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槃

第030集
由 正益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今天我们要讲的是“三乘菩提之相似佛法”。

那我们今天要讲的主题单元是:“涅槃”。涅槃到底是什么?这篇文章,琅琊阁提到佛法中的“涅槃”是一个什么境界,可是这样的说法不是很好,应该说涅槃它是一个所显法,依真如来说而有涅槃,所以涅槃本身没有什么特别境界可说。所以《心经》有说“空中无色”,这“空”就代表是真如;可是又说真如本身能够出生诸法,所以说“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在“空”作隐覆说这个真实心的时候,你又可以看到这个空性心,祂是具备了不同的功德;所以祂虽然是无为法,可是祂能够出生诸法,所以一切的五阴乃至一切缘起支,都是祂所能够出生的范畴,也就是说,乃至于你世间所看到的任何一法无不从祂来出生。所以透过这样才能够知道涅槃。因为《中论》所说的意思,世间和涅槃是没有差别的:无有少分别,亦无少分别。不论你要把涅槃放在前面,还是要把世间放在前面,道理都是一样的。也就是说,诸法的实相是什么?涅槃的实相、涅槃的本际到底是什么?是一样的。不能特别举说,我这个涅槃有一个,那个涅槃又有一个,所以四个涅槃有四个,当然不会是这样。那在这个地方,琅琊阁根据《成唯识论》说,所以他不会有太多的错误,即使他要如何扭曲的话也比较困难,不过他毕竟还是有一些法说得不恰当,那我们就这边来作一个说明。

【涅槃义别略有四种:一、本来自性清净涅槃,谓一切法相真如理,虽有客染而本性净,具无数量微妙功德,……。】(《成唯识论》卷10)也就是说,大乘菩萨所证的“本来自性清净涅槃”,祂是一切诸法、一切诸相的真实理,这个真实理就依真如来说;也就是说,祂是如来藏的自住境界,依这样自住境界来说这就是清净,然后本来自性涅槃。那这个到底是什么样的心体呢?就是“虽有客染而本性净”,所以虽然有客尘来污染祂,可是祂自性本性是清净的。那这个法到底是什么?当然就是如来藏。如来藏开宗明义就是两个法,是很难了知的。第一个就是“自性清净心”,性清净心是很困难了知的,就是这个如来藏。祂为什么是自性清净没有办法了知?这自性清净就是《心经》所说的,这空性心必须要怎样?必须要“不垢不净”,所以你没有办法再让祂清净,也没有办法再让祂染污,反正祂就是祂的自性,维持祂的自性那样的清净。

所以,第二点就会使得祂更难以理解了,就是说祂会被这些污染法来染污。所以这地方就说“虽有客染”——就客尘染污这现象是一直在的;一直染污的时候呢,这时候如来藏会做什么?如来藏是可以受熏染的。可是这还是一样啊!不是说如来藏祂第八识自体种子是可以受熏染的,是说祂所含藏的七转识以及所有一切相应的心所法种种这些无明是可以受熏染的;去熏染就会有变异,所以修学就会有希望,继续往着佛菩提道无上正等正觉来成就,不会说一直困惑受限于凡夫性,就代表说七转识是可以修的。但是第八识祂是真如,祂是不给修的,但是祂能让祂所含藏的七转识不断地在受熏染中,不断地改变七转识的体性,然后向着佛道前进。所以这地方就已经说,这就是如来藏了。

只是琅琊阁从来不相信如来藏,他有时候没有大力抨击,可是他没有办法接受。这我们就要提到释印顺,释印顺对如来藏他干脆就用很奇怪的说法,他就说如来藏的理论是一直变异的。然后一开始是说真如的,可是他实际上也不知道真如在说什么?真如是能够出生诸法的,这个是在《大般若波罗蜜多经》里面就有说的,所以他也没有办法接受啊!所以佛法不是说谁愿意、不愿意相信的问题,是佛法真的是太难了!

所以佛菩萨慈悲不断地派遣大善知识到这世间来为众生说法。可是众生希望是有人赶快用神通把我的困境解决,让我家富有,让我家每个小孩都聪明智慧,然后每一个都第一名,然后最后变成世界第一名;最后、最后不知道怎样?唉!所以众生总是在“我”,然后在五欲中种种。所以要听这清净法,他没有那个信心啊!所以他听到真如,他只是当作语言文字、哲学思想体系。所以你要说真如就是如来藏,不会真如出生诸法的时候不含藏诸法的种子,那如果出生诸法的时候不用含藏诸法的种子,这是怎么出生诸法?那过去造的业,过去那个人已经走了,那他造的业也不见了啊!难道祂这个真如出生诸法的时候,要跳到无远弗届之前、无量劫之前,把那些事情重新抓过来,然后再体验一次,然后再决定怎么做吗?不需要啊!那时候就直接有业种存在如来藏里面了。不相信业种的人,本来就没办法相信因果;相信因果的人,他就会相信有业种;对啊!

