收看正觉教团制作的“三乘菩提之相似佛法——重蹈灯下黑之琅琊阁”系列节目。今天我们要谈的主题是:“假必依实”。

2020年4月29日琅琊阁在网站上发布文章说:正觉的“假必依实”,是一种变相的“自性见”和“梵我见”。(〈正觉法义辨正:“假必依实”不是指第八识如来藏有真实不变自性〉,琅琊阁。)然而事实上,在佛教界中很早就有人讲过“假必依实”,例如唐朝华严宗四祖清凉澄观于《大方广佛华严经疏》卷21〈夜摩宫中偈赞品 第20〉说:“假必依实,同聚现故。”这个所谓的假必依实,是说凡是假有的、暂时而有的法,必定是依于一个真实法、永不坏灭的法才能存在;而真实不生灭的法,一定是与被生的生灭性假法同时、同处,这就是假必依实的道理。

换句话说,一切虚假的蕴处界法都是缘起性空,但是虚假的蕴处界法,必定要依真实常住法如来藏才能存在。而缘起性空所起诸法并无实质,只是蕴处界生住异灭的一个现象与过程;也就是说,缘起性空的道理,是要依真实常住法如来藏所生的蕴处界生起还灭的道理才能存在。正因为真实常住法如来藏是无始本有、无生无灭,才能有蕴处界诸法得以依凭而生起坏灭;正因为真实常住法如来藏无生无灭,才能有借缘生起的诸法,以及生灭所显示的诸法性空,故名缘起性空。也就是说,第八识如来藏就是蕴处界缘起性空背后所依的实相,这就是假必依实的道理。

如果否定假必依实而认为是一种自性见和梵我见,那么就会落入外道无因论的断灭见之中;然而,这却是 龙树菩萨所不允许的。龙树菩萨在《中论》中明说:诸法不自生、不从他生、不共生、也不无因生。因此,琅琊阁不可否定正觉的假必依实真义,而认为是一种自性见和梵我见。我们来看看 龙树菩萨在《中论》卷1的开示说:【诸法不自生,亦不从他生,不共不无因,是故知无生。】“诸法不自生”的这个“诸法”,不包括宇宙万法的本源——第八识如来藏,因为如来藏是能生一切法的主体,所以不含摄在所出生的一切法中;也就是除了第八识如来藏以外,所生的一切法就叫作诸法。这些诸法不会自己出生自己,例如意识,意识是被生之法,意识不可能自己生自己。在《杂阿含经》卷9 佛说:“诸所有意识,彼一切皆意法因缘生。”所以,不论是粗意识或细意识,都属于诸所有意识,都是借着意根与法尘为缘,然后从如来藏中出生。

接着“诸法亦不从他生”,意思是说:每一个人五阴身中的一切法,并不是可以由自己以外的物或心所出生。因为一切有情的觉知心,都是由自己的第八识如来藏出生,否则就不可能实现法界中确实存在的熏习结果;也不可能有如来藏与万法互相连结而实现的三世因果,因为只能存在一世的意识不可能持种,那么种子熏习的道理就不可能成就,因果律也不可能继续存在运行。这就是说,各人的识阴六识觉知心,都是由各人自己的入胎识如来藏所出生,从来都不是由他人的觉知心、也不是由他人的如来藏所出生;乃至不是由虚空、胜性、大梵天这些他法所出生;因此,龙树菩萨说“诸法不从他生”。

接着“诸法不共生”,意思是说:有生之法不是单凭诸法和合就可以共生。例如意识,意识是有生之法,但是意识的出生,不是单凭意根与法尘就能出生,其实意根与法尘只是如来藏出生意识的借缘。也就是说,意识不是单凭意根与法尘二法就能互相和合共同出生,这就是不共生的意思。换句话说,不能把根本因如来藏排除掉,而单说诸缘就可以共生有情。如果单凭诸缘就可以共生有情,这是无因论的邪见,不符合 佛在《阿含经》中所说的“诸法是因缘生、因缘灭”的道理。也就是说,必须因与缘两者具足,因为单有众缘不足以成就世间,也不足以坏灭世间;因此,龙树菩萨说“诸法不共生”。

既然诸法“不自生、不从他生、不共生”,当然诸法“不无因生”。如果诸法可以无因生,那么山河大地以及一切有情,也就可以无因无缘的突然出生或突然灭亡;那这样的话,圣者证得的智慧与涅槃解脱也将会是突然证得,并且随时随地又会突然消失不见,于是又无因无缘退为一个凡夫;因此,龙树菩萨说“诸法不无因生”。就像《杂阿含经》卷2 佛说:【有因有缘集世间,有因有缘世间集;有因有缘灭世间,有因有缘世间灭。】这个“因”就是入胎识如来藏,“缘”就是无明、业种、四大、父母等等。意思是说,必须具足因与缘,才能有五阴世间的集与灭。也就是说,一切诸法的生起与坏灭,有它的因与缘才能成就,不可能无因无缘就生起与坏灭。