只是大乘菩萨亲证如来藏以后呢,现见、现证,这完全是现量啊!他会看得很清楚,他想:我造什么因果,自己做的没办法怨天尤人,那我今天所受的果,一定往昔我曾经造过什么业,所以如来藏会这样显现。也就是说,没有什么好说的,就乖乖地能够安忍、能够忍辱、能够接受。然后如果有人不愿意接受菩萨度化,菩萨也不会特别觉得难过,顶多想一想然后就算了;然后说过三次以后不能接受,那就是代表这一生没有什么缘分,那就以后等到未来再说。所以菩萨最后离开这个人间的时候,是怀抱着非常不舍的心情。不是说:“啊!世间已经没有可度之人,太好了!我任务圆满了,我再见了。”不是啊!菩萨是心里面怀抱着忧伤悲痛,因为所留下的,还有他的亲友,还有他往世、往昔的眷属,可是他已经无力能为了;因为这时候再跟他们说什么佛法,只会让他们诽谤,让他们下堕失去人身而已。很难!只会让他们更陷入,因为他们的善根已经没有办法接受了。所以佛法不是世间人所想的那样,是为了要显扬自我或种种,佛法从来不是这样啊!

那因此,我们如果是来回顾这整个佛法的源头,这要相信如来藏确实是非常困难、非常非常的困难。所以这个涅槃就是如来藏的境界,然后也是真如的境界,也是真见道的时候所见到的阿赖耶识的境界,要能相信这个是非常非常困难的。因为真如和如来藏至少这名字都比较好,所以一般人不会直接诽谤真如,乃至于说他就相信跟你一起说有真如;可是至于如来藏,他就会有一些揣摩,因为他认为如来藏一开始就是很清净,那后来又变成有染污法又进来,然后染污法进来,最后又变成了第八识,然后这样是不断地演变。可是你要说本来就这样,他就说本来都是你说的,所以这些人是没有办法救的。所以佛法在说的时候,就说“真非真恐迷”,你要说这个如来藏不是真的,这些人总是有话说;那你要说这如来藏是真的,他们也有话说,因为他们会觉得很困惑!那既然不是真的,你干吗跟我说;如果是真的,你就是外道神我,你就是我见,你就是常见。那你说祂没有我性,祂是无作性,祂不是外道所说的那种第一因、那种主宰性;可是你们跟众生说了没有用,他说反正我就认为你,你看释印顺就是这样说。你想他以(学术界)凡夫所说作为标杆,他相信凡夫所说,不相信实证者所说,他也不相信古圣先贤所说;所以你要跟他说什么?所以他意思是说:你就赶快离开这个世界就好了。

可是,菩萨不会因为这样的人在末法中一直挑衅菩萨、一直想要威胁菩萨、一直在网络上诽谤菩萨,然后就想算了,我这么好心来这边受这一万年的生死,我本来就可以在清净世界,十方世界我都可以去,这样的话,我何必还在这个浊恶的世界来受你的侮辱。可是菩萨会转念一想:没有关系啊!因为他越侮辱我,我的业消除越多;消除越多对我来说越有利,最好每天一早上就有人来侮辱我,一直到晚上这样日夜不停,反正我就也不用特别管他说什么;乃至于如果说有人要让我的性命垂危,乃至威胁我的性命,那我也接受啊!所以一切忍辱都能够安忍,在这种情况下来度过这末法万年,因为我能够修集我在许多世界不容易修集到的法。因为这世间的众生,什么样难以言喻,完全无理的、完全没有逻辑的行为言行,都可能做得出来,所以我才能够让我许许多多的种子能够发起,然后才能够让这个忍辱、安忍于圣道可以修学得更好。