我们综合以上所说,一切诸法不可能是自己出生自己,也不可能是由他法来出生自己,也不可能是由各种外缘和合来共生,更不可能没有根本因就突然出生,而是必须要有本来无生的第八识如来藏作为根本因,再加上其他的助缘共同配合才能够生起诸法。所以说“法不孤起,必有因由”,一切诸法的生起,除了要假借种种诸缘以外,还要有根本因,这个根本因就是万法的第一因如来藏。所谓第一因,是说常住法如来藏在一切诸法生起之前就本然存在,祂是万法出生的根源。所以《楞严经》卷2 佛说:【生灭去来本如来藏常住妙明,不动周圆妙真如性。】意思是说,有生灭去来的五阴十八界法,其实本来就是如来藏自己的常住妙明,以及如如不动、周遍圆满的妙真如性功德的一部分,借由种种因缘而显现的。也就是说,不是单有众缘就能生五阴,也不是自然而然五阴就能出生,而是由如来藏的妙真如性借着种种因缘而出生,所以五阴要摄归于如来藏,与如来藏非一非异,本是如来藏所含藏的无量法性之一。所以 佛说:【五阴本如来藏妙真如性。】(《大佛顶如来密因修证了义诸菩萨万行首楞严经》卷2)

由于诸法都是由如来藏妙真如性所出生,这样摄属于无生无灭的如来藏妙真如性中,就没有“自生、他生、共生、无因生”的过失,才是真正的无生之法;而无生就是无灭,有生才会有灭,因此 龙树菩萨说“是故知无生”。换句话说,诸法都是如来藏的妙真如性所生,差别只在于是直接、间接或辗转出生而已,无有一法不是由如来藏以妙真如性运作而出生的,这就是法界的真实理——所谓假必依实的真理。然而,琅琊阁却否定这种界定的假必依实真理,而认为是一种变相的自性见和梵我见。事实上,所谓“假必依实”讲的是第八识如来藏,可是“自性见”和“梵我见”讲的却是识阴六识,特别是意识觉知心。因此,劝请琅琊阁莫将两者混在一起归类,因为琅琊阁这种严重错误的主张,将会破坏佛教正法而残害众生的法身慧命。

其实所谓“自性见”,是说执著六识心的自性,以六识心能见闻觉知的自性为常住法,也就是以眼见性、耳闻性、鼻嗅性、舌尝性、身觉性乃至意识的了知性为常住不灭法;而落入六识心的自性中,就是自性见外道。因为六识的功能就是六识所拥有的我所,也就是六识的自性;所以,如果不能了知六识的自性,误以为六识的自性就是佛性,便成为自性见外道。由此可见,假必依实不是一种变相的自性见。再说,所有常见外道所说的神我、梵我是指意识心,而假必依实讲的是实相心如来藏,是能生常见外道神我、梵我的第八识。第八识如来藏离见闻觉知,没有喜怒哀乐;外道神我、梵我却是有见闻觉知、有喜怒哀乐。如来藏乃是不思量的无我性,外道神我却是会思量的有我性。如来藏不反观自己——如刀不自割的无我性,外道神我却是会反思自己——我思故我在的有我性。如来藏是第八识,外道神我、梵我却是第六识。显然如来藏和外道神我、梵我截然不同,所以说假必依实不是一种变相的梵我见。劝请琅琊阁莫要谤法!如来藏绝非外道神我、梵我,因为外道的神我、梵我,都是落在五阴的识阴中;如来藏不但没有神我、梵我的我性,反而是出生外道神我、梵我的本住心,怎么可以说祂是外道的神我、梵我呢?

又,2019年11月1日琅琊阁在网站上发布文章说:“假必依实”是一种“我见”。(〈佛典选读 (5) : “假必依实”是一种“我见”〉,琅琊阁。)然而“假必依实”讲的正是法界中的真实理,而“我见”讲的却是众生无始来对于五阴我的错误认知。琅琊阁怎么可以把这两者混为一谈呢?所谓我见是说:凡是对五阴中的任何一法,误认为实有、常住、是真实我,我与五阴和合为一、我就是五阴,错认五阴的全部为真实法、常住不坏,或错认五阴中的某一部分为真实法、常住法,这就是身见,也叫作我见。这是一切凡夫众生所有的我见,也就是初果人所要断的见惑。

所谓假必依实,是说虚假而生灭的法、会间断的法,一定要依止于另一个常住而实有的法,才能在间断、消灭后的另一个时间重新再生起而继续运作。如果没有一个常住的真实法永续恒存作为生灭虚妄法的依止,那么生灭的虚妄法,一旦间断或灭失之后,就永远不可能再次现起。例如,意识觉知心在夜晚眠熟无梦时,既然断灭了,成为“无法”,就不可能在第二天早上再度无因而自己生起,一定要有另一个常住且绝对不会一刹那间断的真实心继续存在不断,才能在另外一个时间里让觉知心再度生起。如果觉知心眠熟断灭以后,可以不必由另一个真实心来将祂再度生起,那么觉知心便成为无因而起,这就和无因论外道见的自然生起、自然存在一样了,那又成为自然外道了。

因为能见闻觉知的心,在夜晚眠熟时既然断灭了,断灭了就成为无法,没有的法怎么可能无因无缘而出生有法,于明天早上又会自己再度出现呢?绝对不可能的。一定是假法断灭之后,还有另外一个假法所依的真实法继续常住不断,到了时节因缘成熟时,常住不断的真实法就会让见闻觉知假法再度出现;一定是这样子,否则将会成为一种随机的依或然率:有时突然生起,有时突然中断的因果混乱现象。如果无因而能生法,也就是断灭成为无法以后还能再自己出生,而不是依循“假必依实”的真理,将会有无量无边的过失产生而无法合理解决。因此,劝请琅琊阁莫把假必依实的法界真实理和初果所要断的我见搅在一起!

时间的关系,我们讲到这里。谢谢您的收看!

阿弥陀佛!


点击数:2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