所以,菩萨就无怨无悔在这世间,然后在这世间当然就接受,因为不接受也不用来了。因为这世间的众生越来只会越坏,最后行菩萨道的这个行者,是没有办法不受到排挤的;就是说只能够住到穷乡僻壤,你如果在好的城镇,不要说到都市,都会区一定是一下子就被科技文明检验出来,一看就知道你不能够住在这里,马上就会有人来驱离你、把你赶走,认为你是外道。学菩萨法的人变成外道了,变成邪见、邪教,而且那时候等于可以说,看起来好像是连公权力都站在那一边;可是即使这样,菩萨也不会沮丧。所以菩萨最后所居住的地方是穷乡僻壤,没有什么好的这种文明设施,一定没有,因为你有的话,你一下就被抓出来。可是菩萨无所谓,即使是眼睛所看到的一切,没有一个可以令人心乐的,全部都是苦,可是这个环境菩萨早就知道了——愿意!然后等到最后这样的时间过去,再也没有可度之人,那就只能够入深山了;因为到时候大家舍报以后,就去兜率陀天继续修学佛法。可是菩萨不是这样欢乐说、不是带着非常高兴的心情而离开的,所以这就是菩萨。

好,那我们继续来说涅槃。所以真如被二障遮蔽的时候(凡夫位),涅槃的“相”无法显现。这是琅琊阁他说的。琅琊阁他在里面又继续说:“有余依涅槃”的相显现出来。……“无余依涅槃”的相显现出来。……此时“无住涅槃”或“大涅槃”的相显现出来。(〈佛法中的“涅槃”是一个什么境界?〉,琅琊阁。)也就是说,你不知道他到底要说什么?因为这个“涅槃”,实际上真正佛法里面就是讲“真如的自住境界”;所以依真如在什么样的境地,实际上意思是说,这学人在什么样修学境地所显示的。那因此只有本来自性清净涅槃所说的真如,然后其他三个真如,都是依这样来显示、来说明的;因为当我们知道,也可以说四个涅槃都是说真如,离开了真如没有这四个涅槃可说,这样才是佛法的真实义。

然后我们再继续看,这个琅琊阁所说对于阿罗汉入涅槃,他有作了一个解释,可是他的解释,他说就是舍掉了异熟识这个体,这个在《成唯识论》所说的异熟识的体,跟他所说的认知一定是有差异的。那只是说我们要针对这个来说,因为琅琊阁所认为异熟识的体,有可能他是认为这个就是第八识的异熟识心体,他认为成佛的无垢识,是重新会有一个心体无垢识出现,也就是说他对于第八识是含糊不清的。我们今天说阿赖耶是体,或是说阿赖耶识之后的异熟体,那如果说祂是可以灭的,有大乘菩萨说可以灭的,不是在说祂的心体可以灭,是说阿赖耶识的体性祂可以灭。这“体”就是在说明这个体性,异熟体在说明异熟体性,体性是属于这个心体所摄,所以祂属于体、性、相、用;这回到本体的话,心体是没有灭的。所以《成唯识论》说得很清楚,这个只是名字,名字的话不牵涉到这个心体,整个心体祂里面所含藏的这体性是可以舍弃的,所以舍弃阿赖耶识体、舍弃异熟体,这就代表说两种生死可以舍弃——分段生死和变易生死可以舍弃;然而这第八识还是常恒不变,这时候就称为无垢识。因为没有一些垢染,完全没有,远离两种生死,亲证了一切种智四智圆明,那当然就是称为无垢识,所以这心体还是一样的心体。所以《成唯识论》一直在说的第八识,就是在说这个心体,这心体就是一直存在。

那今天琅琊阁我们看他怎么说:【阿罗汉入无余涅槃时,异熟识体亦舍,识体内所藏的所知障种亦舍,也无任何有为法存在,唯余“离二障的真如”独存,所以此“无障”与佛无差别。】(〈佛法中的“涅槃”是一个什么境界?〉,琅琊阁。)也就是说,他对于《瑜伽师地论》是完全不解的,然后他对于异熟识体(或叫作异熟体),他是不清楚的,所以他变成说阿罗汉不用特别修学,就可以完全将烦恼障和所知障都已经断除。因为他舍弃了,那他原来的识体也都不见了,所以他最后留下离二障的真如。那到底是什么?因为真如依他本来说是什么?必须要服从《成唯识论》的“亦是识之实性”——亦是第八识之真实性;即使他不服气,也要选择八识的某一个识来作为这真实性。结果他有吗?没有啊!全部都不见。那他说的真如也应该不见啊?可是他的真如却是可以存在。所以,他所说的法是有问题的,他对于涅槃是不清楚的;他不相信有涅槃,所以导致于说他所说的烦恼障、所知障在阿罗汉位都可以一次断除,违背佛法。

好!我们今天就讲到这里。

阿弥陀佛!


点击数:28